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ionPurion

1.专栏更新比较慢,每篇内容都很多。 2.作者Purion口味很杂,喜欢的东西较多,所以会写很多东西。 3.专栏大部分都是东方Project相关的内容,主要是东方科普,也会写短篇的东方小说,节假日时可能会写点特辑什么的。 4.有时候会写游戏的玩后感,或者其他科普之类的。 5.希望你能喜欢哦(ノ´▽`)ノ♪

关注

【厨力放出EX+】芦屋道满相关剧情&全部台词整理

2019-03-17 21:17阅读:3023Purion的文字小屋❤

【5.2日更新 柳生但马守宗矩幕间——剑术无双·剣禅一如】

本文是关于Fate/Grand Order中的角色——芦屋道满【未实装】展开的厨力放出专栏(第二弹)

内容为至2.3为止所有相关台词与出场or提及他的剧情。

纯手打对着视频录入,全篇文本量共12348字,每段单独剧情附有游戏截图,就当做2.4道满出场前对他剧情的梳理了,希望有更多人能喜欢上他。

文中专门标注的翻译文本摘自B站——棗黑子Ms翻译视频,其余文本采用国服翻译,图片素材来源于视频截图。

大致目录:

1.5.3 屍山血河舞台 下总国

加藤段藏幕间——其心,似人

2.2 无间冰焰世纪 诸神黄昏

2.3 人智统合真国 SIN

巴御前最终故事

2.0个人PV台词

柳生但马守宗矩幕间——剑术无双·剣禅一如

1.5.3 屍山血河舞台 下总国——英灵剑豪七番胜负

第二节

Caster Limbo:

然也,然也。为圣杯召唤的英灵施加您的妖术...

并埋入吾之“一切鏖杀”宿业的稀有七骑。

七骑将成为您的手足,斩杀一切吧。

不会受伤、死亡、毙于任何刀刃之下。只会疯狂肆虐,只会厮杀屠戮杀尽一切。

在这太平之世,是无人能阻止这人形风暴的。人世将被终结,救赎不会到来。

妖术师:

正是。

Caster Limbo:

但是...

还缺少一骑。

妖术师:

我明白。包括你在内,英灵剑豪须得凑足七骑才行。

Caster Limbo啊,降下夜幕。开始收获吧。

Caster Limbo:

遵命。

太阳啊。太阳啊。太阳啊。用光亮带来温暖的伟大之物啊,沉没吧。

沉没吧。沉没吧。沉没吧。闭上睡脸,睡去吧。在这非夜之刻陷入浅眠吧。

太阳啊,消失吧。接下来乃是吾等魔性之物肆虐之时。

——黑暗啊,到来吧。诅咒众生万物吧。

 

【竹林内】

???:

...正是,正是。

肉食猛兽般的男人:

吾等,英灵剑豪六骑。

名震天下的二天一流新免武藏阁下,以及被誉为枪术可达神佛境界的宝藏院胤舜阁下。

还有,来自迦勒底的御主阁下。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吾等六骑,乃是为了让此世化为地狱而现界之六骑。

——吾之忌名,乃Caster Limbo。

 

冷淡的剑鬼:

Limbo。既然你也跟来了,为何此处仍有生者留存。

【对话+打了起来】

Saber Empireo:

Limbo,接下来就交给你收尾了。

Caster Limbo: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交给我吧!来吧,来吧,吞噬光辉的吾之五芒星!

宝藏院胤舜:

这是...什么...!?

Caster Limbo:

真是的,想抓住直觉敏锐的人真是劳神费力啊。区区英灵之身怎能四处徘徊呢,胤顺阁下。

在香取神宫境内执行的召唤仪式!你无疑就是现界于该处的第七骑从者!

也就是说,事情很简单。你无论如何都得变生成英灵剑豪才行。

与吾等六骑不同,你在召唤时萌生了自由意识,这也只能说是一种不幸吧。

宝藏院胤顺:

四肢...动不了...是诅咒吗...!

Caster Limbo:

一切鏖杀之宿业。

好啦,该为你埋入什么呢!

宝藏院胤舜:

什么...!?住手...你这家伙,想对贫僧的灵核做什么...!?

Caster Limb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无论是灵基还是意识,一切、一切、一切一切一切!

都让我为你重新塑造吧!

吾等主人妖术师阁下的威光!以及吾等至尊的魔王!

在明星撒旦的尊名之下——!

宝藏院胤舜: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哦哦!!!!

Caster Limbo:

你也!堕落为死之从者吧!

撒旦啊!撒旦啊!哦哦,哦哦,吾等伟大的恶魔之王,真正的支配者啊!

现在请接收吾等献上的第七件贡品吧!

吾等将要终结人世。没有救赎,这世间任何地方都不会存在救赎!

身受一切鏖杀之宿业的英灵剑豪们将会刺穿、刨挖、拧断地表一切存在!化为无敌之刃!

第五节

Caster Limbo:

————嗯。Purgatorio消失了。

这乃是吾之仪式不完全所导致的事故!实在是,实在是,万分抱歉。

七份活祭,Purgatorio虽为最后一份,但他在消失之前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Saber Empireo:

太不像样了。胡扯些什么呢,Caster。

居然敢说什么完成了任务。那把十文字枪所斩杀的百姓还未满百人啊。

【天草一长段话....】

Caster Limbo:

只不过...没错,正如Empireo阁下所言。活祭越多越好。

若只累计数骑英灵的灵魂,厌离秽土是无法做到完全显现的。

这可不行,这可不行。因此,杀得越多——越好。

杀得越多,就能募集得越多。也能积攒起来,对杀人者的怨恨、对存活者的嫉妒...

以及,对即将死去的自己与为亲人们感到的悲哀...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沾染这些怨恨嫉妒悲哀的灵魂越多越好。实在实在实在是太好了!

