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翅膀的小粉

音乐的世界里我们都是孩子。音乐,只是我们爱的一种方式。爱,也只是我们生活的一种方式。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小粉,在互联网公司工作,也是香料乐队、虞菁的音乐事务经纪人,曾一手搭建了《文艺生活周刊》音乐版,做过牛人库的品牌经理。谋生亦谋爱。

关注

【音乐故事】see you in next life---山羊皮演唱会小记

2017-01-19 16:50阅读:895小粉很高兴认识你

写于2011年,在2011年8月7日这天,我第一次见到了Suede。

文:小粉  发表于《文艺生活周刊》第52期

2011年8月7日 

6:30
早早地入了场,六点半!特别想尽早进入到那个场地,要知道平时去mao、愚公、星光看演出我几乎都不会早到,今天却急切地想知道山羊皮会在怎样的舞台演出,现场会有多少人,那个能够见证我和山羊皮和安叔约会的场地,我要尽早看到。

7:00
碰到同公司的哥们也在18排,我开心地和他聊天,他给我看之前卡百利演唱会他在VIP第一排偷拍的高清视频,那么近的距离让我瞬间就想到了我在mao的时候和舞台上乐队的距离。
看到微博上木玛说要来,我左顾右盼希望能看到他,三号在愚公看完他们的演出后,无比期待新专辑的面世和再听一曲《舞步》,我希望那天不是我最后一次听它,那时蹲在地上哭的我,只是有点意外,我原本以为再也不可能在现场听到《舞步》了。
现场的人还不是很多,我难过地跟身边的朋友说:我不希望安叔看到只有这么点人。跟在场地内的lilisay打招呼,她高兴地对我说她跟安叔合影了!观众开始多了起来,我安慰自己,歌迷都还在门口跟黄牛较劲呢!

