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回第六十五回】花枝巷故事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81期 2018-11-13 创建 播放:6134

介绍: 那么前面就把古本《红楼梦》,也就是《石头记》的第七个情节单元讲完了,每九回为一个情节单元,七九六十三,到第六十三回,第七个情节单元就结束了。

那么从第六十四回起就进入到了第八个情节单元。这个情节单元的特点是它前六回讲的是红楼二尤的故事,现在在京剧舞台上有一出戏还经常演出,就叫做红楼二尤,就是根据《红楼梦》里面...

介绍: 那么前面就把古本《红楼梦》,也就是《石头记》的第七个情节单元讲完了,每九回为一个情节单元,七九六十三,到第六十三回,第七个情节单元就结束了。

那么从第六十四回起就进入到了第八个情节单元。这个情节单元的特点是它前六回讲的是红楼二尤的故事,现在在京剧舞台上有一出戏还经常演出,就叫做红楼二尤,就是根据《红楼梦》里面的这部分内容改编演出的。就是从六十四回、六十五回、六十六回、六十七回、六十八回、六十九回,连续有六回书是讲红楼二尤的故事,前面故事里面的那些人物当然都还会出现,但是都成为背景人物了,重点写的是红楼二尤。

什么叫红楼二尤,前面不是讲了吗?宁国府贾敬吞丹死亡了。那么当时宁国府的府主贾珍他的儿子贾蓉都不在家,只有贾珍的妻子尤氏在家。那么第六十三回的后半回的回目叫什么呢?叫做死金胆独艳理亲丧,这个独艳指的就是贾政的妻子尤氏,可见这个尤氏的年纪还不是特别大,所以把她叫做独艳,就是一个艳丽的妇人。当时她很孤独,没有别的帮手,所以叫做独艳。那么这个尤氏,根据书里面的交代,她不是贾珍的原配正妻,是一个续娶的。然后在书里面又交代她娘家,她的父亲正妻死了,又续了一位,续弦,续弦的这个妇女嫁给她的父亲以后,当然就也叫做尤氏,不过年纪比较大,故事发展到这个时候,就被称作尤老娘。

那么这个妇女嫁给尤氏的父亲的时候,她不是一个未婚的女子,她是一个已婚的女子,应该是她丈夫死了,她就改嫁。那么她改嫁到尤氏的父亲这个家里来的时候,她带来了两个她跟前夫所生的女儿。那么这两个女儿虽然和尤氏既不同母又不同父,可是她们的母亲后来又嫁给了尤氏的父亲。这样从名分上这两个女子就等于是尤氏的妹妹,那么一个就被叫做尤二姐,一个被叫做尤三姐,红楼二尤的故事就是讲这个尤二姐和尤三姐的故事。

那么从第六十四回到第六十九回的这六回书,从整体的观感来说的话比较跳,有点和前面第十一回、十二回贾瑞的故事那段一样,跟前后比较起来的话有点跳出来的感觉。那么有的研究者就认为,像贾瑞的故事,二尤的故事都是从曹雪芹早期的一个著作叫做《风月宝鉴》,从那个稿子里面摘出来,然后融合到现在我们看到的《石头记》,也就是《红楼梦》这部书稿里面的。这个判断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贾瑞的故事融合的好像不是特别的成功,跳得更厉害,红楼二尤的故事融合得就比较好,当然也有瑕疵,一会儿我们会说到。那么下面我们就开始讲第六十四回。

六十四回:幽淑女悲题五美吟,浪荡子情遣九龙佩。

这个幽淑女说的就是林黛玉,所以第六十四回一开始,他还不是马上讲到红楼二尤,他从林黛玉作诗写起。那么我跟你说过,从第五十七回以后,虽然他也还不断地写到贾宝玉和林黛玉,写到他们两个关系挺好的,但是基本上就没有他们的爱情故事了。他们在相爱过程当中的各种小波澜小冲突基本上就都没有了,所写无非是互相问候互相关怀而已。他展开笔墨去写别的人的人生,别的人的故事。但是在六十四回上半回,他还是写到林黛玉的一个行为,就是林黛玉作了五首诗,五首什么诗呢?五首吟诵古代五个女子的命运的诗,合起来呢,后来就被宝玉命名为五美吟。她吟诵了哪五个古代的女子呢?是西施、虞姬、明妃、绿珠、红拂。

