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回】寒塘渡鹤影 冷月葬花魂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98期 2018-12-06 创建 播放:5765

介绍: 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那么再提醒大家一下,故事讲到这个地方,就是贾元春省亲以后的第三个年头的中秋节了。那么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因为到这一年的中秋节,从七十六回的回目上你可以看得出来,凄清、寂寞,整个贾氏宗族的状态就越来越不好了。

那天过中秋,先是在大观园山坡上的一处叫做凸碧堂的地...

介绍: 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那么再提醒大家一下,故事讲到这个地方,就是贾元春省亲以后的第三个年头的中秋节了。那么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因为到这一年的中秋节,从七十六回的回目上你可以看得出来,凄清、寂寞,整个贾氏宗族的状态就越来越不好了。

那天过中秋,先是在大观园山坡上的一处叫做凸碧堂的地方,又叫做凸碧山庄,在那个地方团聚,那么凸碧堂前面有一个平台,开头是用一个屏风把它隔成两部分,为什么要隔成两部分呢?因为那个时代那个社会多数情况下,要注意,男女不能够混杂。当然贾母她是老祖宗,她例外,所以在屏风一边。一开头,这个大圆桌她当中,然后她的右边是贾政、宝玉、贾环、贾兰,左边是贾赦、贾珍、贾琏、贾蓉。

但是这几个人坐下以后,差不多只坐了半桌,就显得很凄清,后来贾母就说让女孩们也过来,就把贾家的三个女孩,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也请过来了。他没有直接写屏风那边有什么人,但是我们可以估计出来,有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和李纨本来也应该在那,但是两个人都病了,当天就没有能够来团聚。那么还有谁呢?还有尤氏,还有贾蓉的妻子,贾蓉续娶的这个妻子在前面有一回交代过姓什么,姓许,许氏。然后就有亲戚,亲戚的话,薛宝钗那家就都不在了,因为他们自己家人丁挺多的,他们自己在家里面过中秋团聚。所以只有林黛玉、史湘云,是这么个局面。后来男丁陆续就都撤了,贾母就说把屏风撤开,大家合并,这样的话就那边的妇女都到这边来了,大家团坐。

贾母强撑着精神来过这样一个中秋节,可她内心肯定是不安的,为什么呀?还记得上一回写到的情况吗?甄家来了几个女人,气色不成气色,慌慌张张的,还带了东西来,就是在当时情况下,日月两派争夺,双悬日月照乾坤,日派就逐步发现了月派的一些阴谋,就开始来收拾月派,那么江南甄家首当其冲,就被抄家治罪了。那么抄家治罪一开始是在南京执行,但是他们家在北方京城里面也有房产,房产不能挪动,但是他们的动产,金银珠宝可以挪动的,所以就跑到贾家这来藏匿罪产。贾家即使一万个不愿意,可是因为是老亲,关系太铁了,所以不得不应承下来了。所以你想在这种情况下,贾母、贾赦、贾政、王夫人都心中有鬼的,他们做了皇帝不允许做的事情,帮罪家隐匿罪产。那么后来贾母就让人吹笛,本来是为了提高赏月的兴致,但是结果呢?却越发使得这个气氛变得非常凄清,等于最后就不欢而散了。

所以这回的上半回叫做“凸碧堂品笛感凄清”,这个凄凉的笛音就萦回在大观园荣国府的上空。那么下半回很重要,它写大观园的设计,有一个山坡是用来赏月的,上面是一个凸碧堂,凸碧山庄,那么与之相呼应的呢?山下也有一处赏月的地方,就有一个池塘,旁边有一个建筑叫做凹晶馆,又叫做凹晶溪馆,溪就是溪流的溪,因为池塘的水是活水,有一小溪,把那个水引进这个池塘。一个是凸碧,一个是凹晶,就说明都是赏月之处,凸说明是在山坡上,凹说明是在池塘边。那么这两个景点的名称其实还是林黛玉给取的,因为当年贾政带着贾宝玉在大观园里面题对额,来不及把所有的这些景点都给题上,后来又由府里面的其他人,包括林黛玉补了一些,最后林黛玉所拟的这两个名字就非常好,所以贾元春最后钦定的时候就采纳了。

