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回】(上)贾母充分肯定晴雯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100期 2018-12-10 创建 播放:6134

介绍: 第七十八回:“老学士闲征姽婳词,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王夫人她抄检大观园以后,后来她去亲自到怡红院处置这些丫头也好,她事前并没有去请示贾母,事后她也没有很及时地去汇报,直到她把这些事情都做完之后,她这天才去跟贾母轻描淡写的说这些事。她说,“宝玉屋里有个晴雯,那丫头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间病不离身,我常见她比别人分...

介绍: 第七十八回:“老学士闲征姽婳词,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王夫人她抄检大观园以后,后来她去亲自到怡红院处置这些丫头也好,她事前并没有去请示贾母,事后她也没有很及时地去汇报,直到她把这些事情都做完之后,她这天才去跟贾母轻描淡写的说这些事。她说,“宝玉屋里有个晴雯,那丫头也大了,而且一年之间病不离身,我常见她比别人分外淘气, 也懒。前日又病倒了十几天,叫大夫瞧,说是女儿痨,所以我就赶着叫她下去了。若养好了也不用叫她进来,就赏她家配人去也罢了。”然后又附带说那些唱戏的女孩子,她也就都给打发了。

王夫人她这样做是违反封建礼教的规范的,因为晴雯原来是谁的丫头啊?是贾母的丫头,你处置晴雯一定要事先去请示贾母,不能够先斩后奏的。可王夫人这次就硬是这么做了,你像司棋,王夫人都顾及到说那是贾赦邢夫人那边派过来的丫头,自己不能越权去加以处置,所以让周瑞家的把她押往贾赦邢夫人那个院子去,由那边进行处置。可是晴雯呢?她就没有说先退回贾母那,告诉贾母晴雯如何不好,由贾母做最后的裁决,她不是这样的,她是先斩后奏,这是很恶劣的行为。

上一讲有一个场面,我故意暂时略过不讲,现在加以补充。就是王夫人她到怡红院去处理抄检大观园后来剩下这些事情,就是这些残局。她先就很严厉地叫底下人把晴雯从炕上拽下来,晴雯当时已经好几天水米不进,奄奄一息了,蓬头垢面的,就硬把晴雯从炕上拉下来,然后由两个婆子架着给轰出去了,还说把她东西都给扔出去,好衣服要留下来,今后给别的小丫头穿,非常残忍。

王夫人对晴雯的迫害从心理学角度往深究的话,她不仅是针对晴雯本人的,一个她觉得晴雯的眉眼有些像她最不喜欢的林黛玉,当着众人就把这个话说出口了,没说出口的是什么?显然她也觉得晴雯的性格也像林黛玉,说话很尖刻,性子很任性,由着自己性子生活。所以多数的读者都认为晴雯是黛玉的一个影子,打击晴雯实际上从王夫人的内心来说,也等于是打击了林黛玉。打击这种模样长得好,又能说会道的,我最烦最恨。所以她内心有针对林黛玉的成分,她也看出来了,这个贾母老给林黛玉和宝玉今后的亲事保驾护航,她气不愤,她得给拆开。

那么另外呢?她这样做也是针对贾母老太太的,晴雯不是你的丫头吗?你喜欢,对不起,我讨厌,我现在就先把她处理了,我再来给你说。她这是很忤逆的一种行为,按说她作为一个贾母的儿媳妇,她不该这么做,而且对晴雯进行诬蔑,说她得了女儿痨。所谓女儿痨就是女孩子得了结核性的肺病,肺结核,当时没有这种病名的称谓,叫做痨病,但是都知道这种病是会传染的,所以一说女儿痨,那么就是对这个人的病情进行了一种很恐怖的概括,就是她会传染其他人,这种人不能留,即使死了以后,尸体也会带有传染性,所以必须得赶紧烧掉。

王夫人对晴雯进行了一种诬蔑,晴雯不是女儿痨,从书里前后描写来看,晴雯是重感冒了,后来由于受到王夫人的斥责,心里窝了气,转肺炎了,肺炎虽然可以使人致死,但是肺炎是没有传染性的,跟所谓女儿痨是两回事。可是王夫人非常恶毒,就在贾母面前诬蔑晴雯是女儿痨。从她跟贾母汇报的口气来看,好像她处理这个事情是很温和的,就觉得她大了,又得了病了,就先让她出去吧。其实真实的场面是怎么样的呢?到了怡红院,喝令,让婆子把晴雯从炕上拽下来,当时晴雯已经几天没吃饭没喝水,蓬头垢面的,气息都微弱了。说架出去,就等于把晴雯给扔到了下房她哥嫂那破炕上,非常残暴的。