那么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段情节的过程当中,脂砚斋有一个批语很重要,她说“《五美吟》与后《十独吟》对照”。因为脂砚斋她是不但通读过全书,而且她从头到尾编辑过这个书稿,所以她很清楚,就在六十四回出现了五首吟诵古代美人的诗,叫五美吟。那么她就预告了,她看到了,在后面还有十首诗跟这个五美吟是互相照应的,这十首诗叫做十独吟,估计是吟诵十个孤独的人物。

那么六十四回前半回写林黛玉吟诗,大体情节看来,应该是曹雪芹原来的构思,但是早有研究者通过文本细读和文本对照就指出来六十四回的前面的一些文字和曹雪芹的文风不是太吻合。那么据考证应该是这一回的书稿有所残缺,由别人把它补足的,来修补来补全的人绝不是程伟元、高鹗,而是和曹雪芹关系很密切的人。而且补足的时间应该离曹雪芹去世不远,所以六十四回的前半回的文笔虽然还不错,但是跟前面你读到曹雪芹那些生花妙笔的文字对照的话,还是略逊一筹。

那么下半回应该是曹雪芹原稿的面目,他写尤氏,因为她等她丈夫和儿子回来一块料理丧事的话来不及,因为季节到了夏天很热,尸体存不住,所以她就独自地把这个丧事就料理完了。包括入殓,包括灵柩存放在铁槛寺,以及后来破土埋葬,举行有关的宗教仪式等等,她都先期完成了。在这个过程当中,她很忙,所以宁国府里面就缺少人手,总得有人照应一下,故事就这样往下写。她就把她的继母尤老娘和她两个既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妹妹就接到宁国府来帮着照看一下,这样尤二姐、尤三姐就都到了宁国府了。

前面已经写到了贾珍和贾蓉后来就先后回到了宁国府,贾蓉就和尤二姐胡闹,当着丫头就有很多不堪的行为,丫头劝他,他还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那么这就交代出来这个尤二姐和尤三姐不是第一次到宁国府来,而且这两个女子在行止上都是有瑕疵的,像尤二姐就写得很清楚,她和贾珍就有染。尤三姐的行为也比较浪漫,这是两个有污点的女子,他写她们两个的故事。

那么后来贾琏他在之前就见过这个二尤,现在又得着一个机会来接近她们,他就看中了尤二姐。他就借一个机会表示帮贾珍、贾蓉办事,独自到了宁国府。当时尤氏也不在,尤老娘在里头屋睡觉,尤三姐当时也不在场,他就和尤二姐调情。所以这一回的后半回叫做“浪荡子情遣九龙佩”,浪荡子指的就是贾琏,他把他自己身上的一个佩戴物,有九个龙图案的一个很昂贵的一个玉佩丢给尤二姐,就是想跟她定情。那么尤二姐开始并不去取这个九龙佩,这个时候就听见帘子响,就是尤老娘睡觉起来了,尤三姐跟她就往这屋走了。贾琏还有点紧张,可是等跟尤老娘寒暄过了以后,转了眼睛一看,他扔在炕上的九龙佩已经不见踪影了,显然就是被尤二姐取走了。那么这种情况下,贾琏就起了一个心思,他就要包二奶了,这当然不是《红楼梦》里面的语言,这是我们今天的一个语汇。但是用它来概括贾琏的行为很恰当,这样故事就发展到了第六十五回。

第六十五回的回目是:“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尤三姐思嫁柳二郎。”就是贾琏最后就和贾珍、贾蓉密谋,就在外面买下了一个小院落,在什么地方呢?这是值得注意的。就说贾琏最后就在宁荣街后二里远近的小花枝巷,在那买了一所房子,共二十余间,又买了两个小丫头。贾珍又给了一房家人,名叫鲍二,是夫妻两口,这样就提供给尤二姐去使用。

那么这段文字历来就引起了一些考据派的红学家的重视,因为根据周先生的考据,《红楼梦》里所写到的荣国府、荣国府是有建筑原型的,大体位置就在现在北京西北城的是什刹海畔的恭王府那,当然恭王府这个名称是很晚的名称了,它是晚清咸丰的兄弟封为恭王,他的一个王府。那么周先生所指的这个原型当然不是指这么晚的一个王府,那么曹雪芹他也不能看到,曹雪芹他是生活在乾隆朝的一个人。但是这些晚清的王爷的王府它都不是平地起房,它都是有严格的,那么来回来去考据就知道,在乾隆朝是和珅府,再往前延伸可能就是在雍正朝,在夺取最高政权当中失败的某些康熙儿子的居所。这样倒来倒去的话,就可以知道那个地方在曹雪芹活着的时候,他有机会进去,他有一些直观的感受,所以他把它化在书里面就形成了宁国府、荣国府、大观园这样一些景象。

