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回】薛宝钗讽谏贾宝玉 王熙凤被休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111期 2018-12-25 创建 播放:4736

介绍: 第八十九回:“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名强英雄。”

这个回目是曹雪芹的原笔,有人可能疑惑了,你以续书的形式来探疑八十回后的内容,你可以根据揣测拟出一些回目,那么这第八十九回,你怎么敢说自己拟的这个回目就是曹雪芹的原笔呢?那我是有根据的。

在前面第二十一回,还记得第二十一回的回目吗?是“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

介绍: 第八十九回:“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名强英雄。”

这个回目是曹雪芹的原笔,有人可能疑惑了,你以续书的形式来探疑八十回后的内容,你可以根据揣测拟出一些回目,那么这第八十九回,你怎么敢说自己拟的这个回目就是曹雪芹的原笔呢?那我是有根据的。

在前面第二十一回,还记得第二十一回的回目吗?是“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上半回写的是袭人发现宝玉一大早跑到林黛玉和史湘云合住的那个房间里面去,在那就着人家洗剩的洗脸水,就在那洗脸了,就很不高兴,后来就用好多话来抨击贾宝玉,劝解贾宝玉,二十一回下半回写贾琏和王熙凤的闺女大姐儿出天花,夫妻不能同房,贾琏搬到外书房,就勾搭了府里一个荡妇多姑娘,事后平儿去到外书房收拾贾琏的被褥,就发现了多姑娘留下的一缕头发,王熙凤正要查这个事,怕贾琏在这个期间在外面乱来,结果平儿手里已经拿着贾琏乱来的凭据,但是平儿没有交给王熙凤,而是庇护了贾琏。

那么第二十一回呢?就通过袭人来写了宝玉和宝钗、黛玉、湘云他们的关系,又通过平儿折射出了贾琏和王熙凤的关系。脂砚斋她编辑完了一百零八回的全部书稿,她前后全看了,全编了,她心里有数了,于是她就在第二十一回这有一个很长的批语,其中她就指出来,她说按此回,她说的是第二十一回,按此回之文固妙,然未见后三十回犹不见此之妙。此曰:“娇嗔箴宝玉”、“软语救贾琏”,后曰:“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听明白了吗?她就说这回的回目是这样的,那么后面有一回的回目,她就完整的引用了,就是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命强英雄。他的这种写法很巧妙,今只从二婢说起,后则直指其主。然后她就有很多分析,她说今日写袭人,后文说宝钗,今日写平儿,后文写阿凤。文是一样情理,景况光阴事却天壤矣!多少恨泪洒出此两回书。

所以现在我们讲到一百零八回后面,八十回后的第八十九回回目就完全是曹雪芹的原笔,就不是我们虚拟的了,脂砚斋就跟我们担保了,在后三十回里面,有一回就是这个回目,就是“薛宝钗借词含讽谏,王熙凤知名强英雄。”那么写了什么样的情景呢?

前面说了,在家族面临越来越衰落败落的情况下,家长作主,贾宝玉和薛宝钗就勉强成婚了。但是他们是一个无性婚姻,两个人虽然客客气气的相敬如宾,可是却并没有过夫妻生活,没有性生活。所以薛宝钗等于是守活寡的局面,替她想想的话,也是相当悲惨的一种境遇。但是薛宝钗根据书里的描写,她虽然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她也有爱情和夫妻生活这方面的向往,但是在她的价值观里面列在第一位的还是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够刻苦读书,读圣贤书,然后参加科举考试。因为这个家族已经败落了,不可能再从皇帝那得到承袭的过去祖上的荣光那样的爵位了,不要说故事发展到这里,皇帝一开始整治大家族了,就是皇帝没有整治他们,到了贾宝玉这一代也没有现成的世袭的头衔落到身上了,就必须要靠参加科举考试去博取功名。

宝钗她的人生价值观当中至高的一点就是这个,那么我嫁给了宝玉,宝玉对我比较冷淡,不跟我过夫妻生活,这个还可以忍一忍,以后逐步去解决。但是宝玉一天到晚不读圣贤书,不思上进,不考虑怎么通过科举考试博取功名,挽救家族颓败的发展趋势,这可不行。所以第二十一回写袭人劝宝玉,那么到了八十九回就写宝钗她来劝宝玉。

