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回】金簪雪里埋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116期 2019-01-01 创建 播放:4018

介绍: 第九十四回:“蘅芜君化蝶遗冷香,枕霞友望川留余憾。”

那么在甄宝玉把贾宝玉送回荣国府之前,薛家就处在了最悲惨的状态,薛蟠在监狱里面忽然中毒而亡,消息传到薛姨妈那,薛姨妈就背过去了,而且就救不回来,也就死掉了。那么薛宝钗呢?在宝玉离家出走当和尚去以后,度日如年,天天盼着贾雨村能给她一个回信,钗于奁内待时飞,可是...

介绍: 第九十四回:“蘅芜君化蝶遗冷香,枕霞友望川留余憾。”

那么在甄宝玉把贾宝玉送回荣国府之前,薛家就处在了最悲惨的状态,薛蟠在监狱里面忽然中毒而亡,消息传到薛姨妈那,薛姨妈就背过去了,而且就救不回来,也就死掉了。那么薛宝钗呢?在宝玉离家出走当和尚去以后,度日如年,天天盼着贾雨村能给她一个回信,钗于奁内待时飞,可是却一天一天都陷于绝望。后来她夜夜盼郎归,日日待时飞,却人影不见,口信皆无。原来就体胖血瘀,时有胸闷绞痛,如今又兼茶饭不思,气脉愈加衰弱。

那么开头大家还不敢告诉她,她的哥哥和母亲相继死亡的事情。后来不得不跟她说,她听了以后,白眼一翻就往后倒。那么平二奶奶、麝月赶紧扶住,凤姑娘也哭着过去照顾,王夫人需要说,也就嚎啕大哭,宝钗勉强站稳,两眼茫然,后如梦方醒,也随着大哭,一时那屋里哭声震瓦,传至院外。最后所有人就都知道贾家至亲薛家已经完全像倒覆下来的鸟巢,有同情叹息的,也有道他们也有今日的,有道天道轮回的,也有道死了也好省去往下更惨的。后来总算是勉强的熬过来了。

那么到那天晚上又下起了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顿成琉璃世界,只是全无当年富贵风流景象,荣国府里一派萧索凄凉。麝月陪着宝二奶奶,就是薛宝钗,合衣假寐,终于天亮了,凌晨雪光映入窗牖,麝月就起来准备热水,只盼宝二奶奶能恢复元气,熬过难关。待她准备好盥沐诸项,去唤宝二奶奶时,见薛宝钗已经自己起来,正整理衣衫,忙上去服侍。宝钗洗漱过,到妆台前,犹有整容之心,麝月就心中念佛,帮她略事装扮,插上金簪。这个时候窗外仍在飘雪,宝钗望去,窗外飞的不是柳絮,胜似柳絮,不禁吟出了当年柳絮词,她所填的那当中的两句叫做:“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当年她写柳絮的时候,有这样似乎很豪放的句子,但实际上遭到这样的家族厄运,她哪里还豪放得起来呢?不过她自己求生欲望仍十分顽强,她要活下去,她要与噩运决一雌雄。

忽然窗外天上传来大雁呜叫声,宝钗、麝月皆凝神细听,麝月就说:“天降大雪,怎么会有雁鸣呢?”宝钗就说:“可知是吉祥福音,宝玉要归来了!”就起身要往屋外去观雁,麝月就劝道:“去年春天放风筝,放的正是七只大雁,想是他们如今化成真雁,飞来安慰咱们了!心想事成,又何必非出去看个究竟!”那么这个地方就是呼应前面七十回写众美女在大观园放风筝的情况,当时宝钗放的是七只连在一起的大雁形状的风筝。宝钗不听麝月劝告,执意要出屋,这个时候院中积雪没有人打扫,出得门去,麝月紧扶着她,略行几步,宝钗就仰起脖子朝天上眺望,就在那一刻,胸痹发作,麝月只觉她身子沉重起来,扶托不住,连自己一起倒下,那宝钗这一倒,发髻上金簪落在厚雪中,直插朝天,闭目噤气,呼唤不答。

那么等麝月把其他人呼唤来的时候,宝钗就已经断气了,她们把她连抱带抬送入房中榻上。这个时候就见有两只秋后陨落以后,躲在天花棚中的玉色蝴蝶,忽然醒过来,从气口飞出,在宝钗头上翩跹,麝月她们都觉得惊奇不已,那一双团扇般大的蝴蝶,随即从风斗中飞了出来。麝月就道:“莫非宝二奶奶也跟林姑娘一样,是个仙女,如今也化蝶归天了吧?”她们只好把宝钗过世的消息报告给王夫人他们。这样薛家就死绝了,薛蟠死了,薛姨妈死了,宝钗又死了。

关于宝钗在第五回,贾宝玉在太虚幻境薄命司所看见的金陵十二钗正册,宝钗和合为一幅画,一首判词的那个地方,我们就想起来,怎么画的呀?判词怎么说的?画的是两株枯木,木上悬着一围玉带;又有一堆雪,雪中一股金簪。两株枯木,木上悬着玉带,这是影射林黛玉的结局,前面已经讲过了,不多重复。那么地下一堆雪,雪中一只金簪,那么这就是影射薛宝钗的结局,在第九十四回里面,就写出来了。

请注意,宝钗的这个钗和金簪的簪,虽然都是妇女头上的发饰,但是有些区别。不管是用金子、银子打造,还是镶嵌着其他的珍珠玉石,钗是双股的,簪是单股的,所以薛宝钗最后的结局很悲惨,她都不是金钗雪里埋,而是金簪雪里埋,如果是金钗的话还是一个双股的,金簪就是单股的。她去世的时候,她丈夫不在她身边,孤零零的一个人,一个孤独的生命,一个写下《十独吟》的女子。

