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索斯古典音乐

拿索斯古典音乐官方专栏:让我们一起边走边听,不忘初心~

关注

乐器解析 | 谁说铜管不能做主角

2021-06-04 09:44阅读:614拿索斯古典音乐

印象中,铜管乐器最常“掩藏”在管弦乐队后排,有时受音乐会场地限制,观看演出期间只能从缝隙中“若隐若现”地看到铜管演奏家。其实,这些所谓的“伴奏”乐器每一件都能站在舞台中央,绽放光芒。

Trumpet · 小号

小号是已知的最古老的乐器之一,可以追溯至公元前2000年。最早的小号用动物角或海螺壳制成,当空气通过喇叭口时,就能发出响亮的声音,传至甚远。因此,号角在狩猎或战斗中最常被听到,作为胜利的信号,或对即将到来攻击的警告。最终,动物材质小号让位于银或铜制的人造小号,使乐器的音色得到了极大增强与改进

小号由号嘴和管体组成,要发出声音,吹奏者必须将嘴唇缩进吹口内,把号嘴边缘牢牢封住,然后通过嘴唇形成的小孔吹气,这个结构就是我们所说的“吹口”。通过吹口的空气在管体内产生气柱振动,从喇叭口发出响亮、清晰的声音。

演奏展示:Selina Ott

在2020年10月发行了广受好评的专辑后,2018年ARD音乐大赛冠军、小号演奏家Selina Ott,与她的搭档钢琴家林恩加一起推出了第二张小号作品集。这张专辑展示了创作于1950年左右、很难在音乐会或唱片上找到作品,包括作曲家Arthur Honegger、Alfred Desenclos、Thrène et Danse作品的室内乐、管弦乐版本;还有瑞士作曲家Heinrich Sutermeiste、Sergei Vasilenko、Reinhold Glière的音乐会曲目改编版本。

Horn · 圆号

圆号一直被认为是最难演奏的乐器之一,即使是最优秀的圆号演奏家,也会有失误“冒泡”(破音)的可能。其实,与其他铜管乐器相似,圆号也是一种在技术上非常复杂、演奏上最难掌握的乐器。漏斗形的号嘴,由唇部振动气鸣发音,约三米长的管道、四个八度的宽广音域、十多个自然泛音和丰富多变的音色,这些仅由左手三个阀键综合变化使用控制,还需将右手伸进喇叭口内演奏“阻塞音”、“闭塞音”的几种色彩性特殊奏法,所有特点是其他任何一种乐器无法比拟的。

演奏展示:Alec Frank-Gemmill

圆号是勃拉姆斯年轻时学习的乐器之一,他对这件乐器的喜爱在他的交响乐中,为其安排的精彩独奏便可以窥见一斑。在勃拉姆斯为纪念母亲克里斯汀而作的圆号三重奏中,他把圆号放在了最重要的位置。即便如此,他从未创作过任何其他与圆号有关的室内乐作品,对圆号演奏者来说或许是一种遗憾。

演奏家Alec Frank-Gemmill决定纠正这一点,并得到钢琴家Daniel Grimwood和小提琴家Benjamin Marquise Gilmore的帮助,在专辑中收录了勃拉姆斯的《降E大调圆号三重奏》与其他两首作品的圆号改编版本。

Septura · 铜管七重奏

铜管七重奏“Septura”致力于通过独特的铜管七重奏作品与表达重新定义铜管室内乐,乐团成员分别来自伦敦各大乐团的主要领军人物,包括伦敦交响乐团、皇家爱乐乐团、伦敦爱乐乐团、BBC交响乐团和伯明翰交响乐团等。

目前,Septura是伦敦皇家音乐学院驻院乐团,为拿索斯录制了一系列唱片,每张都专注于一个特定的时期、流派和作曲家,创造了全新的铜管室内乐形式与曲目。

他们的前六张唱片获得了业界的一直好评,被描述为“不可抵挡”(菲奥娜·麦德克斯,《观察家报》),“光彩夺目”(安娜·皮卡德,BBC音乐杂志),“铜管演奏达到了极致”(罗伯特·马科,《号角》)。此外,2019年发行的柴可夫斯基《胡桃夹子》的独特版本,邀请到英国国宝级演员德里克·雅可比(Derek Jacobi)爵士担任其中的旁白。

在铜管七重奏系列第七卷中,Septura呈现了两位美国最伟大和最具代表性的作曲家。格什温的《一个美国人在巴黎》描绘了一位游客在法国首都的漫步之旅,作品吸收了这座城市独特的气氛和魅力,古典形式和爵士乐的奇妙联合则为其精妙的前奏曲注入活力。科普兰的《安静的城市》描绘了一个截然相反、更质朴的城市景观,而舞剧《阿巴拉契亚之春》则充分显示出Septura的绝妙艺术风格。

想了解更多乐器的分类,尽在“最爱”乐器精选歌单~

微博 / 微信公众号:拿索斯古典音乐

B站:小拿君的音乐手札

拿索斯古典音乐

拿索斯古典音乐官方专栏:让我们一起边走边听,不忘初心~

关注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