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回】(下)贾迎春懦弱到骨髓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92期 2018-11-28 创建 播放:5307

介绍: 邢夫人从傻大姐那得到了那个绣春囊,紧紧地攥在手里,她就在琢磨这究竟怎么回事,她下一步该怎么办?那么在她做出下一步该怎么办的决定之前,她就去到了迎春住的地方,迎春是贾赦的女儿,虽然她是贾赦续弦的一个妻子,那么名以上迎春也是她的女儿,所以她不去别处,去迎春那,是顺理成章的。去了以后,她就责备迎春,她说,你看你的奶...

介绍: 邢夫人从傻大姐那得到了那个绣春囊,紧紧地攥在手里,她就在琢磨这究竟怎么回事,她下一步该怎么办?那么在她做出下一步该怎么办的决定之前,她就去到了迎春住的地方,迎春是贾赦的女儿,虽然她是贾赦续弦的一个妻子,那么名以上迎春也是她的女儿,所以她不去别处,去迎春那,是顺理成章的。去了以后,她就责备迎春,她说,你看你的奶妈出这么大丑,别的那些小姐,人家房里都没出这样的丑事,偏你这出这个事。大意是这样的,迎春懦弱的不得了,就只低头弄衣带。那么邢夫人就开始狠狠地数落她,邢夫人数落迎春这段话非常重要,透露了很多重要的信息,补充了很多前面没有写到的情况。

邢夫人这么数落的,首先邢夫人就开始当着迎春骂她的哥哥贾琏和她的嫂子王熙凤。那么故事前面不是给你说了吗?先从两府的矛盾,就是宁国府和荣国府的矛盾又延伸到两房的矛盾,就是贾赦这个大房和贾政这个二房的矛盾。那么现在又进一步延伸到邢夫人和她的名以上的儿子、儿媳妇的矛盾,因为这个儿子、儿媳妇现在吃里爬外,不为贾赦和邢夫人这个宅院利益着想,而是去一味地为二房的贾政和王夫人去做事情。所以你看大家族的矛盾层次分明,现在是一个总爆发。

邢夫人就冷笑道说:总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子,一对儿赫赫扬扬,琏二爷凤奶奶,两口子遮天盖日,百事周到,通共这一个妹子,全不在意。她如果要真是爱护迎春的话,她不应该这么说话,她因为心里面对贾琏、王熙凤怀恨,她这么来说话。就说他们不照顾你,通共这么一个妹子,他们居然视有若无,她从这个角度来抨击贾琏和王熙凤。

然后底下她的话就透露了很多信息了,一句叫做:但凡是我身上掉下来的,又有一话说。就说明贾琏不是他生的,贾琏要是他亲儿子的话,不会这样子,进一步证实了她是一个续弦了以后没有生育的妇女。所以她说“但凡是我身上掉下来的又有一话说,现在这样只好凭他们罢了。” 然后又有一句很重要的话,叫做“况且你又不是我养的”。不但贾琏不是她生育的,贾迎春也不是。那么贾迎春是谁生的呢?下面的话更值得注意,她说:“你虽然不是他同一娘所生,到底是同出一父,也该彼此瞻顾些,也免别人笑话。我想天下的事也难较定,你是大老爷跟前人养的。”就说出了贾迎春她母亲是谁,贾迎春的母亲是贾赦身边一个女子,不是正妻的意思,应该是一个姨娘,生她时候,那个女子的身份应该是一个姨娘,叫做老爷跟前的人。

那么问题就来了,从书里面前面的描写,我们就发现这个贾探春因为不是贾政的正妻王夫人生的,是姨娘生的,就成了一大块心病,就很困扰,不是正出是庶出,就带来很多的问题。如果贾迎春也是一个庶出,为什么贾迎春完全没有贾探春那样的心理呢?有人会认为说,贾探春因为她性格比较刚强,贾迎春比较懦弱,但是一个懦弱女子,如果她是庶出的,她的自卑性应该更严重。但是我们发现贾迎春有好多这样那样的心理上的问题,可是因为是庶出所以就自卑,这一点,前面的描写没有。那怎么回事呢?这个时候邢夫人继续数落贾迎春,就又有一些话可以破解这个问题。

