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下)宁国府的异兆与贾环的佳谶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97期 2018-12-05 创建 播放:5752

介绍: 那么多客人到宁国府来是干吗呢?书里交代就是贾珍他忽然有了一个主意,他在他宁国府天香楼的下面设了一个箭道,就是用来射箭的,一个很长的一个甬道。那么当然就立了箭靶,然后就聚集一些世家子弟,当然是跟他们相好的,就以练习射箭为名进行聚会。他把贾环、贾琮、宝玉、贾兰也都叫过去跟了他一块练习射箭。

七十五回这一笔写得有点...

介绍: 那么多客人到宁国府来是干吗呢?书里交代就是贾珍他忽然有了一个主意,他在他宁国府天香楼的下面设了一个箭道,就是用来射箭的,一个很长的一个甬道。那么当然就立了箭靶,然后就聚集一些世家子弟,当然是跟他们相好的,就以练习射箭为名进行聚会。他把贾环、贾琮、宝玉、贾兰也都叫过去跟了他一块练习射箭。

七十五回这一笔写得有点奇怪,因为他写贾珍招呼这些弟弟侄子们来射箭,排列顺序,第一个是贾环,第二个是贾琮,第三个是宝玉,第四个是贾兰,为什么这样排列?值得研究。
那么贾琮是谁呢?贾琮是贾赦的一个儿子,一会儿我们还要讨论这个问题,现在先放一放。

那么因为聚集在一起射箭,说是练武,这个道理很堂皇了,因为从根上倒,小说里面这些人物原形是汉族,但是这些原形人物他们祖上很早就归化了满洲八旗,你像曹家就编入在正白旗里面了,所以他们也算旗人。旗人的一个风尚就是尚武,特别是在清代初期那几朝,始终是要练武的。

书里面写这个贾兰除了读书,读圣贤书之外,他在大观园里面还练武,其有笔写到宝玉正在大观园里面溜达,忽然看见一个小鹿疯跑,怎么回事啊?转眼就看见贾兰拿着一个弓在追这个小鹿。贾兰见了宝玉以后,当然就只能够垂手侍立,因为那是他叔叔。宝玉就问他干吗呢?贾兰就冠冕堂皇地说,我练习骑射呢。练习骑射是满族人的一种风俗,而且贾兰今后他参加科举考试,他也打算考武举,科举考试分文举、武举。有一种武举就是可以以武功来录取你。宝玉当然不以为然了,那次宝玉见他追鹿,就说你还骑射呢,你别把牙磕碎了才好呢。大意是这样的,宝玉对文举、武举都不以为然。

那么现在就写贾珍他聚集世家子弟练习射箭,而且把宝玉都叫去了。那么贾赦贾政呢?听见贾珍有这个作为还挺高兴,这才是正理,文既误矣,武举当亦该习,况在武荫之属。就是我们子弟读书做八股文看来不太行,那么现在练一练武很好,而且贾氏宗族的祖宗怎么得到皇帝肯定的?并不是因为他们在文治方面有什么奉献,给皇帝出了什么好的治国的主意,而是因为他们在关外就帮着主子打天下,一直打到关内,就是靠武功获得的贵族头衔,才封了宁国公、荣国公。就是持一个支持的态度,贾赦、贾政一支持,贾珍就很来劲了。但实际上说是练武,因为练武的话,累了以后就得吃东西,所以他们就聚餐吃东西,大家轮流做庄,家家派好厨子来,就成了吃喝玩乐了。那么晚上一吃喝玩乐就聚赌,开头小来来,后来就越赌越大,就情景很不堪。

书里就写到这个尤氏带着银蝶回到府里以后,就悄悄的走过贾珍他们这些人聚赌的那些屋子,就隔着窗户往里看,那个时候窗户是糊窗户纸,窗户纸很容易就能够有小窟窿,隔着小窟窿可以往里看里面的情景,当然里面说话的声音也都能听见。于是就看到了很多很不堪的场景,不但赌,而且还搞了好多小男孩,就是男妓,由他们玩弄,而且还看到了邢夫人的一个弟弟叫邢德全,在赌桌上输了,就在那叨叨唠唠揭他姐姐邢夫人的隐私,丑态必露。当然后来尤氏就啐了一口,就自己回屋去卸妆休息了。贾珍那天完事以后就往他的姨娘佩凤屋里休息去了。他有这样一些情节的铺排。

