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回】(上)傻大姐拾绣春囊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91期 2018-11-27 创建 播放:5471

介绍: 前面已经讲到了第七十二回,那么还记得我前面一再的交代吗?曹雪芹这部书是每九回为一个情节单元,八九七十二,第七十二回就是第八个情节单元的结束,从第七十三回就进入了第九个情节单元。那么在前面讲的时候,我多次告诉你有一些叙述性的文字,或者情节流动当中出现的一些对话,猛一看觉得好像是废话,不知道什么意思,实际上都是伏...

介绍: 前面已经讲到了第七十二回,那么还记得我前面一再的交代吗?曹雪芹这部书是每九回为一个情节单元,八九七十二,第七十二回就是第八个情节单元的结束,从第七十三回就进入了第九个情节单元。那么在前面讲的时候,我多次告诉你有一些叙述性的文字,或者情节流动当中出现的一些对话,猛一看觉得好像是废话,不知道什么意思,实际上都是伏笔。《红楼梦》文本是一个很精致的文本,是一个作者呕心沥血用十年功夫,非常辛苦地结撰出来的一个文本,是字字看来皆是血的一个文本,所以我们要很珍视它的每一个段落,每一个过场戏,每一段对话。

还记得前面讲到司棋的事吗?其实司棋在大观园山石的山洞附近幽会,很早就有伏笔,那是在第二十七回,你可能忽略了,现在我给你找补一下。

第二十七回有一个角色是林红玉,小红还记得吧?她偶然被王熙凤招手叫过去,当时王熙凤在一个山坡那,王熙凤临时抓差,让她到她和贾琏、平儿他们所住的那个院子里面,给平儿传话,小红完成这个任务,而且还带来了平儿要向王熙凤汇报的一席话。但是小红从王熙凤住的这个院子再回到大观园的时候,王熙凤当然已经不在山坡那了,这时候就看见司棋从山洞子里面出来,在那系裙子。这一笔难道不重要吗?想想后面司棋恰恰是和她的表弟潘又安是在山石附近幽会,它就是一个伏笔,说明司棋这个人很有心机,她老早就把大观园各个隐蔽的空间都探寻明白了。那次可能她是到山石洞方便去了,但是出来系裙子说明她会继续在园子里面寻找各种幽僻的角落,以便于一旦门禁混乱,就可以让她的表弟乘虚而入,跟她幽会。这些地方都要注意,他都不是随便那么一写,写完就扔的,是伏笔。

那么像前面讲到王熙凤做梦,梦中夺锦,就是她应付不同的政治势力的索取,这个娘娘要东西,那个娘娘可能也要东西,那么给谁不给谁,这是一个问题。其实王熙凤这个梦,前面也是有伏笔的,其实在第二十八回里面就有一个伏笔,他写宝玉在王夫人那匆匆忙忙吃了口饭就急着到贾母那边去,他往西走就路过了王熙凤的院门前,就看见王熙凤蹬着门槛子,拿耳挖子剔牙,看着小厮们挪花盆,就再一次写出了王熙凤的肢体形态,是一个满族妇女的形态,汉族的三寸金莲的妇女不会总是蹬着门槛子。

那么王熙凤看见了宝玉就笑说,你来得正好,进来,替我写个字,宝玉只好跟进去,王熙凤就令人取过笔砚纸来。跟宝玉说什么呢?你写什么呢?大红妆缎四十匹,蟒缎四十匹,上用纱各色一百匹,金项圈四个。宝玉就很奇怪,说这算什么啊?又不是账,又不是礼,怎么个写法啊?王熙凤说,你只管写上,横竖我自己明白就罢了。宝玉就帮她写了,写完以后,王熙凤跟她说点别的话,他就很不耐烦,然后他就匆匆忙忙地离开了王熙凤那。王熙凤让宝玉写这样一个单子,怎么回事?就是伏笔。

王熙凤有没有文字秘书啊?是有的,书里一再写到有一个小童叫彩明,就是专门帮王熙凤记账写账、翻书查本的,她有这样一个秘书,可是她不用。这事,她非让宝玉来做,为什么?这是很大的一个礼单,显然这个礼单不是去应付元妃娘娘的,应付元妃娘娘让彩明写不就完了吗?这个礼单就是她私下还要应付月派政治力量的,应付家住江南姓本秦的那方面的。而她知道宝玉是一个不问政治,不懂政治,对政治毫无兴趣的一个人,让宝玉写最放心,写完以后,宝玉就会忘掉,所以她就不让彩明做这个事。可能往元妃娘娘那送什么东西,记下来,让彩明去写,做文字记录,而应付另一方面的话就不用彩明,就用宝玉,临时抓差,所以这些细节都很有意思。所以我们接着往下看的时候就更要注意,书里面的种种的这种似乎是猛看没意思,不知道干吗的这些文字,那么最后发现都有用意。

