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回】甄宝玉送玉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115期 2018-12-31 创建 播放:4076

介绍: 第九十三回:“甄士隐默退贾雨村,甄宝玉送回贾宝玉。”

那么贾雨村虽然他收到了薛宝钗托人递给他的信,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他对寻访贾宝玉的行踪,把宝玉找回来送回荣国府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对他没有什么好处。他当时忙活什么呢?忙活跟二十把古扇相关的事情,贾赦当年通过他去讹诈了石呆子,霸占了石呆子的二十把古扇,后来这个事败...

介绍: 第九十三回:“甄士隐默退贾雨村,甄宝玉送回贾宝玉。”

那么贾雨村虽然他收到了薛宝钗托人递给他的信,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他对寻访贾宝玉的行踪,把宝玉找回来送回荣国府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对他没有什么好处。他当时忙活什么呢?忙活跟二十把古扇相关的事情,贾赦当年通过他去讹诈了石呆子,霸占了石呆子的二十把古扇,后来这个事败露了,败露以后,当然他所得到的二十把古扇就得交出来。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古董商冷子兴他抢先一步到了贾赦所住的黑油大院,他就跟邢夫人说,贾赦欠他古董账,需要用这二十把古扇来抵债,那么当时邢夫人就把这二十把古扇迫于无奈给了冷子兴。

但是这事后来被忠顺王知道以后,忠顺王就想得到这二十把古扇,所以就到处搜寻冷子兴。那么冷子兴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古董商,在这一行识别真货,他很有眼力,那么制造赝品,他也很有水平,他就把二十把古扇真的自己匿下了,然后制造了两套赝品,有一套就算是返还给了石呆子,另一套就被忠顺王当作战利品获得,忠顺王以为自己得到的就是当年贾赦所得到的那二十把扇子。实际上也是这个冷子兴制作的赝品,忠顺王是一个很贪欲的人,对古董这些东西感兴趣,老想多多收集多多霸占,但是他本人并不真懂,所以拿着这个赝品就当真的,因为这个冷子兴的造假的能力确实也很高。

那么贾雨村后来他就看破了忠顺王手里拿的那个扇子并不是真品,他也搞不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就总想把这已经跑到农村去居住的石呆子找到,石呆子当时眼睛已经快瞎了,所以对所谓返还给他的扇子也辨认不清。但是石呆子虽然眼睛瞎了,但是他鼻子嗅觉很灵敏,后来他闻出来这个扇子不对头,不是他自己原来所藏的真正的古董。那不说石呆子这个情况,就说贾雨村,他的工余,他哪有去寻找贾宝玉啊?他就到附近的农村去寻找石呆子,因为他想二十把扇子这个事如果不把它妥善化解的话,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早晚是一个定时炸弹,对他很不利的。

那么这一天他就又骑着马到郊外农村去踏访,踏访来踏访去也没有什么成果,不知不觉就到了长亭前,古时候在人们旅行的道路上,五里十里都会盖一个亭子,这个亭子有时候盖得比较长,叫长亭。比如说两边都有亭子底,当中是一个常常的廊子,供旅行的人中途休息,就类似今天咱们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

那么他就到了一个长亭,到了长亭以后,他心里就自嘲,他说你看我一个堂堂伟男子,如今被一些扇子,一个呆子弄得失魂落魄的,哎呀,这当官的仕途可累人至此。他把马拴在长亭边上的松树上,就踱到长亭里面看河上风光。那么他在观赏河上风光的时候,又不禁口中吟出一幅对子,麦于雪下扰怒绿,波在凌旁更欢流,吟罢他长啸一声。

稍气平,就忽然觉得旁边有人呼吸之声,谁啊?偏头一看,长亭栏板那边坐着一人,道士装束,道袍上满是泥水渍痕。他说刚才进长亭没见到有人,怎么现在多了一个人?他就对着那个道士一抱拳说:“师傅是刚渡过来,还是欲渡彼岸?”因为长亭下面就是一个渡口,那道士只直望着他,并不作答。他细打量那道土,虽白髯飘飘,遮住了一些面容,可是那脸庞,那眼睛好熟悉。再打量就吃惊了,就躬身再拜,就说:“敢是甄士隐老先生吗?您如何到得此处呢?多年不见,不想在此邂逅,实乃缘分厚重!在下乃贾雨村,表字时飞者,老先生莫非忘怀了吗?”