Saber Empireo:

................

Caster Limbo:

一切鏖杀就是为此而存在。英灵剑豪就是为此而存在。

不能是普通的英灵。区区七骑也不够。

正因为蕴含了妖术师大人的力量与吾之奥义埋入的“一切鏖杀”之宿业,他们才能杀尽一切。

要杀戮、杀戮、杀戮。直至自己损耗殆尽走向死亡的刹那——

——献上众多祭品。

——为了让人世走向终结。

【小次郎出现,大家进行一番嘲讽...】

Caster Limbo:

呵呵呵,大家可不要这般刁难他啦。此人正是妖术师大人亲自选中的护卫。

【天草说话...】

Caster Limbo:

是。不胜惶恐。

Saber Empireo: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妖术师阁下对新免武藏没什么兴趣啊。

Caster Limbo:

是啊,很遗憾。看来是没把他当作多大的障碍吧。唔...该怎么办呢。

对我而言,没错。只要能杀就应该尽量杀掉......

【酒吞继续调侃小次郎...】

酒吞童子:

话题回到武藏吧。妾身倒是无妨啦,但Caster先生很在意她吧。

Caster Limbo:

刚才说过,只要能杀就应该尽量杀掉。嗯,毕竟贫僧虽为英灵剑豪,却是个胆小鬼。

若能交给他人去办的话,对...先采取一些对策好了。

Saber Empireo:

Caster Limbo。你能做到吗?他可是达到了变生后的Purgatorio啊。

Caster Limbo:

这可难说了。吾之未成熟之术能否做到呢。所以那就这么办吧——段藏、段藏。你在那里吧。

加藤段藏:

——在此。您唤我有何吩咐,主人。

加藤段藏无论何时都在您身旁待命。只要您下令,我会为您取来任何人的首级。

无论是新免武藏还是迦勒底的御主,今晚就能搞定。

Saber Empireo:

不需要。你这种程度怎能当她的对手!

连英灵都不是的机关人偶居然敢大言不惭,一点都不好笑。

加藤段藏:

非常抱———

Caster Limbo:

呵,别那么欺负人家啦,Empireo阁下。她也有派的上用处的时候。我说段藏,给你下达新的命令。

诱导Archer Inferno阁下,让她去刺杀新免武藏。

加藤段藏:

是。确认命令输入。接受。谨遵命令,主人。

Caster Limbo:

啊啊还有。再告诉你一件重要的事吧。近期,江户将军家派遣的武士众将进驻土气城。

届时你就跟在武士众身边,表面上用幕府密探这个名义就行了。

贫僧会帮你搞定履历的问题。

去诱导Inferno阁下,去诱导武藏阁下——

——然后,见证发生的一切...

加藤段藏:

遵命。

Saber Empireo:

...哼,真是受不了你的人偶玩具。

Caster Limbo:

其实不要轻易小看那个哦。还是先看结果如何吧。

无论如何,肯定会播撒大量死亡——Inferno阁下的炽焰,对我来说也是很棘手的温度啊。

第六节

【段藏想阻止Inferno】

Caster Limbo:

——等一下,哈哈哈,可不能那么操之过急哦,段藏。

辛苦你了。报告我已经收到了。Inferno阁下化为了再也无法回复的业火了啊。

加藤段藏:

是。正如您所说。无论怎么叫喊,话语都无法传达...

Caster Limbo:

呵呵,哈哈哈,这是何等妙哉!那个!终于!解放了自身的宿疴啊!

多么惹人怜爱。怜爱到让人蹭脸爱抚。

多么令人艳羡。艳羡到让人想将其勒死。

呜呼,她就算被植入了一切鏖杀之宿业,也依然真挚地直面自己的灵魂。嗯嗯,真美。

嗯。没错。

这个暂且不管。

段藏,你的担忧是正确的。若与常陆国那时一样,吾等厌离秽土的基石被彻底烧毁的话,可就麻烦了。

不用说,排除掉吧——连同碍眼的碍事者一起。

.............话说回来。所谓女人,真是一种脆弱的存在啊。

第九节

Caster Limbo:

——————很顺利。没错,吾等的计划很顺利。

这次两名忍者就是关键。不仅是Paraiso,段藏也完成了任务。

已经可以认为,为厌离秽土所做的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呵呵。

吾等已彰显明显撒旦之威光!厌离秽土的身姿立于地表之时已然近在眼前了!

Saber Empireo:

不光是在下总中传播恐怖——还要秘密描绘伴天连妖术的五芒星吗。

Caster Limbo:

没错。是走遍了这个时代,这个世界,以及世间含有的修罗道的妖术师阁下的秘术。

借此,就能实现英灵与宿业的融合。编织出一切鏖杀之宿业。

英灵剑豪屠鏖人类。

英灵剑豪侵蚀世间。

如果不考虑语病的话,可以说英灵剑豪是擅长毁灭人世的存在。

只需存在便会散播死亡,每次呼吸都在播撒着诅咒。

这才配被称作撒旦大人的佑护!呜呼,吾等必将实现妖术师大人的愿望!

