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自述3】问题是“何为幸福?”

人文历史 名校大师课 第30期 2018-11-16 创建 播放:2405

介绍: 那个与哥哥嘉曜在搓苞米时的哲学讨论,激起了陈嘉映老师的哲学阅读和思考热情,以致于后来,在备战备荒的运动高潮中挖防空洞的时候,用镐头猛刨一阵,快速地运出泥土,抢出时间,就爬回洞的深处,继续前一夜躺在板铺上的思考,思考那个偶然性、必然性的问题。

在《初识哲学》一文中,陈老师论述了当时他思考过后所得出的绝对必然性结...

介绍: 那个与哥哥嘉曜在搓苞米时的哲学讨论,激起了陈嘉映老师的哲学阅读和思考热情,以致于后来,在备战备荒的运动高潮中挖防空洞的时候,用镐头猛刨一阵,快速地运出泥土,抢出时间,就爬回洞的深处,继续前一夜躺在板铺上的思考,思考那个偶然性、必然性的问题。

在《初识哲学》一文中,陈老师论述了当时他思考过后所得出的绝对必然性结论,
其大概如下:每个事件都由无数细小的原因合作促成,这些原因中的每一个,又由无数其它原因促成,如此递推以致无穷,那么,所有事情都已经由诸多前件决定好了。整个宇宙是一个由必然性编织而成的巨大网络,我们的愿望和决定也都编织在这个网罗之中,我们以为自己在愿望,在做出决定,但愿望这个而不是那个,决定这样作而不那样作,这一切早已先于我们被决定好了。这是一个“绝对必然性的世界”,单纯而冰冷。这幅图画本来是显而易见的,人们之所以看不见这样简单的真理,不是因为不够聪明,而是因为缺乏勇气,人们不敢直面铁一样的必然世界,总想通过辩证法这类魔术为偶然和自由意志留出空间,使这个生硬的世界看上去软化一点。

在防空洞里的冥思苦想并没有对哲学作出任何贡献。“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这样的俗语说的不就是这个吗?我以为自己不只是重复这种通俗的见识,而是在本体论上提供了一幅整体宇宙的画面。即使如此,这一伟大真理也早就由拉普拉斯和无数前人宣告过了。但是,这一切都不妨碍我觉得自己在心理上经历了一个深刻的转变。我不再缠缠绵绵地希望获释,回到外面那个有声有色的世界。我关进来,是先在事件的一个必然结果,何时获释,自在冥冥中注定,我们所需要的是能够承受这铁一样必然世界的铁一样坚硬的性情。

重获自由,是一个阴冷冷的上午,走在街上,同伴陈真极为兴奋,而我却几乎冷漠地对待这一切,陈真为此很感奇怪。我当时真的心中冷漠,还是只不过相信自己应该冷漠处之,现在我已经说不清了,也许当时已无法分辨。不过,那个坚冷的年代,的确要求心里有某种坚冷的东西和它对抗。

此外,为了阅读哲学原著,他自学德语。一套教材、一本语法书和一本德语词典,就是他学德语的全部法宝,一直到恢复高考,他能流畅地阅读了,但是缺少发音的指导,只能自创了一套发音系统,说着一口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听得懂的德语,后来陈老师打趣道。

哲学思考什么样的问题?在何种意义、层次上思考?绝非一个不言自明的事,再加上古板教条灌输似的哲学教育,更是给我们理解哲学铺下了种种路障。本段陈嘉映老师的自述中,他简明扼要而又通俗易懂地表明了他对于哲学思考何种问题的回答,正如他说,“我们讨论的不是朝鲜人幸福还是美国人幸福。我们讨论的是‘何为幸福?’”,此话何意,下方视频,陈嘉映老师道来。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