他认出对面这个道士是甄士隐,可是这个道士不言语,可是眼睛却不避开他,就盯着他看,贾雨村忽然良心发现,愧疚难当,就单腿跪在那甄士隐面前,说:“老先生恕罪!先生那让拐子拐走的女儿英菊,又名英莲者。学生在应天府任上时,恰遇一桩人命官司,案中两家争抢的那女孩儿,眉心中正有一粒胭脂痦,可不正是她?我当时就将她断给了金陵紫薇舍人后代薛蟠了,后来取名香菱,已不幸于去年夭逝了。学生各处寻觅先生,可是也没有把这个事通知他外祖家,实在罪该万死!这也是我入这仕途之后,如陷深渊旋涡,身不由己。今天见得老先生,总算有个交代,也不敢乞求老先生宽恕,只求老先生不加嫌弃,再点化学生一番则个!”说完磕了几个头。抬起头一看,那个甄士隐仍然一语不发,完全是沉默的状态,脸上的神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那双眼睛在皱纹当中炯炯然如电光火炬,令贾雨村不寒而栗。从那眼神看,不像是耳朵失聪听不见弄不懂自己的意思。

贾雨村就只好单腿跪着,再抱拳请教道:“那时我寄居葫芦庙中,总盼有一日科举腾升,出人头地,老先生当时亟表支持,更赠银两,助我成行。所以后来不才果然大比报捷,官运亨通,虽然也沉沉浮浮,总体而言,确也树壮难拔。只是这心里头,总还浪飞潮涌,得了寸想进尺,有了尺想得丈,真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为此勾心斗角,合纵连横,虚张声势,八面玲珑,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虽精疲力竭,却欲罢不能。如何才得抽身置外,涤魂滤魄?先生有以教我,学生实残生万幸!”

那么在甄士隐面前,他也算是掏出肺腑了。可是那甄土隐仍旧一言不发,挺直腰板端坐在那里,双手搁在膝头道袍上,双眼直视那雨村。贾雨村觉脊背上一道凉气,直往上蹿,又站了起来,又仔细端详,说:“师傅究竟是不是甄老先生?你怎么从江南流浪到了这北方呢?现在北方正当严寒季节,过些日子更雪飞冰冻,师傅你如何避寒?在那里歇息?”那道士还是不跟他说话,默然相对。贾雨村无奈,只好再深深一揖,道:“如此学生雨村只好告辞了。冒昧打扰,恕罪恕罪!”就走出了长亭,骑马离去,走了一里多,回头一望,那渡口长亭当中没了人影,那渡船也没有人去摆渡。那渡船斜在岸边没有动静,就不仅不禁悚然,一鞭抽去,马儿快跑,就离开那个地方回城了。那么这就写到了贾雨村跟甄士隐的再一次见面。那么这个甄士隐就成为一个似有若无的鬼魂似的人物,给贾雨村很大的心理刺激。

再说贾宝玉,贾宝玉从荣国府出走,他决心去五台山出家,但是他作为一个长期在荣国府里面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儿,他哪里应付得了府外这种人世间复杂的世道和生活呢?所以他一个人往前走动,很快就遇到了两个强盗,这两个强盗就把他夹住了。但是宝玉是个什么人呢?五毒不识,什么叫五毒不识呢?他对人间的种种邪恶,他完全没有了解,所以有这样的描写。

他走着走着,见前面有一个村子,就打算到那买些东西果腹。忽然身后就来了两个男子,一左一右一高一矮,有一个年纪大一些,有一个年纪跟自己差不多,都是短打扮。两人到了他身边以后就左右把他夹住。宝玉五毒不识,分明是两个打劫的,他不懂,他就说:“我自己走得动,不劳你们搀扶我吧。”那两人就站到他面前,一个说:“谁搀你?你穿的衣服好扎眼,你一个公子哥儿,一个人跑到这儿干什么?你的小厮呢?”宝玉就老老实实的说:“我那小厮叫锄药,我让他自便去了。”又一个人说道:“你这衣服给我穿吧!”宝玉就说:“你喜欢吗?你要有件大衣服换给我就好了。今天冷得狠,我若脱给你,岂不冻成冰人儿?”那年纪大点的就问:“你身上带着银子吧?掏出来!给我们!”