那么山上中秋的聚会散了,就发现有两个人找不着了,因为丫头们她们要送这些主子回去休息,所以翠缕和紫鹃就找不着她们的小姐了。那么史湘云、林黛玉她们到哪去了呢?因为她们是外姓人,她们虽然和贾母都有很亲的血缘关系。可是毕竟不姓贾,所以在屏风那边坐大圆桌团圆就没有她们的份,她们是陪客,因此她们很早就离席另找地方说话去了。她们就从凸碧山庄下了山来到了凹晶溪馆,她们两个就在凹晶馆前面的平台上的竹墩上坐下来了。坐下来以后,她们就商量着要联诗,因为她们诗社已经由于种种原因停顿了,可是两个人还都有诗性,就决定联诗,联中秋诗。

联诗,前面已经出现过这种场面,还记得吗?在芦雪广,那个时候人比较多,大家在一起就联过诗,现在只有两个人,那么她们也在这来联诗。就决定联一首比较长的中秋诗,联诗就是你一句,我一句,我一句,你一句。每个人说出一句以后,要再说出一句,再说出一个上句,让另外一个人能来接下句,是这样一种联诗的办法。

那么要注意,他写史湘云和林黛玉联诗,他有好几层的含义,他也体现出整个大观园的衰落,当年诗社何等旺盛,最旺盛的时候,大家想一想有多少美女参加呀?除了贾家的小姐,除了史湘云、林黛玉,除了常住的薛宝钗,还有薛宝琴参与,还有邢岫烟参与,还有李纨的两个堂妹李纹、李绮参与。那个时候真是济济一堂,但是现在呢?只有两个人来联诗,所以叫做悲寂寞。

整个贾氏宗族已经到了一种凄清的境界,那么这些青春的花朵也纷纷飘散,只剩下湘云和黛玉两个寂寞的青春女性,在这样一个月圆之夜来联中秋诗。这是这一回写她们联诗的第一层意蕴。第二层呢?就是通过她们来联这个诗,进一步来展示双悬日月照乾坤的这样一种总体形势。整个贾氏宗族以及相关的这些亲友们的命运都是由双悬日月照乾坤的一个总体形势所关联的。

还记得秦可卿临死以前给凤姐托梦所念的两句寄语吗?寄语跟那个谶语是一个意思,都是一种预言。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那我们掐着手指头算一算,现在是贾元春省亲以后的第几春?也就是第几年呢?第三年。第三年就到了中秋了,中秋再一过,一晃就到年底了。那么这三年过去以后会怎么样呢?就会大灾难大悲剧降临。所以这回下半回,林黛玉和史湘云的联诗,它也是在对这样一种命运走向,再次进行宣告,这是它的另一层意蕴,当然第三层它也预示着这两个人物最后的归宿。

那么她们你一句我一句联来联去,最后就联出了这样的句子,叫做银蟾气吐吞,药经灵兔捣,人向广寒奔。过去中国人对月亮的想象是里面有一个桂花树,树后有一个宫殿叫广寒宫,里面住着一个仙女叫嫦娥,那么在院里面还有一个蟾蜍,就是癞蛤蟆,癞蛤蟆这个是俗称,不好听,雅称就是蟾蜍。那么还有一个兔子在那拿一个石桕,石捣棍在那捣药,这是中国人对月亮里面情景的一种总体想象。

那么她们两个联诗就联到了这样一些句子,展现了对月宫情景的描述。月亮当时是个什么情景呢?月亮还在发挥自己的能量,里面的蟾蜍,因为是银色的月亮,所以这个蟾蜍也叫做银蟾,气吐吞,当时还是雄心勃勃在那大吸大呼,那么实际上在故事发展到这个阶段的时候,月派确实已经凝聚了力量,打算跟日派做最后一搏。那么月亮里面的这个兔子在那不断地捣药,然后怎么样呢?地上有些人就很迫切地要向广寒奔,广寒就是月亮里面宫殿的名称,广寒宫,嫦娥的住处够更说明史湘云、林黛玉她们这个家族是和月亮很亲近的,这些人都想往广寒宫里面去投奔。

那么这个时候出现什么情况呢?犯斗邀牛女,什么叫犯斗,斗就是天上的星辰,咱们都熟知一个词汇叫北斗星。犯斗就是一个星星去侵犯另一个星星叫犯斗。这就更意味了是一种紧张的气氛,就是双悬日月之间不仅是双悬着,而且这个月还要去犯这个日,一个星星要去犯另外一个星星,是一种很严重的事态,很严重的局面。

