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回】柳五儿想进怡红院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75期 2018-11-05 创建 播放:6470

介绍: 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玫瑰露引出茯苓霜。

平儿被叫到了怡红院,一听觉得这事不大,平儿就跟他们说,老太太、太太她们离开没几天,现在府里头到处有事情发生,你们这的这一件算是最小的事了,还有好多事都在发生,有的比这大,有的是很大的事。那么就说明在一种特殊情况下,荣国府就开始乱了。

那么现在我是在讲第几个情节单...

介绍: 第六十回:茉莉粉替去蔷薇硝,玫瑰露引出茯苓霜。

平儿被叫到了怡红院,一听觉得这事不大,平儿就跟他们说,老太太、太太她们离开没几天,现在府里头到处有事情发生,你们这的这一件算是最小的事了,还有好多事都在发生,有的比这大,有的是很大的事。那么就说明在一种特殊情况下,荣国府就开始乱了。

那么现在我是在讲第几个情节单元的事情啊?第七个情节单元,从第五十回起往下发展,你会发现和五十四回以前那些情况就不太一样了。五十四回以前从元妃省亲到又一次过元宵,虽然有很多的矛盾冲突,但是整个荣国府大体上还是歌舞升平,还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温柔富贵乡。可是现在呢?从五十回以后,你看每一回都有矛盾冲突爆发,主子之间的矛盾,主子和次主子,比如说赵姨娘这种人,她和贾探春的矛盾。然后又出现了仆妇和小戏子们之间的矛盾,和小丫头之间的矛盾,而这些矛盾最后又纠葛在一起,到了第六十回就形成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这样的局面。

那么后来春燕她妈不但在怡红院认了错,还由她的女儿春燕陪着一块往蘅芜院去,干吗呀?再去给莺儿赔不是。真到那以后,当然莺儿也就很客气地招待了她们。那么临走的时候,突然蕊官赶出来把一样东西交给春燕说,你拿去给芳官。什么东西呀?就是上一回说了,大观园里的女孩子到春天,好多都犯了杏癍癣,需要擦药,一般都是用一种银硝来擦,来治这个癣。那么银硝是比较廉价的,粗糙的药,上好的就是蔷薇硝。林黛玉在潇湘馆配了好多蔷薇硝,上面写着她包了一大包让丫头们送到蘅芜院去给史湘云用。包了很多,所以这个蕊官就从当中又分出一部分来,又包好了,交给春燕,让她带给芳官,那么芳官就把这个蔷薇硝得到了。春燕到了怡红院就把蔷薇硝给了芳官,芳官就得到了上好的蔷薇硝了。

偏偏这个时候,宝玉不是前一阵病了吗?现在还在养病,那么贾环和贾兰来看望他,礼节性拜访。那么宝玉跟他们有什么话说?没有共同语言。这个时候正好芳官手里拿着一包东西,宝玉就问她是什么呀?芳官只好说实话,说是擦春癣的蔷薇硝。那么这个时候贾环听见了以后,就伸着头瞧,因为芳官把那个纸包就打开了,她是给宝玉看。贾环就伸着头瞧,又闻了闻,觉得好香,就弯腰从靴筒内掏出一张纸托着。那个时候的男子经常穿靴,这个靴子它的腰很高,那么就会在靴子内壁做成一个可以装点纸,装点小东西的一个空间,叫靴筒。

贾环就从靴筒里面掏出一张纸来,就问芳官要,说你分给我点。宝玉就让芳官分给他了,芳官不愿意。贾环是一个人见人嫌的少年,连这些小丫头、小戏子都看不起他,都鄙视他。所以芳官就没有把蔷薇硝分给他,就说我给你再拿点去吧,就到里面包了一包茉莉粉,茉莉粉也是一种可以用来擦脸的香喷喷的一种东西,给了贾环了。贾环就接收了,结果贾环把这个东西拿回家。贾环平常是跟着赵姨娘住,他的家放大了说,荣国府是他的家,缩小了说,就是他的生母赵姨娘所住的那个偏房院子是他实际的家。

