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York Philharmonic

纽约爱乐乐团

收藏

 New York Philharmonic简介

纽约爱乐(英语:New York Philharmonic),正式全名为纽约爱乐交响乐协会(Philharmonic-Symphony Society of New York, Inc.),是于1842年由乌雷利·科雷利·希尔(英语:Ureli Corelli Hill)在美国纽约市成立的一支管弦乐团。纽约爱乐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乐队之一,是美国成立时间最长的乐团,属于美国五大管弦乐团之一,并完成多个音乐作品的美国首演,如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和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纽约爱乐一年大约演出180场音乐会,并在2004年12月18日完成其第14000场音乐会。 托斯卡尼尼、伯恩斯坦和马舒尔曾经为乐团带来了三个黄金年代。目前,乐团的首席指挥是阿伦·基尔伯特。

详细介绍

纽约,业余的管弦乐团最早出现在18世纪晚期。1825年,一支不知名的乐团在4月2日演出了贝多芬的《埃格蒙特序曲》,并在随后的5月20日演出了贝多芬的另一首作品《普罗米修斯的创造》,这也是这部作品在纽约的第一次上演。从1800年到1847年,一家俱乐部坚持每年举行一场管弦乐音乐会。大约从1824年开始,集合了当时各剧院乐队成员的爱乐协会进行了大量工作,在这一年的12月16日,他们在城堡花园演奏了贝多芬第二交响曲的终曲乐章,此后数年中便不断举办零星的音乐会,最终与协和女神协会合并为一体。1831年4月,纽约音乐基金会管弦乐团在尤尔利·科莱里·希尔的指挥下曾经尝试演奏贝多芬第一交响曲的第一乐章,但是这支乐队的水准显然过于低下,以致于演奏过程中各种乐器经常出现跑调和找不准节奏的现象。
在这座城市建立一个永久性的交响乐团的想法最初产生于1839年,3年之后,纽约爱乐交响乐协会正式成立,从而宣布了目前美国现存的最古老的交响乐团—纽约爱乐乐团的诞生。这一年的12月7日,几百名听众聚集在百老汇的阿波罗厅,出席组建后的纽约爱乐乐团的第一场音乐会。音乐会由爱乐协会的创始人和主席希尔指挥,由63名乐师组成的乐团演奏了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音乐会的曲目还包括其他室内乐和歌剧选曲等作品。
乐团的第一个演出秀共推出了3场音乐会,第二场音乐会的内容包括在美国首次上演的贝多芬的第三交响曲。在随后的16年中,乐团每年都要举行4场音乐会,1859年后增加到5场,12年之后又增加到6场。在创建之初的10年间,乐团共有50到67名演奏员,由不同的指挥执棒指导,而这些指挥又大都来自于乐团演奏员,有时,一场音乐会要更换若干不同的指挥。乐团的主席希尔在前5个音乐季中是风头最健的人物,一共指挥了7场音乐会。西奥多·艾斯费尔德于1852年被推选为指挥,从此使这个职务的责任得到加强。到了1867年,乐团的成员已经增至100人,演出场所也转移到更为宽大的音乐学会。
纽约爱乐乐团最初的音乐会曲目反映出它的指挥大都受教于欧洲这个背景,而德奥乐派又是其中最引人注目的重点。1846年5月20日,乐团在城堡花园演出了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这也是这首伟大的乐曲在美国的初演;同一年,乐团还演出了肖邦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和柏辽兹的几首序曲,尽管乐团曾于1847年演奏过美国作曲家布里斯托的《音乐会序曲》,但是直到这个世纪结束,欧洲作品始终占据了音乐会的主体。在1877年到1891年任指挥的西奥多·托马斯特别在音乐会上加强了李斯特、瓦格纳、勃拉姆斯和理查·施特劳斯的分量。
尽管纽约爱乐乐团的年龄和它在20世纪的杰出表现使它在纽约的音乐历史上占有不可动摇的一席之地,但是在上一个世纪,它的这种重要性常常会被其他乐团的崛起所掩盖。成立于1878年的纽约交响乐团在很长的时间里一直是它的强劲对手,一些阶段性存在的乐团在很大程度上威胁着它的地位,波士顿交响乐团、芝加哥交响乐团和费城管弦乐团的经常造访也吸引了公众的许多注意力。
在活跃的城市音乐生活中,纽约爱乐乐团一直保持着它的活力。1909年,在马勒就任首席指挥期间,乐团在得到充足的经济支持的条件下,重新组建为一个全职的职业乐团。I921年,它与组建刚刚两年的国家交响乐团合并。这时,乐团音乐会的安排已经有了极大的发展,而指挥的繁重工作对于一个人来说就显得令人不堪负载,于是,指挥的责任开始由2到3位首席指挥和不同的客席指挥来共同分担,以减轻其压力。在这个阶段纽约爱乐乐团的指挥名录上,可以发现一连串使人肃然起敬的名字:斯特兰斯基、门格尔贝格、霍赫斯特拉腾、富特文格勒、托斯卡尼尼、莫里纳利、克莱伯和瓦尔特。
最大的乐团合并事件发生在1928年3月,当时,爱乐协会与多年的竞争对手交响乐协会合二为一,两个乐团成为一个整体,其名称也一度变成了纽约爱乐交响乐团。
在这个阶段,美国经济的增长,它的社会秩序中的世界性背景以及社会的发展变化,都要求表演艺术组织较以往有更坚固的基础。美国音乐行业的所有方面都在这个时候集中在纽约这个中心:音乐会经营,音乐出版,音乐广播以及音乐家联盟等。两大对手乐团在一个单一的投资人背景下进行合并无疑是明智之举,但是随后出现的将乐团与大都会歌剧院融为一体的计划却最终化为泡影。