Saber Empireo:

真够麻烦的...明明一口气将他们全部斩杀掉就行了吧。

所谓人类,与稻草卷也没什么差别。

所谓世间,也就是稻草的集合体。

Caster Limbo:

别这么说嘛,Saber Empireo。万事都要靠积累而成,我说得没错吧。

这就像咒术——犹如用柔软的棉线慢慢把人绞死才行。

一点点、一点点。毫不留情。

严厉地、粗暴地。毫不留情。

长刀剑士:

今晚的谈话内容依然很危险呢。哎呀呀,已经过了好几天了,还是会令我背脊发颤呢。

这般美丽的月色却无人欣赏。这样连妖术师阁下也无法松一口气啊。

Saber Empireo:

有何贵干,卑贱的小子。

Caster Limbo:

唔唔————

长刀剑士:

别那么刻薄嘛,只是些无心的玩笑话罢了。——将妖术师大人带来此地。

妖术师:

正是。

杀戮吧。英灵剑豪们啊。

杀戮吧。犹如拂晓的太阳般,终结这虚伪的太平吧。

你们杀戮所收割来的怨魂。你们死后充斥着魔力的灵魂。

一切皆有用,一切皆会成为吾野心的基石。不用多久,厌离秽土就将立于下总国。

Paraiso干得非常漂亮。蛊惑人心,获得了充满恐惧,与临死之际相称的色彩。

杀戮了城内数十名武士...虽然人数不多,但这份功劳也足以震惊百姓了。

Caster Limbo:

您所言甚是。

第十节

【酒吞在吸收Paraiso留下的残骸】

酒吞童子:

...........话说回来,段藏小姐,段藏小姐。

加藤段藏:

是。

酒吞童子:

你之所以以密探的身份行动嘛,是因为Caster先生的命令吧。但你该不会是动感情了吧?

加藤段藏:

请别开玩笑了。我只会去完成主命。

酒吞童子:

主命,主命吗。啊啊,就像千代女小姐一样?忍者还真是不容易呐,满口主命主命的,将其看得无比珍贵。

不会厌倦吗?妾身可做不到,很快就会厌倦啦,呵呵。

加藤段藏:

........

酒吞童子:

妾身全部都知道哦?

你一直躲在天花板上看着那个红发小鬼吧。怎么了?就那么在意他吗?

(然后又说了一堆)

第十二节

【酒吞把落单的咕哒抓到洞穴里帮她包扎】

酒吞童子:

真讨厌呀,我们还算客气的。若和剩下两骑的冷血无情比较起来哦。

——剑之英灵剑豪,Saber Empireo。

——术之英灵剑豪,Caster Limbo。

无论哪个,都是恶鬼罗刹都唯恐避之不及的怪物哦!

呵呵。话说,你也见过一次吧?

妾身可不想用着孱弱的灵基与他们交手呐。黑绳小姐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

要与他们交手的话,对...起码要具备与妾身生前相同的身躯与力量才行呐。

咕哒:

那两骑,比酒吞童子与源赖光还要强?

酒吞童子:

唔唔,该怎么说才好呢————

与其说是强弱的问题,不如说Empireo和Caster都非常冷酷无情。

一方只为杀人而存。是擅长如何高效分解人体的灵魂。

另一方只为诅咒世间而存。是将世间、星辰、拖入永劫腐败中的灵魂。

咕哒:

......两个听起来都不是什么正经人呢。

酒吞童子: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直接真直接!是呀,妾身也是这么想的。

 

【酒吞和赖光被打败】

Caster Limbo:

————血之竞演,暂时在次落幕。

并非一百两百,而是成千上万。常陆、下总、以及荒川岸边被屠杀的军队,乃至相模国。

悔恨伴随着诸多死亡被一齐播撒,一边将诅咒之不和赐予尘世一切......

一边奉献出自身灵魂死去的,英灵剑豪们。真是真是真是辛苦你们了!

不再疯狂之鬼,Berserker众合地狱!

舍弃骑乘之母,Rider黑绳地狱!

汝等的功劳真是丰硕!愚蠢至极、惨不忍睹正是用来形容你们的!

真是太棒了————呜呼,呜呼,这样你们才配被称为刻印于人理之上的英雄啊!

连反英雄都能如此存在,太美妙了。太美妙了太美妙了太美妙了!

【小次郎说话】

Caster Limbo:

藤丸立香!新免武藏!哪怕没有明确自觉却依然守护着人世的存在!

为生存而战斗!为生存而抗争!

呜呼,如此...如此凄惨却正义之魂...!

简直就像晴明(那家伙)啊——

【天草说了一段话】

长刀剑士:

手上的棋子差不多快用完了,也就是说该到我出马了吗?

毕竟,向在山中只待腐朽的男人搭话,并让在下做回人类的正是您啊。

在下对人生本就毫无留恋。若此番能够出马,或许还能求得绚烂消逝?

妖术师:

不需要。你留在我身旁便可。再说,若你出———

Caster Limbo:

(......?妖术师阁下刚才想说什么......?“若你出马的话就会让事情解决”?)

(哈.....哈哈,这真奇怪,真可笑!就当是我听错了好了!)

【天草又说话】

妖术师:

残存者二骑!也就是你们——Limbo、Empireo!

被埋入一切鏖杀之宿业后且尚未损失己身的业之魂!一骑当千的英灵自尊尽失,污秽不堪的刀刃们啊!

完成自己最后的任务吧!到那时,吾之厌离秽土便将降临下总!

Saber Empireo:

....明白了。

一切皆为吾之所愿,吾之宿业。唯有将一切化为地狱,方可实现。

Caster Limbo:

唔唔——美丽...多么美丽的话语!

您身上看不到任何丧失的尊严或污秽的灵魂!因此,才会如此如此美丽...令人难以忍受...!!

请您务必亲眼见证,这已然堕落至深渊,污秽刀刃之末路!