那么她怎么借词含讽谏呢?宝玉他念念不忘林黛玉,所以他就提出来,他要到大观园里面去走一走,大观园那个时候已经荒芜了,除了栊翠庵还住着妙玉和她的仆人,稻香村还住着李纨和她的儿子贾兰,以及一些丫头婆子,其他地方都已经搬空了,也没有很多的仆妇来清扫整理其他那些园林建筑,那些园林的布置了。但是宝玉怀念黛玉,他还要去逛,薛宝钗一开始也拦不住,就由他去了,宝玉去了大观园,当然就去了潇湘馆。

那么在这一回的描述文字里面,就写到宝玉到得大观园,步随心行,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潇湘馆。彼时除稻香村、栊翠庵两处,其余馆舍并无人看守打扫。推开门扇,吱呀一声,随之野雀蓬的四散惊飞。迈进去,寒烟漠漠,落叶萧萧。

还记得前面写潇湘馆怎么写的吗?第二十六回写潇湘馆的景时候有八个字,是什么呀?“凤尾森森,龙吟细细”,就是潇湘馆的竹丛长得非常好,竹子长高以后,上面的竹梢就弯下来,形态就和凤凰的尾巴一样,所以叫做“凤尾森森”。而竹丛下面有小溪流过,就好像从龙的嘴里面吐出来的水一样,这湾水细细的从竹丛下面流淌过去。那么就在第二十六回“凤尾森森,龙吟细细”这个描写的旁边就有脂砚斋的批语,脂砚斋怎么说的呀?说注意,这与后文的“落叶萧萧落,寒烟漠漠”一对,可伤可叹。这就说明在八十回后再写到潇湘馆的时候,衰败的潇湘馆那个景象,描写的时候,就一定会有“寒烟漠漠,落叶萧萧”这八个字,那么在八十九回里面就有了这八个字,这八个字是曹雪芹的原笔。

那么宝玉到了潇湘馆看到这样的情景以后,推开屋门往里,蛛网罩脸,光线晦暗,望过去,黛玉的衣冠灵柩安厝在那里,一道天光,透过霞影纱斜照进来,天光里微尘漂浮不定,那景象令宝玉想到“和光同尘”四个字,似有醍醐灌顶,不禁凄然欣然肃然憬然,站立良久,方慢慢转过身,走了出去。后来又在园中转了许久,在那沁芳闸边,看落叶残花随逝水而去,悲从中来,滴下热泪。

宝玉就足足在大观园里面走动了两个时辰,最后才回到大观园外,他和宝钗的住处。那么宝钗已经打好主意了,要找个机会再来痛劝宝玉一番,那么先就只是静静坐着,也不发问,宝玉过来以后,就在她对面坐下了,宝玉就主动的开言了,就感叹道,说今日方悟透“和光同尘”的四字精义。宝钗就知道机会来了,可以借词含讽谏了。宝钗就问:“请解其详。”宝玉就说:“古人有诗云:‘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只是我却要改他一个字,道是:‘世界微尘里,吾仍爱与憎。’我顿悟,虽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然天地宇宙,由情支撑,任一粒尘埃,皆情之所在,我能恒久有情,则虽化为飞尘,无怨无悔,幸甚幸甚。今日我任情沐魂,悲欣交集,通体舒畅。”宝玉把自己重回大观园,重返潇湘馆,大观园徘徊一番的领悟跟宝钗和盘道出。

宝钗听了以后怎么样?就讥讽他道:“我当你醍醐灌顶了,却原来是糨糊进脑。”就跟他正色道:“那‘和光同尘’真义,正是去情卸情脱情绝情也。古语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世人多有误解者,以为说的是天地无情,不能善待世上万物,其实不然。他说的是天地没有爱憎,没有情这个东西,他对世上万物不分贵贱一视同仁,这在情上的麻木不仁,才是天地的好处。”

