来我厨房

受审查影响,文章将改在公众号offTune更新

关注

从爵士到摇滚的一脉相承 |《Summertime》百年(下)

2016-11-24 21:09阅读:4745荒腔走板offTune

为了写Summertime上半期,上周不停地循环这首歌,现在云音乐每周听歌排行前五有四首都是它,自己这周以来一听到这歌就想吐……

但当我对Summertime每一秒的旋律走向,什么时候哪样乐器会进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时,超出歌曲内容本身的,一种调度全局的快感会袭遍全身。妄做一个推测:那些翻唱者表演夏日时光时亦有此感,作为音乐的通用语言(标准曲?),排练翻演这首歌可以越过记忆的步骤,直接进行细致的技术调整。

 

Billie Holiday

言归正传,最早的Summertime录音来自与Ella Fitzgerald齐名的天后级爵士巨星——Billie Holiday,Holiday出身贫苦,没有受过正规的音乐教育,缺乏专业技巧且音域较窄,但她以独特的咬字与节奏感,加上深情动人的音色弥补技术上的不足,得到爵士乐手们的交口称赞。在采访中她曾表示,受到Louis Armstrong的影响,她一直想在演出中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像乐器一样。和Ella Fitzgerald拿手的拟声唱法不一样,Holiday把拟声融合进了带歌词的演唱中。

Holiday翻唱的Speak Low是我个人认为最能代表她强烈个人风格的歌曲,伤感低沉、幽暗腐旧的声音独立于活泼的器乐之上,贯穿全曲,这种气息让她演唱任何歌曲都能保证局面在自己控制之中。

Ella Fitzgerald与Louis Armstrong

第二个版本是上半期开头的Ella Fitzgerald与Louis Armstrong版本,这两位巨匠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有过非常密集的合作,Summertime所在的专辑Porgy and Bess是他们的第三次合作,也被誉为是这部歌剧最成功的演绎。

Ella Fitzgerald与Louis Armstrong

国外音乐网站AllMuisc评论:

此版本(相比于Armstrong)更出彩的是Ella,她在凌厉的小号声中能游刃有余地处理各个唱段,非常不容易。

相比于Holiday,Fitzgerald声音优雅柔美,在接触爵士乐较少的朋友耳中,她的声音是最接近 「印象中」 的标准爵士女声。Ella Fitzgerald以模仿小号或长号的Scating Sing拟声唱法见长,曾在现场演唱 Mack the Knife的时候因为忘词即兴加入大段的拟声和其他歌词而大获好评,甚至“Louis Armstrong”也成为她即兴发挥的歌词之一,Ella凭借这首歌的再创作获得了格莱美奖。

Mack the Knife现场版:

拟声唱法发挥到极致的另一首现场作品:

因为拟声唱法特色鲜明,现在的音乐类综艺节目上,歌手如果将一首歌改编为爵士风格,那么他们大概率也会在演唱中加入「嘟嘟比叭叭嘟」等无意义的唱词,尽管大都是提前打稿,但拟声天生自带的即兴感能让观众立马知道噢!他给改编成爵士了

Sarah Vaughan


Sarah Vaughan与前两位并为20世纪爵士歌坛三大天后,Sarah的音域最广,能够用真假音熟练地在各个音域之间切换,因此她的作品听起来大多悠远而深邃。

接下来两个无歌词版本来自著名的小号手Miles Davis与萨克斯手John Coltrane。

Miles Davis

1959年波吉与贝丝的改编电影上映,歌剧开始受到音乐界的更多关注,各种形式的翻唱翻奏都在59年前后出版发行,Miles的版本就诞生于这个时期。专辑是典型的冷爵士(Cool Jazz),由高度即兴富有热情的比波普(Bebop)改良。冷爵士温和、放松且节奏更慢,在即兴的基础上更注重旋律性,因此是比较易于接受的爵士风格。

John Coltrane

John Coltrane的版本是在冷爵士的基础上,由Miles Davis和同行改革产生的调式爵士(Modal Jazz)。我们只需要知道,调式爵士是爵士乐唯一建立在乐理基础上的风格,代表作是滚石500张最伟大专辑第12名Miles Davis的Kind of Blue