宝王就笑了说:“你们是兄弟吧?真会玩儿,装上强盗了!”年纪小的就说:“谁跟你玩?强盗有装的么?你以为强盗脸上写着字呢!”宝玉就说了:“虽然不会在脸上写字,可是这戏台上,凡是强盗都抹着花脸的。这里虽然不是戏台,我看你们两个浓眉大眼,那有强盗相!”他这话倒把那年纪大的给说笑了,就说:“我们不是演戏,正打劫你呢,你把银子掏出来,你不掏,我们就要动粗了!”宝玉就说:“我要去五台山,路还远呢,一路打尖住店,没有银子怎么行?只是我一个人原来不必用那么多,我看你们也是赶路的,自然也须要银子,我就分给你们一半吧!”说着从怀里掏出两锭银子,分别往那两人手里送。那年纪小的又抓起他露在衣服外面的一个玉佩道:“解下来给我!这值不老少银子吧?”宝玉就说:“是,恐怕很值得不少呢,你既喜欢,我很乐意送你,这原是那杨侍郎给我的,玉好不消说是好的,你细打量,雕工手艺也是上乘的。”那年纪大的就说:“你衣服里头还有玉吧?”伸手就往他衣服里掏,一把掏着了通灵宝玉,拿到眼前打量。宝玉就说:“这是我落草时嘴里衔来的。” 那盗贼看完就扔回,没有取下。就说:“是块病玉,不值钱的。你还有什么值钱的?你身上的银子全给我们掏出来,要不我来鲁的了!”正好这个时候,有两个骑马的过来,那两人一看来人了,就甩开宝玉,低头往路边闪,之后就一溜烟跑远了。

这段描写就说明宝玉他从一个温柔富贵乡的府第出来,完全不了解外面的世道,碰见强盗他不懂得什么叫强盗,他居然以一片天真的善心来对待人家,主动给人家银子。后来又描写宝玉他往前走,到一条河边,岸上有一株枫树,当时是秋末冬初了,枫叶都快落尽了。树下有一个女子在那浣衣,就是在水边洗衣服。双臂冻得通红,宝玉忍不住过去说:“姐姐,这节气怎么还到河里浣衣呢?你家没有水井吗?”那浣衣女郎就闻声起立,转过身道:“井水更比这河水还要冷啊。”宝玉就说:“你那手臂要生冻疮了,回家快抹些如意膏。”那洗衣服的女子就盯着宝玉细打量,忽然叫道:“宝二爷,你怎么竟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宝玉纳闷说:“你怎么认得我?”那女子就道:“我如何不认得你,只怕是你不认得我了。我是坠儿!”宝玉吃了一惊,走近仔细一看,果然是当年怡红院的坠儿,只是眉目发锈了。

两人在那河边枫树下重逢,就恍若梦中。坠儿就说:“你怎么跑到这儿来的,老太太非急坏了不可!”宝玉就告诉她说:“老太太年前驾鹤西去了。”坠儿就说:“那林姑娘要为你哭死了!”宝玉就说:“林姑娘是天上神仙,回天界去了。”坠儿又说:“那袭人还不到处急着找你!”宝玉就说:“他离府嫁给蒋玉菡了。”坠儿就不再提别的人。宝玉问她:“你怎么却在这里?” 坠儿就说:“我不是给你们撵出来了吗?我嫁了一个瘸子。”就是一个跛足的人。“你要问我怎么嫁个这样的,我就实告诉你吧,那个时候我不是拿了平儿的虾须镯吗?我为什么拿那个虾须镯啊?我为的是到年纪大了该配小子的时候,我因有那镯子,变卖出些银子,贿赂府里管事的,我就能挑个好些的,不像后来这么撵出来以后,随人瞎支派。”说到这儿,眼圈红了。