当时袭人在旁边也听不懂他们俩究竟在说些什么,因为他们两个这种对话就到比较高的层次了,到哲理层次了。但是袭人听到了“无情”两个字,就猛然想起那年在怡红院开夜宴为宝玉庆寿,当时宝钗抽出的花签上的那句诗就是“任是无情也动人”。那宝玉见宝钗振振有词,虽端庄严肃,却也鲜艳动人,心中暗想:你虽无情,我也心动,我既心动,便是有情,若我果然无情,又怎能与你共室同榻呢?只是我之情非金玉姻缘所绾。那宝钗见宝玉一时无语,遂趁热打铁,痛下针砭,就长篇大论的劝他,说:“你想那情字,心与青拼合,人心本应纯净如水,却由青色充溢,那是什么好气象呢?佛经里有‘四谛’之说,那‘四谛’?苦、集、灭、道也。人生乃悲苦之旅,此为‘苦谛’;召感诸般苦楚的业因,是为‘集谛’;要解除烦恼业因,须寂灭心中之情,此为‘灭谛’;修得道行,则达‘道谛’。其中最重要的桥梁,就是寂灭之道,即斩情之道。我知你今天进园,必是先到潇湘馆凭吊,势必还到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往昔住处徘徊张望,不但不寂灭那伤感情愫,反纵容那情字毁你胸臆。”那宝钗主张就是要灭情。

宝玉就跟她争辩说:“我岂止到那些地方为他们动情,在沁芳闸那边,见花落水流红,叶漂旋无踪,就想起晴雯、香菱、鸳鸯,还有四儿、芳官、藕官、蕊官等等,就连那司棋,我也为她落泪。”宝钗道:“更被情字所误,离‘四谛’远了!你应知道,你非你自己,你是老爷太太的子息,是我的夫君,是别人的兄长、叔叔,你岂能为了一己的情怀,就忘却了人伦大纲?你更须为人之父,乃至为人之祖!”

那么袭人在一旁听了以后也大体明白了宝钗的意思,就帮腔说:“确是如此。请二爷深思。”那宝玉却仍冥顽不化,跟她说:“我知这宇宙天地确实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到头来大虚无大无奈,但我须入世享情,此桥此径,不可忽略。正是: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

这一回就写到了宝玉和宝钗他们两个虽然结婚了,但是无性婚姻,虽然是无性婚姻,他们在思想上还是交锋的。宝钗就借着宝玉又到大观园潇湘馆那边去徘徊怅惘,回来以后说了一些话,说了一句词叫“和光同尘”,就借这个词对宝玉来一番讽谏,两个人的思想交锋达到很高的哲理层次,但是最后谁也说服不了谁,宝玉依然故我。

那么这一回就不但写到了宝玉和宝钗的关系,还写到了贾琏和王熙凤的关系。二十一回是通过平儿帮贾琏掩盖了和多姑娘私下做爱的丑事,来写出贾琏和王熙凤的夫妻关系。在那个阶段贾琏是怕老婆的,是被王熙凤所控制的,但是后来故事一步一步发展到第八十九回,那么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其实在这八十九回以前,已经有很多细节写到贾琏对王熙凤的态度就越来越趋于强硬,从怕老婆到不但不怕还吆喝王熙凤。

那么在第五回,贾宝玉在太虚幻境薄命司他所看到的金陵十二钗正册里面,关于王熙凤的册页当中的那一页,画的是什么?判词是什么呢?在第五回里面,宝玉在太虚幻境薄命司所看到的金陵十二钗正册当中,王熙凤那一页画的是一片冰山,冰山上面有一只雌凤,这个画面就很不吉祥,这个雌凤虽然高居山上,但是这个山是一座冰山,冰山是会熔化的。所以王熙凤她实际上从前八十回的描写来看,高高在上,好像很神气,掌握府里面的管理大权,对她的丈夫贾琏,她是很强硬的态度,是控制她丈夫的,她丈夫当时是怕老婆的。但是随着故事的发展,她所立足的这座冰山在不断地熔化。到第八十九回的时候,就差不多要化光了。

那么当时宝玉看到的画是这样的,旁边的判词是什么呢?判词写的是“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那么这个判词里面就用了拆字法,拆字法前面已经有过例子,我给你讲过香菱,关于她册页上面的那幅画和判词里面,就说香菱是怎么死的呀?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就是两地生孤木造成了她的死亡,两地生孤木就是拆字,两个地,土地土地,两个土垒在一起,旁边加上一个木字,就是桂,就说她是被夏金桂欺凌而死的。