但是第二天就要到正日子了,中秋节。那么贾珍就在自己家里面开宴席,先在自己家里面庆中秋,这就是这回上半回所写的故事叫做“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贾珍也很会享受,另外贾珍虽然他在男女关系上很乱,可是在表面上他还是自我克制,把握一定分寸的。所以他对尤氏还有一个表面上的尊重,既然过中秋节,那尤氏还是她正妻,要以尤氏为主,其他这些小老婆都要伺候他跟尤氏两个人。那么他喝了酒以后很高兴,就另取了一竿紫竹箫来,就让她的一个小老婆叫佩凤吹箫,还有一个小老婆叫文花唱曲。

那么吃西瓜吃月饼很高兴的,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听那边墙下有人长叹一声,唉!谁呀?谁在墙边上叹气啊?贾珍毕竟还是一个强壮的贵族的中年男子,他有些阳刚之气,他就连忙厉声地问,谁在哪里!连问几声,没人答应。尤氏就帮他解释,毕竟是墙外面的家里人也未可知。贾珍心里明白,说,胡说,这墙四面皆无下人的房子,况且那边又靠着祠堂,焉得有人呢?就是开夜宴就有异兆,什么叫异兆呢?就是异常的兆头,不是好兆头,凶兆,就有幽灵在那边墙根发出长叹,唉!就可以理解成祖宗的幽灵感觉到这个府第即将面临大祸,而且后代越来越不像话,就发出了恐怖的悲叹。

这倒罢了,正在这个时候,又有怪事,只听那边一阵风声吹过墙去了。墙里面不是祠堂吗?还记得五十三回贾氏祭宗祠的情况吗?他们有很大的祠堂,恍惚听见祠堂里面有槅扇开阖之声,就是那个窗户“嘎嘎”,有这种很怪的一开一合的声音,好恐怖。就只觉得风气森森,月色也惨淡了,众妇女,像尤氏她们都觉得毛发倒竖。贾珍酒也醒了一半,只是他作为一个男子汉比别人撑持得住一些,可是心里头也十分疑畏,大没兴头,就勉强又坐了坐,就回房安歇了。所以宁国府在中秋节开夜宴就出现了不祥之兆,第二天贾珍派人去检查那个祠堂,就发现那个祠堂的窗户,所有这些能发出响声的东西都关得好好的,这不就更说明风吹窗格开阖之声是幽灵在作为,写到这个情况。

那么下半回就写荣国府贾母他们的老亲甄家已经被抄家了,而且在南京的那些人就要被逮到北京治罪了,在这个情况下,贾家不得不帮他们北京的这些在京的人士藏匿罪产。在这种很糟糕的情况下,贾母强打精神,在荣国府大观园的一个山坡上,山坡上这个地方有一个建筑叫做凹晶馆,是一个赏月的地方,这个建筑前面有一个平台,平台上面有大圆桌,大家可以团圆,团团坐。那么这个时候写他们在平台上赏月,就在这个凸碧堂,又叫做凹晶馆。那么在平台上用一个大围屏隔作两间,一边是女眷,一边是男眷。

当然贾母她作为老祖宗无所谓男女了,所以在主要的空间里面,她居中坐下,她左边是谁呢?左边是贾赦、贾珍、贾琏、贾蓉。右边是谁呢?右边是贾政、宝玉、贾环、贾兰,右边都是他荣国府的最亲的亲人。她的儿子贾政,孙子宝玉、贾环,重孙子贾兰。她的左边呢?都跟她隔一层的,贾赦说是她的大儿子,但是并不坐在她的右边的第一位,可见考据派所分析出来的人物原形的真实关系是准确的,贾赦实际上并不是她的亲儿子,更不是她一块过继过来的大儿子,是写成了那样一种由第二回冷子兴所叙述的人物关系。但是他到中秋节实际情况的时候,他基本上是按真实生活当中的情况来写的,她的右边是她过继的儿子这个家族的,她的左边是一些亲戚,当然是很近的亲戚了。