宝玉这才知道坠儿当年顺走那虾须镯竟是有大大的情有可原,后悔那个时候自己不懂坠儿的心思,设若早就明白了,或许就送坠儿一件好首饰,也不难的。坠儿就问宝玉怎么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宝玉就说他要去五台山,去出家。坠儿后来就把他带回了自己村里面,自己家里面,她丈夫虽然是残疾人,但是心还是不错。两个人就款待了宝玉,那么后来他们就给宝玉出主意,说你去五台山,现在季节不对了,再往前走就下雪了,大雪封山,就进不去了。说你既然要出家,你不如半道上有一个忠图寺,也是一个很大的庙,你到那出家也是一样的。后来就安排他去了忠图寺。

宝玉到了忠图寺以后,住持和尚发现他相貌气质都不一般,后来搞清楚他是京城荣国公的后代,是一个王孙公子,对他给予以优待。虽然优待他,宝玉在忠图寺里面就发现,这庙里面和尚也分好几等,大和尚欺负小和尚,跟荣国府里面有势的人欺负无势的人一样,他很失望。所以有一天他就又从忠图寺出走,他说这恐怕不是真正的,我所理想的出家的地方,我还是要去五台山,他就冒着雪往五台山而去。

走到半道上,就觉得大雪当中,天地间仿佛在织就一个巨大的廉栊,他就看不清别的了,只看见前面模模糊糊一些景象。走啊走啊,就觉得对面走来一个人,越来越近,走到对面了,大吃一惊,是不是我怡红院的那面大穿衣镜到了我眼前,因为他觉得仿佛在镜子里面看见一个人,这个人也是和尚,也穿着一样的僧衣芒鞋,脸庞、眉眼跟自己别无二致,这是什么道理?是做梦吗?他就出声发问:“你是哪位?是我的影像吗?”就伸手去摸。对面那个人也伸出手来摸他,两个人就合了掌,连手掌的大小也不差分毫。那边人就说:我是甄宝玉,你是贾宝玉吗?”贾宝玉就说:“是我啊,原来你是真的呀。”对面人就笑说:“你姓贾,人不假呀!”宝玉就问:“那你从哪来呀?”甄宝玉就说:“我从五台山来,你往哪去?”宝玉就说:“我往五台山去,你却为何从五台山出来呢?”甄宝玉就说:“一言难尽。那你为什么要大雪当中往山里去呢?”宝玉就说:“我也一言难尽。”两个人就面对面双手合十,齐诵一声:“阿弥陀佛!”

那么甄宝玉就和贾宝玉在这样一个情况下见面了。总有人认为这个甄宝玉只是一个虚拟的隐喻性的一个角色,不会在故事里面实际出场。但是脂砚斋通读过曹雪芹的《108回红楼梦》,她就很清楚,她在第一回里面就告诉大家,甄家宝玉乃上半部不写者。他下半回就一定要写,那么现在到了第九十三回就写到了,而且在第十八回,贾元春省亲的时候,演了四出戏,其中一出《离魂》是伏黛玉之死,我前面已经讲过了。还有一出是《仙缘》,是《邯郸记》当中的一折,那么脂砚斋就说得很清楚,是伏甄宝玉送玉,怎么叫甄宝玉送玉啊?就是甄贾宝玉两个人见面之后,就互相诉肺腑。

那么甄宝玉就告诉贾宝玉,当时在南京,他家被皇帝治罪抄家了,他当时因为年龄还不到成人的年龄规定,所以就没有把他收监,也没有把他拿去发卖,允许他自便。他就在社会上流浪,后来就出家了。他本来以为出家以后就能够得到解脱,结果他发现人家这些寺庙其实都不是理想的场所。他在五台山发现这些庙宇里面也是分等级的,凡是庙外的那些人间的不平等,那些阴暗的事情,庙里面也都有。所以他就跟宝玉说,我们要真的获得解脱,这种世俗的出家形式、方式,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满足不了我们的追求。所以他说你还是应该回到荣国府去,你再去探索使得自己内心真正获得满足平静的途径,他就把贾宝玉送回了京城,送回了荣国府。

这段情节就是甄宝玉送玉,就是甄宝玉把贾宝玉送回了荣国府。那么十八回贾元春省亲时候所演的《仙缘》这出戏所埋下的大伏笔在第九十三回就得到了照应。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