邢夫人这么说的,“这里探丫头也是二老爷跟前养的,出身一样。”就进一步点明贾迎春和贾探春都不是正妻养的,都是跟前人,就是姨娘养的,但是邢夫人往下说,“如今你娘死了”,又进一步证明,生贾迎春的这个妇女已经死掉了,“从前看来,你两个的娘比如今赵姨娘强十倍的,你该比探丫头强才是,怎么你反不及她一半呢?谁知竟不然,这可不是异事。倒是我一生无儿无女的,一生干净,也不能惹人笑话议论为高。”

那么邢夫人这篇话是什么意思呢?你琢磨琢磨,仔细琢磨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就是说你的娘和贾探春的娘相比较的话要强十倍,所以你就应该腰杆很硬,在荣国府里面应该也是能够挺起腰杆做人,可是你现在软弱成这个样子,比贾探春差远了,你不争气,她是表达这个意思。怎么叫做贾迎春的娘比贾探春的娘强十倍呢?那么我们就可以理解成是贾赦和他身边一个女人生下了贾迎春,贾迎春在那个时候应该算是庶出。但是后来贾赦最早的那个正妻死掉了,贾赦就把贾迎春的生母,这个姨娘扶正了,贾迎春的母亲一度就是贾赦的正妻了,当然就比赵姨娘那个身份要强十倍。因此贾迎春也就没有庶出这样的心理阴影,虽然生她的时候,她的母亲不是正妻,但是后来补为正妻了,她也就是嫡出了,所以贾迎春是一个正出的女儿了。

邢夫人就把贾迎春的情况通过数落她就都透露出来了,而且她最后就说得很清楚,她一生无儿无女,她没有过生育。那么邢夫人是一个很糟糕的母亲,按说不是你生的,你去爱护她,你也不能够这么说话,完全是一些很难听的话,搞得贾迎春本来就是一个很懦弱的人,就更觉得有压迫感了,更不好办了。

那么邢夫人正在迎春屋里说话呢,丫头就报二奶奶来了,因为从名以上说,王熙凤是邢夫人的媳妇,媳妇总是要随时随地去照顾婆婆,所以她听说邢夫人到了迎春住处,她也就到那去表示一下。结果邢夫人就很嫌厌她,说了很难听的话,都不直接跟她说,就跟那个报信的丫头说,请她自去养病,我这里不用她伺候。当然跟着就有丫头报信说,老太太贾母醒了,邢夫人就又赶紧到贾母跟前敷衍一下。她就写出了那种社会的家庭,媳妇对婆婆,不管你心里头是真孝顺、假孝顺,大面上都得做出一个伺候婆婆的姿态。

那么邢夫人走了以后,迎春的这个丫头,她的大丫头司棋不是因为自己犯了事,虽然鸳鸯没有给她揭发出来,自己心里有鬼就病了,所以现在是另外一个主事的丫头,叫做绣橘,由绣橘替代司棋的位置,成为了最重要的一个丫头。绣橘就来跟贾迎春说,现在你的很重要的头饰叫做攒珠累金凤,什么叫做攒珠累金凤啊?是一个非常昂贵的头饰,它是用这个金丝编的,编成一个凤凰的形状,然后上面镶了很多大颗的珍珠,就是攒珠累金凤,简称累金凤,在这个重要的节气和重要的宴请的场合,她都需要戴的,其他的小姐也都有。那么发现这个东西不见了,原来是在一个架子上的盒子里装着,现在一看盒子空了,不见了,那么怎么回事呢?就是她的奶妈,不是当赌头吗?要做庄,结果赌来赌去,赌输了,赌输了捞本,就把她的这个攒珠累丝金凤就偷偷拿走了,拿去当了银子做赌资了。

