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索斯古典音乐

拿索斯古典音乐官方专栏:让我们一起边走边听,不忘初心~

关注

追忆似水年华 | 文字与音乐的深情融合

2021-05-07 10:13阅读:1026拿索斯古典音乐

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曾和指挥家小泽征尔共同写成一本书,名为《与小泽征尔共度的午后音乐时光》,在其中畅谈了文学、音乐与人生。村上春树在书中说:“如果问我是从哪儿学会写作的,答案就是音乐。”

“音乐乐水,文学乐山”,音乐如水流,灵动而自由,文学则如山脉,坚实广阔。当它们相互映射、相互融合,就会激发数不尽的灵感。

“人生太短,而普鲁斯特太长”

2021年是法国作家马塞尔·普鲁斯特诞辰150周年。即便你不熟悉这个名字,也一定对《追忆似水年华》这本书有所耳闻,它被许多读者认为是最难以攀登的一座大山。

作为二十世纪最重要的长篇巨著,普鲁斯特在书中以“我”为叙述者,记叙了发生在时间洪流中的所见所闻,文思有如飘渺烟波、梦过幻境。空中一片玫瑰色的云彩、一棵沙沙颤动的杨树,乃至浸泡在茶水中的小玛德莱娜蛋糕,普鲁斯特都以大量的笔触对它们进行了发散式的描写,这种手法开创了意识流文体的先河。

乐曲歌词来自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选段

法语书籍封面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而《追忆似水年华》第一卷“在斯万家那边”的第二部中,有一首名为“樊特伊”的奏鸣曲曾屡次出现,在作者的描述中,这是一首为钢琴和小提琴而作的乐曲。作为古典乐迷的普鲁斯特,他所“杜撰”的这首乐曲其实并非无迹可寻。《樊特伊奏鸣曲》是一首有着圣桑、弗朗克、福雷等人的室内乐风格的乐曲,也有不少说法指《樊特伊奏鸣曲》的原型就是来自弗朗克的《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

在小说人物斯万与奥黛特病态又偏执的爱恋里,《樊特伊奏鸣曲》像在空中飘荡的某种气味,可以触发二人之间的回忆,让往事历历在目。斯万对《樊特伊奏鸣曲》的每一次聆听,不仅代表着他与音乐之间的亲密联系,也伴随着他对奥黛特的爱的不断变化。

电影《斯万的爱情》剧照

而在现实生活中,《樊特伊奏鸣曲》似乎也代表了普鲁斯特那个时代典雅又典型的“沙龙”缩影,普鲁斯特的沙龙中总是充满着诗歌、戏剧和音乐表演,那是为艺术家与上流社会人士而打造的“世外桃源”。《回忆似水年华》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一首挽歌,为普鲁斯特预感到即将衰落的沙龙艺术而唱。

Henri Alexandre Gervex - Une soirée au Pré Catelan

在那个精致的“桃源”中,出生于委内瑞拉的作曲家雷纳尔多·哈恩(Reynaldo Hahn)格外受欢迎。哈恩三岁时与家人来到法国,11岁就成为了小有名气的作曲家。成年后,他作为钢琴家、指挥家以及作曲家受到赞誉,他的作品除了艺术歌曲外,还包括歌剧、芭蕾舞曲、合唱、管弦乐曲,以及一些室内乐作品。

哈恩和普鲁斯特曾有一段时间是恋人,并终生保持亲密的朋友关系。对于哈恩的音乐,普鲁斯特曾评价:“自舒曼以后,从来没有一种音乐能以真正的人性和绝对的美来描绘悲伤与温柔。他的每一个音符都像一个美妙的词汇或一声叹息!

而至于被传是《樊特伊奏鸣曲》原型的《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则被普鲁斯特称之为“圣洁的奏鸣曲”,由塞萨尔·弗朗克写于1886年的夏末。这部作品是作为结婚礼物献给弗朗克的比利时朋友、小提琴家尤金·伊萨伊(Eugène Ysaÿe)的。首演后不久,法国大提琴家朱尔斯·德尔萨(Jules Delsart)为大提琴作了改编,显然得到了弗朗克的认可,因为第二次印刷时,作品的扉页上写着“钢琴和小提琴或大提琴的奏鸣曲”。

听过《A大调小提琴奏鸣曲》,便能了解普鲁斯特为何对弗朗克的音乐情有独钟。普鲁斯特曾说:“塞萨尔·弗朗克的音乐不是描述性的,它不需要任何形象来形容,它是一种超物理的辐射......我相信,弗朗克的音乐最大特点是快乐......从人生基本的痛苦中提取的快乐,它是纯粹的,是鲜活的。

普鲁斯特沙龙音乐

在这张大提琴与钢琴作品集中,大提琴家史蒂芬·伊瑟利斯(Steven Isserlis)和钢琴家史康宁(Connie Shih)将我们带回了普鲁斯特闪闪发光的会客厅,那个巴黎上流社会永远停驻的时代,呈现了哈恩、福雷、圣-桑、弗朗克等人的音乐作品。它们或对当时是忠实古典乐迷的普鲁斯特传递着某种影响,并最终以另一种形式投射在普鲁斯特的字里行间中。

本期编辑:斯媛

微博 / 微信公众号:拿索斯古典音乐

B站:小拿君的音乐手札

拿索斯古典音乐

拿索斯古典音乐官方专栏:让我们一起边走边听,不忘初心~

关注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