请您务必献上一场美妙的杀戮。

请您务必献上一份美丽的临终。

第十三节

【天草和limbo即将使厌离秽土城显现】

妖术师:

Caster Limbo啊。降下夜幕吧。这世间早已不需要正确的太阳。

Caster Limbo:

遵命。

太阳啊,太阳啊,太阳啊。用光祝福生命万物的伟大存在啊,沉没吧。

沉没吧,沉没吧,沉没吧。闭上睡脸,睡去吧。在犹如黑夜的死亡中浅眠吧。

太阳啊,陷入死亡吧。接下来乃是吾等魔性之物觉醒之时。

——黑暗啊,到来吧。杀尽众生万物吧。

第十四节

【段藏开始回忆】

加藤段藏:

找到那样的段藏,进行修复,并作为新主人操纵我的人,就是那位大人。

以名为Caster的容器被召唤到下总国的男人,Caster Limbo。

当被他修复的瞬间,段藏恢复了自我。至少在那个时候,是有自我的。

究竟是新生的自我,还是随着机能停止而关闭了的自我苏醒了,

这点还不明确。但段藏觉得其实无所谓,那是因为,

段藏是作为忍者被制造出来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那么,只需服从主命即可。

无需心怀疑问,因为有主人在。

只需完成任务,因为有主人在。

无论Caster Limbo究竟是何人————

没错,段藏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从者亦即英灵、英雄,还是人类呢。

还是说其实是鬼吗。抑或是,完全不同的...?

不。没所谓。并未觉得有所谓。我只需服从可以被称作新生父母的他便可。

 

【武藏一行进入厌离秽土城,识破段藏是敌方卧底,段藏想顺从本心帮助咕哒一行,limbo出现。】

Caster Limbo:

————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可笑了!

自己的意识?背叛的动机?

你以为自己会被允许拥有这些东西吗?不过是即将腐朽的机关人偶,呵呵,何等愚蠢。

自由意志!人工产物萌生的自我!愚蠢愚蠢愚蠢。没想到愚蠢过头了竟会如此可笑啊。

嗯嗯,然而这般苦恼、困惑、烦闷的样子也不错。姑且可以当做无聊时的慰藉了。

咕哒:

——这声音!是在竹林里听过的英灵剑豪其中一骑!

加藤段藏:

Caster Limbo!呜,本以为你会一直留在妖术师的身旁...!

请多加小心,各位。他所操控的妖术无比强大!哪怕是各位,若被直接命中,也无法安然无恙!

Caster Limbo:

犯下背叛的大逆不道之罪,却只有这种程度的认知,看来下次得把你修复得更牢靠一些呢。

不,不,还是说应该将你毁灭得更为彻底一些?

由于快要坏掉的机关人偶垂死挣扎的样子实在过于滑稽,所以才会想慢慢毁掉———

看来就不该中途把你给修好呢。嗯嗯,没错。下次就捣碎你脑袋的七成吧。

加藤段藏:

什...么...你在,说什么.....!?

Caster Limbo:

——毁掉。我是说了,那又如何?

贫僧确实将朽坏的你捡了回来,但受到严重损毁的原本就只有外装与四肢罢了。

停止运作的根本原因是魔力耗尽吧?所以,没错。我毁坏了。

只是将你头脑记录(脑袋内部)搅得乱七八糟,把你搞成了一个即将毁坏的人偶罢了。

加藤段藏:

——————呜!

Caster Limbo:

啊啊,当然。贫僧为你修好了四肢与外装哦!这点你可要好好感谢我啊,呵呵!

 

武藏:

你这死变态!肯定是个身体丑恶,样貌令人作呕的丑男吧,快现出你的身形!

Caster Limbo:

那么——就如您所愿吧,新免武藏阁下。这是我们第二次直接见面吧。

上次见还是在竹林里吧?欢迎您大驾光临吾等的厌离秽土城。

武藏:

(喂,这不是个超级美男子吗——!?不,尽管不合我口味就是了——!?)

咕哒:

武藏酱,武藏酱啊。要小心点,真的要小心点哦?

武藏:

啊!?嗯嗯,当然没问题!讨厌啦,刚才那只是条件反射而已!

——对了。综上所述刚才那些不算。你终于出现了啊,恶人。

从声音听不出来,你长得还算不错呢。应该说是美丽的肉食兽吗。

Caster Limbo:

承蒙您正确的评价,不慎惶恐。请您务必这样称呼我。

——————安倍晴明。

咕哒:

安倍晴明!?传说中,平安时代最强的阴阳师!

武藏:

晴明?就你?

这未免...玩笑有点开过头了吧。

【村正和小太郎花式吹晴明】

武藏:

但你长得根本不像守护者嘛。一定要说的话,对。

————长着一副非比寻常邪魔外道的面相。不是吗?

Caster Limbo: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嗯,说得没错!

武藏:

啊哈哈哈哈哈。怎么,你还挺配合的嘛!这样倒也好办,谈起来也轻松。

(一刀下去)

武藏:

是结界吗!

Caster Limbo:

正是!!

【段藏被limbo控制攻击咕哒一行】

Caster Limbo: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非常好非常好!还好各位都是心地善良到愿意配合我这出闹剧的人!

那就请你们翩然起舞吧,与我的操线人偶一起!当然,只有一只即将毁坏的人偶恐怕难以满足你们吧。

因此贫僧早已准备好一整套怪异!既然你们奇怪这里为何没有怪异,那我就让它们登场吧!

城内没有怪异的原因只有一个。因为它们要在此处,在我眼前,杀了你们啊。

反正这个世界要完了!那就尽情战斗、起舞、然后消逝吧!

【村正段藏说话】

Caster Limbo:

对了对了,段藏还算是个强敌,所以你们千万别大意哟!被埋在她体内的我那妖术稍微有些特殊。

能藉由机关重现出犹如一切鏖杀之宿业般的存在!是足以毁灭从者的,我的奥义之一!

就请你好好品尝吧,迦勒底的御主!还有新免武藏!

 

【段藏自爆,武藏右眼受伤遭到诅咒无法愈合,咕哒做了个眼罩给武藏,两人重返战线】

千子村正:

然后你这邪魔外道。既然敢自称什么安倍晴明———

一定非常了解诅咒之类的吧。毕竟你在段藏的体内埋了那种糟糕的东西吧?