下面就正式要讲下一个情节单元,第九个情节单元,这个情节单元的一开始就是第七十三回。这一回无比重要,从这一回开始,整个荣国府就乱了,就大乱。

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他七十二回结束的时候,结束在赵姨娘伺候贾政睡觉,就让我们懂得,虽然赵姨娘在府里面是人见人烦,人见人厌,可是贾政喜欢她。贾政回到荣国府以后,每天晚上睡觉,谁陪她睡啊?不是王夫人,也不是周姨娘,就是这个赵姨娘。赵姨娘当时为了保住彩霞,不让旺儿和旺儿媳妇他们那个丑陋,吃喝嫖赌的儿子娶走,就在贾政面前想跟贾政说,让贾政发一个指示,把彩霞或者就是彩云配给贾环做姨娘。结果话没说完,就听见一声窗户响,原来是锁窗户的旋钮没扣住,掉下来了,吃了一惊。

第七十三回的故事就接着刚才讲的这个情况往下写,赵姨娘她要伺候贾政睡觉,她把窗户给重新扣好了。这个时候怡红院里什么情景呢?宝玉刚睡下,丫鬟们也都打算安歇,忽然有人敲院门,老婆子们把门打开以后是谁呢?是一个丫头叫小鹊,谁的丫头啊?赵姨娘那个房的。当然开门的就问她说,这么晚了,你什么事啊?小鹊还不跟她们说,就直截了当地往房内走,直接找到贾宝玉。那么大家看她来了以后都很奇怪,说有什么事啊?你这时候怎么跑来啊?她就跟宝玉说,我来告诉你一个信儿,方才我们奶奶这般如此在老爷前说了,你仔细明儿老爷问你话,说完回身就走了。

小鹊的鹊是喜鹊的鹊,这命名也具有反讽的意味,因为喜鹊应该是报喜的,结果这个小鹊,哪里是喜鹊啊?分明是一个乌鸦,报丧来了。宝玉一听就急了,还记得前面有一个细节吗?在潇湘馆宝玉正和林黛玉咬耳朵,谁突然闯进去啊?就是赵姨娘。那么现在赵姨娘趁着贾政宠爱她,就吹枕边风。就跟贾政说很多这样那样的闲话,其中肯定包括说宝玉黛玉如何有不雅的行为。那么惹了贾政生气,这样很可能贾政就会把宝玉叫去,通过问他功课进行严厉斥责。那么一听,哎呦,他老子第二天可能就要把他叫去问书,他哪认真读书了呀!一问的话都答不上来,怎么办啊?所以宝玉就临时抱佛脚,就不睡了,起来就温书,惹得一群丫头围着他转。

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晴雯和芳官都很关心他,都打算想出一个办法来给他解围。那么芳官正好出去方便一下,回来以后,芳官就说,不得了,那边墙头上有一个人影跳下来了。那么这就引得大乱,晴雯她们就出去看,怎么回事啊?那么这个情况下,晴雯就想出一个主意,有贼了,有人跳墙了,你别吓着了,你赶紧装病。然后他们就要值夜的婆子们,灯笼火把的去找这个贼的踪迹,搞得乱哄哄的。晴雯万没想到,她这样一个鲁莽的做法就导致她自己非常悲惨的一个结局。

但是故事是一环一环向下发展的,就写到晴雯,当然袭人她们也都紧张起来了,要查一查究竟有没有人跳墙,是不是出现了贼。最后这些婆子仆妇们搜寻一大番,没有任何结果,就来跟她们说,没有。这时候晴雯就糊涂了,她就心高气傲说,没有?依你们说难道就罢了不成?若我还是一会要去到太太那求安魂药的,我要跟太太仔细汇报的,你们还得认真地去查。晴雯就以为她跟那个王夫人是一头的,好像可以倚这个势就能够镇住底下这些仆妇,她是生活在混沌当中。

那么当然后来就闹得,不但王夫人、凤姐知道了,闹得贾母也知道了。第二天就在贾母那,贾母就亲自过问这件事,这还得了?那么你想想前面的情节发展,先写到这个尤氏到荣国府来帮着张罗贾母的八十大寿,就发现大观园的正门、角门该关都没关,管理上一片混乱。后来鸳鸯又发现有小厮混进大观园,跟司棋幽会。那么现在怡红院又出现了有贼跳墙的这种事情,所以贾母呢,她多年不管府务,因为她用不着管了,结果现在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贾母亲自过问这个事情,她有威严的,镇住了。

贾母就说,不要以为只是一些个婆子仆妇夜里在那聚赌。贾母当年是理过家的,她有丰富的社会和家庭经验,她说殊不知夜间既耍钱就保不住不吃酒,一吃酒,就免不得门户任意开锁,或买东西,寻张觅李,其中夜静人稀,趋便藏贼引盗,何等事作不出来?她说这种情况下,必须要严查严管,岂可轻恕?

