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回】宝玉往五台山出家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114期 2018-12-28 创建 播放:4349

介绍: 第九十二回:“霰宝玉晨往五台山,雪宝钗夜成十独吟。”

贾府已经处在那种非常危急的状态了,所以薛宝钗觉得一线希望就是宝玉能够去求取功名,获得功名以后就可以挽救整个家族的颓势,所以前面不是说了吗?借着到北静王府观戏的机会,当时北静王妃对她非常友好,她就向北静王妃提出一个要求,希望北静王能够帮助宝玉获得国子监生员的...

介绍: 第九十二回:“霰宝玉晨往五台山,雪宝钗夜成十独吟。”

贾府已经处在那种非常危急的状态了,所以薛宝钗觉得一线希望就是宝玉能够去求取功名,获得功名以后就可以挽救整个家族的颓势,所以前面不是说了吗?借着到北静王府观戏的机会,当时北静王妃对她非常友好,她就向北静王妃提出一个要求,希望北静王能够帮助宝玉获得国子监生员的一个身份,这样宝玉就可以经常到国子监去听讲学。那么当然对他参与科举考试就大有好处,她这个做法宝玉非常反感,但是得到家族的支持,当时王夫人就都觉得很好,是个办法,于是在已经入冬的时候就联系好了国子监那边,就安排宝玉去到国子监作为生员第一次听讲。

这个时候荣国府已经被忠顺王府控制住了,忠顺王奉皇帝的旨意,虽然还没有查抄荣国府,但是整个荣国府由他控制,像贾赦、贾政他们的圈禁等于都是由他来施行,府里面其他成员也都不能乱说乱动。本来他是不愿意宝玉随便出府去活动的,但是第一是北静王的面子,忠顺王、北静王虽然是栓对子,但是大面上他们还必须要互相给面子。第二宝玉出府是去国子监,作为国子监的生员听课,这是很堂皇的一个出院出府的理由,不好阻拦,所以就允许了。这样宝玉在那天就根据有关的安排,就出府去到国子监听讲去了。

那么第九十二回的叙述就有这样的文字,那一日寒气浸人,灰云密布。一大早宝玉就跪拜了王夫人,又跟宝钗拱手告别。宝钗就说:“何必又庄重到如此地步,又不是生离死别,晚上就回来的。”宝钗、麝月送宝玉到仪门,宝玉的小厮,焙茗那个时候已经赎身出府,和他所爱的宁国府的婉儿结为夫妻了,不在了。所以剩下这个小厮叫锄药,他就在仪门外接应宝玉,取过带的东西,到大门以外宝玉、锄药就各骑一匹马,离府而去。

宝玉为什么要很郑重的跟宝钗道别呢?他的心思哪里是要去国子监听课呢?他是想用这个机会就出家了,他再也不回荣国府了。所以他们离开荣国府以后到了鼓楼前,宝玉在前头,又往南二里,宝玉勒住马要往西,锄药就笑着叫道:“二爷久不出门,晕头转向了!那国子监在东边,早该往东的!”可是宝玉仍然骑马往西,锄药就只能跟上去,心中很是诧异,说这是往哪儿去啊?这不是越走越远了吗?最后朝西又走了二三里,宝玉方勒住马,跟锄药说:“我要出西门去。”锄药就懵了,说:“去西边,去西山?”宝玉就说:去五台山”。锄药就下巴掉下来合不上了,说怎么回事啊?愣了愣,锄药就说:“那我跟你去吧?”宝玉说:“你只跟到城门外吧。”锄药就跟定宝玉到了城门外。宝玉就下了马,锄药也就下了马,宝玉把自己手里的缰绳递到锄药手里,拍拍他肩膀说:“多谢了。多年来你跟焙茗就是我的朋友。今天我是认真的。我要出家当和尚去了。你知道我们兄弟姐妹里,已经有那四姑娘先一步,出家当尼姑了。她当尼姑是自觉自愿的。我当和尚是被逼无奈。我不想去那国子监。国子监很好,我不反他,可是那地方不适合我,我也不适合他。两匹马就都交给你,还有马上的东西。你可以随自己想法行事。你可以带着两匹马去闯江湖。你也可以带着他们回到府里去,跟他们说我去五台山当和尚去了。你没法拦我,也拦不住我。他们要是加罪,就加罪我一个人。你是无辜的。你告诉他们,不要来找我。也找不到我的。就是找到了,我也是不回去的了。”那锄药就听不懂宝玉说些什么,愣在那,揉眼睛抹泪,再睁开眼时候,宝玉已经走出一箭之地,想追上去,心想追也追不回来的,就痴痴的望着宝玉一步步走远。到头来,锄药还是回到了荣国府。

