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回】贾宝玉甄宝玉梦中相会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70期 2018-10-29 创建 播放:7625

介绍: 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识宝钗小惠全大体。

这回就接着写探春理家。在一个特定的情况下,就是王熙凤小产了,产后需要静养恢复身体。这个情况下,荣国府就组成了一个“三架马车”的管理班子替代王熙凤来管理府务,核心人物就是贾探春。

这一回就接着写贾探春她和李纨、薛宝钗一起议论府里面的事情。贾探春就回忆起来前些日子...

介绍: 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识宝钗小惠全大体。

这回就接着写探春理家。在一个特定的情况下,就是王熙凤小产了,产后需要静养恢复身体。这个情况下,荣国府就组成了一个“三架马车”的管理班子替代王熙凤来管理府务,核心人物就是贾探春。

这一回就接着写贾探春她和李纨、薛宝钗一起议论府里面的事情。贾探春就回忆起来前些日子到赖大家去做过客,还记得吧?荣国府大管家赖大他的儿子赖尚荣被荣国府免去做男仆的责任,就允许赖大的儿子赖尚荣自己去谋生。那么这个赖大他白天在荣国府上班,晚上回到自己的家里去,他多年是荣国府的老仆,积累了不少的财富,所以他家也是一个大宅院,有很大的花园,他的儿子赖尚荣从小也跟贾宝玉似的,在家族的溺爱当中像凤凰一样的捧大,不用自己去谋生,家里就花钱给他捐了一个官。那个时代那个社会,当官,除了你去参加科举考试考中以后,被选做官员,任命以后去掌权以外,还可以花钱买官。所以赖尚荣就买了官了,买了官以后,赖大家就大摆宴席进行庆贺,就把贾府的人全请了,连贾母都给面子,都去了。

贾探春她也跟着去了,在赖大家的花园里面,贾探春就和赖大的女儿有所交谈,她们是同辈人,又都是女孩子,所以开头可能只是寒暄,后来交谈就有一定的程度。赖大家的这个女孩就告诉她说,他们家的花园里面的果木树,花草都有人专职分管,到年底以后,就会算一下账,这些分管的人把这些果子、花木所产生的收益加起来,差不多有两百两银子左右,这样就给贾探春一个很大的启发。贾探春就懂得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因为枯萎的荷叶也可以作为药材,草根子有的也是上好的药材,不但果子可以去卖鲜果做果脯,就是这些破荷叶、草根子,真把它侍弄好了,也可以卖到药房。所以就觉得赖大家的花园管理的模式值得借鉴,于是就跟李纨、宝钗讨论这个问题。

最后就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大观园比赖大家的花园要大一倍不止,里面的树木花草当然就更加繁多。那么这些园林里面的东西其实最后都可以变现,都可以产生经济效益。那么你算一算,既然赖大家的花园比他们还小,小很多,甚至小一半。一年都能够产生二百两银子的收益,那么大观园这么大的园林,一年呢,把它弄好了,收进四百两银子不成问题。她们就讨论这个事情,于是就决定也在大观园实行责任承包制。

比如说这个果木树,专门选懂的管理果树的老婆子,让她们来管理;像竹子,像潇湘馆的竹子就非常多了,其他地方也都有,竹子也能够产生很多效益的;像竹笋,把它收回以后可以当做食物的;竹竿,在清理竹虫的时候伐下的竹竿也可以卖钱。那么当然还有稻香村,它还有稻田,还有很多田里面的产品,包括韭菜什么的,菜园子里面其他的蔬菜。包括一些花草,包括蘅芜院,蘅芜院它没有树,但是它有很多攀缘植物,很多草类,它结出的这些籽,摘下来以后都是香料,都是药材,更可以卖钱。

所以她们就议定,咱们也只派比较懂这一块管理门道的老婆子妇女来分别管理这些不同的事务。比如说有管果树的,有管竹林的,有管花草的等等,她们就商量出了一个大体的轮廓,以贾探春为主形成了共识。就是要在大观园里面兴利除宿弊,就是不要浪费这些园子里面的东西,而且把原来的弊端再给它消除。原来什么弊端?这些东西没有专人管,所以就会造成很多的破坏,很多的浪费。现在有专人管起来,每年通过卖果子,卖竹子产品,卖田里面的稻米蔬菜,以及卖花草上摘下来的这些干花结实当做香料药材,最后都可以成为财富。