新的演出季延长到了28个星期,其中包括103场音乐会。1927年,托斯卡尼尼成为乐团的首席指挥,最初与他分享这一职位的还有门格尔贝格和莫里纳利。托斯卡尼尼在纽约的任期几乎像是一个传奇的故事,这里面充满了令人激动的鲜花、掌声和欢呼,充满了荣耀、光彩和辉煌。1930年春天,他率领乐团访问欧洲,在5个星期内令人不可思议地演出了23场音乐会,而且场场都获得了极大的成功。在这个乐团里,由于他的准确与清晰的指挥方式,他的威望完全超越了同时期的门格尔贝格甚至富特文格勒,也正是由于这个时期在纽约的出类拔萃的表现,使托斯卡尼尼成为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指挥家。
托斯卡尼尼于1936年离开纽约爱乐乐团,由巴比罗里继任,此后的指挥当中包括罗津斯基、瓦尔特、米特洛波洛斯和伯恩斯坦等人。在40年代,乐团的客席指挥显得尤其引人注目,作曲家埃内斯库、查维斯和斯特拉文斯基都是在巴比罗里时期出现。1942年,在庆祝乐团的世纪华诞之年,音乐会演出季中有13位客席指挥执棒登场。在此后的十余年间,布施、古森斯、莱纳、库谢维茨基、库尔茨、斯托科夫斯基、塞尔、蒙什、亨德尔、萨巴塔、蒙特、坎特利和鲁道尔夫等人与不同时期的首席指挥分享了纽约爱乐乐团的音乐会。
从1958年到1970年执掌乐团的伯恩斯坦为指挥的含义注入了新的理解,作为指挥这个乐团的第一位出生于美国的音乐家,他带来了一种热情洋溢而近乎于杂技表演的指挥风格,尽管并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可,但是却不可否认地对音乐会的标准曲目和知名度较小的作品都制造出一种生机勃勃的演绎方式。伯恩斯坦最初是被罗津斯基选为他的助理,1943年11月,当瓦尔特在一场音乐会前感觉不适而无法出场时,他临时替代这位大师,首度登上纽约爱乐乐团的指挥台,演出了一场动人的音乐会。通常,伯恩斯坦的曲目总是显得趋于保守,但是他在1951年首演了艾夫斯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创作的第二交响曲,他还首演过从汤普森到柯普兰和威廉·舒曼等众多在世的美国作曲家的作品。
伯恩斯坦还一直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来缩小大众与交响乐圣殿之间的差距,1974年,他在纽约中央公园指挥纽约爱乐乐团举行的一场音乐会,现场观众竟然达到13万人。
为了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于音乐创作,伯恩斯坦在与纽约爱乐乐团共事12年后隐退。退休之前,他被授予乐团“桂冠指挥”的荣誉称号。
现在看来,选择皮埃尔·布列兹在伯恩斯坦之后出任纽约爱乐乐团首席指挥是一项成功之举。虽然对于通常的音乐会标准曲目仅有较少的经验,但是布列兹在任职期间显示出他在扩展曲目方面的能力。在音乐会曲目的甄选上,他一向坚持自己的美学标准,多年来充斥舞台的19世纪浪漫主义时期的代表人物如勃拉姆斯、柴科夫斯基和理查·施特劳斯等人的作品几乎被他完全排除在外,他认为这些作曲家在音乐的革新方面远不如贝多芬、相辽兹、德彪西和瓦格纳等人做得彻底。他的节目单常常被德彪西、斯特拉文斯基、威伯恩和梅西安所占据。身为首席指挥后,他不得不有意识地拓展曲目,将一些古典作曲家包罗在内,但是这些作品仅限于海顿、贝多芬和舒伯特等有限的几位。一般来说,他宁愿挑选那些人们较少听到的古典和当代作品。布列兹的目的就是要有计划地使人们习以为常的音乐会曲目结构发生一个巨大的变化,从而对音乐会听众的欣赏趣味产生意味深长的影响。在作为一位20世纪作品的支持者的同时,他还将李斯特、舒曼和他们同时代作曲家的一些不为人所熟知的作品列入音乐会。由于他的到来,纽约爱乐乐团这座“百年老店”焕发了青春,音乐会听众明显变得年轻而富于朝气,尽管一些保守的和年老的听众纷纷离去,但是音乐厅却总是座无虚席、场面热烈。
在舞台上,布列兹的表现也有目共睹。他从来不用指挥棒,左手只是用来指示音乐的渐强和渐弱。他有一双极其灵敏的耳朵,可以轻而易举地在整个乐团的轰鸣中分辨出某一件乐器的失误,这足以让最骄傲的乐团演奏员心惊肉跳。然而这一切如果与他所创造出来的独一无二的音响相比则显得太微不足道了。尽管他只是要求乐团一丝不苟地按照乐谱的标示行事,但是那种别具一格的清晰而冷峻的声音还是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来。
1973年6月,布列兹在埃弗里·费舍尔大厅开创了一个名为“地毯音乐会”的成功的系列音乐活动,一楼的座位全部拆除,创造出一种随意的氛围,表演的曲目也是非正式的,但却有着实实在在的价值。他还主张在一些并不显赫的音乐厅举行音乐会,以吸引更多听众的参与。
在1970年到1971年的演出季中,纽约爱乐乐团共举行了193场音乐会,它的演出季从9月下旬开始,直到第二年的5月结束。在春末夏初时,还演出轻松的曲目和举行诸如“地毯音乐会”之类的活动。在夏天,除了旅行演出外,乐团还在纽约的公园里举行免费音乐会。
1978年,祖宾·梅塔成为纽约爱乐乐团的首席指挥。尽管梅塔在这里的任期达13年,从而成为本世纪内担任这个职务时间最长的一位指挥,但是在他手中,纽约爱乐乐团的音色却变得越来越粗糙,而且明显缺乏生气。很长时间以来一直以拥有最佳乐师而自豪的乐团,在与梅塔合作多年之后忽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落到了许多新近崛起的年轻乐团的后面。
1991年接替梅塔的库特·马祖尔终于重新燃起了人们的希望,他为这个多少显得有些暮气沉沉的乐团注入了新的思想和新的方式。在马祖尔指挥下,纽约爱乐乐团的音质比以前更为柔软,也更富于温暖,然而马祖尔更注重的是如何才能使它演奏出的音乐变得更有意义。他认为,这支乐团可以随时奏出精确的音符和节奏,但是要想充分传达作曲家的情感和精神,则应该多花一些时间去研究和反复排练。