那么地上的人们怎么样呢?就有一派人,他们是什么星星呢?叫做乘槎待帝孙。他们望着天上的天河,就应该有一个法子,大家知道在地上的水域有一种竹筏或者木筏,拿了蒿杆撑动是可以在水域里面航行的。那么现在往着天河就觉得天河里面也有这种筏子,那么叫槎,槎就是筏子的意思。那么人们撑着天河的这种筏子干吗呀?在苦苦地期待,期待什么呀?期待帝孙,帝孙字面意思指的是天上的星辰,像牛女帝孙,字面意思都是说天上的星辰,但是在这里显然是一语双关。

谁是帝孙呢?前面已经讲过很多了,整个故事的真实的时代背景,贾元春省亲就是乾隆元年的故事,然后是乾隆二年,那么现在林黛玉和史湘云她们中秋联诗,真实的时代背景就是乾隆三年。这个时候帝孙,就是康熙皇帝的孙子,康熙皇帝的长皇孙。康熙皇帝皇后生的儿子,他的正室所生的嫡出的这个儿子,就是康熙的嫡孙就是弘皙。

还记得我前面讲的很多吗?弘皙那个时候在昌平的一条大江漕河前边,他有很大的一个王府,现在那个地名还保留当时那个称谓,当时叫郑家庄,现在那个地名叫郑各庄,应该是同一个地方。在那弘皙怎么样呢?就私自设立了只有皇帝才能设立的内务府七司,包括会计司和掌仪司等等。而且在这个时候乾隆皇帝就发现他对自己是个威胁,乾隆皇帝后来就亲自跟周围人说,这个弘皙自以为旧日东宫之嫡子,居心甚不可问。所以双悬日月照乾坤这个政治局势不是我们考据派自己脑洞大开,凭空想象出来的。乾隆皇帝他就说出来了,他就指出来弘皙有政治野心,当然他发现得有点晚。乾隆元年的时候,他还没太察觉,二年的时候微微有所察觉,三年的时候呢?就开始防范,那么到了下一年,乾隆四年,也就是秦可卿她在书里面托梦所说的三春去后。那么日月双方就进行了一次决战,当然最后是月派彻底失败了。乾隆皇帝巩固了自己的统治。

那么这些大的政治背景化到书里面呢?它虽然模糊化了,但是通过林黛玉、史湘云中秋联诗,还是把它透露出来了,叫做月派这些人就乘槎待帝孙,他们就等候这个帝孙能够成事。那么现在你想贾氏宗族都是这个心情,如果说他们这个心情还不那么迫切的话,现在他们都帮助江南老亲甄家藏匿罪产了,这要是让书里面的皇帝发现的话,那是死罪。但是如果书里面的义忠亲王老千岁这派取胜,月派取胜,如果像冯紫英他们这些人能够从大不幸中又有大幸,从这种处境变成大幸中更有大幸。那么一切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他们不但不会被取胜的月亮治罪,而且会认为他们是功臣,他们保护了这一派的骨血,虽然后来不得不让他们所藏匿的骨血自尽,但是操办了很风光的丧事,还是把事情处理得很不错。

再加上后来能够救助这一派,落难的贵族成员和官员,像江南甄家,所以他们应该都是很迫切地希望月派能够取胜,正像第一回里面的那首诗,贾雨村对月吟出的那首诗一样。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那么林黛玉和史湘云的联诗,实际上和书中的那些句子都是呼应的。而且她们联出了这样的句子,叫做“虚盈轮莫定,晦朔魄空存。”就是这个月亮时而圆时而亏,就是它的阴晴圆缺好像很难论定。最后会定格在哪呢?是终于圆满了,还是最后完全的消失呢?虽然它有阴晴圆缺的变化,但是它的实体实力,无论是晦朔期间它那个魄,魄就是它的灵魂在空中是永远存在的,他们对月亮充满了这种信心。

那么联来联去,最后就联出了两句绝妙的诗句,就是林黛玉她后来就说出一句叫做“ 壶漏声将涸”,就是打经的那个依据是要看沙壶里面的沙漏状况怎么样?那么沙漏里面上面的沙子都快完全卸到下面去了。那么这个时候史湘云想了想就往下联,叫做“窗灯焰已昏”,就是窗子里面点的灯,灯油也快熬尽了,灯光也昏暗了。那么这个时候,史湘云就吟出了一句绝妙的诗句叫做“寒塘渡鹤影”,史湘云受到什么启发呢?

