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回】腊油冻佛手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90期 2018-11-26 创建 播放:5727

介绍: 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恃强羞说病,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上一回末尾就讲到鸳鸯夜在大观园发现了司棋和一个小伙子躲在园里的山石附近幽会。那么七十二回一开始就接着往下写,怎么回事呢?就是这个司棋是和她的表弟潘又安,从小就眉来眼去,互相有感情。那么司棋是一个什么身份呢?其实前面有一笔交代,好多人不注意,就交代出来司棋她...

介绍: 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恃强羞说病,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上一回末尾就讲到鸳鸯夜在大观园发现了司棋和一个小伙子躲在园里的山石附近幽会。那么七十二回一开始就接着往下写,怎么回事呢?就是这个司棋是和她的表弟潘又安,从小就眉来眼去,互相有感情。那么司棋是一个什么身份呢?其实前面有一笔交代,好多人不注意,就交代出来司棋她伺候贾迎春,贾迎春是贾赦的女儿,那么贾母又喜欢女孩子,就把贾赦家的女儿也接到荣国府来住,司棋就跟过来了,那么司棋的父母应该还留在贾赦邢夫人他们的院子里面去服侍他们。

虽然她的父母还在贾赦、邢夫人那个院子里面,但是她的叔叔和婶婶却是在荣国府当差的,前面有一场戏还记得吗?争夺大观园厨房的主宰权,一派是芳官她们,怡红院的人跟大观园内厨房的厨头柳嫂子她们好,另外一头就是贾迎春的丫头司棋,还有她下面的小丫头小莲花,她们就觉得这个柳嫂子对她们不好,她们就要把柳嫂子扳倒,想让谁来当厨头呢?就是秦显家的。那么秦显是谁?就是司棋的一个叔叔,所以秦显家的就是她的婶婶。如果她的婶婶来掌握这个厨房,当然对她有利。后来因为和柳嫂子闹矛盾,司棋还领着丫头打到厨房,实行了打砸抢扔,所以司棋是一个很强悍的女子。

那么你悟出来没有?司棋有没有姓啊?她应该是有姓的,她就是姓秦,因为她的叔叔既然是秦显,她的父亲当然也姓秦,她当然也就姓秦。这样隐藏在贾氏宗族当中的姓秦的人,你现在算一算,这又增加了一个,秦可卿死掉了,秦之孝后来消失了,再一提的话是林之孝。那么又出现一个秦显家的,秦显家的就说明她丈夫叫秦显。那么现在交代出来司棋她和秦显家的是什么关系呢?秦显家的是她的婶儿,就说明司棋也姓秦。所以贾宝玉在大观园题对额的时候,有人建议把一处地方叫秦人旧舍,他立即驳斥,秦人旧舍是避难之意,如何使得?这越发过露了。那么这些文字都值得我们一再地体味。

司棋根据书里面的描写,前面她打砸抢厨房就很强悍。那么她在趁夜色和她的情人幽会的时候被鸳鸯发现了,鸳鸯认出她来的时候,就有一笔描写,说她是一个什么的发型呢?梳鬅头,她身材比其他丫头怎么样呢?高大丰壮。司棋是另外一种形象,说明她很会打扮,因为她身份丰壮,就是她骨架子比别的丫头大,微微发胖,这样的话,她的发型就必须要特殊处理,才能和她这个身材相称,所以她梳一个鬅头,就是把她的头发弄得蓬蓬松松的,堆得高高的,这样从比例上看就比较悦目,说明她也很会打扮。那么他们的幽会被鸳鸯给发现以后,这个小厮,就是潘又安,她的表弟当然很快就逃跑了,后来交代了,他干脆就离家远躲了。那么司棋,一是害怕,二是怄气,就说有难同当,你怎么私自就跑了呢?就恹恹的病倒在床。

那么第七十二回一开头就写鸳鸯听说那边跑了一个小厮,这边病倒了司棋,她就私自去探望司棋,把其他人都支走,就写鸳鸯这样一个女子她的心胸。她在床前立身发誓给司棋听,她说,我要告诉一个人,立刻现死现报!你只管放心养病,别白糟踏了小命儿。司棋当然就非常感动了,因为在那个时代那个社会,司棋这种行为是大逆不道的,何况身份又是一个奴隶,是一个丫头,那对她的惩罚会非常严厉的,她几乎就没有活路了。而鸳鸯又是那么一个有发言权的人,在贾母面前,好多事,贾母都听她的。那么鸳鸯现在跟她指天发誓,绝对为她保密,而且鸳鸯就告诉她,你别白糟蹋了小命儿。

