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回】(上)贾探春的舅舅是谁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68期 2018-10-25 创建 播放:7747

介绍: 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那么从第一回到第五十回是《108回红楼梦》的前半部,或者叫前半扇儿。每九回一个情节单元,一共是六个情节单元,六九五十四。那么他当然就而了很多复杂的内容,但是简而言之,特别是从第十八回到第五十四回,他是写贾府,重点是荣国府他们处在一种极度奢侈,极度富贵,那样一种生活...

介绍: 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那么从第一回到第五十回是《108回红楼梦》的前半部,或者叫前半扇儿。每九回一个情节单元,一共是六个情节单元,六九五十四。那么他当然就而了很多复杂的内容,但是简而言之,特别是从第十八回到第五十四回,他是写贾府,重点是荣国府他们处在一种极度奢侈,极度富贵,那样一种生活状态当中。到五十三回、五十四回就达到一个大高潮,就是他们这个家族在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富贵到了不堪的地步。但是从第五十五回开始,就形成了一个转折,就开始写贾氏宗族,特别是荣国府从极盛状态逐步地派生出无数的矛盾,最后走向崩溃,走向覆灭,形成一个大悲剧的结局。

那么第七个情节单元,就是从第五十五回到六十三回。第五十五回,批中就写到了一些不祥之兆,首先是宫里面有一个老太妃病了,因此就各嫔妃皆为之减膳谢妆,因此贾元春不能够再回来省亲,而且将宴乐俱免,荣国府作为一个贵族府第也得随从,所以虽然元宵节过得很热闹,但是像灯谜雅集这种活动就取消了。过完年以后,家族又出现了一个情况,就是王熙凤小产了,小产以后,她身体就一下子很难恢复,就没有办法理事了。而且又接近春天了,林黛玉又犯了病,史湘云也感冒了。

因此这种情况下,王夫人就挠头了,王夫人多年来,她自己就把理家的重担交给了贾琏、王熙凤两个人,实际上就是交给了王熙凤。那么现在王熙凤小产了,病了,身体恢复得很慢,怎么办呢?不得不把李纨请出来,让李纨来替代王熙凤理理家。但是李纨一贯就让人觉得是一个不怎么会说话,也不怎么会理事的一个寡妇,但实际上李纨在背后,她还是嘴挺厉害的,她不是完全没有组织能力指挥能力,但是总体而言,人们总觉得她不厉害,维持不了一个大的局面。于是王夫人就把贾探春请出来,让她辅助李纨共同理家。

王夫人对贾探春应该是感激的,还记得那场戏吗?贾赦要问贾母把鸳鸯叫过去,贾赦一度想问贾母把鸳鸯要过去做小老婆,贾母听说以后很生气,当时邢夫人并不在场。贾母因为生气就指着王夫人说,说你们这些媳妇闹半天都是假孝顺算计我,把身边得力的丫头弄走以后,你们好来糊弄我,大意是这样的。当时王夫人就很窘迫,只好站起来,也没法拿话来解释,一言不发,场面很尴尬。这个时候是贾探春从窗外听了以后走进去,跟贾母赔笑,说大伯子要收屋里人的事,小婶子她怎么会知道呢?为王夫人解了围,还记得吗?有这样的事。所以王夫人她对贾探春,如果说原来还不太在意,不是很喜欢,因为贾探春是赵姨娘所生的,但是经过这件事以后,她对贾探春就刮目相看。那么这个女孩子是把她当做母亲来维护的,所以就委派了贾探春跟李纨一起来替代凤姐一段,来理家。

但是王夫人又是一个心机也挺深的人,她觉得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这两个人组合在一起还不是特别放心,她就又把薛宝钗请来了,形成一个三架马车的管理模式。薛宝钗既是她妹妹的女儿,又是他们王家的后代,因为王夫人和薛姨妈都是王家的,王子腾的姐妹。那么她嫁给了贾家,她妹妹嫁给了薛家,所以薛宝钗是能够兼顾王家和薛家利益的一个人物。所以把她再请进来的话,共同管理的是贾家的事务,但如果涉及到王家、薛家利益的时候,想必薛宝钗能起到维护的作用。所以王夫人也用心良苦,就形成这样一个理事的管理机构。

