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13 姚书寰(姚头) #自己摸索的轨迹,最终都会成为人生的养分

音乐故事 韦礼安跟你鸟鸟天 Season 01 第14期 2020-06-24 创建 播放:45068

介绍: 姚书寰,绰号姚头,四岁学钢琴、八岁学小提琴,当他还在牙牙学语的阶段,就能自己哼出旋律。从小喜欢流行音乐的他,最常听的是「无印良品」,直到遇上陶喆的音乐,才让他从单纯欣赏歌曲的角度,转变成主动剖析音乐的结构,陶喆对他的音乐之路有着深远的影响,是他的启蒙老师。

以前的年代,音乐取得不易,姚头都会等着歌曲的首播日,...

介绍: 姚书寰,绰号姚头,四岁学钢琴、八岁学小提琴,当他还在牙牙学语的阶段,就能自己哼出旋律。从小喜欢流行音乐的他,最常听的是「无印良品」,直到遇上陶喆的音乐,才让他从单纯欣赏歌曲的角度,转变成主动剖析音乐的结构,陶喆对他的音乐之路有着深远的影响,是他的启蒙老师。

以前的年代,音乐取得不易,姚头都会等着歌曲的首播日,把歌曲录音下来重复播放。印象最深刻的是,首次听到陶喆的《黑色柳丁》时,因为听不懂,至今仍还记得那份难过。
他很庆幸自己拥有开明的父母,国中求学的阶段,还能从花莲北上参加陶喆的演唱会。那时也流行购买偶像明星的照片,放在钱包,姚头笑说:「同学存钱买日本女歌手的卡,我却是买陶喆的。」直到他交了女友,才将陶喆的照片换下。而为陶喆做过最疯狂的事,是在高中毕业那年,集结了玩团的同学们,自行举办了一场COVER陶喆歌曲的成果发表会,对细节非常要求的他,还土法炼钢,自制五线谱,只为了让演出能完美呈现所有细节。

目前任职于音乐霸的姚头,也介绍了公司跳脱传统的思维、重构版权分配的机制;若以Co-Writing比喻,大家投入自己的时间、技能来共同完成一首歌曲,其后所产生的收益再分摊给参与的人。
现在快餐音乐的现象,姚头认为是一体两面的。由于制作音乐的门坎变低、听众的选择变多,相对有才能的人,更有机会表现自己;而歌曲有好的内容、好的制作,素人也有机会被看到;然而「好的」定义却不是掌握在制作音乐的那群人,要如何引起听众的共鸣,也是目前需要思考的问题;于是音乐霸会将制作好的歌曲,交给同事投票,再决定这个作品要投放多少宣传资源,也是一种相对公平的方式。

音乐人在艺术与市场之间该怎么平衡,姚头已经有了自己的独到见解。他认为,如果作品定义为「艺术」,那就是单纯藉由歌曲,表达自己想说的事;而面对「市场」时,要将自己的心态转换成服务业,藉由歌曲,抚平听者的伤心、替他们唱出说不出口的话;所以在制作歌曲的最初,如果期许歌曲要被大众喜欢,他就会更靠拢市场的需求。

他笑说,自己有许多独特的人生际遇,大学时签约词曲作者,以为自己就此飞黄腾达,却不曾想过,写了歌不一定会卖,卖歌后才参透:「音乐变成是工作的时候,其实就是一个绝对的服务业。」
初到北京,第一次参与戏剧的音乐编辑,就是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贴配乐,先前做过配乐的他,认为这份工作应该是游刃有余;结果第一次贴40分钟的配乐,就花了他九个小时;而第二次参与戏剧的工作,竟是吴宇森导演的作品!

姚头编曲的练习基础,源自于想作出让朋友大吃一惊的歌曲,虽然以前网络资源不是那么多,想要找出一个问题的解答,需要花费很多功夫、甚至战战兢兢的在论坛发问;然而这些自己摸索的轨迹,最终都会成为人生的养分。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20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

粤B2-20090191-18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 浙公网安备 330109020025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