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回】二宝的无性婚姻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110期 2018-12-24 创建 播放:4551

介绍: 第八十八回:“勉为其难二宝成婚,准折坎坷枕霞吹笛。”

这一回就写到不仅是贾家,四大家族其他各家都开始衰微,破事一桩接一桩。这个薛蟠,夏金桂一天到晚跟他吵闹,这一天夏金桂又在那河东狮吼,那么跟这个薛蟠互相对骂,结果惹怒了薛蟠,薛蟠就把正喝着的一碗热粥朝着夏金桂甩去,没想到偏偏就砸到了太阳穴上,粥汤横飞,更有鲜血...

介绍: 第八十八回:“勉为其难二宝成婚,准折坎坷枕霞吹笛。”

这一回就写到不仅是贾家,四大家族其他各家都开始衰微,破事一桩接一桩。这个薛蟠,夏金桂一天到晚跟他吵闹,这一天夏金桂又在那河东狮吼,那么跟这个薛蟠互相对骂,结果惹怒了薛蟠,薛蟠就把正喝着的一碗热粥朝着夏金桂甩去,没想到偏偏就砸到了太阳穴上,粥汤横飞,更有鲜血直喷,夏金桂尖嚎两声,就倒地翻白眼死掉了,薛蟠就失手杀死了夏金桂。原来这个薛家惹个人命不当回事,还记得前面第四回所写到的情况吗?薛蟠为了和冯渊争买那个拐子所拐的小姑娘,就是甄英莲,也是后来取名叫香菱的。双方打起来了以后,薛蟠手下人就把冯渊活活给打死了,他打死了人,他无所谓,他原定计划不变,他留下几个手下人在那应付官司,自己大摇大摆带着他母亲和妹妹就按计划进京了,当时是那么一个情况。

那么现在他失手打死了夏金桂,夏家闻讯就当然上门问罪,就要告到官府,官府就要来拘捕他。这个时候他就已经没有什么仗势了,当时他堂弟薛蝌就跑去找贾琏、贾珍、贾蓉,结果这些人都不怎么管。贾琏又问,怎么不去王子腾舅舅那搬兵呢?薛蝌就说,“也去了,可是舅舅自免去九省都检点回京后,一直没有新的叙用,赋闲心烦,我们去了以后都托病不见。”就是王家那边原来有一个王子腾,是王家里面做官里面做得最高的,一度都升了九省都检点。结果这个头衔也被免了,回去以后皇帝也没有重新做任命他,做什么别的事,所以也出不了力了。

那么贾琏就跟薛蝌说,本是至亲,该出力的,只是你也知道这边大老爷那个情况,大老爷已经被皇帝枷号惩罚过了,在家闭门思过,哪有什么能力管别的事呢?说你姨夫,就是贾政,虽未免官,也正丁忧中。因为过去官员的母亲死了以后,都要停止官务,为母亲守丧。这段时间就叫丁忧,所以贾政也管不了这么多的事了。再加上姐妹们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更别说下面还有人命事。所以贾家那边比王子腾舅舅那边,其实更衰败了。所以贾琏等于就拒绝了薛蝌的要求,说没法帮你什么忙,就只能派他一个仆人叫兴儿,让他帮着料理料理,这是贾琏的态度。

找到贾珍贾蓉那边,那父子二人只说一些劝慰的话,根本就不上心使力,这样就眼睁睁看着薛蟠被夏家告了以后,就给抓走了。薛姨妈和薛宝钗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就狼狈不堪。这件事情过去以后,又传来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当然也没有能够最后证实,可是使得贾政忧心忡忡,什么消息呀?就是皇帝对贾元春很喜欢,但是贾元春已经怀孕了,皇帝还要跟她做爱,还要宠幸她,最后就造成了贾元春的流产,对皇帝来说倒无所谓,你这个流产了,你过一阵还可以帮我再怀一个。何况我可以宠幸的女人很多,你不行了,还有周贵妃,她也可以给我生后代。但是对于贾元春来说,这就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对贾政、王夫人他们贾家来说也是一件非常悲惨的事情,还有这种消息传来。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贾、王、薛,具体来说就是贾家和薛家就决定在这个时候改进促成贾宝玉和薛宝钗的婚事,再耽误的话,就耽误不起了。薛宝钗心里是愿意的,薛姨妈跟她说这个事,她只说了一句:“全凭母亲作主,余不多言。”她的丫头莺儿当然很高兴,莺儿就说,当年不就你们俩互看佩戴物,我当时就发现宝玉的那个通灵宝玉上面刻的字和姑娘金琐上刻的字正好是一对,也就是说一直就有一个金玉姻缘的说法。