那么到了晚清成为恭王府以后,你从它的位置往它的后街二里外去找,有没有一条小巷叫做花枝巷呢?是有的。花枝巷直到今天都还存在,就是花枝胡同,就离现在的恭王府,恭王府现在是一个开放的文物的展览空间,就差不多是二里远。这再次说明,《红楼梦》虽然是一个虚构的文本,但是它里面是有真事隐藏的,它里面的一些人物不但有原型,而且它里面的一些空间,一些地名也是有原型的。乃至于像花枝巷,干脆就是从那个时候到现在都还存在的一个地方。

那么当然他写二尤的故事还是有一些瑕疵,前面我推敲过,尤老娘带着二姐、三姐到了宁国府,那么尤老娘的丈夫,也就是尤氏她的父亲究竟活着没活着呢?从前面叙述来看好像还活着,可是从后面的故事流动来看,好像这个人又不存在,这就是一个瑕疵。

另外说贾珍包了一房仆人给贾琏,什么仆人啊?鲍二和鲍二家的,前面不是写了吗?前面写到王熙凤过生日,贾琏和一个仆役的妻子乱稿,那个仆役叫什么呀?就叫鲍二,那个媳妇叫什么呀?叫鲍二家的。可是这怎么忽然又写贾珍把鲍二夫妇拨给她当仆人?这就是文本上的一个毛刺,曹雪芹如果他寿命长一点,自己来得及从头到尾做把全稿修饰一遍,那么这个毛刺就都可以消除。实际上就是说贾琏包二奶,在花枝胡同另设一个院落包养尤二姐,他的仆人还是有可能是鲍二的,因为可以解释成贾琏把鲍二就转到宁国府去了,让贾珍使用。前面交代鲍二家的因为羞愧难当就上吊自尽了,那么这个仆人可能就又后娶了一个女人,当然也可以叫做鲍二家的。那么这个鲍二因为被贾琏收买过,又被贾珍收买过,所以由他来到花枝巷服侍这个隐蔽的二奶奶,这个地方只要稍微地修一修的话,毛刺就剔除了。

那么他写尤二姐在这种情况下,就偷偷地嫁给了贾琏。贾琏就等于是两边应付,回到荣国府跟凤姐他也一块过,他绝不提尤二姐的事。那么他又经常抽功夫跑到花枝巷去和尤二姐去过夫妻生活,这还不是纳妾,不是娶小老婆,这就是包二奶。在花枝胡同那,让所有的仆人就称尤二姐是奶奶,也就是说以正妻来称呼。那么尤二姐被包养以后,尤老娘和尤三姐就被写成也一块到花枝巷去居住。这些写法是一种变通的写法,按道理如果要是尤氏的父亲还活着的话,她们应该是回到尤氏父亲的宅院里面去。可是她们却去和尤二姐一块住,那么也可以说得通,就是越往后看越觉得有一个逻辑,就是尤氏她那个父亲可能已经死掉了,所以这个尤老娘和尤三姐没有别的依靠了,因此贾琏娶了尤二姐以后,她们一块到花枝巷去投靠去居住,这也就顺理成章了。

那么第六十五回回目是“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尤三姐思嫁柳二郎。”他写到了花枝巷里面发生的故事。

那么贾琏偷娶了尤二姐,两个月过去了,贾珍有一天就跑去探望,他先让小厮去打听贾琏在不在家,小厮就说不在,贾珍就很高兴,什么意思啊?就是贾珍想借贾琏不在花枝巷的空当,去占尤二姐、尤三姐的便宜。书里面所写的这个贾珍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处理事情很果断,很有办法的一个贵族族长。但是他好色,他早就和尤二姐不干不净,早就跟尤三姐也有过沾染。那么现在他为什么积极支持贾琏偷娶尤二姐呢?也就是因为把尤二姐包养在花枝巷,离宁国府也不远,他也便于时不时地去骚扰骚扰,占点便宜。所以就写到了这种贵族老爷的方方面面,贾珍他除了有阳刚之气,处理事情有魄力的那一面之外,毫不客气地说又是一个色鬼。他带着他的小厮就去了花枝巷,结果呢?他正在屋里面跟尤二姐、尤三姐调情。

