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回】宝玉平儿投鼠忌器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76期 2018-11-06 创建 播放:6643

介绍: 第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宝玉情脏,判冤决狱平儿情权。

前面就讲了大观园里面这些丫头婆子之间她们派生出来的故事。这些人的生存有很卑微的一面,你比如说芳官,她得了蔷薇硝就舍不得给贾环,就拿茉莉粉去替代。这个蔷薇硝是谁给她的?是蘅芜院的蕊官给她的。蕊官得了一点蔷薇硝,觉得很珍贵,就要分给自己的朋友。这个小人物之间有时候...

介绍: 第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宝玉情脏,判冤决狱平儿情权。

前面就讲了大观园里面这些丫头婆子之间她们派生出来的故事。这些人的生存有很卑微的一面,你比如说芳官,她得了蔷薇硝就舍不得给贾环,就拿茉莉粉去替代。这个蔷薇硝是谁给她的?是蘅芜院的蕊官给她的。蕊官得了一点蔷薇硝,觉得很珍贵,就要分给自己的朋友。这个小人物之间有时候就是这样,小东小西的,小恩小惠的,这么维系他们之间的关系。

那么芳官因为当年在梨香院柳家的对她特别好,所以她对柳家的和柳家的女儿柳五儿也特别好。柳五儿身体弱,所以她就问袭人要了宝玉平常喝的那个玫瑰露,贵公子对这种东西根本就不珍惜,无所谓,说你要就给你吧,一看还有多半瓶子,就连瓶子一块给了芳官,芳官就拿去送给了柳五儿,柳五儿她后来就放在了她妈主事的厨房的橱柜里面。她妈下了班以后,又要把玫瑰露倒一碗去给她侄子,柳五儿就很不高兴。但是也拦不住,她妈就说了,我们现在辛辛苦苦做的这些事,赚点这东西算什么呀,也认为是自己该得的。

那么柳家的拿着这个玫瑰露到了她哥哥家,她侄儿也正病着,一看很高兴,当时就借着清冽的清水冲了一碗。喝了以后,立刻觉得头脑也清醒了,眼睛也亮了。那么她的哥哥在府里面,这个柳家的她哥哥在府里面是看门的,一个很大的府第不但有看大门的,还有看二门的。那么外面来了人要进去是很困难的,当时刘姥姥就想从大门进去,根本就没门。那么像有的地方官来了以后想拜见贾政,因为贾政毕竟手中掌握一定权力。联络好了以后,能够为地方官谋利益。那么这些人怎么进去呢?就有一个粤东的地方官,他也不知道贾政当时已经派外差了,或者知道以后,他觉得也应该再来表达他的敬意。他就带了三篓子那边出的一种很珍贵的营养品叫做茯苓霜,他到了荣国府要进去。那么说来说去,最后怎么进去的呀?他三篓子茯苓霜就拿一篓子做了门礼,就献给这些看门的人,这样看门的人才把他放进去。那么他所献给贾政的两篓子茯苓霜最后就搁在探春她们理家的议事厅了。那么这一篓呢,看门的他们就把它分了。柳嫂的哥哥也分了一些,也很得意。看他妹妹来了以后给他玫瑰露,就一报还一报,就把自己得的茯苓霜包了一大包给了柳嫂。

那么第六十一回就接着从这种事情往下写,特别有趣的是在这两回之间,它写了一个看后门的小厮,没交代这个小厮的名字,但是通过他和柳嫂的对话,就知道留杩子盖儿头的小厮,就是这个小男孩还没有完全长大,什么发型呢?当时他也没法留辫子,就头上留了一圈头发,像马桶盖一样,所以叫留杩子盖儿头的小厮。

那么就有一段非常生动的对话,这个柳嫂子从她哥那往回走,进了后门,小厮就故意刁难她,开头就说,这不像是你从家里走过来。因为他们下层的这些人都很熟悉,比如说各家在荣国府后门外面的群房里分别住哪,如果从那走过来应该是什么路线,都很清楚。就觉得柳嫂蛮不在乎,意思就是说你疑什么呀?意思是说,给你找了一个新舅舅,你不还添一个长辈吗?这不是原话,大意。

两个人就你一句我一句来拌嘴,也体现下层仆役,他们对我有没有外遇这种事情不是很在乎。他们那圈里面在这方面的意识比较开放,无所谓。那么这个小厮就要柳嫂,说你进园子以后,找点果子给我吃。这个柳嫂就大发作,意思就是说,你那些长辈有的就是管这个果树的,你问他们要啊,你怎么问我要?就是仓老鼠问老鸹借粮,窝里的没有,飞着的倒有,用了这样的歇后语。而且她说,现在谁敢摘果子,有一天我从果树底下过,有个蜜蜂飞过来,我拿手赶蜜蜂。老远的,那个管果树的就大声嚷嚷,说还没进佛呢。还没给老太太、太太送鲜呢,今后果子下来大家都有份,也有你一份啊。所以一个个跟乌眼鸡似的,守那个果子守成那个样子。这也说明探春她们所实行的责任承包制,实行以后,也派生出来一些新的底层矛盾。