那么就把林之孝家的,总理事家的是四五个媳妇都叫来了。叫来了以后,贾母就申饬了一顿,贾母就下严令,要即刻把那个聚赌的赌头查出来,有人出首者赏,隐情不告者治罪。那么林之孝家的见贾母动怒,谁敢徇私啊?忙至园内传齐人,一一盘问,虽不免大家赖一回,终不免水落石出,就查出来晚上聚赌的大头是三个人,小头八个人,参与聚赌的通共二十多个人,就都带来见贾母,就不是见王夫人,也不是见王熙凤了。

到了第七十三回,荣国府管理的混乱就达到了极点,就是由多年只是享福不理事的老祖宗老太太,逼着她亲自来过问了。这人带来以后,就跪在院内磕响头求饶。那么贾母就问大头家都是谁啊?钱是多少啊?那么查出来三个大头家,一个是林之孝家的两姨亲家,所以这个林之孝家的也灰头土脸的,你自己管家,你的两姨亲家就是大赌头之一。一个就是园内厨房内柳家媳妇之妹,就是柳嫂子她妹妹,又是一个赌头。还有一个呢?就是迎春的奶妈。就查出来这三个大赌头。

那么贾母就发令,要把这个筛子牌什么的一并烧毁,他们赌局的钱一律入官,就是一律没收。那么为首的人,每人四十大板,撵出去,总不许再入,从者每人二十大板,革去三个月月钱,拨入圊厕行内,就是都给我扫厕所去,又把这个林之孝家的狠狠的训了一顿。那么事态就发展到贾母不得不亲自出面收拾残局,整个荣国府和大观园的管理就混乱不堪了。

那么贾母能把这个残局收拾好吗?情节往下流动,邢夫人当时在贾母发火的时候,自然也在场,她是大儿媳妇。那么邢夫人终于伺候贾母休息了,就往大观园那去散心,刚到园门前,就碰见了一个小丫头,是贾母那房的小丫头,叫做傻大姐,笑嘻嘻地走来。这个傻大姐在贾母这个院子里面专干粗活,生得体肥面阔,两只大脚,她做粗活简捷爽利,而且心性愚顽,一无知识,行事出言,常在规矩之外。那么贾母因此反倒喜欢她,觉得她爽利便捷,又觉得她出言可以发笑,又把她叫做呆大姐,闷了以后,常把她叫来取笑。那么因此又把她叫做痴丫头,这个傻大姐、呆大姐、痴丫头说的都是这个丫头。

那么我们现在就把她叫做傻大姐,这个傻大姐笑嘻嘻的,一边走,一边手里拿着一个东西,一边低头看这个东西,一边只管往前走,结果就迎头撞见了邢夫人。邢夫人就说,你怎么回事啊?手里拿个什么东西啊?北方话叫做什么狗不识啊!你怎么这么喜欢呢?拿来我瞧瞧。那么这个傻大姐就把这个东西递给了邢夫人,邢夫人一看,脸色陡变。这东西在那个时代那个社会被叫做绣春囊,就是上面绣的不是花鸟草木,却是两个人赤条条的盘踞相抱,一面还有几个字。这是一种色情用品,用当代语言说的话就是一种性生活的情趣用品,那个时候有一些男女私下就租下这个东西,他做爱的时候,看着可以刺激性欲,是一种色情用品,一种很下流的用品。

那么傻大姐原来看不懂,因为她是一个很蠢笨的,心智没有发育完善的丫头,不知道是什么,所以邢夫人给她要,她就递过去了,她说,太太说的真的巧,真个是狗不识呢!那么邢夫人看了以后,脸色陡变,就急紧攥在手里,就问你哪得来的?傻大姐就说,我掏蛐蛐儿,在那个山石上捡的。邢夫人就说,你再别告诉任何一个人了,不是好东西,连你也要打死。因为你素日是傻子,所以你别说了,就饶了你,大意是这样的。傻大姐听了就吓黄了脸,说再也不敢了,磕了个头就呆呆而去。

那么邢夫人将怎么处理这个绣春囊,通过这个绣春囊又会激发出什么事情?请听下一讲。
——结束——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