7:30
演出没有按时开始,我内心无比焦躁,VIP只有少少的十排左右的椅子,这意味着今晚所有场地票的观众都是有座位的?!是否会和卡百利演唱会一样,不让站立不让向前?在我的左边有很大一片的贵宾席,里面空着很多位置,而那些坐着的人,除了少数通过各种途径买到票的歌迷和音乐圈要人外我不认为他们知道山羊皮是哪个国家的乐队。场内的保安和貌似是公安直属下的一类保安开始列队了,或许接下来是一场战斗,谁知道呢,一切都是未知。
跟黄牛较劲的歌迷们成功了,场内基本没有太多的空位,第一声提醒音响起的时候,场内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7:43
山羊皮出场的一瞬间,现场沉睡的人们仿佛被惊醒,吉他音一出,我抑制不住内心的狂躁,从212区飞奔到112区的一个空位处,幸运的是,走道边就有一个空座,我落座下来,内心忐忑。
一开场,场地票的兄弟们就揭竿而起好多人都站起来欢呼了,瞬间安保和白色衬衣的工作人员几十号人冲上去一个一个把站起来的观众按下去,我离他们不算太远,在呵斥声中,看到他们逐渐都坐了下来,我们这边也更不用说,刚站起来就被劝坐,离我一米的贵宾席内,几个领导样的人紧张兮兮带着极度不解的表情看着我们,安叔的声音一出,耳边都是震耳欲聋的尖叫,这些尖叫毫无疑问又吓到了某些贵宾席里的人。
每一秒钟我都紧紧盯着安叔看,全身黑色的装束显得消瘦的身板更加妖娆,修长的双腿大步在舞台两侧来回穿梭,引起两边歌迷疯狂尖叫。不知道03年当时山羊皮的在现场的观众今晚有多少又来和他们见面了,至少我知道,有待老师来了。山羊皮神奇的重组并且能来中国演出,这原本就是一个奇迹,安叔努力重现当年的风采,其实我们都知道8年的岁月会改变许多,表演者、观众、盯着这场演出的人,但我们执拗地认为摇滚不会老,安叔还是那个会让所有凝视他的人窒息的男人!
第二首《trash》的时候,安叔跪在了地上,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的细节,这么远的距离让我无所适从,这么近的音乐让我仿佛梦中。一瞬间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我用QQ音乐、豆瓣电台、虾米都听过这首歌,而现在,安叔就跪在我眼前唱着,双手握着话筒,紧闭双眼,所有的深情扑面而来。这个时候我多么想在舞台的两边有两块大屏幕,这样我就能捕捉到所有细节,包括他们身上掉落的汗珠。
眼看着场地票的兄弟愈发不淡定,保安按下了大部分歌迷,可是终究还是有那些不怕死的死忠。一瞬间,我的脑子里就在构思怎么能从112区逃窜到场地,右边就是通道,可是里外都是保安,演出期间不停地有乐迷想借机混进去都被拦下,甚至还出现了俩带着国安的工作证想混进去的哥们。正在我一边看着演出一边在想对策的时候,我左前边有两个一直不顾保安阻拦站在栏杆边的姑娘中的一个, 瞬间翻下栏杆跳到了都是摄影记者的媒体区。正在我心里为她叫好,也准备效仿她先翻到媒体区再窜到场地时,整个晚上在我看来最狗血的事情发生了:我前面一直坐着淡定地看山羊皮演出并且我确定他没有跟着一起唱任何一首歌的这个男人,去拽了其实根本没有发现这件事的保安,保安开始还不确定事情的真实性,然后这个男的居然还帮他指认了那个姑娘!中国人不是一直都是不管闲事的么?看见小偷捂紧自己的包装作瞎子,看见打架的围观在周围看热闹,看见求助的视而不见,中国小孩从小受的教育不都是少管闲事,别掺和那些见义勇为?这个时候正义感出来了!看不下去需要行动了!敢问那姑娘碍着你什么了?你是觉得同样都是1080的票她现在比你更靠近舞台你不爽了么?不显摆一下你眼力比较好你就没啥优点了是么?大家其实都看见了,但是我们除了在心中为她叫好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我们会嫉妒,但是我们知道如果她能比我们离山羊皮更近一点,那就代替我们去好好感受他们!
插曲发生后,我几乎没有可能再翻下栏杆,不断的有人想坐到这边还空着的两个座位可都被保安给“请”了回去,我害怕他们把我“请”回212区,于是只是尽我所能的站起来跳同时尖叫。
乐队不可能知道下面的这些小插曲,安叔依旧在台上时蹦时跪各种抡话筒线,惹得在场的女生恨不得那话筒就砸在自己身上。我回头看后面的朋友们,一片荧光闪闪,零星的一些不妥协歌迷坚定地站在挥舞着手机相机,满场的人头让我激动得难以自已,有的时候总是觉得自己很孤独,为什么喜欢的歌喜欢的人喜欢的电影都不是大众嘴里谈论的那些,我不断地在反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好的音乐他们不听而会去听一些傻逼流行歌?我一点也不讨厌流行,可在我的世界中,我觉得山羊皮这种好听的音乐是再好不过的流行金曲了,为什么不愿意来现场感受他们的魅力?为什么连听一下都不行?这些问题不断在我心中出现,所以当看到这么多和你在同一时段接受到同一频率的人在一起,那种气场,那种因为音乐因为喜爱而散发的气场不是举个灯牌聚些人就能比拟的。
《everything will flow》是全场第一个大合唱,安叔一句“singing”全场骚动,除了少数不知道为什么要来看演唱会的人以外,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呼应安叔,场地里更是站成了人浪,保安按下继续起来,什么也阻挡不了观众的热情了,看台上看到内场抗战成功一片欢呼,这就是事实:当1、2个人站起来的时候,一群保安气势汹汹围过来把你按下,而当所有人都站起来的时候,这帮人就怂了,这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和现在的和谐社会惊人的一致!
安叔看到现场终于不是死水一滩,显然情绪也高涨了起来,华丽的颓废、惊艳的气场,所有的形容词都比不过去现场亲眼看一眼他的表现。安叔背过身的时候,我清晰地看到黑色衬衫的背面都已经湿透了,衬衫贴着安叔的脊梁显现出背后的曲线,一举手一抬足,挡不住的魅力要谋杀双眼。每到高潮的时候,安叔就把话筒递向观众,一到那句ahh,我和身边的死忠歌迷都像用尽全身力气般嘶吼出来,仿佛再大一点声音,他就能听到。