那么三个人一管以后,开头底下人都小看她们了,觉得一个是菩萨一样的人物,一个是未出阁的姑娘,还有一个无非是个亲戚,能怎么着啊?结果没想到,他们理事以后,倒显得比王熙凤理事时候还更严谨一些,局面更安定一些。所以这个时候底下人就抱怨,曹雪芹如实地写出了不同阶层的不同心声。他不是一味站在贵族家庭的主子立场来写故事,他中性叙述,他就说她们三个这么一理以后,里面的下人都暗中抱怨说,刚刚倒了一个“巡海夜叉”,又添了三个“镇山太岁”,越性连夜里偷着吃酒顽的工夫都没。他就写了这么一个局面。

然后就出了件事,王夫人是去锦乡侯府去赴席。李纨、探春就到她们临时的办公地点,她们找了一个大观园的南门那边的一个小花厅,用那个地方做她们临时的办公点,在那里她们来理事。她们正在吃茶,商量办事的时候,就来了一个管事的媳妇,是吴新登的媳妇。

前面写到了荣国府有一些管事的人,其中有一个叫钱华,是管采买的,钱华谐音就是花钱不在乎,哗啦哗啦地往外花钱,那么他拿着主子的银子不当回事,自己可能还要贪污,还有回扣。自己还要贪污,还要吃回扣,所以叫做钱华。还有一个是管仓库的,叫做戴良,谐音是什么呢?大斗往外量,过去量粮食是用斗,就说明管仓库这个人,他对主子的仓库里面的东西毫不吝惜,如果量米的话就大斗往外量。还有一个呢?管账房的叫吴新登,星戥是过去称银子的一种工具,使用这个工具的时候要滑动一个计量的刻度的上面的一个戥子,叫星戥,无星戥就是称银子没个准,不是很准确细致地来称量银子,蛮不在乎,叫无星戥,谐音就是吴新登。这些谐音寓意都说明荣国府它的管事班子里面的人其实都很不地道,都是些吃里爬外的家伙。

那么他们的媳妇也都在府里面分别拿一些事,现在这个吴新登的媳妇她管一些事,她就跑到李纨、探春面前来报告一件事,什么事呢?就是赵姨娘她的兄弟赵国基昨天死了,她说昨天已经回过太太了,太太说,知道了。因此我就来回姑娘、奶奶来了。说完以后,就垂手旁侍,再不言语。这是故意的,这可是故意,所以为什么这一回的回目里面有这样的字眼呢?叫做“欺幼主刁奴蓄险心”,这个吴新登媳妇就是一个刁奴,如果是凤姐主事,她绝不会这样。她就会立刻告诉凤姐,这个赵国基死了,过去类似这种情况,府里面是怎么赏银子的,举完例子以后,会提出很多建议,说这次是不是照这个办法来赏比较好,会奉承凤姐。可是一看,一个是李纨,一个是贾探春,不把她们放眼里,给她们出难题。这时候报告完了,报告完了以后,我就垂手旁侍,我没言语了,你们看着办。

那么这种情况下,李纨就想了一想,李纨就想出一个比照,就说,前儿袭人的妈死了,听说是赏了四十两银子,那这回也赏四十两吧。吴新登媳妇听了以后,忙着答应这事,接了对牌就走。对牌就是领银子的一个凭证,接了就走。那么探春有心机,探春就说,你且回来。那么吴新登就只好再走回去,探春就说了,你且别支银子去。那几年老太太屋里的几位老姨娘,也有家里的也有外头的,这个有分别的。家里的若死了人是赏多少,外头的死了人是赏多少,你且说两个我们听听。吴新登媳妇的就刁难她说,我都忘了。然后又故意说这样的酸话,说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赏多赏少,谁还敢争不成?其实她心里是清楚的,她故意刁难这个贾探春。