那么这个小厮最后就揭柳嫂的隐私,意思就是我知道你们家柳五儿要到怡红院去。柳嫂觉得这是机密,你怎么知道?这个小厮就很得意地说,别以为我就只是在这听哈,我里头也有几个体面的姐妹。意思就是说他有些姐姐妹妹也分到大观园各房做小丫头了,他说,我也有内线,别以为只是你们知道一些情况,我也有我的消息来源,原话不是这样的,大意是这样的。那么最后两个人正你一句我一句抬杠,正欢的时候,这里头就有人嚷,柳嫂子怎么还不来啊?这样柳嫂子就抛开这个小厮,就到厨房继续理事去了。

那么这种情况下,就发生一个情况,因为这个柳嫂子她对芳官特别好,可能还有几个后来分到府里的某房当小丫头的小戏子跟她好,但是有的就跟她不好。那么迎春那一房的大丫头司棋,就跟她是很合不来。柳嫂子她是见人下菜碟,谁跟她好,她就为谁认认真真地提供美食;谁要跟她不好,你去提出要求的话,她就不爱答应。

那么先是迎春的另一个小丫头,迎春的首席大丫头是司棋,她还有另外的一些丫头,那么司棋下面有一个小丫头叫做小莲花。这个小莲花就过来给她提出要求,说司棋姐姐说了,要你给她蒸一碗嫩嫩的鸡蛋。那个柳家的就抱怨起来了,你不知道现在鸡蛋,采买们拿着钱去买都买不到,现在这个东西很吃紧,我留的这些鸡蛋都是应急用的。我光伺候头层主子不算,还要伺候你们这些人。意思就是说,我伺候不着。那么这时候,小莲花就跟她吵起来了,有些话就很难听,符合这个阶层人的语言习惯。

比如说小莲花就说了,又不是你下的蛋,你舍不得给我们吃。那么柳家的马上就驳回去,你妈才下蛋呢!所以《红楼梦》里面有些粗话是很正常的,它是符合人物身份,也符合在特定情况下,人们的特定情绪。那么这个小莲花就不依不饶,说你没鸡蛋,我翻。后来就从一个柜子里面翻出了鸡蛋。那么小莲花后来就回到迎春住的那个地方,就跟司棋说这个事,司棋先忍一忍,因为她先得伺候迎春吃饭。等迎春吃完饭以后,司棋就领着这个小莲花还有其他小丫头,一窝蜂就跑到了柳家的主管的这个厨房。司棋就现场指挥,打砸抢。说把她们那些东西都给扔出去,意思就是说,大家都别过了。原话不是这样,大意是这样的。那么这些小丫头就巴不得,就把厨房给砸了,果然把好多原料就扔出去了,扔到这个屋子外头去了。

当然这个厨房里面其他一些人就来回来去拉,来回来去劝。而且有一个就跟她们说,柳嫂子那是不给你们炖鸡蛋呢?正在灶上炖着呢。那么司棋她们打砸抢了以后,得胜回朝,回到迎春那个驻地。后来厨房就派人把炖好的鸡蛋给司棋送去了,司棋就把它过来往地上一泼。这也反映了,在这样一个人丁众多的府第里面,不但上层会有矛盾冲突,底层之间也有矛盾冲突。那么争夺内厨房的控制权也成为了一个斗争的焦点,像迎春的丫头司棋她就想控制这个内厨房,当然不是说她自己要去当这个厨头,她就希望换一个跟她有关系的,她的亲戚,跟她好的人来管这个厨房,后来没想到,司棋的这个目标就几乎达到了。

就是这个柳五儿,她因为一直等分配,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没有给她编制到某房去做正式丫头,她就不能够随便往大观园里走。所以有一次就跟芳官说,都说这个园子怎么漂亮,可是我只能是从厨房出来以后走几步,就看见一些大山石,一些大屋子的后墙,看不出这个园里有多好。那么芳官那就安慰她说,你今后到了怡红院,你足逛。那么这次柳五儿因为她妈从她舅舅那拿回了一些茯苓霜,她就想芳官对我那么好,把那半瓶子玫瑰露,连瓶子都赠给我了。那么现在我们家得了一些茯苓霜,也是上好的东西。她就包了一包,穿花度柳的,偷偷地往大观园里走,要到怡红院去送给芳官。