那么这里面就要解释两个问题,一个问题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贾珍组织习箭,他把贾环、宝玉、贾兰都叫去了,还叫去了谁呀?还叫去了一个贾琮,玉字边一个宗族的宗,读琮,也是一种玉做的东西。那么贾琮怎么回事呢?其实在前面有一回里面写到了贾琮正式出场,就是有一回宝玉在贾赦病的时候,就受贾母的委托去关怀贾赦,那么宝玉见了贾赦以后,先传达贾母对贾赦的问候,贾赦虽然病中也要站起来,因为那是他母亲的话语。然后贾赦当然就该坐着坐着,该躺着躺着,是宝玉给他请安问好。那么问候完贾赦以后,宝玉就出来,邢夫人就很热情地招待他,这个时候就出现了一个人物,就是贾琮。邢夫人一看就很讨厌,说你这个黑眉乌嘴的,你奶妈都死绝了,也不收拾收拾你。可见这个贾琮是贾赦的一个小儿子,还没有长大成人,黑眉乌嘴的,平时洗脸擦嘴都需要奶妈来照应,有这么一个生命存在。

这样也就解释了,前面我讲到邢夫人到了迎春的房里面,跟迎春说话,她说贾琏不是她身上掉的肉,迎春也不是她生的,她自己一生无儿无女。但是她说到迎春母亲的时候,她和赵姨娘有一个对比,她怎么造的句子啊?她说,你二人的母亲比那个赵姨娘强十倍不止,怎么会你二人呢?当然不是说的贾琏和贾迎春,因为贾琏和贾迎春根本是同父不同母。那么显然所说的就是贾迎春和贾琮。这也就更解释了,为什么贾迎春的母亲后来会被贾赦扶正,因为你光给生女儿,你的地位是提升不了的,但是贾赦身边这个女人又给他生了儿子,就是贾琮,所以地位就提升了,就一度扶正了。所以这样的话,贾迎春和贾琮就都算是贾赦的嫡出了。那么后来这个女人死掉了,贾赦再次要娶一个女人来做正妻,才娶了邢夫人,是这样一个家族情况。

那么这个大团圆,孩子们围坐,可是大荣国府凸碧堂,凸碧山庄大团聚的时候却没有贾琮出现,这怎么回事?也值得研究。那么还有一个问题,从这个大团圆的排座次来看,贾琏他是排在贾珍之后,为什么贾琏是琏二爷呢?嫁给她的这个王熙凤被称作二奶奶呢?那么有几种解释,第一种就是因为家族大排行,贾珍在这一辈里面年龄最大,所以贾珍是大爷,那么往下排就是贾琏排第二,所以是二爷。但是这个解释够不成一个完整的逻辑,为什么呢?因为做往下排的话,应该是贾珠,贾珠就是三爷,贾珠往下排是宝玉,宝玉就是四爷了,贾环就是五爷了。所以大排行之说,不是很说得通。

因为书里面宝玉就是二爷,宝玉为什么是二爷呀?就是各房不混排,贾政这一房单排,贾珠是男性的老大,是大爷,宝玉是第二个男孩,是二爷,贾环是第三个男孩,是三爷,书里面多次也称贾环为三爷,所以贾氏宗族不存在几个府第的子弟统一排行的做法。那为什么贾琏是二爷呢?还有一种解释,实际上在贾琏之前,贾赦还有过一个儿子,比贾琏还大,是贾赦那一房的大爷,贾琏是二爷,可是书里面不写他就是了,但是有一个古本很有意思。它在写贾氏宗族祭宗祠的时候,他写这个玉子辈排班排序,第一个是谁啊?是贾玫,玫瑰的玫,玉子边,他说有个人物是贾玫,这个古本的一个写法,体现了曹雪芹的一个早期的总体构思,就是贾赦的大儿子叫贾玫,二儿子才是贾琏。这个贾玫在祭宗祠的时候都还活着,很可能是自己搬出去另过了,书里面就不写他的故事了。这样就再解释一下贾琏被称作二爷是怎么回事。

