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翅膀的小粉

音乐的世界里我们都是孩子。音乐,只是我们爱的一种方式。爱,也只是我们生活的一种方式。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小粉,在互联网公司工作,也是香料乐队、虞菁的音乐事务经纪人,曾一手搭建了《文艺生活周刊》音乐版,做过牛人库的品牌经理。谋生亦谋爱。

关注

【鲸鱼马戏团】“我陪你”是最浪漫的告白

2017-06-29 21:51阅读:2061小粉很高兴认识你

你有没有想过,一辈子能听到多少种音乐?又有哪些可以留下来,陪你度过一段段生活。

年轻的时候,我们需要音乐里有很多情绪,代替我们去经历世界。那时候的我们,执着于梦想,热衷于分享。可不知从何时起,孤独变成了常态。不是缺人一起吃饭,不是真的没有人聊天,只是觉得孤独。拿起手机想打电话,却不知能按下哪一个号码。想说一世晚安,可有时连一个说晚安的对象都没有。

陪伴显得越来越重要,“我陪你”是最浪漫的告白。

有一种音乐,叫“鲸鱼马戏团”

据说,这世上有一头鲸鱼,一生都在孤独地歌唱。因为它发出的声音频率在52Hz,高于一般的鲸鱼,所以它没有同伴,只能与自己对话。

一生沉静孤独的鲸鱼,一时热闹欢乐的马戏团,有一种音乐叫“鲸鱼马戏团”。而这首《鲸鱼》,就是由数十人呼吸构成的海浪声,每个人都是这海里独一无二的鲸鱼。

这种音乐的“存在感”不强,不会喧宾夺主,却让人觉得很温暖很自在,像一位老友一样陪在身边,让人在繁忙的工作中慢下来,在面对现实的压力和未来不确定的焦虑中找到安全感,或者,仅仅是陪着我们入眠。

它背后的音乐人,李星宇,还有很多身份:声音设计师、声学空间设计师、录音师、声音艺术家。多元的身份让星宇能更好地理解声音,使用起音乐来更得心应手,他大概也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创造声音,同时改变声音并将它们与不同领域结合起来的人。

喜欢音乐的人之间是有专属语言的,而“鲸鱼马戏团”就是李星宇同乐迷交流的专属语言。

建一座声音馆,陪你入眠

小时候星宇感受到的北京还不像现在这样,夏天安安静静的,能听到虫鸣和树叶摇摆,还有鸽子、车铃铛、叫卖声等等。家的旁边就是菜地,还是三环边上,小时候总去那里玩,抓萤火虫放在房间里。

声音的记忆在星宇成长后被不断地唤醒,也会反过来思考这种声音环境变化的缘由。伴随着这些思考,星宇开始搜集各种各样存在于大自然里,但经常被人类忽略的声音,并为这些声音建立了一座“52Hz声音馆”。而这仅源于一些小小的愿望:让那些无法远行的人可以感受到地球另一端的世界;让懵懂的孩子去认识最为原始却正逐渐失去的自然之声;留下一些真正对我们有意义的资料,用声音的静谧去哄一个人睡觉……

他曾把在旅途中听到的声音都做成了音乐,在巴西的长途公路旅途中写下《风》,在里约的海边创作了《科巴卡巴纳》。

大自然是一场交响乐,他用原始的方法把它带回来

2014年,星宇去了一次亚马逊雨林,为“52Hz声音馆”寻找声音。这里是世界上物种最丰富的地区,他从来没听到过那么有层次、那么丰富的声音同时存在,声音的美妙震撼人心,这也是星宇第一次感受到毫无保留的、原始、自由的生命气息。

“那时我第一次发觉我听觉的局限,我想竭尽所能倾听,去记录每一刻的万物之声。细小到蚂蚁的脚步,宽广到银河的流动。于是我想要再次回到那个人类的秘境中,去探寻更为原始的自然之音,将它们记录下来,保存在属于人类的声音宝库中。”