那么那天到晚上宝玉没有回家,锄药开头回到荣国府也不敢把真实情况去跟宝钗他们汇报。那么直到天都黑了,都掌灯了,还不见宝玉回来,那么这个时候宝钗就知道不妙。她就想起以前宝玉的种种想法和说法,那么这一晚上宝玉就愣没回来,宝钗就在漫漫长夜里面,柔肠百结,思绪缱绻。她就猜出来早上离家时候那么郑重的跟她告别,原来确实是在跟她生离死别。想必是选择出世之路逃遁了,这怎么办呢?她就陷入了空前的孤独之中。这个时候,她就铺开纸,拿起笔写下了十首诗。

在第六十四回,大家还记得吗?一开始就写到林黛玉她在潇湘馆写了《五美吟》,以五个古代的美人儿为题,表面上是吟诵古仕,实际上是寄托自己的情思。那个时候脂砚斋就有一个批语:“《五美吟》与后《十独吟》对照。”脂砚斋她是看完了曹雪芹的108回的全书,她多次进行编辑,一开始她对前头的照应还不是很清楚,到最后她就非常清楚了,所以她批到六十四回《五美吟》的时候,她就说后面还有《十独吟》是和这个《五美吟》对照的。那么在120回《红楼梦》里面有没有《十独吟》呢?是没有的。就说明120回《红楼梦》的后四十回,它并没有去一一照应曹雪芹在前八十回里面所埋下的伏笔。那么《108回红楼梦》现在到了第九十二回,就有跟前面六十四回相对应的一组诗出现。

六十四回有林黛玉的《五美吟》,那么后面有人作《十独吟》,应该是谁呢?能跟林黛玉在诗才上齐肩的就是薛宝钗。前面六十四回林黛玉作了《五美吟》,现在九十二回,薛宝钗在宝玉离家出走不回家的夜里,对着青灯,在极度的孤独当中就以历史上的十个孤独的人物为题,写下了《十独吟》,那么她所选择的历史上的,包括传说当中的孤独者是哪十个呢?一个是嫦娥,一个是屈原,一个是孟姜女,一个是苏武,一个是赵五娘,一个是乐昌公主,一个是骆宾王,一个是唐诗里面所写到的人面桃花,一个是李清照,一个是李香君。那么宝钗用书写《十独吟》来书法自己深深的孤独感和失落感,一夜没有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麝月就服侍宝钗梳洗完毕。那个时候归到王夫人那边的琥珀就过来了,说现在搞清楚了,宝玉确实是去五台山出家了。这个事现在忠顺王知道了,北静王也知道了。宝钗就说,北静王知道了,北静王会帮着来找贾宝玉的,把他找到了劝回来。可是回答让她很失望,说:北静王说了,人各有志,社稷也须各样志向人支撑。所以有的人志于仕途经济,就成为社稷文官武将,不可或缺,非常值得鼓励。可是也有的人无意于仕途经济,就成为了逸人高士,或者成为奇材怪杰,乃至高僧神医、画圣名优。那么这些人也并不玷污我朝,反更显我们这个朝廷,我们这个国家昌明隆盛,所以宝玉离家出走,去往五台山出家,不必大惊小怪,听之任之可也。北静王居然是这样一个态度,薛宝钗听了以后,就头晕身软,旁边麝月就先哭了起来,宝钗就心如刀割。

这种情况下怎么办?那么续书的第九十二回的写法是,宝钗在这个情况下,就病笃乱投医,最得想办法把贾宝玉找回来,她就想起来当时贾雨村他的官职恰恰就等于是京城的卫戍司令,他的职责就包括查访这些失踪的人士,所以她就决定写一封信,想办法托人带出府去,求得贾雨村的帮助。