回到那以后,他就拿给赵姨娘身边的一个丫头,其实是王夫人的一个丫头,这个丫头和赵姨娘比较好,和贾环也比较好,叫彩云。他回去以后就看见彩云和赵姨娘正在一块说话,他就把从芳官那得到的那包东西拿出来显摆,说我得了好东西了给彩云,就说,你拿去擦脸吧,这可是蔷薇硝。那么彩云打开一看,嗤的一声笑了,说你从谁那要来的?那么贾环就把这个经过说了一遍。彩云就笑了告诉他,这是他们在哄你这乡老呢,这不是硝,这是茉莉粉。贾环觉得虽然比那个蔷薇硝还带些红色,可是闻闻也是喷香的,贾环就觉得这不是也挺好吗?怎么就不能留着擦呢?那么彩云只好那个蔷薇硝收了。

赵姨娘就生气了,赵姨娘忽然就大发作,她有她的逻辑,就说怡红院的人太欺负人了,原那些丫头就媳妇人,现在你芳官一个小戏子,刚分到那当小丫头,你也欺负人。这个赵姨娘她有一个心理逻辑,就是趁着现在老太太、太太都不在家,正好是个空档,这个时候不闹,什么时候闹啊!她的话很难听,她叫做,“趁着这会子,撞尸的撞尸去了,挺床的便挺床,吵一出子,大家别心净,也算是报仇。”

这话就太难听了,宫里的老太妃死了,她把她说是挺床的挺床,老太太、太太就是贾母、夫人她们去随祭,叫做撞尸的撞尸。就说明她对她们的仇恨达到这种地步,她对贾母、王夫人的嫉恨达到这种地步,就破口大骂,当然这是她自己屋里头。她先逼着贾环去找芳官论理算账,贾环哪敢去啊?贾环不去,贾环还说了这样的话,说“你不怕三姐姐,你要敢去,我就服你。”三姐就指的是贾探春,那么这个时候赵姨娘就喊道,又是很难听的话,叫做“我肠子里爬出来的,我再怕起来,这屋里越发的有活头儿了。”赵姨娘就歇斯底里大发作,就拿着那包粉,就飞也似的往大观园里去了,彩云也劝不住,贾环一看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就自己出去门外玩耍去了。

那么赵姨娘进了院子以后,正一头火,顶头正遇见夏婆子。前面不是说吗?何婆、夏婆,还有春燕她姑妈都是院子里一些分管这样那样事情的仆妇。这些人平日也看不得怡红院这些丫头那个劲头,对刚去的芳官那种表现也都气得牙痒。所以赵姨娘首先碰见夏婆子,夏婆子就挑唆她,就说,你老想一想,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你老自己撑不起来,但凡撑起来的,谁还不怕你老人家?如今我想乘着这几个小粉头儿都不是正头货,得罪了他们也有限的,快把这两件事抓着理扎个筏子,我在旁作证据,你老把威风抖一抖,以后也要争别的理。便是奶奶姑娘们,也不好为那起小粉头子说你老的。

怎么叫把两件事抓着扎个筏子呢?就是她又把藕官烧纸的事告诉赵姨娘了,夏婆子的逻辑是什么呀?就是芳官、藕官原来不过是一些小戏子,分到各房也是小丫头,她们有什么地位呀?从上往下排,你当然跟太太没法比,可除了太太,你是正经的姨娘,你要树立自己的威风,你现在逮着芳官、藕官这样的事情,你不闹一闹,你什么时候闹啊!就怂恿她去闹出个威风来。

那么这个时候恰巧宝玉不在怡红院,那么赵姨娘就气冲冲地冲进去了。芳官跟袭人她们正在吃饭,见她来了也都忙起身笑让,说姨奶奶吃饭,有什么事这么忙啊?表面上还维系对她的客气。结果这个赵姨娘就走上去,也不搭话,就把一包茉莉粉照着芳官脸上就撒来,手指着芳官就骂道,“小淫妇,你是我银子钱买来学戏的,不过娼妇粉头之流!家里下三等奴才也比你贵重些,你都会看人下菜碟儿。”就是把她大骂一顿。那么这个芳官可不是一个好惹的,芳官她是一个由着自己性子生活的小生命。芳官就急哭了,说“我因为找不到硝了,才把这个给他的,若说没有,又恐不信,难道这不是好的?我便学戏,也没往外头唱去。我一个女孩家,我知道什么是粉头面头的,姨奶奶犯不着来骂我,我又不是你姨奶奶家买的。“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几呢!”

