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回】宝玉的女子三段论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74期 2018-11-02 创建 播放:7155

介绍: 第五十九回:柳叶渚边嗔莺咤燕,绛云轩里召将飞符。

五十九回接着五十八回往后写,就还是更多地展现荣国府大观园里面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当中的矛盾冲突。

那么前面五十八回有几点,我还需要找补一下。第一就是由于贾母、王夫人等等需要去参与朝廷里面的老太妃的丧事活动,所以府里面在各方面做了一番重新的安排。其中有一个安排值得...

介绍: 第五十九回:柳叶渚边嗔莺咤燕,绛云轩里召将飞符。

五十九回接着五十八回往后写,就还是更多地展现荣国府大观园里面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当中的矛盾冲突。

那么前面五十八回有几点,我还需要找补一下。第一就是由于贾母、王夫人等等需要去参与朝廷里面的老太妃的丧事活动,所以府里面在各方面做了一番重新的安排。其中有一个安排值得注意,就是薛姨妈她住进了潇湘馆,说是照顾林黛玉。那么作者在写薛姨妈这些行为的时候,他都是中性的叙述的笔墨,而且在五十七的回目上还故意把她叫做慈姨母,说她是用爱语慰痴颦。

但是历来就有一些读者论家就看出来曹雪芹这样写,是写荣国府里面的家族政治。因为宝玉、黛玉到了婚嫁年龄了,当然宝钗就更到了,宝钗叫宝姐姐。贾母要为宝玉和黛玉的一嫁一娶保驾护航负责到底,薛姨妈她心里头也挺焦虑的,她不希望贾母的这个规划最后成为现实,她的女儿既然宫廷选秀失利,她和她姐姐王夫人就一气还是要破坏宝玉和黛玉的婚事,还是极力要把她的女儿薛宝钗嫁给宝玉为正妻,所以她就先对林黛玉有所火力侦察,后来干脆她就以贾母、王夫人她们都离府了,府里面的情况比较空虚,因为各房都需要有更细微的照顾,以这个理由她就住进了潇湘馆,这样等于就把黛玉监视起来了,也等于把宝玉和黛玉的来往就都放在自己眼皮底下了。

前面其实还曾经有过一笔,就是宝玉在潇湘馆正和林黛玉说悄悄话,两个人的身体靠得很近,耳鬓厮磨那样一个情景,突然赵姨娘,赵姨娘是故意的,她不等紫鹃、雪雁她们去通报,马不停蹄,一下就闯进去了,那么就正看见宝玉和黛玉非常亲密地紧挨在一起,那么当然她一闯进去,宝玉、黛玉就分开了。所以黛玉实际上她是在荣国府很艰难的生存,正所谓“风刀霜剑严相逼”,赵姨娘也要破坏她和宝玉的婚事,那么采取这种很粗鄙的办法。薛姨妈也要破坏她们的姻缘,采取的是比较,好像披着关怀、温暖、爱护的外衣的一种手段,这是你需要知道的。

另外前面不是说了,梨香院的戏班子解散了,有八个小戏子留下来了,分到不同人跟前去当丫头。那么那些在梨香院里面给她们做饭的,照顾她们的那些婆子们也随之分配到了不同的房中。在梨香院里面,她们因为长期在一起,所以有的就形成了干妈、干女儿的关系,这是你需要知道的。

那么到了第五十九回,就讲到这么个情况,春天了,大观园的这些美女有的出现一个情况,什么情况呢?像史湘云她和薛宝钗当时都住在蘅芜院,早上起来觉得这个腮上发痒,怎么回事啊?犯了杏癍癣,《红楼梦》里的大观园的美女们原来是会长癣的,你看这写得多有意思啊!那么这样小小的瑕疵不但不影响她们的美丽,反倒使她们更真实,让读者觉得更是真实的生命存在。

那么当时要治这个杏癍癣就要擦一种硝,最好的硝就叫做蔷薇硝。那么宝钗就要给湘云找一些蔷薇硝,就发现她那剩的不多了,听说林黛玉在潇湘馆配了很多,因此就让丫头到潇湘馆去取这个蔷薇硝。那么她的丫头莺儿就去了,分配在蘅芜院的小戏子蕊官也跟着去了。到黛玉那以后,黛玉就很热情地接待她们,就给她们包了一大包蔷薇硝,让她们拿走。

那么分配在黛玉身边的小戏子是藕官,藕官原来和菂官是一对恋人,后来菂官死了,藕官哭得死去活来,但是藕官后来又和蕊官好起来了,所以现在见蕊官来了以后也很高兴。这样林黛玉就说,一会吃饭,我就到你们那边去吃。这样紫鹃就给藕官一个任务,就包了林黛玉吃饭的筷子、勺,拿一个洋布的手帕,就让她也算是完成一个差事。那么她们就先行一步,莺儿、蕊官、藕官就从潇湘馆又返回蘅芜院。