8:30
这晚安叔几乎没有怎么说话,歌曲间隙,总能听到有歌迷在喊:说点什么吧!可是安叔依旧很沉默,除了那一段稍长的以外,几乎是连着唱歌,也许他看到这样的现场也高兴不起来吧!爱他们的人被遥远得隔在栏杆之外,场地有一个歌迷冲到栏杆那,被四个保安给扯了回去。

8:34
"She can start to walk out when she wants"
我只听到了“she can”剩下的就淹没在了尖叫声中,现场再度陷入疯狂状态,保安与观众的矛盾也达到了巅峰。又是毫无疑问的大合唱,我看到场地很多主办方的工作人员也兴奋地跳了起来,大家仿佛朝圣般地面对这首歌。因为早早知道了《beautiful ones》被禁,我就把这首歌当成了今晚的“至尊金曲”,好在这首歌中没有明显的出现drugs而逃过一劫。我们年轻,所以我们还可以无力、逃离、堕落,选择不选择,是否能永远年轻,不得而知,但是,我们中的大多数已经不再年轻,这是事实。
“在我们的生命里,遇到爱,遇到性,都不稀罕,稀罕的是遇到了解。”——孟京辉
每次在摇滚现场,看到有情侣一起,我都会无比的羡慕,能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听共同喜欢的音乐在我看来是再美妙不过的事情,在听摇滚的这条路上,遇到乐手,遇到混蛋,遇到大师,都不稀罕,稀罕的是惺惺相惜。一个人来看山羊皮也好,还是两个人或是一群人,都在同一个磁场里仰望无与伦比的他。

8:45
音乐声落下,安叔第一个离开现场,其他人也陆续走到后台,大家突然意识到这是结束了么?在呆了有两秒钟后,此起彼伏的安可声响彻了工体。虽然声音不算大,但是我还是听见了有好多人唱起了《beautiful ones》,这是之前大家在豆瓣上就约好的,等待安可的时候大家一起大合唱!
估计安叔去后面喝了个水上了个厕所跟其他成员抱怨了一下今晚的气氛就不出所料地出来安可了,几乎全场起立对山羊皮报以最热情的欢呼,连我前面那个屁股从未离开过座椅的男人也站了起来,硕大的后脑勺顿时挡住了我的视线。
就在大家都沉浸在安叔妖娆的声音中无法自拔时,突然一个男孩从舞台右侧疑似后台的地方冲上舞台,他手里拽着门票向安叔冲去,顿时台上一片混乱,6.7个保安直冲上去在他也许就要能和安叔拥抱的瞬间把他拽住并拖向后台。现场一阵唏嘘,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男孩就已经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那一瞬间,我真心希望那个有勇气冲上台的人是我,多少次我想象我要冲上台,我要去拥抱安叔,我要亲吻他,可是我终究只敢想,而这个男孩却真的冲了上去,他完成了台下几千人共同的想法。

8:55
当他们真的离开时,谁也不愿意相信演唱会就这样完了,大家齐声高喊安可,可是灯就这么亮了,安可曲只有《she's in fashion》和《saturday night》,广播里出现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当陆陆续续有人开始退场的时候,我突然疯了般冲了出去,一边哭一边跑向那个我觉得安叔会出现的方向的出口……