历任音乐总监

梵志登(Jaap van Zweden,2018年)
阿伦·基尔伯特(Alan Gilbert,2009年–2017年)
洛林·马泽尔(Lorin Maazel,2002年–2009年)
库特·马舒尔(Kurt Masur,1991年–2002年)
祖宾·梅塔(Zubin Mehta,1978年–1991年)
皮埃尔·布列兹(Pierre Boulez,1971年–1977年)
乔治·塞尔(George Szell,1969年–1970年)
伦纳德·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1958年–1969年)
德米特里·米特罗波洛斯(Dimitri Mitropoulos,1949年–1958年)
列奥波德·斯托科夫斯基(Leopold Stokowski,1949年–1950年)
布鲁诺·瓦尔特(Bruno Walter,1947年–1949年)
阿尔图·罗津斯基(Artur Rodziński,1943年–1947年)
约翰·巴比罗利(John Barbirolli,1936年–1941年)
阿图罗·托斯卡尼尼(Arturo Toscanini,1928年–1936年)
威廉·门格尔伯格(Willem Mengelberg,1922年–1930年)
约瑟夫·斯坦斯基(Josef Stransky,1911年–1923年)
古斯塔夫·马勒(Gustav Mahler,1909年–1911年)
瓦西里·萨封诺夫(Wassily Safonoff,1906年–1909年)
华尔特·丹诺施(Walter Damrosch,1902年–1903年)
艾米尔·珀尔(Emil Paur,1898年–1902年)
安东·塞德(Anton Seidl,1891年–1898年)
希奥多·汤玛斯(Theodore Thomas,1877年–1878年;1879年–1891年)
列奥波德·丹诺施(Leopold Damrosch,1876年–1877年)
卡尔·贝尔曼(Carl Bergmann,1855年–1876年)
希奥多·埃斯菲德(Theodore Eisfeld,1848年–1865年)
乌瑞利·克莱里·希尔(Ureli Corelli Hill,1842年–1847年)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21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21] 1186-054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

粤B2-20090191-18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25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