那么这样的一个情节,有没有前面的伏笔依据呢?我觉得是有的。在第一回写到贾雨村他在甄士隐家作客,当时正是中秋节,那么他当时就不但作了诗,而且还对天长叹,吟出了一幅对联,这幅对联是这样的一个上下句,叫做“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上一句的字面意思就是说,宝玉玉石在一个木匣子里面,它等待有人出高价把它买走。那么金钗,钗是妇女头上的装饰品,双股的金银制作的装饰品叫钗。那么这个金钗就在奁内,这个奁就指的梳妆匣子,在梳妆匣子里面等待什么呢?等待时机一到,化作燕子飞走。从梳妆匣子里面,金钗化成燕子飞走,是一个古代传说,一个典故。

但是这个对子总体而言体现当时贾雨村他的个人志向,他像美玉一样,他不甘心只是在木匣子里面待着,他希望自己今后能够升腾起来,获得一个很高的身价。那么它也像金钗在梳妆匣子里面一样,等待一个时机就飞出去,飞黄腾达。但是推敲起来,这幅对子它另有深意,有什么深意呢?就在对子的这个地方就有脂砚斋的批语,脂砚斋批语怎么说的?说,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那种这种写法,脂砚斋说,自是书中正眼,脂砚斋这个批语值得重视。

那么在这个问题上,周先生他的看法,他是认为这个对子只是来体现贾雨村他个人的报复,他认为还谈不到是一个伏笔。那么周先生是我的导师,吾爱吾师,吾更爱独立思考。我经过推敲以后认为脂砚斋这个批语不可轻视,这个对子就是很大的伏笔,因为脂砚斋说了,说这段情节是刚表过黛玉,就是前面刚讲到了天上西方灵河岸三山石畔绛珠仙草的故事,所以说接着又提到金钗,就出现对于宝钗的暗示。而且脂砚斋点出来说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什么意思呢?

二玉、二宝是脂砚斋在批语里面常用的说法,有的读者他不习惯,他就往往搞不清什么意思,二玉指的就是宝玉、黛玉,二宝指的就是宝玉、宝钗。脂砚斋就说了,第一回前面写了天上神瑛侍者和绛珠仙子的故事,那么他们降落人间以后就是宝玉、黛玉,就是二玉,先有一个二玉的传说故事。现在出现这个对子,这个对子就是二宝的故事,“玉在椟中求善价”,这应该是宝玉的一段故事,是一个伏笔,在八十回后将有相关的呼应。那么“钗于奁内待时飞”就是宝钗的故事,所以对的就是二宝合传。那么“玉在椟中求善价”这个大伏笔在九十二回还没有出现它的照应,后面会有,我会讲到。但是“钗于奁内待时飞”这个大伏笔在九十二回就照应了。就是这个薛宝钗在贾宝玉离家出走,去五台山出家,在这种情况,她就急切地要把贾宝玉找回来,本来北静王应该是一个最得力的帮手。没想到北静王和宝玉一样也是一个怪人,居然觉得宝玉的出走可以理解,由他去。那怎么办?她就想到了贾雨村。

那么贾雨村这个人在第一回怎么交代的呀?贾雨村这个人物在前面第一回出现的时候有很明确的交代,说他姓贾名化,那么他有没有字号呢?他表字时飞。所以贾雨村就是贾化,就是贾时飞。那么“钗于奁内待时飞”什么意思呢?到九十二回就照应了,就是宝钗她在自己的住房里面,她和宝玉的这个住房,这等于是一个很大的梳妆匣子,那么她在这个里面等待什么呢?她递出了一封信给贾雨村,贾雨村表字什么呀?时飞,她有要等待时飞,等待贾雨村的回应,她希望贾雨村能够重视这件事情,因为她也知道在前几年,我们在前八十回里面也屡次读到这样的情节,就是贾雨村到荣国府来拜访,见了贾政还不够,还总要再见贾宝玉。那你以前既然对宝玉这么样重视,这么样关怀。现在宝玉离家出走,你在京城里面又是一个负责这方面事务的地方官,你应该帮我把贾宝玉找回来,责无旁贷的。所以宝钗递出给贾雨村的信以后,就苦苦的在她的住房里面,就等于在一个大的梳妆匣里面来盼望表字时飞的这个人的回复。

脂砚斋在第一回的这个对子后面说,这个对子是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自是书中正眼。所以我就觉得我们不能把它当作一个闲文赘笔,只是在第一回体现一下贾雨村向往飞往腾达的一个简单的对子,它确实是书中正眼,是一个很大的伏笔。那么贾雨村是不是就真的帮助薛宝钗寻访宝玉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