当时她们是在凹晶馆的平台上,在那吟诗。林黛玉说出了上句以后,下句怎么联?史湘云开始觉得有点犯难。那么突然就发现水里面好像有黑影,史湘云胆子大,就弯腰拾一小块石片向那池中打去,只听打得水响,一个大圆圈将月影荡散复聚者几次。于是就只听见那边黑影里嘎然一声,却飞起一个白鹤来,从那个地方直往藕香榭飞去了。正因为见了这只真实的鹤,史湘云一下子就来了灵感,就吟出一句“寒塘渡鹤影”。

那么这也是她个人后来命运的一个写照,好比在一个寒冷的水域上空孤零零的飞翔,去飞往不可知的命运的前方。那么拿什么来对这个“寒塘渡鹤影”呢?林黛玉也犯难了,但是林黛玉后来终于想出一句叫做“冷月葬花魂”,在清冷的月光下,水中消失了什么样的魂魄呢?如花美眷的魂魄,冷月葬花魂。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是《红楼梦》里最优美的诗句。那么有的版本里面,像120回《红楼梦》,它里面林黛玉吟出这一句叫做“冷月葬诗魂”,有的红学研究者就坚持认为应该是诗魂。那么周汝昌先生和我都认为不是诗魂,是花魂。因为很多个古本上都明明白白地写着花魂,而且花魂是《红楼梦》文本里面一个固有的语汇。比如说在第二十六回,在叙述文字里面就有两句说的是“花魂默默无情绪,鸟梦痴痴何处惊。”那么像二十七回,它有一首长歌《葬花词》,《葬花词》里面就有这样的句子,“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你看都是花魂,花魂是《红楼梦》里面一个固有的语汇。所以这个地方就是“冷月葬花魂”。

为什么后来有的本子里面写成了诗魂呢?可能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反复的抄来抄去过程当中,花字就笔画模糊了,那个时候传抄古本《红楼梦》,到后来往往是一个人拿着一个本子在念,另外几个人拿着纸笔在听写。那么花字上面的那个草字头模糊了,念的人为了快点把这个文本念完,好把这个书早点抄出来,就念成了死魂,听的人觉得死魂怎么说得通呢?想必是诗,写成了诗魂。再加上那个时候南方人、北方人混杂在一起。在si和shi这样声母的把握上是都不严格的,所以这样错成了诗魂。那么曹雪芹的原笔原意就应该是“冷月葬花魂”。

那么两个人正联到这个地方,忽然就听见凹晶馆旁边的竹栏那边的山石后头站出一个人来,笑道说,好诗,好诗,果然太悲凉了,不必再往下联罢,如底下只这样去,反不显这两句了,倒觉得堆砌牵强了。谁呀?一看,不是别人,是妙玉。原来妙玉她从庵里面散步,先听吹笛子,后来又走到这,听见她们两个在这联诗。她也去往池塘当中去看那个月影,所以这样她们三个就会面了。妙玉把她们邀请到栊翠庵去,而且妙玉的诗性大发,就说你们不必再往下联了,我来把这个诗续完。妙玉还发表了这样一个议论,如今收结到底还该归到本来面目上去。若只管丢了真情真事且去搜奇捡怪,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

妙玉这话很值得注意,她主张到头来,一切都要归到本来面目上去。另外她出家了,她按说不应该去跟史湘云、林黛玉划等号,不能自称是闺阁里面的人,可是她在这个地方居然就把三个人合在一起说,说不要失了咱们闺阁面目。这就说明妙玉她的内心不像你想象的,是那么样的冷到极点,她在内心还自认是一个闺阁中的女子,于是她就把这个诗续完了,一挥而就。最后就联成了35韵,那么黛玉和湘云一看大佩服,就说可见我们天天是舍近而求远了,现有这样诗仙在此,却天天去纸上谈兵。就是这个妙玉的诗写得非常好,有仙气。我在这里先不念,后面可能还会引用一些,因为她的这些句子很多都预示着书中后来情节的发展,和人物命运的轨迹,以及人物最后的归宿。

那么她们在一起聚着写诗,最后差不多天就要亮了,直到这个时候,林黛玉和史湘云才离开了栊翠庵。那么记得上次贾母带着众人去栊翠庵喝茶,妙玉是一个什么态度吗?贾母她们喝完以后,离开的时候,她都不去送。那么宝玉、宝钗、黛玉离开以后,刚一出门,她随手就把门关了。可是这次不一样,她一直把她们送到门外,看史湘云和林黛玉走远了方掩门进来,好像预示着,她就知道这是她们最后的会晤。后来又怎么样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