结果她没到怡红院就碰见了小燕儿,就是春燕,春燕说,你到这来干吗了?她就说,你把这一包茯苓霜帮我递给芳官,然后她就赶紧往回走。可是糟糕了,这个时候天色已晚了,又只见得林之孝家的,管家婆子带了一群婆子媳妇开始查园,一下就碰到她了。她说,你怎么回事,你怎么跑园子里来了?因为都知道她还没有被分配到怡红院呢,她也没分配到别的房里面去做丫头,她没有身份的,你是不能够随便进这个大观园的。她就撒谎,她就说我妈让我做个什么事,所以我就来做这个事。林之孝家说不对头,刚才我碰到你妈,你妈出园的时候,那角门就要关了,她没说给你留门,可见你是撒谎的。这样柳五儿就暴露了,她就是私自入园了。结果她就等于是被拿住了,作为一个犯规的丫头,一个待分配的丫头,就被软禁起来了,她妈当然也遭到了盘查。

那么正好这个时候荣国府里面就出了盗窃官司,王夫人不在家,当然王夫人房里的一些好东西丢了,其中就包括玫瑰露丢了。林之孝家的就想,你私自入园走来走去的,那么上房丢的东西跟你是不是有关系?就让她交代,她当然就交代不出来,因为她确实是没有偷过上房的东西。然后关起来以后,跟她合不来的那群人就都趁机偷偷围观说闲话。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司棋底下那个小丫头小莲花她就想起来,你们说上房里面丢了玫瑰露,我在厨房里看见过玫瑰露。

还记得前面作者的交代吗?芳官把多半瓶的玫瑰露给了柳五儿,柳五儿到厨房以后,到她妈管理的空间,就把玫瑰露搁在柜子里面了。后来不是司棋因为炖一碗鸡蛋的事,大闹厨房,带着莲花她们去,一顿扔一顿砸。在这个过程当中,莲花就瞥见了这半瓶子玫瑰露,那么这样的话,林之孝家的她们就把那半瓶子玫瑰露就拿来当做赃证了。上房丢了玫瑰露,你说你没偷,你这是哪来的?当然她就只好说出实情,说是芳官给她的。那么这样的话,她跟她妈就被审了夜,柳五儿就关了一夜了,本来身体就弱,再加上一些跟她有矛盾的人,又拍手称快,她又愧又羞,处境非常狼狈,非常尴尬。

那么这个情况下,当然她们就要去一层一层往上汇报。那么先去找贾探春汇报,贾探春当时就有一个这样的态度,说你们去跟大奶奶说吧,意思就是说让李纨去拿主意。李纨也不拿主意,最后她们就去找平儿。平儿就跟王熙凤汇报,王熙凤就有一番理论,当然这是整个风波快结束时候,王熙凤说的。王熙凤说,“这事还要细细追求才是。依我的主意,把太太屋里的丫头都拿来,虽不便擅加拷打,只叫她们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地下,茶饭也不给吃。一日不说跪一日,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又道是“苍蝇不抱无缝的蛋”,虽然这柳家的没偷,到底有些影儿,人才说她。虽不加贼刑,也革出不用。朝廷家还有挂误的,倒也不算委屈了她。”

王熙凤作为一个管家婆对下人,她既有比如说对袭人很温情很照顾的一面,也有很残忍的一面。你看她说的,我再重复这几句话,你听听,说“虽不便拷打”,让底下怎么做呢?比拷打还可怕,就让她们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地下,茶饭也不给她们吃。就把瓷器破碎的瓷茬子,让这些丫头跪着,不给吃不给喝。毒日头让她们晒着,逼她们招供。那么当然这个时候是事情已经过去了,怎么过去了呢?就是第二天林之孝家的就做主了,因为她是一个管家婆,她有一定的事务的处置权。因为她想柳五儿犯事了,她妈连带着也有问题了,可是一早这还得供府里的这些,园子这些少爷、小姐们吃饭,她就自己派了一个女人去接替柳嫂的职务,当这个厨头。

这个女人是秦显家的女人,请注意,这个女人姓什么呀?她丈夫是秦显,她被称作秦显家的,跟姓秦的有关系,想起来了吗?贾氏宗族当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姓秦的是谁呀?秦可卿。当然秦可卿在第十三回就死掉了,但是后来在准备元妃省亲过程当中,所有的古本写的都一样,有一个仆人向王夫人汇报,这个仆人,书里写他叫什么呀?叫秦之孝,还记得宝玉在大观园里面题对额,跟着他父亲和一群卿客,走到一个地方,有人建议说这个地方就叫做秦人旧舍吧。贾宝玉怎么说的呀?秦人旧舍,这是避乱之意,越发过露了,如何使得?就说明在作者的构思里面,在荣国府大观园隐隐约约有一些姓秦的人,他们应该和一度在宁国府生活,后来又在那吊死的秦可卿属于一个来源。