那么在这个讨论过程当中,薛宝钗她就想得更细致更具体,就说这样虽然实行了责任承包制,每一个领域里面都有人专管,她就会把这个领域里面的东西伺候得特别好,比如说管果子的,她肯定就会让这个果子结得又多质量又好,她当然不会让那些其他的人乱摘乱折。那么管竹子的,管花草的,管田地的都是一个道理。

可是不是所有的这些仆妇都能分工到的这样管理的责任,那么没有分到好处的会怎么样呢?因为她们定下来的规矩是这些分到承包责任的人,她们把这些东西,第一收获物选最好的献给府里的老太太、太太各房。第二她们把剩余的拿去变卖,第三她们自己还可以截留一部分,所以她们的甜头是很大的。那么这些没有分到责任的婆子仆妇就会嫉妒,就会眼红,这样搞不好就会暗中破坏。你管果子,最后果子出来以后,功劳都是你的,我气愤。你不可能24小时都盯在那,那我时不时会去摘一点,恶性地摇摇树枝让它落一点。

那么为了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薛宝钗就提出了一个更好的办法,就是所有这些承包到这些责任,能获得利益的这些仆妇,她们到年终要把她们变卖的东西所获得的银两拿出一点来凑在一起,用今天的话来说,等于是作为一种公共奖金,再分发给那些没有获得承包任务的那些仆妇去,就是利益均沾,承包者多得,未承包者也能分到利益。这样实行的话,那么那些没有分到承包责任的仆妇也会很高兴,她们也不会去破坏了,因为大家利益是一样的,你破坏了以后,最后她获得的利益不多,那么她提成作为公共奖金的银子也不多了。

所以这样的政策一出来,整个大观园里面的这些婆子仆妇就都很高兴,分到责任的,承包到责任的高兴,没有分到具体责任的,一听说最后等于有一种公共奖,当然书里不是用这样的词,我是把这个大意讲给你听,那最后也都能分到一份钱,就很高兴。

通过她们三个讨论这个事情,也交代出来整个大观园它的运作是很复杂的,是一个系统工程,不光有果木树,有竹林,有其他的树木、灌木,有花草,有攀缘植物、藤蔓植物,不光是这样,为了维持一个园林,始终保持一种美丽的面貌,为了便利于这些主子们在园林里面生活和游玩,还需要很多的仆人仆妇来提供他们的服务性劳动。那么就提到了,就说有一些园中的嬷嬷们,她们虽然不料理这些具体的花草树木方面培植的事情,她们也是日夜在园中当差之人,关门闭户,起早睡晚,大雨大雪,姑娘们出入,抬轿子、撑穿、拉冰床,一应粗糙活计,都是她们的差使,还有一些做这些事情的人。其中提到拉冰床,在京城,在现在的北京,有时候都能看见冰床,就是冬天湖面水域结了冰以后。那么有一种在冰上可以拉动滑动行走的,像床一样的运载工具,可以在上面拉具体的物品,也可以人坐在上面拉着走。

所以春夏秋天整个园林要维持得始终美好的话,有无数的仆人他们做各方面的,有时候你都想不到的事情。所以这样的话,她们把大观园的管理细化,实行了责任承包制,又考虑到让所有的,包括最下等的,做粗活的这些仆妇们都能分到一定的利益,就制订了一个很细密的计划。