他个子不高大,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说话声音很轻柔,有点害羞。这样一个看起来的“乖乖仔”,为了重返“人类秘境”,干了一件震惊朋友圈的事儿。去年那一阵,大家都在刷一个众筹,有人要筹钱去亚马逊原始森林,不是去拍《动物世界》也不是动物保护行动,而是去搜集声音,他就是李星宇。

 进入雨林的瞬间,繁复的声音,密不透光的植被,暗藏在深处的未知,如此强大和美丽,让星宇和伙伴们心生感动和敬畏,某一刻似乎觉得自己的存在十分虚无和渺小,当下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每一样都让他们忘了有现代文明的存在。

当看着手机讯号一格格失去,最终变成“no service”,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一种解脱,同时也像从现代社会重返原生地球的一个仪式。

不知道毒虫在哪,鳄鱼在哪,食人鱼在哪,蟒蛇在哪,每天可能都会经历死亡的威胁。星宇和伙伴背着干粮和搜集声音影像的设备,仅靠一艘租来的小船和朋友介绍的向导,从玛瑙斯出发去世界上最大的热带雨林公园雅乌自然保护区呆了5天,然后顺流而下,采集大自然里最原始最丰富的声音,最后回到出发地,全部行程15天。

满天星星伴他们入睡,夜间的虫鸣、清晨的鸟叫,陌生的动植物,一切都是新鲜的。只有亚马逊常年湿热多雨的天气带来的闷热感觉,在提醒着每一个人当下的真实,哪怕在他们眼里这已然是少年们的奇幻漂流了。

寻声计划的显性成果,是一个T的录音文件。

回来后,他把录音文件给朋友们听,大家听到后满脸震惊的表情,因为这和他们想象的声音差距太大了。蚂蚁也有可能制造出“恐怖”的声音,树懒也不像动画片里乖巧可爱。外出录音,人类其实是侵入者,动物会被吓到,哪怕只是发出最微弱的声音。星宇对每一种声音都心生敬畏,它们独一无二。

对星宇来说,这是一次未尽之旅。这些亲自跨越了大半个地球,拿命换来的声音,会陆续通过各种形式来到大家的面前。去年已经发行了第一张专辑《自然的法则》,接下来会发第二张《未尽之旅》和第三张专辑,同时也会尝试通过展览和跨媒体的形式来呈现更多内容。 

“究竟自然和人的关系是什么,并没有人去真正思考。它就是一个名词、概念,没有去想过,究竟自然为什么是自然,我们和自然的关系是什么。这个是我希望大家通过我的专辑,或者这次亚马逊之行更多思考的东西。” 星宇反复思考着这个旅程,这些声音和这个世界,思考它们之间的联系。

最近在巴黎的卡地亚艺术中心开始了一个声音大展,其中一位艺术家叫Bernie Krause,他在40年时间里记录了近5000小时的自然声音,其中包含关于亚马逊的近1万5千种动物的声音。这样的一件事和专注于这件事的人,带给星宇巨大的震撼,他说跟Bernie Krause的田野录音相比,自己做的不算什么。

想想世界上的每个角落都有在努力着的梦想家,这样就不会觉得孤单了吧。虽然彼此可能并不相识,但却可以通过相同的频率找到彼此。希望52Hz的鲸鱼,最终也找到了伴。

鲸鱼马戏团的音乐被很多人像宝贝一样小心珍藏,等待能听懂它的人,交换专属语言。而鲸鱼马戏团的首次巡演马上要开始,6月18日,他将在上海万代南梦宫上海文化中心的未来剧场演出,等待着相同频率的朋友来相见。

文/小粉

首发于ONE app

六个翅膀的小粉

音乐的世界里我们都是孩子。音乐,只是我们爱的一种方式。爱,也只是我们生活的一种方式。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小粉,在互联网公司工作,也是香料乐队、虞菁的音乐事务经纪人,曾一手搭建了《文艺生活周刊》音乐版,做过牛人库的品牌经理。谋生亦谋爱。

关注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20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

粤B2-20090191-18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