那么这是很严重的一个失窃的事件,可是贾迎春懦弱得要命,绣橘说要去向上汇报,要去向王熙凤汇报,贾迎春说,罢罢罢,省些事吧,宁可没了,又何必生事呢!所以第七十二回的故事发展到第七十三回,下半回就重点写这个贾迎春。前面有贾迎春很多的戏,但都不是主场戏,那么到了七十三回的下半回“懦小姐不问累金凤”。贾迎春就成为了一个褶子戏里面的大主角,听友们可以听一听,看她是何等的懦弱。她那么重要的一个贵重的头饰都被人偷了,去当赌资了,她觉得就乱了。绣橘就不答应了,绣橘说,姑娘这样软弱,都要省起事来,将来连姑娘还要骗了去呢!

接着底下就写了恶奴,那个奶妈偷了东西不算,前面不是贾母发怒吗?说要把她们打了以后撵出去。当然在实施贾母这个命令之前,还有一个过渡性时间,所以这些受罚的婆子,她们的家属都在积极活动,希望能够讨下情来获得赦免,或者能够减轻处罚。那么她这个奶妈的一个儿媳妇王住儿媳妇,王住儿媳妇就居然冲进了迎春的住室,就来逼着迎春去给她婆婆说情。那么你想迎春这么一个懦弱的女子,她哪愿意做这个事呢!迎春就跟王住儿媳妇说,嫂子,你趁早打了这个妄想吧,要等我去说情,等到明年也不中用的。说方才连宝姐姐、林妹妹大伙儿说情,老太太还不依呢,何况我一个人呢?我自己愧还愧不过来呢,我反去讨臊去!

那么绣橘当时就听不下去了,就跟王住儿媳妇说,你两件事别搅在一块。你求我们姑娘给你婆婆去说情,这是一回事。那个攒珠凤,你们要把它赎回来还给姑娘,是更重要的一件事,别把两件事搅在一块。这个王住儿媳妇好厉害的,她最后就一大篇话,揭邢夫人的隐私,她就知道邢岫烟一度是借助在贾迎春这,故事发展到这个阶段的时候,邢岫烟因为已经跟薛蝌定了亲了,所以被薛家接出去了。但是她住在这里的时候,每个月凤姐还给她拨二两银子作为零花钱,但是邢夫人就要求邢岫烟要交出一两银子来。那么王住儿媳妇就当众把这个事揭出来了,然后又营造一个逻辑,说因为大太太从这要走一两银子了,所以根本在这花费就不够了。不够了怎么办呢?是我们垫上了,这样一算,前后垫了差不多有三十两银子。这个逻辑出来就好吓人了,就好像这个奶妈偷了累金凤不但有理,而且等于是你贾迎春本来就该着人家银子,偷盗者本身倒成了一个具有正义性的人物了。那么这个绣橘当然就不干,就跟王住儿媳妇论理。那么贾迎春这个时候怎么办呢?按说贾迎春多少要插两句话,就说你这样不像话,你这么说多亏心啊!可是贾迎春就居然不闻不问,干吗呢?拿了一本《太上感应篇》去看,《太上感应篇》是一本讲因果报应的书,写的是很拙劣的,不是什么高级的读物,贾迎春就拿着那个来读。

这个时候,恰巧宝钗、黛玉、宝琴、探春她们就都到迎春这来了,她们是来安慰迎春的,因为三个赌头,其中两个跟小姐这些人都没关系,但是唯独迎春的奶妈犯了事,迎春心里肯定不合适,她们来安慰一下。来了以后,就发现这么个场面,好奇怪!一个底下的仆妇,王住儿媳妇在那叫叫嚷嚷,绣橘什么的都说不过她,而这个迎春却倚在床上自顾自地读她的《太上感应篇》。这个场面就很不堪,其他几个人呢?像宝钗、黛玉、宝琴看不过去,但是亲戚,不怎么好介入。探春她看不下去,探春趁大家不注意,就派小丫头去把平儿给叫来了。叫来以后,探春就跟平儿说了,说你奶奶可好些了,真是病糊涂了,事事都不在心上,叫我们受这样的委屈。平儿一听的话,这口气不一般。就忙问,姑娘怎么委屈?谁敢给姑娘受气?姑娘快吩咐我。