那个时代那个社会,在封建礼教的面前,鸳鸯不认为封建礼教具有神圣性。而认为她的阶级姐妹司棋的性命才具有神圣性,二者之间,鸳鸯宁愿把封建礼教那一套抛在一边,而去维护司棋这样一个女孩子的性命,她真了不起。不要说那个时代,就是今天有的人对这种婚前性行为都是不能容忍的,都会去告发,或者当面指责。而鸳鸯就觉得没有比生命更可贵的,司棋她这样做是她自己的事,鸳鸯并不是说赞同,但是鸳鸯觉得这件事搁在一边,司棋的小命儿是特别重要的,不能白糟蹋了。

不知道听友们对这段情节做何感情,我读《红楼梦》的时候,每读到这个片段,我都很感动,我觉得作者所刻画的鸳鸯这个女性具有超越那个时代,超越时空的一种人性美、人情美、人道美。

那么书里接着写鸳鸯安慰完了司棋以后,她又决定去探望一下王熙凤,因为书里写了,王熙凤后来就病得比较厉害。那么到了凤姐所住的那个小院子以后,平儿迎出来,就说二奶奶刚吃口饭,刚歇个午觉,咱们先到东边这屋来坐。她就跟平儿到了东边那间屋,俩人先在那说说话。那么平儿就向鸳鸯介绍了王熙凤的病情,病得不轻,但是王熙凤虽然病得很厉害,可是她还是拿权,不愿意放权,强撑着,她还要来发号施令,管理府务。那你就明白了,这个时候老太太和太太参与朝廷祭祀活动这个时期的临时管理班子就解散了。原来由贾探春、李纨、薛宝钗组成了一个临时的管理班子,是应急的,那么现在朝廷的事完了,老太太、太太都回家了,连贾政都回来了。那么她们就不再去代理府务管理事宜了,王熙凤又回到原来的那个位置,她还是很拿事,当然名义上是贾琏跟她共同拿事。

那么底下呢?他写了府里面各种错综复杂的矛盾之后,就进一步写到府里面的财务状况,就出现了财务危机。所以你看它故事的第一春一切都很美好,第二春也还不错,那么进入三春以后,第三个年头就出现了很多的危机,人际危机,那么现在又出现了财务危机。

贾琏就走进来以后,发现鸳鸯在东屋,就进去对鸳鸯非常客气,跟她问好,鸳鸯就坐在炕上不动。有的年轻的读友就老搞不清楚,说鸳鸯是一个丫头,贾琏是府里的管理府务的主子,丫头怎么见了主子不站起来呢?这就是因为书里面所写的是清朝满族家庭的一个社会习俗,凡是服侍自己长辈的仆人都有一定的脸面,鸳鸯是服侍贾琏的祖母的一个丫头,所以她见了这个祖母的孙子,她可以不站起来,但是这个孙子见了她要非常恭敬。这是那个时代,特别是满族大家庭当中的一种普遍的习俗,被作者很忠实地记录到了他的小说文本里面。

那么这个时候有一笔,有些读者向来不重视,老觉得这个《红楼梦》就应该是写宝玉、黛玉的爱情,或者就应该是写公子小姐怎么作诗,一离开这些内容,他就不耐烦,甚至就觉得是废话。那么下面有一段,难道又是废话吗?写的是什么呀?就是贾琏跟鸳鸯提起来,说老太太头年过生日有一个外路和尚送的一件文物,非常好,是一个腊油冻的佛手。注意,这个腊不是蜡烛的蜡,是腊肉的腊。腊油冻是一种高级石料,就是这个佛手形状的摆设不是用织造蜡烛的那种原料做的一个蜡制的模型,那就不值钱了。而是用一种叫做腊油冻的高级石料雕成的一个佛手。腊油冻是什么石料呢?就是这个石料的颜色跟腊肉上面的脂肪部分,油脂部分颜色相近,是这样一种高级石料,叫做腊油冻,那么这个雕了一个佛手。