这事写得很有趣,虽然后来他写府里面除了赖大,赖大家的这一组管家、管家婆之外,又叠床架屋写了另外一个大管家和管家婆,就是林之孝和林之孝家的。那么现在林之孝家的,她觉得自己有权力重新指派厨房的厨头,她就指派了一个姓秦的,指派了一个姓秦的这个人的媳妇,秦显家的。

那么当然她还是要去跟平儿汇报,她虽然是有一定的处置权,她毕竟还只是一个高级奴才。她得向去主子,向王熙凤汇报,王熙凤病着呢,就得向王熙凤的助理平儿来汇报。结果这个平儿一听,说秦显的女人是谁啊?我不大相熟。这一笔写得也很微妙,平儿作为王熙凤的一个非常出色的助理,府里所有人她都应该是清楚的,如果她不清楚,就说明这个人一直是非常低调的存在,一定是若有若无的在那偷偷地活着。那么林之孝家的就跟她说,读到这,不知道你是什么感觉?我老觉得林之孝应该就是秦之孝,林之孝家的应该就是秦之孝家的,所以他们跟秦显显然有着某种隐秘的,非常亲密的关系。

林之孝家的就告诉平儿说,她是园里角门上夜的,白日里没什么事,所以姑娘不大认识,高高孤拐,大大眼睛,最干净爽利的。这就对秦显家里的有一个肖像描写,高高孤拐就是她颧骨很高,孤拐就是脸上眼睛下面那个颧骨,她颧骨高高的,眼睛大大的,这么个女人。这个女人长期在荣国府怎么生存啊?等于白天她睡觉,她晚上值夜。所以连准主子平儿都不认识她,对她没印象。

但是这个上房丢东西这场官司是怎么了结的?最后就查出来,是彩云。王夫人有个丫头叫彩云,没跟着王夫人去参加丧事活动,留下来了,她跟赵姨娘和贾环好,是她把王夫人屋里的玫瑰露什么东西偷去给了贾环。那么平儿经过一番调查,就判定柳五儿这是一个冤狱,柳五儿的玫瑰露确实是怡红院拿过去的,是宝玉他们吃剩的,不是从荣禧堂上房里面偷拿的。真正偷拿的是谁呢?是彩云,彩云给了谁呢?给了赵姨娘和贾环。平儿当时觉得这个事,我得处理好,为什么呀?因为要维护一个人,维护谁呀?维护贾探春。因为这赵姨娘已经糗事一大堆,这个事如果再暴露出来的话,说是彩云拿给赵姨娘和贾环的,等于就是贾环和赵姨娘他们从正房的太太那屋里偷东西,他们自己不偷,是指示别人偷。那这事如果爆发出来的话,贾探春就又一次要受到刺激。就是生她的这个女人和她同母那个弟弟,就太不堪了。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宝玉就有一个主意,就说所有事都我来认,就跟探春她们理家的来说,说是我到上房问彩云她们要东西,当时留在上房的还有玉钏儿。问她们要东西,她们迟慢了一点,我就故意要为难她们,我就偷偷把这个玫瑰露拿走了。那么平儿一听,这样的话倒也是个办法,可以把柳五儿解脱,同时也可以掩盖赵姨娘和贾环的不堪,维护了贾探春的面子,就决定采纳这个方案。那么就必须要把这个彩云叫来问她,彩云就说了实话。原来彩云跟玉钏窝里斗,互相咬,说丢了东西,不赖我,赖你。最后彩云就说了实话,就是赵姨娘跟贾环想要,她帮他们拿了。而且彩云当时就说,这个事既然已经败露了,我自己认罚去,你们把我带去。意思就是把我带到议事厅去,该怎么罚我怎么领。当然后来他们就劝住他说,大家就让这个事过去算了。

那么这个秦显家的接管了一上午的厨房,没想到中午时候,平儿又传下令,让她走人,还让柳嫂子来管这个厨房。而且平儿就发挥了她一番理家的言论,当然这段话是已经到了六十二回了。因为和六十一回的情节联系性很强,所以我要把平儿这话引出来,大家听一听,平儿是这么说的,“大事化为小事,小事化为没事,方是兴旺之家。若得不了一点子小事,便扬铃打鼓的乱折腾起来,不成道理。”平儿就发布了她自己一个不乱折腾的理家治府的宣言,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