那么这个时候贾琏忽然就回来了,仆人们在下房一块吃酒笑骂,就听见马槽里面,因为原来有贾珍的马,现在又多了贾琏的马,两匹生马同槽就闹起来了。那么声音传到屋子里面以后,这个就很不堪。当然贾琏来了以后,他就去见尤二姐。那么尤二姐当然就来应付贾琏,也可以不叫应付,她还是很喜欢贾琏的。她嫁贾琏以后,就决心好好跟贾琏过,决心改掉自己过去那种轻浮的毛病,她不愿意再和贾珍有不洁的行为。所以贾琏进了屋以后,她跟贾琏在一起,听见马槽里面二马相争有响动,那么她就跟贾琏吐露真心。因为这个时候她丈夫回家了,和贾琏在一起,贾珍是和她的妹子尤三姐在那边继续吃酒。

那么她就跟贾琏说,她说,我如今和你做了两个月夫妻,日子虽浅,我也知你不是愚人,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如今既做了夫妻,我终身靠你,岂敢瞒藏一个字呢?我算是有靠了,将来我妹子却如何结果呢?据我看来这个形景恐非长策,须做长久之计方可。那么她这话说了以后,贾琏就想了一招。贾琏就决定干脆捅破这层窗户纸,他怎么办呢?他就到了西院,直见窗内灯烛辉煌,里面应该是贾珍和尤三姐在那吃酒取乐,他把门一推就进去了,破了脸说,大爷在这里,兄弟来请安。贾珍当时就有点脸上搁不住,只得起身让座。贾琏就忙笑道说,何必又作如此景象呢?咱们弟兄从前是如何样来,大哥为我操心,我今日粉身碎骨感激不尽。大哥若多心,我意何安。说着就要跪下,当然贾珍就马上把他扶起来了。那么贾琏就命令仆人说,再拿酒来,我和大哥吃两杯。又拉尤三姐说,你过来陪小叔子一杯。

那么这种情况下,就形成了一个很不堪的局面,就是两兄弟调戏一个妇女,就是尤二姐的妹妹尤三姐。那么书里就刻画了尤三姐是一个具有反抗性的女子,他怎么写的呀?这种情况下,尤三姐就站在炕上,指着贾琏笑道:“你不用和我花马吊嘴的,咱们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现见提着影戏人子上场,好歹别戳破这层纸儿。你别油蒙了心,打谅我们不知道你府上的事,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我也知道你那老婆太难缠,如今把我姐姐拐了来做二房,偷的锣儿敲不得。我也要会会那凤奶奶去,看她是几个脑袋几只手,若大家好取和便罢,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我有本事先把你两个的牛黄狗宝掏了出来,再和那泼妇拼了这命,也不算是尤三姑奶奶!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

她采取这样一种反抗方式,你们不是两个男子来调戏我吗?反过来我倒调戏你们了,她自己绰起壶来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杯,搂过贾琏的脖子来就灌,说:“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吓得贾琏酒都醒了。贾珍也不承望尤三姐这等无耻老辣,弟兄两个本是风月场中耍惯的,不想今日反被这闺女一席话说住了。尤三姐就一叠声又叫:“把姐姐请过来,要乐咱们四个一处乐。俗语说便宜不过当家,他们是弟兄,咱们是姊妹,又不是外人,只管上来。”

果然就把尤二姐叫过来了,尤二姐特不好意思。那么贾珍这个时候就想溜,尤三姐还不放了。那么贾珍这个时候就后悔了,就不承望碰到这么一个女子。这样他和贾琏反倒不好轻薄起来了。他写尤三姐她是很明确地把她写成一个汉族女子,我前面说了,大体而言《红楼梦》这部书是写男不写头,写女不写脚。但是这只是一个大体而言,就在这一回,第六十五回,就写到了尤三姐的脚,就很明确地告诉你是小脚,是三寸金莲。他是这么写的,尤三姐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底下绿裤红鞋,一双金莲或翘或并,没半刻斯文。两个坠子却似打秋千一般,灯光之下,越显得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那么她故意做出一副非常淫荡的样子,用一种最无奈的办法来反抗两个强势男子的调戏。

那么当然贾珍和贾琏就拿她没办法了,书里说,她自己高谈阔论,任意挥霍撒落一阵,拿他弟兄二人嘲笑取乐,竟真是她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她。一时她的酒足兴尽,也不容他弟兄多坐,撵了出去,自己关门睡去了。就是他刻画出了温柔懦弱的尤二姐和一个泼辣刚强的尤三姐,两个女子原来生命史上都有一些污点,但是在她们的生命途程当中,最后尤二姐选择了顺从懦弱这样一条生活道路,尤三姐选择了一个刚强任性,自己去选择自己前途的这样一条生活道路。

那么第六十五回说,尤三姐思嫁柳二郎,那又是怎么回事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