什么意思呢?这个芳官也很会反击,芳官的逻辑就是说,你现在来跟我闹,你身份是什么呀?咱们都是奴才。梅香拜把子,梅香就是过去有钱人家庭里面丫头的一种最习惯性的称谓,很多家庭都给自己的丫头取名叫做梅香,梅香拜把子,就说咱们地位是一样的。你说我是奴才拿钱买来的,你其实在这府里也是个奴才,咱们就是拜把子的话,无非排顺序的话,可能你年纪大点,排在我前头,奴一奴二奴三奴四,咱们都是一个系列的。芳官哭着就反驳这个赵姨娘,当然袭人什么的就都去拉这个芳官说,不要胡说。赵姨娘就仗着自己是所谓的,除了太太,谁还比得上她呀?上来就打了芳官俩耳刮子,芳官挨了两下打,哪里肯依?就抬头打滚泼哭泼闹。最后就躺在地上挺着,哭个没完。

那么前面就交代了,解散的这个戏班子的小姑娘有八个留下来了。她们长期在一起排戏唱戏,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她们是抱团的。所以赵姨娘得罪了一个芳官,你看吧,你栽下蒺藜就要自己收。那么这个时候藕官、蕊官本来正在一块玩,还有湘云的,分到她那的唱大花面,就是唱花脸的,一个叫做葵官,还有宝琴的,分到她那的一个豆官,藕、蕊、葵、豆四个官,听到这个信息以后,就串联起来了,就一块跑到了怡红院。就说她们欺负芳官,那不成!咱们破着大闹一场,要争这口气。结果底下写得特别有趣,然后这四个人冲进去以后,豆官先便一头,几乎不曾将赵姨娘撞了一脚。那三个也就拥上来,放声大哭,手撕头撞,把个赵姨娘裹住。晴雯她们就一边笑一边拉,假意而来拉。就是看热闹,这个热闹大了,急得袭人拉起这个,跑了那个,袭人是真拉,也没用。

最后是一个什么局面呢?赵姨娘反没了主意,只好乱骂。那么蕊官、藕官两个一边一个抱住左右手。你必然想想这个画面,一个赵姨娘在那一边骂一边激动,结果一只胳膊,蕊官抱着,一只胳膊,藕官抱着。然后葵官、豆官她们还分工,前后顶住她,一个顶她前胸,一个顶她后背。这四个人就都说,你只打死我们四个就罢了。芳官这个时候就直挺挺躺在地下了,哭得死过去。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了,当然就不能只是把平儿请过来了,最后就把贾探春请过来了。就把留在府里理家的,等于是最拿权最拿事的核心人物贾探春请来了。那么探春过来,当然这个尤氏跟李纨就都跟了过来。因为当时尤氏按规矩,她也应该到朝廷里面参与这个老太妃的丧事,但是贾氏宗族给朝廷里面谎报说,尤氏要生孩子,她就留下来了。这样她就不光照应宁国府,还要帮着照应荣国府。虽说是帮着照应,她辈分比较高,但是她知道整个荣国府这时候的府务的指挥权,核心人物是贾探春。所以她们跟过来,还是由贾探春来处理事情。

那么这个时候,四个小戏子,现在是小丫头,当然就都被拉开了。赵姨娘就气得瞪着眼粗了筋,一五一十说个不清。尤氏跟李纨就不答言不掺和,因为她们知道,不管你贾探春怎么去跟王夫人认同,你确实是眼前这位姨娘生的。贾探春就叹气道,这是什么大事?姨娘也太肯动气了,我真有句话要请姨娘去商议,怪道丫头们说,不知在哪里,原来是在这里生气呢,姨娘快同我来。贾探春当时觉得很没有脸面,生她的女人居然是这个样子,就把她带到了议事厅。

那么这个时候,赵姨娘口内还说长说短。贾探春就等于是教训了她一番,让她自重。那么赵姨娘发动了一场向怡红院的冲击,想通过这个事来抖一抖自己的威风。那么一些婆子们听说这个事以后,开头也都盼着赵姨娘能够大获全胜,得胜回朝,没想到赵姨娘最后是大败而回。那么贾探春呢,出现这件事情以后,内心也很痛苦,因为她觉得她没了脸面。你想前面那个情景,她们到了怡红院,那么众人把四个,原来是小戏子,现在是小丫头,拉开,赵姨娘那个情景,人家尤氏、李纨就不言声了。不是对她不尊重,但是人家也不好言声。你想她心里多难过啊!颜面失尽。所以赵姨娘大闹怡红院就只好这样很不体面地收场。