这个很有意思,第五十六回的这些内容,在本世纪90年代以后,经常被一些讲《红楼梦》的人拿来重点分析,就是你看早在二百多年前,在曹雪芹他所写的这个故事里面,就出现了责任承包制。那我们当今的社会是在1978年确定了改革开放的大政策以后,才普遍推广了责任承包制的,所以经常有人拿《红楼梦》第五十回来说事。但实际上《红楼梦》故事里面所讲的这个责任承包制和当今社会我们所实行的责任承包制,还是有很多区别的。不过确实我们现在读起来觉得很有趣,怎么那个时候写探春理家,她们就形成了这么一个思路呢?确实还是很有借鉴意义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就写平儿她去跟王熙凤汇报了一些情况以后,又回到这个议事厅,她听一个管理者做这个议论。那么当时贾探春对她还很客气,赐了她一个座儿,坐在哪呢?她能跟她们平起平坐吗?就不行了。可能平常她们在大观园里玩的时候倒还无所谓,比如说一块吃烧烤,都在铁炉子、铁丝蒙子边上拿铁叉子插鹿肉吃,说说笑笑,那个时候可以有些平等意味。但是现在这个议事厅,什么意思?等于是一个Office,等于是一个CEO的办公室,这个空间里面,你就不能够随随便便了。

所以平儿也很知道自己的身份,前面也写了她不断地垂手侍立。我告诉你们,我就是丫头,你们吩咐吧。那么现在探春对她客气,客气以后赐坐,也不能够跟她们平起平坐,坐的什么呀?记得我前面讲的吗?荣国府的主子如果让底下人坐,一般赐两种坐席,一种是小杌子,就是小凳子,一种是脚踏,原来是放在床前和大的榻,比如说罗汉榻前面的一种下来时候搁脚的踏板,略比那个小凳子还要矮一点。那么现在贾探春她让平儿坐,坐哪儿呢?她还没有资格坐那个小杌子,她是被赐坐在脚踏上。

那么她们三个议论这件事情的时候,当然也就不断会问到平儿,说这样做,二奶奶能同意吗?大意是这样的。平儿就非常善于掌握人际之间的平衡,大体而言,她总是告诉她们,你们这些想法都特别好,其实二奶奶也都想到过,只是因为觉得姑娘们在这个园子里生活也挺不容易的,不便于采取一些措施,使她们觉得自己好像被管束似的,她做一些类似这样的解释。

平儿在她们三个中间的这种表现,最后就惹得宝钗去走到她身边摸着她的脸笑道说,“你张开嘴我瞧瞧,你的牙齿舌头是什么做的?从早上起来到这会子,你说这些话,一套一个样,也不奉承三姑娘,也没见你说你奶奶才短想不到,也并没有,三姑娘说一句,你就说一句是,横竖三姑娘一套话出来,你就有一套话进去,总是三姑娘想到的,你奶奶也想到了,只是必有个不可以办之故,这会子呢?又说是因姑娘住的园子,不敢图省钱令人去监管。说这样的话,意思就是你真会面面俱到,两头不得罪,两头等于都被你肯定了。”

那么这一段探春理家的情节也进一步丰富了平儿这个形象,就是她在府里面不但要面对贾琏之俗凤姐之威,而且还要面对像贾探春这样的,才自精明智自高的主子。在这种主子面前,你也既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又不能够去因为奉承她,就去背地后得罪了自己最实在的主子王熙凤,所以平儿也是在这个府里面艰难地生存,形成了一套很圆润的生存技巧。

那么这一回最有意思的,后面就写到南京的甄家,江南甄家,甄夫人带着一个女儿进京了。那么他们先派府里的婆子到贾母面前请安。总有一些读者觉得书里写贾家还有甄家,写这个贾家有一个贾宝玉,甄家有一个甄宝玉,就死心眼地觉得这个甄家只是贾家的一个影子,这个甄宝玉呢?也不过是一个贾宝玉的影子罢了,觉得不可能把这个甄家和甄宝玉做实。那么这种看法是不对的。你读《108回红楼梦》也好,乃至于你读120回《红楼梦》也好,在前八十回里面都有提起甄宝玉的情节,而且《108回红楼梦》它是附有脂砚斋批语的,脂砚斋老早就指出来,甄家之宝玉乃前半部不写者。就告诉你,甄宝玉作为一个角色,前半部没写,他后半部会出现的。

而且还记得元妃省亲吗?元妃省亲当中要唱戏,唱了四出戏,其中有一出,脂砚斋就明确指出,它是一个伏笔,就是四出戏是四大伏笔,是书中的大关键,那么其中有一出戏伏的就是甄宝玉送玉,就告诉你在八十回后,甄宝玉要出场的,他有一个很重要的行为就是送玉。所以在五十六回里面出现江南甄家,提到甄宝玉不是偶然的,是为下半部甄宝玉正式出场,以及甄宝玉送玉这个情节做铺垫的。