那么现在王熙凤的判词也是拆字法,凡鸟这两个字合起来就是凤,就是王熙凤,王熙凤非常有才能有才干,如果她早生一些年的话,她可能会有更大的作为,但是她也是偏从末世来,她长大成人,到荣国府当管家,这个时候荣国府的好日子就只剩三年了。三春去后整个府第就要败落了,那么通过前八十回里面,她的许多表现我们就知道,她有理家的才能,管理的才能,也有赚钱的才能,是一个有才的女子,一个巾帼英雄。

那么她和贾琏的夫妻关系怎么样呢?贾琏对她有三个阶段,叫一从二令三人木,一开头是怕她,很多事情上都服从她,前八十回里面有很多这种例子,但是到了八十回后,王熙凤她的种种因果,种下的善果当然也结出来了,那么她种下的蒺藜,她也得去收。她做得坏事就纷纷暴露,就开始有报应了,这样的话,贾琏就发现她不地道,特别是她过去多年来把她手中发放的月银克扣住,拿去放高利贷,短期高利贷获取暴利,那么这些利银都被她个人贪污了。所以导致府里大亏空,特别是府里的管银库的吴新登夫妇逃亡以后,那么王熙凤给府里带来的财务亏空就形成一个很大的窟窿,所以贾琏后来就对她不客气,跟她说话就不再是商量的口吻,而是命令的口吻,甚至是喝令的口吻,所以就从“一从”变成了“二令”。

那么到了这第八十九回,就进入第三个阶段,第三个阶段怎么样了?就“人木”了,一个木字加一个单立人,什么字啊?休,什么叫休啊?那个社会男子把自己的妻子驱逐掉,停止她妻子的身份就叫做休妻。那么到了第八十九回,因为吴新登夫妇虽然逃亡了,后来终于被官府擒拿了,擒拿以后来审问,这两夫妇就不客气,就把王熙凤的种种恶行都供出来了。这样的话,官府就要开始追究荣国府,贾琏就气得要死,一方面去打点有关的官吏,去行贿,打算化解这个事情。另一方面就决定把王熙凤休掉,那么休掉王熙凤就需要通过族里面管事的人,通过族长,那么贾氏宗族的族长是谁呀?前面交代得很清楚,也多次写到他的作用,就是宁国府的贾珍。他就要求贾珍出面,然后汇集邢夫人写下文书,把王熙凤休掉,这是非常严厉的一种措施了。因为把她休掉,她就没有身份了,她再也不是二奶奶的。

但是这个王熙凤尴尬在哪里呢?王家虽然一度很有权势,特别是王家有一个王子腾在朝廷做大官,一度皇帝非常信任,还派他到外地去做九省督点检,但是故事到这个阶段的时候,王家也败落了,王子腾的九省督点检的官也没有了,皇帝开始不信任他了,搞不好下一步就要整治他了。而王熙凤自己这个时候,她的父母那已经没有了,一般休妻,要把这个妻子休掉,就让她回娘家去,她也没有娘家可回了,那怎么办呢?就让她和平儿换一下她们的位置,原来王熙凤是贾琏的正妻,是二奶奶,平儿是通房大丫头,现在就把她休了以后,允许她留下来,还在那个院子里面生活,但是她就要搬到平儿原来住的侧室去了,她就成为通房大丫头了,成为凤丫头。平儿呢?就被贾琏扶正,就成了新的二奶奶了。

那么当时完成这个休妻手续的时候,还特别把李纨请来当证人,李纨在这个场合也很尴尬的,还记得前面有一回写到李纨和王熙凤两个人拌嘴抬杠,最后李纨就说,说你过生日那天,你还打了平儿,说其实你给平儿拾鞋,你都不够资格,你们两个很应该换一个对子。当时只是一句气话、玩笑话,没有想到竟成了预言。现在王熙凤就活生生的被贾琏给休掉了,那么王熙凤的命运还继续往下延伸,判词说她最后是“哭向金陵事更哀”。八十九回时候,她只是被休掉,那个结局还没有来临,那么这样的话,整个荣国府可以说就是一片混乱了。那么皇帝对荣国府的进一步打击就来临了。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