8.8 11:00
一开豆瓣和微博满眼都是关于山羊皮演唱会的各种帖子,照片,人们纷纷讨论昨晚那个冲上台的小英雄现在怎么样了。有他的朋友出来发帖,说他被公安拘留了,现金被搜走了,还被因为会扣奖金的保安给踹了肚子,并且我还知道这个男孩还只是个高中生,也来自湖南,是特地过来看演唱会的。
看到一个豆友在那个帖子下的回复我觉得他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五年前,我会和LC一起跳下去。最后一首歌的时候,他说,我一会儿冲上台抢麦唱beautiful ones ,然后他和我换了位置,看准了舞台右边的一个空隙。这个高二的孩子一跃跳下,开始准备从后台冲过去,发现没路,转而从舞台和护栏中间地带踩着音箱跳上去。最早我想劝他点什么的,后来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他那么年轻,想做他一直想做的事情而已,我没有这个勇气,就让他冲下去吧。事后,我看到很多帖子说,LC的举动承载我们当晚所有人的愿想,我们想成为他,但是我们想的太多,担心的太多。他有一颗赤子之心,是我最初认识摇滚时候接触那些乐手的样子,真实,纯良,爱憎分明。
不想再去讨论关于天朝的一些东西,因为网上的骂声已经太多太多,对于知道一点点内幕的我来说,我知道主办方有多么憋屈,对于一名山羊皮的乐迷来说,我知道这样的摇滚现场有多让人不爽。但是现实就是,你选择去或是不去,都不会改变现状。
看到主办方的一员lilisay这几个月来为这些演唱会操尽了心,她在8号凌晨一点发了一篇日志:
闭嘴逃跑或开炮
你们难道忘了你们正站在这个毒牛奶假牛肉地沟油动车尸骸遍布的土地上吗???!!!
你们难道忘了真正的摇滚不是骂仗抱怨,而是挺身而出去“做点什么”吗?
要么闭嘴等死,要么赶紧移民去资本主义社会享乐,要么就端起你的武器向他开炮。
我们是做得不够,因为我们的双脚被铁链缚住,我们没法奔跑,但是又不能不走。我们只能拖着铁链往前,每一步都沉重,每一步都脚踏实地,每一步都在创造历史,每一步都在不停接近目的地。
ps,今晚不管是乐队还是工作人员大家真的都尽力了。我们不在意那些让人难受的评价,会有越来越多的人透过表层看到内核的。苹果骨头都烂了,你怎能要求它外表光鲜?重要的是治好它的病,而不是扒掉它的皮。

8.9
北京演唱会的愤怒逐渐被平息,除了一些质问保安的暴力以外,其他的说法大家也逐渐明白了那晚的不如意并不代表他们不尽力。看到当晚很多乐队的朋友和媒体朋友都对演出评价不错,也许这些人更能理解在国内办演出的艰辛。

8.10
魔都人民传来贺电:山羊皮演唱会的疯狂程度不亚于任何一次迷笛音乐节!看着一张张照片,一段段颤抖的视频,恍惚间我也以为我置身在那个场地,就跟mao一样,我和他们的距离只有一个栏杆!

see you next time!
究竟怎样努力地生活才能让生命不平淡;究竟要多少勇气,才能够让年轻的灵魂不再有遗憾;我知道摇滚乐会给我答案,答案也在每个我去过的现场。
 

PS:后来做了大爱音乐节艺人统筹,那一次邀请了Suede,和他住在同一家酒店,在自助早餐厅偶遇,提前背好的英文告白因为紧张,只剩下了一句,“hello,Anderson!”

六个翅膀的小粉

音乐的世界里我们都是孩子。音乐,只是我们爱的一种方式。爱,也只是我们生活的一种方式。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小粉,在互联网公司工作,也是香料乐队、虞菁的音乐事务经纪人,曾一手搭建了《文艺生活周刊》音乐版,做过牛人库的品牌经理。谋生亦谋爱。

关注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20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

粤B2-20090191-18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