那么甄家就派了四个女人,就是仆妇来请安,贾母听了当然就很高兴,接见了她们。那四个女人都是上四十往上年纪的,穿戴之物既比主人不甚差池。那么贾母也是让她们坐下,坐脚踏。然后就跟她们对话说,多早晚进京的?四个人就忙起身回说,昨儿进的京,今日太太带了姑娘进宫里请安去了。所以先让我们奴才们来给您请安,问候姑娘们好。那么又进一步的交谈就知道这一年是奉旨进京的,都谁来了,谁没来呢?说甄府老太太和哥儿,还有两位小姐并别位太太都没来,就只有甄太太带了三姑娘来了。

那么注意底下贾母的话就问了,说你们带了三姑娘,这姑娘有了人家没有?四个人回答,没有呢。然后贾母就告诉她们说,你们大姑娘和二姑娘这两家都和我们甚好。就是甄家的大姑娘、二姑娘都嫁到京城来了,跟贾府来往,关系非常密切。然后贾母就问到甄家哥儿的情况,那么她们就说今年十三岁,因长得齐整,老太太很疼,自幼淘气异常。那么贾母就问,那跟我们家哥儿也差不多。说叫什么名啊?四个人就回答说,因为老太太当做宝贝一般,他又生得白,老太太就把他叫做宝玉。这个就引起贾母和在场其他人的兴趣,那么当然从古至今,同时重名的人很多,也不足以大为惊异。那么后来贾母就让底下人把宝玉叫来引见,和这四个甄家的仆妇见面,那几个人一见就吓一跳,以为是他们南京甄家那个宝玉来了似的,说模样也一样。

那么后来就写宝玉见过了甄家来的这些人以后回到他的怡红院就做了一个梦,就梦见他自己到了一处地方,有一个人跟荣国府差不多的豪华的宅院,有一个跟怡红院差不多的美丽的住房。进去以后碰见一群姑娘,那些姑娘就把他认错了,说,你宝玉怎么跑到我们这来了?他就说,我是偶然漫步不小心就到这来了。那些姑娘一听就说,原来你不是咱们家的宝玉。那么这些姑娘后来发现他不是甄家的宝玉,而是外来的宝玉,就都讥讽他,排斥他。就说来了一个臭小子,别把我们熏坏了。

那么贾宝玉觉得很诧异,怎么回事啊?怎么会除了怡红院还有这么一个院落呀?然后就进了屋子,看见有一个人在榻上卧着,有几个女孩在那做针线,也有嬉笑玩耍的。只见榻上那个少年就叹了一声,丫头们就问道说,宝玉你不睡,你又叹什么,想必为你妹妹病了,你又胡愁乱恨呢?贾宝玉一听一看这情景,怎么跟我的性情一个样呢?最后就听见卧在榻上那个少年说,说我才做了一个梦,梦里面到了京城的一个花园里头,遇见了几个姐姐,都叫我臭小子,不理我,我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屋子进去了,一看是一个睡觉的少年,那应该就是贾宝玉吧。因为甄贾两家是互相知道,有来往的。他说好容易找到那,结果听他睡觉,空有皮囊,真性不知道哪去了。

贾宝玉听了以后就忙过去跟他说,我是找宝玉来的,原来你就是宝玉啊。榻上那个宝玉就忙下来拉住手笑道说,原来你就是宝玉啊,这可不是梦里吧。贾宝玉说,怎么会是梦呢?真切又真了。两个人就说着话,听着有人宣布说,老爷叫宝玉。两个人一听就吓坏了,一个宝玉就走了,一个宝玉忙叫说,宝玉快回来,快回来。那么贾宝玉醒了以后,就发现他是做梦。

所以这一回很有意思,就写了甄、贾宝玉在梦中相见,迷离扑朔,非常有趣。那么在这里我就要给你揭开一个谜,还记得前面写的贾母跟薛姨妈戏打听薛宝钗的家庭景况和生辰八字吗?贾母是要把薛宝琴要来许配给谁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