后来就写他们在一起团聚,后来贾母觉得人太少,就把屏风那边的女孩子也都叫出来一块坐。就把自己家族的女孩子,因为像林黛玉、史湘云还不是贾家宗族的,只能在屏风那边坐。就把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也请出来了,围着大圆桌这么一坐,算是人数多一点了。然后就强颜欢笑,大家击鼓传花说笑话。当中还写贾赦也讲了一个笑话,这个笑话带有某种讽刺意义,什么讽刺意义呢?就说有的老婆子偏心,有的当妈的是偏心的,那么贾母听了当然就不是很高兴,还有这样的一些情节流动。

那么这个过程当中,就写到击鼓传花传到宝玉手里,宝玉他不敢讲笑话的,他老子在场的,你讲得好,老子也不高兴,你别的都不会,让你做八股文,你不会,你讲笑话倒讲得不错。讲得不好也不行,现在中秋团聚,你要逗老祖宗开心。所以宝玉就说,那我就作首诗吧,他就写了一首诗,中秋诗。他写一首以后,贾环手痒,也写了一首,贾兰一看他们俩写了,也写了一首,就有三首中秋诗。

那么这回下半回就叫做“赏中秋新词得佳谶”,什么叫谶?谶就是预言,什么叫佳谶?就是一个好的预言。这三个人写诗以后,起码有一首诗形成了一个非常好的预言。整个这个家族到现在都已经非常衰微了,而且还写他们后来赏月的时候,就让人吹笛子,闻笛以后就感凄清了,凄凉之气已经充满大观园了,充满荣国府了,充满荣宁两府了。但是缺一首诗,形成了一个很好的预言。虽然这三首诗,曹雪芹始终没有补出来,可是我们可以猜出来,是哪一首诗形成了一个佳谶,一个好的预言呢?就是贾环写的诗,这一笔写得有点奇怪,就是这些诗都写出来以后。

那么贾赦就把贾环的诗又瞧了一遍连声赞好。贾赦你对贾环连声赞好倒也罢了,你赞好的话怎么说到这个程度呢?请注意,贾赦的话很出格。他说,这诗据我看甚是有骨气。想来咱们这样人家原不比那起寒酸,定要“雪窗萤火”,一日蟾宫折桂,方得扬眉吐气。咱们的子弟都原该读些书,不过比别人略明白些,可以做得官时就跑不了一个官的。何必多费了工夫,反弄出书呆子来。所以我爱他这诗,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

贾赦发了一通什么议论呢?就是咱们这种贵族家庭不用去像那些贫寒之家十年苦读,去参加科举考试,去那么求得官职。咱们靠咱们贵族的血脉,咱们今后稍微读点书,有个官,就跑不了作。所以这个贾赦当时就有点反常,就回头吩咐自己人,到他那院子里面取来许多的玩物来赏赐给贾环,又拍着贾环的头笑道,说,以后就这样作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这个话好怪,太怪了。你荣国公死了以后袭贵族头衔的也只能是他的长子,你贾赦书里面写成了荣国公的后代,是一个长子,所以才袭了贵族头衔,成为一等将军。贾政按书里所写,那么样忠厚方正有能力,都袭不了贵族头衔,只能由皇帝做赐一个官。那么贾环他老几啊?他既不是贾政的长子,长子贾珠死了,下面一个还是贾宝玉,也轮不到他,而且他还是庶出,他怎么会去袭贵族头衔呢?而且他也不是你贾赦的儿子,你儿子不是贾琏和贾琮吗?怎么会今后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新词得佳谶,一个好的预言难道到头来会应在贾环的身上吗?这就写得很怪。

后来因为天冷,太凄清了,强颜欢笑也强颜不下去了,最后只好散掉,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