那么第七十八回开头有一笔非常要紧,就是贾母针对王夫人这个汇报,她是进行了反驳的。对遣散这些小戏子,贾母意见倒不大,但是关于晴雯,贾母就立刻把王夫人给驳回去,说,“但晴雯那丫头我看她甚好。”不是一般的好,是甚好,怎么就这样起来?就是对王夫人关于晴雯的诬蔑,她不相信。然后干脆就把话说明白,说我的意思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将来只她还可以给宝玉使唤得。在贾母心目当中,今后宝玉的首席姨娘就应该是晴雯,她喜欢晴雯,她肯定晴雯的才干。她之所以把晴雯拨给宝玉,就是打算让晴雯今后长久地服侍宝玉。她把王夫人给驳回去了,王夫人说晴雯现在变得很糟,贾母就说,谁知道变了!是怀疑的口吻。

王夫人就跟贾母继续过招,就强词夺理说,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错,只怕她命里没造化,所以得了这个病。又强调女儿痨,如果说别的,她压不住贾母那些正面的评价,那么就强调她得了女儿痨,这个贾母应该没话说,因为女儿痨会传染,是一种很糟糕的病。然后王夫人又强调说,“俗语又说“女大十八变”,况且有本事的人未免就有些调歪。老太太还有什么不曾经验过的,三年前我就留心这件事,先只取中了她,我便留心,冷眼看去,色色比人强,只是不大沉重。”她这就是胡说八道了,她哪里是早几年就看中了晴雯,在培养晴雯呢?她是因为贾母对晴雯评价如此之高,她没办法,只能顺着敷衍几句。

然后呢?她就把她另一件事说出来了,也是先斩后奏,她说,“若说沉重和大礼,莫若袭人第一。虽说贤妻美妾,然也要性情和顺举止沉重的更好些。”就是袭人模样虽比晴雯略次一等,“然放在房里,也算得一二等的了。况且行事大方,心地老实,这几年来,从未曾随着宝玉淘气。凡宝玉十分胡闹的事,她只有死劝的,因此品择了二年,一点不错了。我就悄悄的把她丫头的月份钱止住,我的月份银子里批出二两银子来给她,不过使她自己知道越发小心学好之意,且不明说者。”那么这个事,她已经做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可是到现在她迫害了晴雯,跟贾母汇报的时候才顺带着说出来,就是她已经内定了袭人作为宝玉的一号姨娘,内定了,而且已经给予了姨娘的待遇,只不过暂时没有明确过来而已。

这都是顶着贾母来的,贾母刚才那段话就说了,认为只有晴雯才是可以长久服侍宝玉的,是各方面条件都具备的。贾母对袭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还记得前面有段情节吗?过节的时候,贾母看见袭人没有跟着宝玉过她这来,就不高兴,就说袭人现在怎么也拿大了?尽指使小丫头来。当时王熙凤什么就帮着解释,说是她妈死了,好像在服葬期,不方便来。贾母很不以为然,因为根据当时贵族家庭的游戏规则,你仆人家里死了谁,你该服侍还得服侍,不能开这个例。贾母就说,如果她还在我跟前,难道她也不在我跟前服侍吗?这个时候王熙凤她们才退一步解释,因为大观园里面,怡红院那边灯火很多,怕出事,她稳重可靠,所以留她在那看房子照应。贾母才放过了袭人。

所以贾母和王夫人,不要说对宝玉正妻的选择上是对立的,对宝玉的首席姨娘的选择上,她们也是尖锐对立的。这些行为就更证明后来程高本续书,续成王熙凤搞掉包计,贾母就同意让宝玉娶薛宝钗,那完全就是不符合前面的这些曹雪芹的原笔原意。他写得多明白呀!贾母喜欢谁啊?喜欢林黛玉,丫头里面喜欢谁啊?喜欢晴雯。那么王夫人她先斩后奏,两件事她都做了。当然贾母就很被动,也就只好暂且如此。

那么这个时候贾母有一段话非常要紧,如果说贾政不理解宝玉,王夫人不理解宝玉,府里的很多很多人都不理解宝玉,但是贾母对宝玉有所理解,贾母这么说的,说,我也解不过来,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孩子。别的淘气都是应该的,只是这种对待丫头们却是难得,我为此也担心,每每冷眼查看他和丫头们闹,必是人大心大,知道男女的事了,所以爱亲近她们。既细细查试,究竟不是为此,岂不奇怪,想必原是个丫头错投了胎不成。

