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思自述4】找不到世界观新大楼,自己做两块预制板

人文历史 名校大师课 第12期 2018-11-16 创建 播放:1241

介绍: 从80年代到90年代,吴思仍旧受到三观崩溃的困惑。1978年开始上大学时,西方一些新思想的引入,如西方马克思、青年马克思、法兰克福学派等,都对吴思的思想产生了冲击。尤其是德尔拉斯(或译吉拉斯)的《新阶级》,以及《马克思与第三世界》中提到的亚细亚生产方式,吴思对传统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有了新的见解。此外,心理学、社会学等重...

介绍: 从80年代到90年代,吴思仍旧受到三观崩溃的困惑。1978年开始上大学时,西方一些新思想的引入,如西方马克思、青年马克思、法兰克福学派等,都对吴思的思想产生了冲击。尤其是德尔拉斯(或译吉拉斯)的《新阶级》,以及《马克思与第三世界》中提到的亚细亚生产方式,吴思对传统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有了新的见解。此外,心理学、社会学等重新开放的学科也为吴思提供了给养。

德尔拉斯在《新阶级》中提出了一种新的概念,他认为上层建筑这个官僚集团就是一个新阶级,但这并不符合唯物史观“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定义。于是,吴思开始追问政府的主体性,它是政治主体?亦或是经济主体?这是历史唯物主义中并未解释清楚的问题。所以吴思展开了广泛的思考,试图解决这些疑难杂症。

千禧年之前,吴思在思想领域不断探索,内心充满挣扎,最主要的体现在于他处于早期新中国社会中形成的僵化思想,与西方外来新思想的冲突愈发剧烈。于是乎,当《潜规则》一书写完后,吴思在冥冥之中好似找到了一个正确的方向。按吴思自己的话来说,《陈永贵》《潜规则》这两本书是他为自己的人生弄的两块预制板。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