Caster Limbo:

———嗯,没错。正如您老人家所言哦。

不过本以为武藏阁下总算要回到战线了,居然是以这副丢人的独眼模样!呵呵呵丢人太丢人了!

武藏:

——————!

【武藏砍了一刀,村正解说】

Caster Limbo: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只有这种程度而已吗,新免武藏,无力至极的二天一流!

您这样的人物,居然样子如此狼狈,这是开玩笑吗!

要更加!更加!让贫僧发笑才行啊!!

【段藏小太郎告别,小太郎三破回归战线】

Caster Limbo:

唔、唔。唔唔。

唔唔唔唔唔唔~~~~~~~~~?呵呵。不过是个忍者小家伙,凭你一个人又能做些什么!

你身上确实莫名散发着一股高亢的魔力,但在这建立于众多祭品之上,正在启动中的秽土城内——

风魔小太郎:

我并不是一个人。我现在......与段藏阁下同在!觉悟吧,Caster Limbo!

Caster Limbo:

不不不不恕难从命我可没有这种觉悟哦,你甚至连靠近贫僧都做不到!

 

【又打败了一批魔物】

Caster Limbo:

———不堪、无谋、无为、无用、无益!!

就算是获得了些许魔力的从者,在受撒旦大人佑护的秽土城的雄厚物力面前都是无力的!

区区风魔小太郎是无法取下贫僧首级的!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呜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风魔小太郎:

......这可不好说。负责保护你的九成怪异都被我们收拾掉了!

剩下的一成也很快就会被清理干净,我们中的某个就会接触到你,取你首级!

Caster Limbo:

唔~~~?对面的风魔好像又在胡扯些什么了,不过这没什么好在意的,别在意别在意。

看来红发风魔还没注意到呢,不是你们在靠近贫僧,

而是贫僧接触到你们。好了,差不多也该决出胜负了吧———

————迦勒底的御主,新免武藏。

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诵经念佛吧!来吧,来吧,吞噬光辉吧,吾之五芒星!

【limbo准备篡改武藏的灵基】

武藏:

哇.....!?

手脚,动不了了.....这也是诅咒吧....!

Caster Limbo:

一切鏖杀之宿业。来吧,就让贫僧为你埋入特别之物吧!

武藏:

..................呜!!

Caster Limb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能看到,能看到你的灵魂!和妖术师阁下一样,虽然多少有些困惑迷茫,但在我面前就犹如赤身裸体!

呵呵,贫僧想起来了。无论是胤顺还是某人或是那个人,在这个时候都必定会浮现出苦闷的表情。

都企图拒绝、垂死挣扎!但都是毫无意义毫无意义束手无策的!

武藏:

咕呜......!

Caster Limbo: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论是灵魂还是意志,全部、全部、全部全部全部!

都由我来为改造换新吧!永别了新免武藏,初次见面,新的英灵剑豪!

虽然活着成为英灵剑豪简直可笑!但若是你,对,就叫无间地狱之类的——

咕哒:

别小看迦勒底.....!礼装启动,【伊西斯之雨】!

Caster Limbo:

什么————————!!!!?????

武藏:

是我们接触到你哦。Caster Limbo。

Caster Limbo:

!!!!?!????

怎,怎么可能————居然解除了我的妖术吗人类!嘲弄了撒旦,嘲弄了明星对吾等的佑护吗!!

而且,而且这是什么......伤......?我的———多重复层结界的绝对防御被———

武藏:

——宿业,已被我看穿。这也得益于与雷速女武者的战斗。

吾之剑,已踏入空之理。虽未成熟,但已领悟到,天空故而无敌。

Caster Limbo:

可,恶————

可恶啊武藏!

我要将你杀到不剩一丝灵魂!来吧,来吧,在明星撒旦的名下!

出现吧,血花怒放的吾等极地!吸收吞噬败北者灵魂的屍山血河死战舞台!

吾这刃之忌名,乃Caster Limbo!

吾这尸骸之真名,无需提及!

【边狱的大灵出现】

Caster Limbo:

出现吧,出现吧,获赐吾之魔力的下总相马大灵!此乃与数骑英灵为敌亦能游刃有余之存在!

足以担当吾之替身,即有充分资格立于死战舞台之上!

来吧,来吧,来吧。觉悟吧,新免武藏!堂堂正正地!

武藏:

————————决一胜负!

 

【打倒了边狱的大灵】

Caster Limbo:

怎么可能......!吾之大灵,吾之替身.....怎可能会被斩杀———

武藏: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样一来,我也大致明白该如何在独眼状况下战斗了。

Caster Limbo:

这不可能........!

【小太郎又砍了limbo一刀】

Caster Limbo:

!!

除可憎的村正之外,其他刀怎可伤及吾等英灵剑豪.....伤及我Caster Limbo啊.....!

风魔小太郎:

.....这可不好说,现在的我可是有母亲的佑护的。

Caster Limbo:

!!!

女眷的力量———佑护英雄,成为拥有力量存在的你女人们的祈祷、愿望、感情!这等渺小之物!

竟然伤得了我,我这,司掌灵薄狱的Caster!

风魔小太郎:

......很久以前,有一位抚育我长大的女性。

那个人并非流淌着血液的生物,是身为机关人偶,将风魔忍者的技艺传授给了我的人。

稍微有点损毁,常常有点健忘。

或许有一天,会连我的事都全部忘记吧。她就是个会这么说,并露出寂寞微笑的人。

但是,又比任何人都要温柔。是慈祥疼爱着我的母亲(人)。

咕哒:

(沉默地注视着小太郎。)

风魔小太郎:

这是段藏阁下的———————不,是母亲的仇。

Caster Limbo:

............................人类的感情啊。

【小太郎补上最后一刀,limbo消失】

风魔小太郎:

区区灵薄狱还不足以赎清。毫不犹豫地下地狱去吧。

第十五节

(这一段用的是黑子大佬的翻译)

【咕哒一行在爬城】

村正:

应该是。那群人除了这里以外也不像会在别的地方,如果不在的话那外道的Caster也不会在这里。

那玩意到了最后的最后为止都会藏在幕后,看着人们挣扎痛苦的样子拍手欢笑。是真真正正的邪魔外道。

那样的货色现在正自以为是的把一群杂鱼集中起来。自然,这里肯定是最安全的特等席。

 

【谈话间limbo突然出现在武藏的身后】

咕哒:

武藏酱!后面!