那么后来就写这个芳官,她跑到这个厨房去了。请注意,前面写王熙凤做主在大观园的后门那设置了内厨房,那么有的读者以为不过是淡淡地交代一笔,其实从这一回起,这个厨房就成了很重要的一个舞台,就有很多新的人物在这里登场了。那么这个厨房的厨头是谁呀?就派了一个柳家的,府里面一个姓柳的男仆他的女人叫柳家的,又被人称作柳嫂子,就归她掌管。这个柳家的当年也是在梨香院里面伺候这些小戏子的,但是这个柳家的跟何婆那些人不一样,那些人不会很好的处理好和这些小戏子的关系,她处理得很好。那个何婆虽然收了芳官为干女儿,对芳官并不是很好。可芳官那个时候在梨香院并没有拜柳嫂子为干妈,但是相处得非常好。所以芳官就经常跑到厨房来,问柳嫂子要吃要喝,柳嫂子也就特别的善待她,经常给她做好吃好喝的东西。

那么这个柳家的,她有一个女儿叫柳五儿,那么请注意,到这就出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物就是柳五儿了。书里说这个柳家有一个女儿今年才十六岁,虽是厨役之女,却生的人物与平、袭、紫、莺皆类同。那么脂砚斋就有一句批语,说作者为这个角色的命名柳五儿,五月之柳,春色可知。五月的柳枝是最青翠最美丽的时候,柳五儿也是出落的跟平儿、袭人、紫鹃、鸳鸯差不多,是达到那个水平的一个女孩子。那么她因为原来有病,所以就一直待分配。这个柳家也是荣国府的世仆,他们的女儿长大以后,也应该由府里面的管家分配工作,分到某一房做丫头。

那么柳五儿现在病养得差不多了,待分配,就不愿意由赖大、林之孝、赖大家的、林之孝家的,胡乱给她分配一房,就很愿意到怡红院去。而怡红院又确实在丫头编制上有空缺。你想一想有没有啊?一个是小红,原来是那的丫头,后来因为口才好,办事能力强,被王熙凤要走了。那么这就是一个空,还有呢?记得吗?坠儿,她因为偷了虾须镯被撵出去了,又有一个空的编制。所以去怡红院很有希望,那么他们托内线,托谁呀?就托芳官,因为柳嫂子和柳五儿和芳官特别好。所以她们就托芳官,知道芳官分到宝玉身边以后,宝玉特别喜欢她。宝玉老护着她,那么芳官后来跟她们说,确实也跟宝玉说了,但是现在因为府里是这么一个情况,主事的这些主子,重要的主子都不在,说放一放,过些天一定帮你们把这事说成。所以柳家的和柳五儿就把到怡红院去的希望寄托在芳官身上。

而且柳五儿她们还听说了一个情况,什么情况?宝玉在他怡红院里面跟众丫头说过,以后她身边的丫头今后到了一定年龄,原来不是根据府里的规矩,就都要由府里的总管,由大管家,比如说赖大家的、林之孝家的收回,然后去配小子。但是宝玉说了,在他身边当丫头,今后他会把她们全都放了,什么叫全都放了?给她们自由。到一定年龄以后,不交给府里的管家们,而交还给她们的父母。也就是说虽然她们还有父母之命这一关约束着她们的婚事,但是总体而言就会比管家胡乱给你配小子境况要好多了。这也是柳家的和柳五儿极力地想到怡红院去的一个理由。

那么柳五儿她在生病的时候,喝过芳官给她的一种玫瑰露,是一种清热去火的上好的一种营养品,那么芳官后来就问袭人要来了一瓶怡红院喝剩的玫瑰露,还剩着半瓶多,就连瓶子给了柳五儿。那么柳五儿很感激,她的母亲柳家的也很感激,就决定用一种东西来回报,后来就拿出一种叫做茯苓霜的,也是上好的营养品,来馈赠给芳官。那么茯苓霜是怎么回事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