那么这个时候春天到了,柳枝上都长出了嫩芽。莺儿有一个什么特长啊?记得前面宝玉挨打以后,他烦请莺儿到怡红院做什么呀?莺儿会编织。那次是宝玉请她到怡红院去打络子,就是用一些美丽的丝线来编成美丽的绦绳。那么这次莺儿看见满园的柳枝都那么可爱,就随手摘了一些编织起来了。编织给莺儿带来很大的快乐,所以她一看有可编织之物就手痒,她拿一些柳枝编花篮,然后蕊官、藕官就采一些鲜花搁在花篮里面。她去潇湘馆的过程中就已经编了花篮了,黛玉看了以后就很高兴就留下了。那么现在从潇湘馆再返回蘅芜院,她就继续编,编上瘾了,干脆就坐下来在那编,说你们先去吧,先办事去,我在这里编。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等蕊官和藕官从蘅芜院又出来找她的时候,就看见怡红院的那个丫头叫春燕走过来了。春燕正个莺儿说话呢,怎么回事?春燕就先问这个藕官,说前儿你烧纸来着,被我姨妈看见了,要告你没告成,被宝玉赖了她一次。她特别生气,一五一十跟我妈叨扰了。这是她问到藕官的事,藕官烧纸的事,上一回里面有的,想起来了吗?

那么书里面就写到春燕和其他一些丫头她们的关系是错综复杂的,春燕她妈是何婆子,这个人原来在梨香院是芳官的干妈,但是对芳官并不好。芳官分到怡红院,她也随着到了怡红院。那么前面就写一场戏,就是芳官要洗头,她不给芳官洗,先给自己的小女儿,就是春燕的妹妹小鸠儿洗,闹出一场风波。那么这个何婆她的一个姐妹就是夏婆子,也就是春燕的一个姨妈,恰恰就是这个藕官的干妈,对藕官也很不好,藕官烧纸被她发现以后,就是她要拉着藕官到议事厅,她要让主子惩罚藕官。那么春燕还有一个姑妈,干吗呢?大观园不是实行了责任承包制吗?这个姑妈就分管花树,所以春燕这个时候走过来看见莺儿在那大摇大摆地摘下柳枝编花篮,就提醒她,你可小心,一会要是被我姑妈看见了有你好的。

这个莺儿蛮不在乎,莺儿有一个逻辑,什么逻辑呀?就说本来你们分管大观园这些花草树木的婆子媳妇,按例是应该每天给各房,住在各个园林里面房舍的人送鲜花的,但是我们姑娘,她指的是宝钗早表过态,不要,一概免了。所以等于我们从来没有享受过园林里面这些花草树木的有关福利,现在我不过摘点柳枝,采一点鲜花做点花篮,这算什么呀!她是这么个逻辑,但是管花草树木的婆子发现了以后并不承认这个逻辑,她不好当面去斥责莺儿,因为她知道莺儿是府里面客人家的丫头,就拿这个春燕出气,就打春燕。

那么在这个故事的情节流动过程当中,春燕就跟莺儿她们说了一段话,引用贾宝玉的观点,非常重要。春燕这么说的,宝玉说了,女儿未出嫁是颗无价的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这就是贾宝玉著名的女子三段论,贾宝玉的女性观很值得探讨,二百多年前,我们的老祖宗曹雪芹的笔下就刻画出了这么个人物,他就具有这样的一种女性观。

前面你都很熟悉了,他的那个观点就是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那么现在通过春燕引用他的话就知道他还有女子三段论的一个观点,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个女子没有离开家庭,还在闺房里面,正像他所描写的,像黛玉、宝钗、迎春、探春、惜春、史湘云等等,她们还是女儿身,还在闺房里面活动。和他这样的少年建立起一种闺友闺情的美好关系,这个时候女儿是最了不得的,是无价的宝珠,每一个都闪闪发光,焕发着青春的纯洁的纯真的光彩。

但是这个阶段一结束,进入第二个阶段,她们出嫁了。那么宝玉就认为就会变出许多的毛病来,虽然还是颗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渐渐就成了一颗死珠子了。像书里写到的李纨、王熙凤,她们是已经出了嫁的女子。那么当然在他们人生的途程当中,他们的变化是逐步逐步呈现的。那么书里所写的这个王熙凤、李纨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还保留着一些未出嫁以前的宝珠的光彩,还有可爱之处。但是往下发展,到成了王夫人、邢夫人的妇人了,那么宝玉就认为进入了女子的第三阶段,就变得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鱼眼睛猛一看好像是珠子,其实很快就会腐烂的。