Caster Limbo:

武藏——————!!!

武藏:

(这气息隐蔽的境界竟近乎完美.....!!)

(Caster还活着吗!?)

(能不能来得及只能装撞运气了——转身的瞬间拔刀斩出,以居合斩出横一文字砍他!)

Caster Limbo:

哦....呀.....?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Saber Empireo:

丑恶。

真是丑恶。你那俊美的外形,只不过是为了掩饰你那完全由丑恶聚集而成的存在而覆盖的幻象罢了。

消失吧,统御恶灵的兽。

Caster Limbo:

啊........噶..........嘎..........

【limbo又被砍消失了】

风魔小太郎:

将同伴,杀了吗。

Saber Empireo:

同伴?

哼,我们之间不需要多余的碍事者。我也从未有过丝毫承认其为同伴的念头。

 

【咕哒一行见到天草,开始互相嘲讽】

村正:

只是存在便会侵蚀世界,是不能放任不管的魔道了。可以和那个Caster分个高下了啊。

第十六节

【秽土城崩塌,一切结束,然而limbo再次出现...】

???:

唔——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死了,死了,死了......!集结于下总的剑士们,这下全都死光了!

英灵剑豪七番胜负,到此结束!新免武藏与迦勒底的御主将吾等全部打倒了!

挣扎的灵魂、苦闷的灵魂、哭喊的灵魂!五骑和一人与一只,以及众多生命的终结后———

居然说什么!世间无病无灾平安无事!

生命的挣扎、生命的渴望,何等炫目!哼——————,哼哼,哼——————

————————呼——————........

所谓超越死亡的屈辱(痛苦),不外如是。

该死的,就算将内脏全部吐出都无法平复。

该死的,连保持清醒的理性都被灼烧殆尽。

该死的———竟然显摆如此可怕的胜利(结局)。岂有人还能大笑出声啊——!

——不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呼呼呼呼呼呼呼!真是精彩的结局啊,各位人类!

话外音:

这姿态,犹如肉食之兽。

这声音,犹如恶灵之王。

本应死去的Caster Limbo———不。大错特错!

这怎可能是以拯救所有世界为目的的七骑仿制品灵基的尸骸!

此乃噬神之物。将神撕裂、吞食,并化作自身血肉的存在。

用黑之神吸收了自身的太阳,

用恶之神置换了自身的魔力。

藉由强大存在引领的自我(Ego)之水滴,用即将满溢的恶意为核而形成的恶鬼之类!

.........并非晴明,这个男人的真名是芦屋道满!

传说中与安倍晴明敌对的法师和阴阳师,与恶灵左府一同企图颠覆京都的,诅咒与鲜血之嗤笑者!

怒放的恶之花,肉食兽!

呜呼,人啊!不断抗衡恐怖之物的人们啊!绝不可放松警惕!

害怕夜之帷幕吧。

畏惧黑色太阳吧。

—————恶之芽,是不会在世间根绝的。

芦屋道满:

啊啊,真是心有不甘啊。但是......

虽然没能成功出现在迦勒底,但作为样本来说,也算留下了不错的数据吧?

毕竟终于.....终于成功找到失落的历史(Missing Belt)了啊!

......这个下总原本就已经扭曲了。

就算没有毁灭,也会被消灭(毁灭)的世界,即为剪定事象———

———并非如此。平行世界?哎呀呀,看似相近却又有些许不同吧。

这不一样。已经是不同的存在了。这个下总虽然位于人类史中,但又并非人类史。

异星之神用其异样之眼所观测的异世界———是与特异点似是而非的异界啊!

如何,如何!是非常有意思的事例吧,撒旦大人!

呼呼呼哈哈哈哈哈不不,不不不!虽说是临时之名,但未免过于滑稽!

偏偏是什么撒旦!哈哈。本来是打算开玩笑的,却变得如此,

妖术师阁下倒是好像非常中意呢。话虽如此,本人道满的恶作剧似乎有些过头了。

失礼了,我亲爱的主人————

XXXXXXXXXX大人。

加藤段藏幕间——其心,似人

(这段用的是黑子大佬的翻译!)

【回到厌离秽土城,limbo(?)再次出现】

Caster Limbo: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就如期待的一样!

嗯,嗯。就是贫僧。

加藤段藏:

什么东西!

风魔小太郎:

——Caster Limbo!!

咕哒:

还活着!?不,不可能还活着啊!

Caster Limbo:

嗯嗯,怎么样呢。呵呵。

总之。总之。

该说好久不见呢?还是说就这一两天呢,无论哪边贫僧都不会在意的。

没有可恨的新免武藏的样子。那个滑稽的不行,不,那个讽刺到极点的抑制的守护者也没有。

那么,贫僧就这样出场的话。实在过于,实在过于。敌我的战力的差距实在过大。

要怎么办呢?

要逃走吗?要哭吗?

还请尽情逃走,夹着尾巴一溜烟的。

还请尽情哭泣,把头埋在土里还在一边抱歉。

贫僧无论哪边都不要紧。呵呵,呵呵呵呵呵,如今,这个地方已经是我的结界之中!

要生要死!都是由贫僧决定。也就不如你死成长久的长久的平常疼痛即可。

就这样吧。嗯嗯!