而且他写得很怪,说是一个外路和尚奉献的。什么叫外路和尚?贾氏宗族是有家庙的,你比如说铁槛寺里面是有和尚的,那和尚就是自己家的和尚,外路和尚就是说的跟自己家庙无关,不知道哪来的一种云游的和尚,这个和尚居然给贾母祝寿,而且送了一个很奇怪的摆设,叫做腊油冻雕的佛手。贾琏就跟鸳鸯讨论这事,因为府里面的各种东西,包括老太太过生日,祝寿的各种礼物都要一一登记造册的,倒是登记了这么一件,登记一件以后,摆完以后要归档,可是现在登记的册子上有这个东西,可是归档的位置上没有这个东西。所以底下人就来跟贾琏来反映,贾琏认为是一件很重大的事情,因为这个东西非常值钱,而且来路很神秘,所以就跟鸳鸯说,知不知道这个东西哪去了。这个时候平儿就插嘴,这个东西老太太开头喜欢,摆了几天,后来也无所谓了,就给二奶奶了,这东西现在还在。大意是这样的。那么贾琏就自我抱怨说,我现在记性也不行了。

那么这段文字还不短,好几百字,绝不是废文冗墨,不是废话连篇,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伏笔,跟前面讲到的粤海将军邬家送的一大架玻璃大围屏一样,这个腊油冻佛手也是书中非常重要的,跟人物命运有关的物件,在八十回后会写出来,这个请你注意。

那么这个事情说过以后,贾琏就开始央求鸳鸯一件事,他就求鸳鸯了,叫姐姐。怎么回事呢?实际上贾母过寿,在这一年也是勉勉强强地在那撑面子了,贾母因为她不直接理事,所以她可能不是很清楚整个府里面的财务情况,何况他们即便出现财务危机,也不会让贾母知道,但实际上出现了很严重的危机,就是入不敷出,手里没有银子了,没有流动资金了。那么贾琏就跟鸳鸯说,等庄田的那些庄头送年货来,当然就会带一些折变的银子来,还有段时间,现在人家还来不了。前面不是写了宁国府的黑山庄的乌山头给宁国府送年货,并且带来折变的银子。那么举一可以反三,可知荣国府每年也会有一些庄头给他们送东西来,而且送银子来,但是现在不凑手。所以贾琏就想出一个折,就是鸳鸯姐姐,你能不能把老太太收藏的那些金银的器皿拿出几箱来,我们暂时去当出去换银子,等到庄头把年货跟银子送来之后,我们再把它赎出来,再还给你。就说明贾府住的那个西院它是一个独立的系统,贾母有自己的仓库,有很多属于她私房的金银器皿,贾琏就希望鸳鸯能够帮他们拿出几箱来,偷偷拿去当掉,做这件事。

鸳鸯当时不置可否,书里没有写鸳鸯明确的态度是拒绝还是同意,只说贾母那边的小丫头来找鸳鸯了,老太太找姐姐呢,所以鸳鸯就赶忙见贾母去了。贾琏等鸳鸯去了就进西边屋去看凤姐,凤姐其实已经醒了,听见贾琏和鸳鸯的对话,就说她答应了吗?贾琏就笑道说,她虽然没有能够明确地答应,可是觉得有几分成手了,需要你晚上趁机会再跟她一说可就成了。

底下就有一大段的,王熙凤和贾琏就银子问题,双方有很多你来我去的对话,大意就是王熙凤说,这事要成了呀,你得个挫点银子给我使,我这少一二百银子。这事成了以后,你得分我一二百银子。贾琏就反驳回去,说你们也太狠了,你们就是他把平儿跟她说在一起,你们这会子别说一千两的当头,就是现银子要三五千,只怕也不难,我不和你们借就罢了。这会子烦你说一句话,就是让她晚上去跟鸳鸯再叮嘱几句,说你还要利钱,真不得了了。

这时候王熙凤听了就翻身起来说,说了很难听的话,我有三千五万不是赚得你的,然后又说,我们王家地缝子扫一扫,就够你们贾家过一辈子了。底下话越说越丑,说现在有对证,把太太和我的嫁妆细细看看,比一比你们的,哪一样配不上呢?就是两个人在财务问题上发生口角,就牵扯到他们双方的隐私,就把贵族大家庭里面已经成为拿实权的,管理府务的夫妇之间,他们在财富面前,丑恶的心态就都活化出来了。