那么王夫人通知宝玉,就是她和贾政要做这样的安排,那个时候这些公子哥的婚姻也都要由父母来定。那么宝玉就告诉王夫人:“我誓不信什么金玉姻缘!”虽然林黛玉已经升天了,木石姻缘已经不可能实现了,可是宝玉并不愿意去满足家长所谓金玉姻缘的这种预言。但是没有办法,在风雨飘摇当中,二宝就成婚了。二宝的婚事择了一个吉日,两对红灯笼,一乘花轿,十多个陪嫁的箱笼,并莺儿等丫头婆子随着,就把那宝钗迎过来,在荣禧堂拜了天地,就送入洞房了。

当日只请了至亲摆了几桌喜酒,贾赦送了贺礼,邢夫人过来坐席,贾珍尤氏贺礼更丰厚些,贾蓉许氏也随礼,许氏就是贾蓉后来续娶的一个妻子。那么王熙凤来张罗,李纨带着贾兰、贾环、贾琮、薛蝌、宝琴,也就这些亲友到场。未安排吹打细乐,也没有燃放鞭炮礼花,原来说请那些从北静王府借来的戏子演几出戏,贾政头一个说不想看戏蠲了吧,又道宫里多日并无召唤戏班的动静,还是赶紧把借来的人都送还北静王府,多多赏银致谢。

前面不是说贾元春一度要龄官到宫里唱戏吗?其实贾府已经没有戏班子了,当时就打算把龄官找回来,再从北静王府借了一个戏班子,让龄官参与其中,到宫里演戏给皇帝看。后来龄官和贾蔷远走高飞了,他们也还是把这个戏班子送进宫里面去演了,有一个替代龄官的戏子,也唱了相关的剧目,就混过去了。那么现在既然二宝成婚,也可以让这个戏班子唱戏助兴,可是大家都没有兴致,后来也没有唱戏,就把这个戏班子又退回给了北静王府。

那么二宝成婚以后,两个人有没有夫妻生活呢?是没有的。王夫人就等着袭人来报信,说他们俩成婚以后有没有见红啊?过去初婚,洞房初夜,两个人发生关系以后,底下铺的单子上就会有血迹,就说明两个人发生关系了。结果很多天所铺的这个白单子上都没有任何血迹,这两个人只是以礼相待、相敬如宾,可是没有爱情,尤其是宝玉对宝钗没有做爱的欲望。

那么八十回这样写有根据没有?是有根据的,前面讲过,曹雪芹的108回《红楼梦》全本《红楼梦》在当时是有人看过的,比如说一个叫富察明义的,他就读过曹雪芹亲自借给他的,告诉他是自己撰写的《红楼梦》全部,他从头看到尾,他就发现在曹雪芹笔下,虽然宝玉和宝钗最后结为夫妻,但是并没有过夫妻生活,没有性生活。在富察明义读完了曹雪芹借给他的这部《红楼梦》之后,他写了二十首题《红楼梦》的诗,其中第十七首是这样写的:“锦衣公子茁兰芽,红粉佳人未破瓜。少小不妨同室榻,梦魂多个帐儿纱。”头两句就很含蓄的告诉我们,宝玉和宝钗之间没有性生活。

第八十八回写到他们两个的初夜,是这样写的:“却说那宝钗只穿小衣进入被中,只侧身假寐。那宝玉仰面睡去。”宝玉心里想了什么呢?“恍惚中似在当日老太太那边,进入黛玉房中,与黛玉同榻嬉语。”

想一想前八十回里面,有没有宝玉和黛玉在贾母居住的大空间里面,黛玉所住的那个小空间同榻玩耍的情景呢?是有的。那么宝玉又恍惚拉过黛玉袖子,闻到一股醉魂酥骨的奇香,被黛玉将袖子抽去,怅然若失,自己就站了起来,定睛一看,却是一派虚无缥缈的景象。因此自问:“此系何方?”身后有女子声音解道:“你镇日到此逍遥,怎的竟忘了?此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那边还有放春山、还香洞,更在离恨天下,灌愁海旁。”

贾宝玉略移几步,只见那三生石畔有株仙草,绿叶之间,有红宝石般果实,因此点头叹道:“原来在此。那林妹妹仙遁后,我只想将她遗下的月云纱披风上所缀的红泪珠摘下以作永久纪念,无奈家长不允,只是她那眼中溢出的红泪珠,怎的会长到了此处,岂不怪哉?”又只见那仙草微微颤动,似有故人相见之欢,宝玉只是纳闷道:“我不过是红尘中荣国府浊玉,不慎冒犯天界,只求赦罪则过。”