好的这样如何!就这样!首先是那边的忍者的英灵,切腹,来模仿武士———

【我方一刀下去】

Caster Limbo:

————嗯嗯?

风魔小太郎:

闭嘴,邪道。

Caster Limbo:

要展现我邪道的地方才刚刚开始。迦勒底的御主就,难得的机会,嗯嗯~

变成愉快的人彘的材料吧。生的同时死,死的同时生,持续进行悲鸣如何?

加藤段藏:

——————!

【段藏开始攻击】

加藤段藏:

给我把那个忌讳的嘴巴闭上。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就这点我可以断言!

不会让你动御主的一根手指!不要用那对眼睛看他,不要用那张嘴向他发话!

然后去死吧!

Caster Limbo:

嗯。嗯嗯嗯————

哈哈!原来如此英灵啊从者啊!但是太温柔了,不如我把奥义嵌入进去的机体。

那把刃打不到!那份心情解不开!

然后贫僧就,无念的将美味钓上来舔取!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风魔小太郎:

........你这邪道。

Limbo,在那边的你不是从者。就连那份感觉都没有。

【玛修、达芬奇、小太郎开始分析】

风魔小太郎:

去死吧!Caster Limbo的模仿!不去死的话就斩断!切碎到消灭为止!

Caster Limbo:

那份志气很好!但是不要小看作祟哦,小鬼———

风魔小太郎:

我之身是风魔,第五代风魔。在最后完成的风魔的究极!其根源之一便是鬼!

那么就如人作祟一般!血与钻研做出来的我之鬼没有打不赢的道理!

 

【打败了下总的大灵】

Caster Limbo:

————!?

【继续特效】

Caster Limbo:

!!!

 

【段藏和小太郎的回忆结束后】

声:

呵呵呵———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啊啊,花了不少时间呢。

好不容易,总算联系上了呢。这就是仅有的,唯一的一个例子。这就是你的至宝啊。

是比什么都要重要的,理应决定了的记录哦。

要重视哦。要重视哦。

可爱之物啊,忘记一切温暖吧。不隐藏起那颗冰冷的钢铁之心可不行哦。

那可不行哦,不行。

加藤段藏:

为什么..............?

我,为什么.......会被你,这样...........

段藏的宝物....

绝对不想忘记的,但是又已经忘记的.....重要的......

把回忆.......从我.....?

声:

唉唉,唉唉。那当然是因为,把你痛快的破坏掉了啊。

明明连过去的尊重之物是什么都不知道。明明,连自己为什么存在都不知道。

那可真是过分啊过分。难道不过分吗。

对————

那可真是过分的无聊了。

唉唉,唉唉!难道这不无聊吗!明明在将被破坏的当口说没见过之类的话,实在是,不好啊!

因此。唉唉。

正如你所想的那样。如人一般,无可替代的,无法被替代的东西。

亲情?比如说血脉的联系?哈,原来如此。那可真是太好了。是的是的太好了!

太好了呢,木偶人偶。

贫僧也渐渐不明白了........

至少,好好保管好你的记忆吧。——总有一天,贫僧我会前来将其破坏的一干二净的。

加藤段藏:

破坏........

把段藏我......?

声:

不对。

破坏吧,你在这个世界上最怜爱的东西。破坏吧,你的至宝。

用着和过去或者的时候一样的身姿翩然起舞的死者之影。成为从者的临时客人。

你爱着的男人。你爱的结晶。

在你的眼前捣碎给你看。

所以,唉唉,唉唉。在那时,一定———

——要让我看看滑稽至极哭泣的你的脸哦,美丽的木偶人偶。

情人节2019 Voice&Letter Collection!~紫式部和七本咒本~

第四节【姬路城同人物语】

紫式部:

被解说的本人并不会看到!只有周围的人们能看到的,简直恶毒到极点!

虽然因为是结束所以不会写上【谎言】,但用不好的话则有可能深深伤害对象的心灵!

【这是何等羞耻,何等卑劣!嗯嗯嗯嗯贫僧已经看破这招的真髓了!】

像这样,恶劣到被某个可怕的僧人这么说过.......

咕哒:

1.原来如此被僧人....

2.嗯嗯嗯嗯那个语气好像在哪里听过....

2.2 无间冰焰世纪 诸神黄昏——不灭之炎的好汉

第四节 万物之灵长(后篇)

(这段用的是黑子大佬的翻译!)

奥菲利亚:

———话说,不对其他Crypter报告卡多克的事情也没关系吗?

克里修塔利亚:

没这个必要,因为卡多克的离队,对他们的工作毫无影响。

佩佩伦奇诺的异闻带有着AlterEgo在,消息迟早会传到他耳边吧...

2.3 人智统合真国 SIN——红之月下美人

序章 第三节

(这段用的是黑子大佬的翻译!)

贝利尔:

我说,柯杨斯卡娅小姐。这事可是在你那边的管辖范围里的。

如果是【异星之神】的使徒,三骑AlterEgo的话,不是应该有什么手段吗?

柯杨斯卡娅:

我想想呢——

拉斯普京先生他们正在希腊周边的海与泛人类史的从者群交战中。

那个讨人厌的阴阳师不知道对什么有了兴趣,现在毫无离开印度的意思...

巴御前 最终故事

即便对主君义仲的爱恋未曾消却,她也没能和义仲一同迎来死亡───

她成为了心中永远抱有这丝遗憾的女武士。

这份静谧的悲伤,在『英灵剑豪七番胜负』中通过芦屋道满化为了愤怒之炎,使她成为了狂暴的火焰妖怪,将相模之国烧得一干二净。

但其本质为温婉贤淑的少女,鄙弃人间争斗,好赏清风明月。

巴御前的生死观是明确的。成为了英灵这种人世匆匆过客的自己,终有一天会静静地从这片土地上消失——她对这点深信不疑,因此在『绝对魔兽战线』中,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和敌将蝎人同归于尽。

第二部个人CM台词

(这段用的是黑子大佬的翻译!)

