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司_

你我从形影不离到背道而驰 你也再次找到了我的替代品 欢笑逗骂声让我感觉很熟悉 毕竟从前你我也是那样 但如今哪有什么可抱怨的 也许所有人都如此吧 长情最蠢 你要快乐 找个再听你讲故事的人

关注

《细微》

2017-06-27 20:09阅读:5043在我流淌的时光里,只有一个你


《一丝细微》


无人的小巷落满尘灰

旧居在深处向着夜黑

野猫在巷子里来来回回

最是那一株红梅摇摇欲坠

嘶吼着夜风一丝凛畏

旧闻在街角可遇归人

一把竹伞撑起了青岁

枫林吹起萧索忽感纯粹

便是那一抹含笑暮然交汇

天空才飘雨顿生风雷

 

把叶落憔悴画作一季枯萎

我是不肯流去的浑浊湖水

不能陪你随风浅醉

看山雀轮回伴着暮色远飞

我是今夜的皓月不知疲惫

不想同你枉费余辉


你不是伸向远方的花蕾

只是黑夜贪图脆弱的美

旧日绵长换作浊酒一杯

拾遗过往喜悲与你酣睡


 《你来》


想与你共赏,白云疏朗
闻风静坐,看花又落
你回来路上,你的脸庞
雨霁过后,再把月色明亮
想与你相望,积郁苍凉
车马经过,路途茫茫
你归来无恙,你的过往
纵而苦短,只写一笔情长


你来,细雨遇风过河岸
孩童嬉笑,撑伞采芷兰
鱼儿贪玩吐着圈,游向小船
你来,夜晚小路留灯盏
萤虫扑闪,飞去珠樱田
我在路旁等归涵,夜已过半
你来,清流纤溪坐梦澜
微风一起,寒叶落飘然
小鹿饮水过绿源,红绿浸染
你来,黛色远山雾弥漫
相逢不晚,梅雪画雨潺
林间空旷听秋蝉,切盼你来

夜色纠缠心海
世故不都俨然
何时才能舒缓
切盼只等你来


《你我大多离散》


写过遗憾

写过寒雨秋蝉

一点点平淡

写过经年拾得自满

你客坐在一端

捡起往事一段

风儿喜欢

嫉妒惶恐的烟岚

暮色无边

却向往着海岸

忽已习惯

在那些拂晓的夜晚

你不慌不乱

直至把结尾都写完

清余亦是难断

多情也显得不堪

你我到达的彼岸

是花开烂漫

晴空被红雨渲染

落满寂静的河岸

暖阳剩下的小帆

闲逸而泛

你我大多都离散

何惧再有悲感

若时间畏之险滩

才能走得更远

在繁星燃起的河畔

闪烁着金色的沙滩

回首一看

你眼角划过的

一定是滚热的河川


 《愿你来时》


林深不见光影,你且听风声
暗香片刻虚静,轻且沉重
幼草孱弱,暮色时而辽阔
疏星眷注河水,把清风斥退
澄澈骨髓,视如轻薄之人
撩起春晖,又把荒芜诋毁

望却不知来途,你盼顾归人
踏雪来时惊鹿,落梅寒素
安然静湖,眷与长亭一户
昼夜提灯问路,把荒唐吐诉
门前断雾,而令夏雨不渡
你说孤独,却把夜色凝固

你一身凉薄,春去秋来
风尘仆仆深院四季花开
你一笑风情,落叶遗枯
夜夜枕琴醉把诗写无数
愿风来时,再把远梦追忆
愿你来时,再把旧事藏去


 《半纸朦胧》


傍晚,当梦醒时分
我们坐在房顶,看一幕星辰
你指着,最遥远的北极星
说那应该是夜空,最明亮的眼睛
我默不作声,装作很安静
望着你,眼里装满了柔情

那夜,在恍惚之中
我们躺在床边,谈半纸朦胧
你拿着,最冗长的信一封
说那应该是笔尖,最颤抖的裂缝
我竭尽一生,读懂一场梦
你沉痛,错过了所有重逢

你习惯隐藏,把渴望揉成一阵风
我喜欢张扬,把爱你汇成一场雨
你我一直风和日丽,少有言语
只是当风来时,这雨便开始汹涌
所以你走了,我便不再等了
我只是背上行囊,再活成你的模样


 《笑而不语》

你笑而不语
我还以为春天在你眼里
那留不住的秘密
都藏进了猫的尾巴里
你寻寻觅觅
我还以为秋天来了又去
荒诞离奇的喜剧
我笑你煽情又不着迷
错以为你是干涸的年纪
浩如烟雨酣畅淋漓
总以为是你把风尘扬起
又忽然地沉入湖底

只是太难把往事拾起
你我来去无声息
像极了市集
而挣脱后只留下回忆
要我怎么再抹去
埋在故事里
错失的过去总会有顾及
没有人可以说忘就忘记

晴空划过流星雨
越执迷越是深意
一贯无情的往往是你
却没留下负罪的痕迹
以往拾遗无朝夕
错爱埋藏在心底
一贯无情的往往是你
换作是你也绝口不提


《曲终》


小屋旁野草漫过炉台

缠绕并覆盖着一张瓦片

老人在屋檐下挥舞着蒲扇

雨滴划破夜空留下了寂然

一封封长信写满回忆

破旧感盎然却负有新意

傍晚围着院子清扫沉寂

小花在睡房中蓦然惊醒

一片片散落在熙攘黎明

路人迟归把酒置话梦长

星空疲倦泪也凄凉

曲折半生往返流离心中

等待已久默然吹起一阵冷风

树叶在萧瑟中光影浮动

爱慕者憧憬着远处霓虹

留恋自有善终

岁暮也时来暗涌

难免错落在一片晴空

而怜悯只会让夜幕失衡

盼望着归来时些许感动

却把背影遗忘在吵杂中

那撩人血色下浸染桃红

沉默一直在喧嚣里安然卧病

长夜未然写困倦一封

清晨骤雨掀起窗前迷蒙

一阵阵凉意吹过乌云颤抖

你来时如清风去日听雨声

辗转过后留下寂寥而冰冷

如澄视所有绮梦果腹一生


寺司_

你我从形影不离到背道而驰 你也再次找到了我的替代品 欢笑逗骂声让我感觉很熟悉 毕竟从前你我也是那样 但如今哪有什么可抱怨的 也许所有人都如此吧 长情最蠢 你要快乐 找个再听你讲故事的人

关注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