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丝起子

没有华丽的辞藻 无聊写写 情怀而已

关注

曲不触情,不成戏;歌不刻骨,不蚀心

2016-07-06 14:30阅读:18.6万起子の情怀

喜欢这样的一段话:每个人心里都有大大小小的疤,我那块疤恰好在这电影里被挠到。但不会流血,它已在时光里,情愿或者不情愿地自动痊愈。若不提起,无人知晓。

这么多年,看过的片形形色色,数也数不清……却总有这些影视剧中的歌曲,刻骨、触心。

其实,这单整理的初衷,只为了储存关于影片一些文字……自留单。岂料播放量、收藏量、评论量莫名多起来,而歌单里的歌曲、提及的影视剧确实不多。仔细想想,不如整理成专栏,图文并茂的偷偷懒吧……(下图送封面)

《暗战》

这是一部男人的电影,纯粹得连一个女主角都没有。 而伴着这首Come to me,却让我们记住了小巴邂逅里的梁晓婷。

这场犹如流星般灿烂的爱情,还未发生,就已结束……

    《喜剧之王》

    市井小人物的爱情,没有什么花前月下,只有一句实实在在的,“我养你啊!”

    《花样年华》

    那是一种难堪的相对。她一直羞低着头,给他一个接近的机会。他没有勇气接近,她调转身,走了。——1962年,香港

    《甜蜜蜜》

    当汽车电台放出《再见 我的爱人》,黎小军为李翘拿到邓丽君的签名,旧日缱绻又上心头。这是两人最接近爱情的时刻。如果不是在开车路上偶遇邓丽君,如果不是李翘情绪走了火碰到了汽车喇叭,给了黎小军足够回头的理由,那么故事,应该在这里收住脚了吧……

    “黎小军同志,我们怎么办。”“我们不可以再骗自己。我会回去找小婷。”“那我呢。”“你自己决定。”“我想每天睁开眼都看到你。”

    “黎小军,你来香港得目的,都唔系为我,我来香港得目的,也唔系为你……”——李翘

    《阿飞正传》

    我听别人说这世界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它只能够一直的飞呀飞呀,飞累了就在风里面睡觉,这种鸟一辈子只能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时候。

    《大话西游》

    “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到这结局。”——紫霞

    “一见悟空误终生,既然你是我的劫数,那么生生世世再也不要遇见。”——白晶晶

    《岁月神偷》

    在变幻的生命里, 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

    《滚滚红尘》

    三毛的《滚滚红尘》,写的是张爱玲和胡兰成,想的是她与荷西,演的却是林青霞与秦汉。

    《胭脂扣》

    十二少:“你有很多种样子。”如花:“有哪几种?”十二:“浓妆,淡妆,男装,没有化妆,还有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如花:“你喜欢哪一种?”十二:“都喜欢,分开,加在一起都喜欢,哪一种才是真的?

    《玻璃之城》

    “我的生命线,事业线,爱情线,全都是用你的名字拼成的。”——港生

    《我的父亲母亲》

    这高一脚低一脚不要心肺的奔跑,是18岁青春盛开的刹那。

    《大明宫词》

    “他有弘哥哥的鼻子,高高的,直直的,好像山的脊梁,眼睛特像贤,不仅很大,还长长的,像一潭深水,他眉毛可漂亮了,是那种剑眉,透着英气。对了,还有嘴,像显,不,更像旦,厚厚的嘴,嘴角还微微上扬,下巴上还有一道儿,就在这儿,很威武的样子。我知道了,是牙,牙更像显,雪白整齐,泛着轻轻的品色,他笑起来的样子啊,好像春天里最亮丽的一束阳光。”——太平

    《阮玲玉》

    “演员应该是疯子,我就是一个。”——阮玲玉

    《春光乍泄》

    一直以为我跟何宝荣不一样……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

    《烈爱伤痕》

    不能再继续当你的妻子,受你的呵护是我对自己的惩罚。——更纱

    《不能说的秘密》

    不管我们能不能见面,不管你会不会忘了我,我只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爱你。——路小雨

    《重庆森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最后,给大家歌单:

        螺丝起子

        没有华丽的辞藻 无聊写写 情怀而已

        关注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