ンン~素晴らしい!!(嗯~绝妙!)

その無念、その恨み、実に素晴らしいものですぞ。(这遗憾,这悔恨,实在是美妙啊!)

拙僧は昂っておりまする…!(贫僧亢奋起来了!)

柳生但马守宗矩幕间——剑术无双·剣禅一如

(这段用的是黑子大佬的翻译!av46939914)

(前话,柳生老爷子发现迦勒底有冲着咕哒来的妖异的气息,就自己用模拟器在各处找寻(顺便旅行+品尝美食),而这次回到下总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

柳生:

现出身形吧,妖怪!

(和1.5.3一样天空突然变红)

妖异的声音:

哎呀,哎呀——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剑士的直觉还真是不能小看啊。

但是很遗憾这太过细小无法依靠。

这可真是,嗯嗯嗯嗯嗯嗯贫僧也不禁失笑啊。

好久不见,该这么说吗。柳生但马守宗矩。

(Caster Limbo出现)

咕哒:

Caster Limbo!?

(众人拔刀瞬间紧张起来)

柳生:

嚯。

虽然有在数据库里见过——

在彼方的尽头到处盛世的外法使。

原来如此,是要以邪恶的外法谋害主殿吗?(外法:正规佛法以外的法教)

肉食兽之影:

——没错,正如你所说。

人理的英灵,一、二、三、四,四骑吗。

这样凑在一起真亏你们敢出现在我的术式之前啊!

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有宿业区区英灵什么的!能做些什么!

来吧,来吧。

吞噬光辉的吾之五芒星!首先把那边的一骑,即刻改造替换掉吧!

(又出现了1.5.3改灵基的五芒星)

柳生:

姆——

迪卢木多:

但马殿下!

千代女&巴:

但马大人!!

咕哒:

柳生先生!!

肉食兽之影:

捉到了!!

玛修:

这是......!

像是诅咒的复杂术式把柳生先生的灵基给....!?

肉食兽之影:

虽然无法做成一切鏖杀嗯嗯嗯嗯是啊!!

给你们四骑埋入宿业埋入怨念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种程度!只有这种程度吗,柳生但马守宗矩!

舍弃主子化为剑鬼有着这样心魄的你很美丽。

但是什么啊,泛人类史中终其一生的你也太钝啦!

(柳生挑衅的一笑)

柳生:

呵。

我还想是什么可怕可惧的妖怪,只有这种程度啊。

肉食兽之影: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输不起可不行啊但马守!

我可是啊!虽然只是式神但可是有着远比普通英灵强力的灵基——

(柳生一刀斩掉五芒星)

柳生:

........只是式神不够啊。

把本体也叫来吧,歪门邪道。

肉食兽之影:

什!?

柳生:

吾之心魄,未有美丽闪耀的光辉,亦无污秽肮脏的淤浊。

仅是如其所在。各位!

咕哒:

大家,拜托了!

柳生:

可恶的妖怪!就在此处,即刻将你处斩!

(进入战斗)

下总的大灵:

嗯嗯嗯嗯这个剑法我明白的~

柳生:

一笑而过。

(第一管血break)

下总的大灵:

剑法.....不一样了?

(战斗结束)

肉食兽之影:

呶,呶唔,呶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究竟.....!

柳生:

妖怪哟。

你说这堕入剑鬼的在下什么的吧。

原来如此,这大概是与够奇怪的缘相遇了吧。

啊啊,虽然也有些羡慕——

但太过不成熟。

剑入极致将至禅寂。

剑入极致将至大悟。

吾心为不动。

然——

吾身即便只是以太构成的虚幻倒影,也已然渡全作为柳生但马守宗矩的生涯。

其意义,你明白吗?

肉食兽之影:

嗯嗯嗯嗯嗯嗯这样这样,这样啊!

你这家伙,是真的!

剑圣吗!

(突然插入2.1回忆)

武藏:

哎,哎!?

这样啊,但马老爷爷,也在迦勒底啊!

嗯嗯,原来如此。

那现在的我的话估计会输也说不定。

因为那会是知晓到达禅寂大悟,真的极致的剑圣的尽头的灵魂啊。

这样的话倒也无所谓。

我要靠我自己,向着比零更远之处所在的剑——!

(镜头又回到现在)

柳生:

此即真正,到达剑禅尽头之魂,好好认识下吧。

————剑术无双,剣禅一如。

(道满又被砍了!真没人性x)

尾声

凭着厨力把这篇专栏肝完了,樱井那唠唠叨叨繁复无比的辞藻真的让人很头疼,还有一堆生僻的词汇,录入的时候在心里吐槽了无数遍hhhh

还有道满全篇都是不断重复的话,真的是毫无意义,比如什么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太阳啊太阳啊太阳啊,沉没吧沉没吧沉没吧之类的....好吧锅都是樱井的(

嘛这台词集本身就是自己看着爽的,有没有人看也无所谓啦。

但是道满啊道满啊求求你了2.4落地吧!咕哒子你们一定要干爆道满让他进卡池啊!

还有更多的伏笔猜测与道满人格解析可能会在下个专栏里放出。

总之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们下期再见~

By:PurionPurion

PurionPurion

1.专栏更新比较慢,每篇内容都很多。 2.作者Purion口味很杂,喜欢的东西较多,所以会写很多东西。 3.专栏大部分都是东方Project相关的内容,主要是东方科普,也会写短篇的东方小说,节假日时可能会写点特辑什么的。 4.有时候会写游戏的玩后感,或者其他科普之类的。 5.希望你能喜欢哦(ノ´▽`)ノ♪

关注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21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

粤B2-20090191-18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25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