大家都知道宝玉爱在姊妹群里混,跟丫头们也特别好,平等相处,玩闹一处,很多人就以为他好色,他一天天长大了,是一个成熟男人了,好女色,所以他有占有青春女子的心理,因此他是这么个状态。贾母就告诉大家,她细细地考察了,不是这么回事,宝玉和丫头们好,闹半天并不是因为他从一般意义上的那种衡量标准来评定说是好色,因为他长大了,是一个成熟男人了,所以他想占丫头们的便宜,不是这样的。他把自己和丫头们看成同等的生命,所以贾母甚至认为他可能是投错了胎,他本来应该是个女孩。

这些笔墨都进一步地丰富了贾母这个形象,就是《红楼梦》里面贾母这个角色不得了,她在很多方面,她都是具有超越性的,她的见识超越了贾政,超越了王夫人,超越了府里很多人,在一定程度上,她和宝玉、黛玉、晴雯是心灵有所相通的。

那么再说几句袭人,看了上一回的这些故事以后,有的读者就对这个袭人深恶痛绝。因为四儿被撵,芳官被撵,王夫人抛出来的证据,显然都是袭人去汇报时候得到的。那么晴雯是不是也是袭人在王夫人面前说了坏话导致这样的后果呢?这个没有证据。袭人和晴雯之间是有矛盾的,但是袭人不至于对晴雯下这样的毒手,晴雯之所以被撵,最根本原因是王夫人从来就讨厌她,早憋着要撵她了,再加上有王善保家的当着王夫人的面和很多人的面痛下谗言,才使得晴雯最后是这样一个悲惨的结局。

那么前面也写到了宝玉和袭人的一些对话,宝玉就说怡红院里面的那棵海棠树无故的枯了半边,宝玉就形成一个这样的逻辑思维,就是自古以来,树木都知道人的命运,他举了好多圣贤的例子,这个树繁荣,说明这个人的命运是好,树如果枯了,就说明这个人的命运就不好了,做了这样一些比方。

这个时候就写袭人,前面说了好多话都能够忍耐,说到这里就实在无法忍耐了,袭人就有一个大发作。袭人就从心窝里喷出这样的话来,真真这话越发说上我的气来了,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心思,比出这些正经人来!还有一说,她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便是这海棠,也该先来比我,也还轮不到她,想是我要死了。

这些描写都很精彩,他写人物不是照着一个简单的概念,说他是好人或者坏人,他不是从这出发,他写一个活人。袭人是有优点的一个人,但是袭人也有很大的负面的东西。当宝玉把院里的海棠树枯了一半比喻成晴雯这个人会遭殃,而且举了很多圣贤的例子来陪衬,袭人心里头就忍不住了,就如此发作,透露出她内心里面很多的东西,你自己去琢磨吧。

所以他写袭人是立体的写法,那袭人是不是就很糟糕呢?到了八十回后,我会讲给你听,袭人恰恰又并不是很糟糕,就又有一些让你觉得很值得赞叹的行为,写活人,写活生生的人,这些人携带着自己人性当中的善和恶,好和坏,以及非善非恶非好非坏的一些复杂的因素,在他们的人生道路上跋涉,这是我们读《红楼梦》必须要读懂的。

那么王夫人在对待晴雯和袭人的事情上,都是先斩后奏,说给贾母听。那么这个情况下,晴雯实际上就已经死掉了,只是贾母当时还不知道,而袭人已经被王夫人很长时间从自己月银里面拨二两给她,成了准姨娘了,那么贾母面对这样的现实也只好认可。

那么这一回的重要情节是宝玉是写了一首诗,写了一篇长长的文章,一篇诔文。那么上半回叫做“老学士闲征姽婳词”,什么意思啊?老学士指的就是贾政,书里到这个地方,他写贾政突然对宝玉就没那么大气了,甚至对宝玉的诗才、文才开始公开赞扬了。

而且有一天突然贾政来劲了,就把宝玉、贾环和贾兰都召集到他的书房里去了,当然还有一些府里所养的卿客相公,就是他的一些幕僚,都聚集在那。贾政就说有一个很好的写诗的题材,应该来写一写,那么贾政他闲来无事,忽然要自己的儿子和孙子来写诗,歌颂一个什么人呢?姽婳将军,姽婳是对女性的一种称谓,就是类似巾帼英雄的含义。

那么这个姽婳将军是个什么人呢?怎么忽然贾政要自己的儿孙来写诗吟诵她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