那么薛宝钗的结局就是这样。那么判词里面呢?关于他还有一句叫做“可叹停机德”,就是她有停机之德,停机德是一个古代的典故,就是古时候有一个叫乐羊子的人,他远处求学,当然也是为了最后学成能够走上仕途经济之路。结果他学了一半想家就回家了,回家以后,他妻子正在织布,见他回来以后就很不高兴。就当时把正织的布剪断了,首先停机,就是停止织布机的运作,然后就把织成的布匹一剪两断。什么意思啊?就说你现在就跟这个布一样,你没有能够把你的学业继续完成,中途你就中断了,你这样能有出息吗?那么这个乐羊子就很感动,就重新离家去求学。

这个地方就引用了乐羊子妻的时候,薛宝钗就类似这种古代女子,她们是从古到今都有的一种女子,总以丈夫的功名为价值标准当中的第一要义,丈夫如果不去求取功名,她们就会停机断匹。但是薛宝钗最后所有的希望都落了空,她利用去北静王府看戏的机会,求北静王妃帮忙,给宝玉谋了一个国子监生员的一个身份,但是宝玉在第一天去国子监的路上就背道而驰了,就出家去当和尚了。而北静王居然跟贾宝玉还心有灵犀一点通,为宝玉辩护,觉得他有这个追求也不算什么问题。宝钗就把希望寄托在贾雨村身上,钗于奁内待时飞,最后也落空了。在悲苦孤寂当中,悲惨的去世。

那么就在她去世的时候,荣国府门口就闹起来了,就有人要进,怎么回事啊?就是甄宝玉把贾宝玉送回来了。那么忠顺王府所派的那些看门的,见确实是贾宝玉,只好放他进来。宝玉到了屋里时候,宝钗就都入殓了,那个时候,尚未盖棺,宝玉就过去跪在棺旁,端详着宝钗的容颜,仍然是鲜艳斌媚,任是无情也动人,落下热泪,喃喃道:“我回来晚了,对不起你。”就见金锁仍然还挂在脖子上,这个女子一生就追求金玉姻缘,最后实现了嫁给戴玉的公子的愿望,可是两个人并没有夫妻生活,等于守活寡,很惨的。

那么宝玉就问麝月,她的冷香丸呢?麝月说,还剩了不少,在那青花瓷坛里面。宝玉就说,拿来陪着她吧。麝月就拿过那个瓷坛,宝玉亲手放在了宝钗的枕边。后来人们劝宝玉能够节哀顺便,就把薛宝钗的棺木也抬到贾氏宗族的家庙铁槛寺去寄托放,最后薛姨妈的灵柩、薛蟠的灵柩、宝钗的灵柩就都寄放在了铁槛寺。

宝玉就回到屋里面,脱去僧衣芒鞋,重换旧装,只是他蓄发还需要一定的时日。那么麝月就继续来服侍宝玉,宝玉就跟她说:“甄宝玉告诉我,当和尚不是真出世,人世经历悲欢离合、生死歌哭,达到彻悟,真的悬崖撒手,方是真的出世。从今后我不怕世间磨难,要走完该走的荆棘之路,渡到彼岸。”麝月听不懂他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几天以后,宝玉回思种种,想起头年春天大家吟柳絮词,当时大家抓阄,抓到什么词牌,就要以那个词牌来填词,宝玉当时抓到的词牌是《蝶恋花》,当时他就没有能够填成。那么七十回宝玉拈到了词牌《蝶恋花》未填成,也是一个伏笔,到了第九十四回就开始照应,他那个时候没有填成,那么到第九十四回宝钗倒卧雪中死去,这之后他就来了灵感,他就把《蝶恋花》填成了。望着窗外像柳絮一样飘飞的雪花,他不禁心头痛切,就把当年没有填成的《蝶恋花》填出来了。是这样的:岂昔春光盈满树,白絮轻飘,姊妹抒情愫;寒风凛凛倾暴雪,存魂渺渺归何处?昨夜金簪犹在髫,今化蝴蝶,恨恨向谁诉?欲往魂前祈宽恕,芳华殒落催终悟!这就写到了宝钗的结局和宝玉的反应。

那么第九十四回后面就写到史湘云厮配得才貌仙郎。史湘云本来她的婚事很不错,她嫁给了卫若兰,厮配得才貌仙郎,生活美满了,也打算博得个地久天长。而在和卫若兰的相处当中,她也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把幼年时候的那些坎坷,那些缺失等于都弥补过来了。但是命运向下一步发展,卫若兰却要去和冯紫英、柳湘莲、醉金刚倪二他们去聚合,要进行所谓的春狩的准备,这是冬天,他们准备在冬天做好充分准备以后,在春天他们要做一件大事,就是要去在春季打猎。那么实际上不是单纯的打猎,他们有他们政治性的目。

这一回里面写到卫若兰就决定外出到那些地方去,去卫家圃那边聚集,史湘云就把他送到渡口,送到渡口以后,快离别的时候,卫若兰说,让我香一个吧。就是让我吻一下你的脸,史湘云当时娇羞,原来她是一个不在乎的人,可是她看见在渡口等待卫若兰的冯紫英、陈也俊他们都在那边看着他们,就拒绝了。那么谁知卫若兰登上那些朋友早一步所在的那个船只以后,走远以后,最后就出现了终究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的悲惨结局,没有想到这是他们的永诀,所以这一回最后也像前八十回里面有的回一样,在回末有一句感叹,这回回末的感叹,正是:人生多少深憾事,只在犹疑一拒中!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