那么这个时候,王住儿媳妇气焰还很高,哪有她说话的份,可是她就插进来,赶着这个平儿说,姑娘,你坐下,让我说缘故,请听。平儿马上就拉下脸跟她说,姑娘这里说话,也有你我混插口的礼!但凡知礼,只该在外头伺候。不叫你进不来的,几时有外头的媳妇子们无故到姑娘们房里来闹的例啊!绣橘就说了,我们这向来是这样,谁爱来谁来。

请注意这里面姑娘这个称谓,王住儿媳妇称呼平儿为“姑娘”,这是姑妈的意思,就是底下的小一辈的仆人对平儿这样的有头有脸的这种大丫头,包括鸳鸯什么的,叫姑娘,是姑妈的意思,表示自己矮一等。那么平儿说, 姑娘在这说话呢,哪有我们混插口的礼啊!这个姑娘指的是小姐的意思。那么底下探春等于就跟平儿把话说清楚了,你也看见了,大意就是说,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恶仆可以欺主了。今天欺负迎春姐姐,下一步就会轮到欺负我了,欺负惜春了。她就说,俗语说的,物伤其类、齿竭唇亡,我自然有些惊心。

确实这个场面是惊心动魄的,你这个奶妈把这么贵重的头饰都偷走了,这个奶妈的儿媳妇居然就这么猖狂冲进小姐的闺房。不但她不说把累金凤赎出来还给小姐,逼着小姐去到贾母面前,凤姐面前为她婆婆求情。到了这种地步,所以贾探春意思就是让平儿告诉王熙凤,事态到了这个地步,我无法忍受。

那么在她们说话的过程当中,贾迎春怎么样呢?贾迎春当时她只跟宝钗一块看感应篇的故事,究竟探春说些什么,她都不曾听见。那么平儿还请示她,因为这是迎春这房的事,你平儿必须要请示一下贾迎春,就说,若论此事还不是大事,极好处理的,但她现是姑娘的奶嫂。就是王住儿媳妇是姑娘的奶嫂,据姑娘说怎么为是啊?就是你下个命令,看怎么处置这事?结果贾迎春怎么说呢?这个曹雪芹一支笔写得太妙了,在他的笔下刻画贾迎春这个人物是这么说的?“问我呀?我也没什么法子,她们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讨情,我也不去苛责就是了。至于私拿去的东西,送来了,我收下,不送来,我也不要了。太太们要问,可以隐瞒遮饰过去是她的造化,若瞒不住,我也没法。没有个为他们反欺枉太太们的理,少不得直说。你们若说我好性儿,没个决断,竟有好主意可以八面周全,不使太太们生气,任凭你们处治,我总不知道。”

就把贾迎春懦弱的性格刻画到了骨髓里面,这个生命真是太懦弱了,毕竟你是主子小姐,偷了你的攒珠累金凤,不但不急着赎回来还给你,还跑到你屋里逼着你去给偷东西的奶妈求情,但是贾迎春任人欺负,好性子到了这种地步,另人惊叹。

所以这个时候,林黛玉就有一句评价,说,真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这一家上下若许人,又如何裁治他们呢?她这话是批评贾迎春的,贾迎春居然接着这话茬,不觉得是批评,还笑说,正是啊,多少男人尚如此,何况我哉!

贾迎春就是一个“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的懦弱女子,什么叫虎狼屯于阶陛,就是你们家的屋子外头台阶上,老虎和狼就都蹲在那了,随时准备,你一出来就把你给咬死,或者是要冲进屋子去吃你了。你怎么样呢?还在屋里面自己拿本《太上感应篇》空谈因果报应。林黛玉其实也是一个很瘦弱的,不像贾探春那么刚强的女子,但是心里都明白,不能这么样的软弱,但是贾迎春就到了这个地步。

那么底下呢?你们可能就要关心了。邢夫人攥着那个绣春囊到了迎春屋里以后,是把它绣在袖子里面了,她后来究竟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