那么下半回又写到了王熙凤所依仗的小厮叫来旺,其实已经年龄比一般的小厮要大了,应该是一个男仆,简称旺儿,就是来旺。这个来旺的媳妇就找上门来了,怎么回事啊?这个旺儿和旺儿媳妇,他们因为一贯帮王熙凤办很多事,包括王熙凤把每个月的月银放高利贷,获取利银,这些事都是由旺儿和旺儿媳妇经手,所以是王熙凤的心腹。旺儿媳妇来说个什么事啊?就说他们的儿子大了,该娶媳妇了,那么想娶谁呢?想娶太太房里的丫头彩霞。那么就要求王熙凤出面去说一声,好让他儿子把这个彩霞娶到手。那么王熙凤就答应了,又想说动贾琏也去促成这件事,结果贾琏不愿意拦这事。那么为什么呢?贾琏这么说,我虽然可以帮你说几句,但是到底也得你姑娘打发个人去,叫他女人上来,和她好说更好些。虽然他们必依,然这事也不可霸道了。

什么意思啊?就是彩霞的父母也是荣国府的世奴,贾琏说我虽然可以跟她老子说,但是好像未免太霸道了,好像还是找一个妇女去和彩霞的母亲说,这样就可以把事情变得柔和一些。王熙凤听了以后就很生气,王熙凤就逼着贾琏去促成这桩亲事,结果后来贾琏一打听,旺儿这个儿子不但不成才,而且吃喝嫖赌,非常糟糕,就不太愿意促成这件事。可是旺儿他们家仗着王熙凤的权势,最后还是霸成亲了。

这些情节就说明在府第里面有很多的黑暗面,那么来旺妇倚势霸成亲,这是黑暗面之一。那么这个彩霞,根据书里的描写,似乎和彩云是两个人,但是经过对不同版本的来回对比,那么考据派就认为是作者还没有最后统稿,留下了瑕疵,彩霞和彩云应该是一个人,是跟贾环相好,跟赵姨娘相好的一个王夫人跟前的丫头。

那么这回又接着写他们所面临的财务危机,当中王熙凤就说了一个什么情况呢?说这次不是老太太过生日吗?晚辈都要给老太太献寿礼,王夫人是贾母的很重要的一个媳妇,她给贾母送寿礼不能够简简单单,得拿大把银子来准备寿礼。但是连王夫人都拿不出很多银子了,据王熙凤说,她急了两个月,想不出法,后来还是王熙凤想出一个法,就是他们后楼上面不是有一个大仓库吗?里头还有一些没要紧的大铜锡家伙,就是这个家族他们积累财富非常之多,除了金银之外,金银铜铁锡,这都是金属,那么一些铜制的家伙,锡制的一些家伙,多半是一些餐具用具等等。那么就想出一个主意,就拿了四五箱去当了,这样弄了三百两银子,王夫人才用三百两银子准备了寿礼,在婆婆面前算是保住了脸面。

当时他们所面临的财务危机还不光是自己家族本身的消费,王熙凤还说了一个情况,她说,昨晚上忽然做了一个梦,什么梦啊?说来也可笑,梦见一个人,虽然面善却又不知名姓找我。问她做什么呀?她说,娘娘打发来要一百匹锦。我就问她了,是哪位娘娘啊?她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我就不肯给她,她就上来夺,正夺着,就醒了。

不要小看这些说法,不要以为都是废话。王熙凤就说这个梦境,就是梦中夺锦,就写出了这个家族,他们上面其实是有双悬日月的,是双悬日月照乾坤的一种局面,他们要应付的不光是日这边,还要应付月那边。所以他们的开支不是说只是自己家族,比如说摆宴迎客过寿或者是丧礼,不光是这些花费。他们还要应付悬在他们头上的日月两派的强大的政治集团,而应付他们都得花银子。

后来就写到宫里面元妃娘娘那边就来了一个小太监,夏太监,张口就问他们要钱,王熙凤不得不满脸堆笑,勉为其难地让平儿把她的首饰拿去现当了银子,应付这个夏太监。那么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贾琏说着说着话,忽然露出了这么一句,贾琏嘴里露出一句什么话啊?他说,今天这个夏太监来要银子,昨儿周太监还来了,就是宫里面另外一个太监,张口一千两,我略慢了一些,他就不自在,说将来得罪人之处不少。然后就有一句感慨,说这会子再发个三二万银子的财就好了。

贾琏为什么突然发出这么一个感慨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