虽然宝玉对他的生母王夫人还是有感情的,前面写过,他从老师那读完书回来到了正房见了王夫人脱了衣服以后就滚在王夫人怀里面,王夫人就拿手上下摸索他,他就搬着王夫人的脖子说话。宝玉他有这样的一面,但是对于王夫人的一些基本的观念,一些具体的做法,他是很不满意的,到后面会有很具体的描写。

他认为女人就是分成三个阶段,什么意思呢?再把它提炼一下,实际上他指的就是说青春女性没有进入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主流的权力结构,那么她们得以保持宝珠般的光彩。一旦出嫁以后就意味着她们进入了这个社会的基本社会结构了,就会随着她们的丈夫一起要考虑很多具体利益上的事情了,都要参与权力和经济方面的争斗了。所以就会逐渐变质了,到最后完全进入了主流的社会架构,主流意识形态,就会变得很腐朽。所以宝玉他的女性三段论是《红楼梦》当中的闪光的思想,虽然它是通过一个小丫头春燕来引述的,而且作者笔下说的是书中一个人物贾宝玉的看法,实际上这也是作者本身曹雪芹的看法,很值得我们去仔细琢磨。

那么春燕这个姑妈是管花草树木的,看见莺儿在那糟蹋柳枝又摘花搁在花篮里,很生气,那么她就不好跟莺儿大发作,她就一味地来责骂春燕。后来正好春燕她妈又出现了,春燕她妈当然就完全站在她亲戚那边,就是春燕的姑妈那边,就不但骂春燕,还打春燕,春燕在这个情况下,就一头跑回去,跑到怡红院里面。那么春燕还没进去就撞到了袭人身边。春燕还没有跑到这个院里面,就顶多遇见了袭人,春燕就一把抱着她说,姑娘救我,我妈又打我呢。那么袭人看见春燕的妈果然是跟过来,就说了,你三日两头打了干的打亲的,还是买弄你女儿多,还是认真不知王法?

因为春燕她妈叫何婆,前面因为洗头的事还打过芳官,春燕是她的亲女儿,芳官是她的干女儿,所以袭人说她是打了干的打亲的。那么袭人是一个不太善于跟人吵架的人,就发动麝月,这个麝月别看平时好像安安静静的,真正说起话来,一句比一句厉害。前面有过这个例子,所以这回袭人又站出来保护春燕。那么后来呢?春燕就往里跑。后来呢?麝月就给春燕使眼色,等于是告诉春燕你怎么做,你妈就没辙了。春燕会意,就直奔了宝玉过去了。

那么这个时候麝月就发挥她的口才了,她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她就说何婆,你再略煞一煞气儿,难道这些人的脸面,和你讨一个情还讨不下来不成?那么当然宝玉这时候就拉着春燕的手,就保护春燕说,你别怕,有我呢。春燕就一边哭一边把发生在大观园里柳叶渚边的事情讲给宝玉听,柳叶渚就是在观园的水域里面的一个小岛,因为在柳岸旁边,所以叫做柳叶渚。在那发生了莺儿摘柳枝编花篮,她们采鲜花装花篮这样一些事情,就把这个都说了。那么宝玉当然就一听很不高兴,说你在我这里闹也罢了,怎么连亲戚都得罪了。因为莺儿不是荣国府本身的人,是亲戚,薛姨妈她们家的丫头。麝月这时候就继续发挥她的口才,说:“怨不得这嫂子说我们管不着他们的事,我们虽无知错管了,如今请出一个管得着的人来管一管,嫂子就心伏口伏,也知道规矩了。”就回头命令一个小丫头,去把平儿给我们叫来。平儿不得闲,就把林大姐姐叫了来,林大姐姐就是大管家林之孝的妻子,书里有时候称她为林之孝家的,都是管事的人。

那么这个时候小丫头就去搬兵,就请平儿去了。那个何婆还不懂事,别的媳妇都上来劝她说,嫂子,你快求姑娘们,叫回那孩子来吧,平姑娘要真来了,可就不好了。那婆子开头没听明白说:“凭是哪个?平姑娘来了也得评评理,没个娘管女儿大家管着她娘的。”众人就笑道提醒她:“你当是那个平姑娘?是二奶奶屋里的平姑娘。她有情呢,说你两句,她一翻脸,嫂子你吃不了兜着走!”府里的这些仆妇都知道平儿实际上在府里面她说话是算数的,她要赏要罚也是逃不掉的。所以这个时候这个婆子才慌了,最后就写这个婆子在这种情况下就只好收兵,最后不得不向众人赔礼道歉。那么平儿果然就来了,平儿来了以后怎么说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