此外,从Coltrane的演绎中还能感受一下他拿手的Sheets of Sound技巧,即通过极高速的即兴吹奏,将一连串音符从线性的意象,编织成汹涌而来的音符海。


Janis Joplin和Big Brother & the Holding Company

Sumertime翻唱史上最绚烂震撼的一笔来自Janis Joplin和Big Brother & the Holding Company(老大哥控股公司乐队),我初识此歌的版本。

被誉为最伟大的白人摇滚/布鲁斯女歌手的Janis Joplin,用她因为酗酒吸毒而痛苦嘶哑的嗓音,赋予了这首歌更加迷幻的意义。

Janis Joplin与Big Brother Holding Company

原本的“the cotton is high”改编成 “the cotton lord, lord so high”,歌曲也止步于“Don t you cry”,小孩子的哭泣变得没有缘由,某种意义上更是歌者的自我安慰与救赎。

Janis Joplin的伟大之处在于,刺耳沙哑的嗓音使她的每次一演唱更像是燃烧生命,用「耀眼的喧嚣与彻骨的孤独同时并存」形容她的舞台生涯并不为过。当她能够灵活运用这种独特的音色时,人声便成了一种令人惊艳清醒的乐器。

1969年,Janis Joplin在伍德斯托克音乐节的舞台下过于激动而失语,比原定计划推迟10个小时之后,她和新乐队Kozmic Blues 登上台和嬉皮士们开始最后的狂欢。

Janis Joplin在1969年伍德斯托克音乐节

曾有人劝她放弃酗酒吸毒,放弃这样伤害身体的演唱方式,她回答「这是像我这么丑陋的女人应该得到的报应」。1970年,Janis Joplin因注射毒品过量去世,继Jimi Hendrix去世16天后也加入了「27岁俱乐部」。在诗意盎然的60年代,Janis用自己和这首歌描绘了一副易逝夏日的灿烂印象。唱布鲁斯的歌手,大多能从这忧郁的歌曲中获得解脱,但她没有。她被沉重的忧郁压得喘不过气,但又从夹缝中发出惊人绝望的嘶吼。

2015年,其代表作Piece of My Heart成为Dior香水的广告曲,这或许是对她自信与迷人的一生最好的注脚。

Ray Charles & Cleo Laine

Porgy & Bess专辑封面

六年后,灵魂乐音乐家Ray Charles与爵士歌手Cleo Laine重新演绎了Progy and Bess,因为Ray对R&B的极大的影响,此版本的演唱极具现代感,接近我们当下的口味,Cleo的出现则作为一种对未来与过去的平衡。

灵魂乐歌手Sam Cooke

和Ray同一代的灵魂乐歌手Sam Cooke也先后在 1957年与1960年发布过两个版本的Summertime

如果说前一版在保留爵士乐特点的基础上更加活泼,那么从60年版本制造的氤氲蒸汽中,我们能感受到未来五年冲浪摇滚大红大紫的一丝迹象。

 

除此之外,更多优秀的版本无法详细介绍了

如擅长拟声的美国R&B歌手Bill Stewart版本

与披头士同期的英国摇滚乐队The Zombies年轻性感的演绎:

《美国偶像》第三季冠军Fantasia Barrino的成名之作:

值得一提的是,披头士乐队John、Paul、George和Ringo的最终阵容确定后,四人就选择了Summertime为第一首录制歌曲,可惜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保存下来,披头士的缺席不能不说是Summertime翻唱史的一个遗憾。

 The End:Willie Nelson

文章的最后附上2016年的新版本,来自83岁高龄的乡村歌手Willie Nelson翻唱George Gershwin的专辑,致敬以Gershwin命名的音乐奖项,清爽口琴与钢琴使它比起爵士大家的演绎,格局更小,也更接近原本的风味,是跨越百年与Gershwin的心灵对话。

本期完整歌单

欢迎关注公众号 offTune

来我厨房

受审查影响,文章将改在公众号offTune更新

关注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
  • 音乐开放平台
  • 云村交易所
  • X StudioAI歌手
  • 用户认证
  • 音乐交易平台
  • 云推歌
  • 赞赏

廉正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51jubao@service.netease.com 客服热线:95163298

互联网宗教信息服务许可证:浙(2022)0000120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50198 粤B2-20090191-18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24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24] 0900-042号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3307号 算法服务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