忽又见那边有一铜铸仙人承露盘,盘中皆系甘霖,脚下又恰有一水晶喷壶,遂情不自禁将那甘霖倾入喷壶,就要去浇灌那株仙草,正要启步,又听身后有女子声音道:“如今毋庸再施甘露,你我功德早已圆满。”细辨,竟是林妹妹的语音啊,不禁狂喜,转身去找,却无踪影,猛的惊醒,却见帐儿纱罩住。原来睡在一个婚窗上,有帐儿纱罩在上面。再一侧身,骇然发现衾中另有一人,细辨起来,闻出冷香阵阵,方想起自己是与宝姐姐成婚了。

那么这段文字就是根据富察明义题《红楼梦》的二十首诗的第十七首来写下的。当年富察明义看到的相关的文字可能大抵就是如此,就是锦衣公子茁兰芽,就说明他男性的生殖器官还没有使用,红粉佳人未破瓜,就说明薛宝钗处女膜还没有破。这样解释,当然给你说明白了,显得很粗鄙,可是富察明义的诗这两句应该确实就是这样的意思,虽然宝玉和宝钗成婚了,同榻同寝,可是他们并没有性生活。而宝玉魂牵梦萦的怀念着林黛玉,猛然一醒以后,就觉得头上罩着一个帐儿纱,所以八十八回里面相关的情节写成这样子也是有根据的。

那么八十八回后面就写到了史湘云的情况,史湘云她一开始出嫁是很幸福的。在有关第五回史湘云的册页里面的图画和判词也都有所交代,是这样说的,贾宝玉在太虚幻境薄命司里面看到的金陵十二钗正册里面关于史湘云的那幅画画的是什么?画了几缕飞云,一湾逝水,就说明她最后的结局也并不好,美好的东西就都流逝了。判词是这样的:“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

史湘云出生在侯门,她是史侯的后代,史家的后代,史家一度是地位很高的贵族,后来她两个叔叔也都袭了很高的爵位,一个是保龄侯史鼐,一个是忠靖侯史鼎。她生在富贵的人家,可是她个人不幸,她的父母很早就双亡了,在襁褓当中,她还是一个婴儿时期,父母就都不幸的死去了。那么展眼吊斜晖,她睁开眼睛去望着美丽的夕阳,有一段不错的日子,但是最后到头来还是湘江水逝楚云飞,还是没有留住美好的时光,没有留住美好的处境。

那么在《红楼梦》十二支曲当中,有一曲也是专门带唱她的命运的,这一曲叫做《乐中悲》,她本来应该是很快乐的,很幸福的,可是不幸的是最后还是堕入了悲剧的命运。这个曲是这么唱的:“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她两个叔叔两个婶婶轮流的抚养她,都是侯门,很富贵,所以她衣食住行都很不错,但她不是她们亲生的女儿,所以并没有真正的娇养她。前面不是交代了吗?她的婶婶还逼着她做针线活,定量的,她有时候夜里还得赶活,累得脖子发酸。但是她性格好,“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这是赞美她的性格。

第八十八回就写到她这样的情况。“厮配得才貌仙郎,博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幼年时坎坷形状。”八十八回后半回叫做“准折坎坷枕霞吹笛”,她嫁给卫若兰以后,一度生活得很幸福。这个卫若兰是一个才貌仙郎,也是世家子弟,祖先原来也有爵位的,到他上一代就递减终止了。因为这种贵族头衔有时候传来传去,传到某一代,原来是递减,减着减着就减为没有了。虽然到他这没有爵位了,但是祖上传下来的事业仍然由这个卫公子担当。

原来他们家里世代是为皇家管理苗圃的,如今在京城东北数百里处仍有上百顷的苗圃由他掌管。那苗圃中有大片每年播树籽的畦棚,有大片幼树苗林,更有可随时剜出移栽的成树,还有大片已成森林的材木,砍伐以后,可以供建筑房舍及制作家具使用,森林边上还有一座庄院,左近的都把它叫做卫家圃,外围院落住着树把式伐木工等,还有大片马棚车房,内院则是卫公子的别业,主客房并餐厅厨房书房库房外,还有若干宽敞的空屋可供宴饮娱乐。那卫公子在春、夏、秋三季,总要离开城中宅子到此别业休憩十多天,还常邀去欢聚的一些朋友。常常邀去欢聚的朋友就有锦乡伯公子韩琦、神武将军之子冯紫英、还有陈也俊。陈也俊也是跟他一样,也是祖上袭爵,到他这一代就递减至无,他也赖于通过科举去博得功名,他是承袭了家中为皇家从江南运送太湖石到京城的事业,那么陈也俊他们家有一大片采集储存转运太湖石的地方叫做陈家山。

所以这一回就交代了陈也俊、卫若兰的情况,就写到了史湘云嫁给他以后,过得很好,学会吹笛吹箫。那么二宝成婚以后,他们也来庆贺,有过一段短暂的欢乐时光,但是事态的发展还是对于贾氏宗族来说越来越凶险,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