贾探春的这个厉害劲就迸发出来了,探春就说,这话胡闹,依我说赏一百两倒好。若我不按照老规矩,按照老礼数来赏的话,别说你们笑话,明儿我也难见你二奶奶。吴新登媳妇这才稍微退让一点,说,既这么说,我查旧账去,说这事,我真记不得了。贾探春就说,你办事办老了的,你还记不得,倒来难为我们,你素日回你二奶奶也是这么说话,也是这么查去?若有这道理,凤姐姐还不算利害,也就是算宽厚了!还不快找了来我瞧。再迟一日,不说你们粗心,反倒我们没主意了。说得这吴新登满面通红,转身出去了。其他媳妇都听见了,就都吐舌头说,哎呦,原来这么一个未出阁的小姐管起事来还挺厉害。

吴新登媳妇就把这个旧账取来了,探春一看, 那么一看这个账上头大体是这样写的,有两个姨娘是家里的,死了以后给他们家赏过二十四两,两个外头的赏过四十两,还有两个属于特例的,多赏了一些,大体是这样子。这什么意思啊?就是说当时府里面的这些小老婆多数原来都是丫头,然后被男主子收为了小老婆。贾府丫头来源,前面讲过有两个来源,一个是家生家养的,家里的老仆人生了女儿留下来给府里面的主子当丫头,还有一种就是拿银子从外面买来给主子当丫头。像前面故事里所写到的鸳鸯就是属于家生家养的丫头,父母都是贾家的世仆。那么她生出来以后,长点大就来给贾母当丫头。还有一种就是像袭人这样,当时家里穷得没饭吃,把她卖到贾府,先是伺候贾母,后来就伺候贾宝玉。过去府里的老例,就是像鸳鸯这种,如果被男主子收为了小老婆成了姨娘,家里死了人是赏二十四两银子。如果是像袭人那样的,从外面买进来的,家里死了人要多赏一些是四十两。那么探春就很精明,就逼着吴新登媳妇去查账,拿了账本一看,就吩咐赏给赵姨娘那边是二十四两,吴新登媳妇就答应着去了。

那么底下就写赵姨娘听说以后,就找上门来了,写得很生动。

赵姨娘进屋就说,说这屋里的人都踩下我却还罢了,姑娘你想一想,该替我出气才是。赵姨娘就诉苦,听我说,我在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又有了你和你兄弟,这回子我连袭人都不如了,我还有什么脸,连你也没有脸面,别说是我了!那么探春就知道赵姨娘要闹事是因为她兄弟死了,只赏了二十四两银子,没有像袭人她妈死了以后赏得多,那是赏了四十两银子。那么探春就跟赵姨娘两个唇枪舌剑,等于是拌起嘴来了。

那么从贾探春这方面来说,她的想法是这样的,她说,依我说,太太不在家,姨娘安静些养神罢了,何苦只要操心。太太满心疼我,因姨娘每每生事几次寒心。我但凡是个男人可以出得去,我必定早走了,另立一番事业,那时自有我一番道理。偏我是女孩儿家,一句多话也没有我说的。所以太太满心也都知道,如今因看重我,才叫我照管家务,还没有做一件好事,姨娘倒先来作践我。倘或太太知道了,怕我为难不叫我管了,那才正经没脸!这是她的逻辑。

赵姨娘的逻辑是这样的,说,太太疼你,你越发该拉扯拉扯我们,你只顾讨太太的疼,却把我们忘了。然后贾探春就急了,就觉得赵姨娘把她跟王夫人剥离开来,好像她是属于赵姨娘这边的,属于贾环这边的。那么就跟赵姨娘继续来拌嘴,赵姨娘的逻辑,你听一听,咱们作为旁听者听一听的话,她是自成逻辑的。她说,你不当家,我也不来问你,如今你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如今你舅舅死了,你多给二三两银子,难道就不依你了?太太是好太太,都是你们尖酸刻薄,可惜太太有恩无处使。姑娘放心,这也使不着你的银子。明儿等出了阁,我还想你额外照看赵家呢,如今没有长羽毛,就忘了根本,只拣高枝儿飞去了!

那么俩人就越争吵越厉害,探春就说了这样的话,说,“谁是我舅舅?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都检点,哪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了?我倒素习按理数尊敬,越发敬出这些亲戚来了。既这么说,每日环儿出去为什么赵国基又站起来,又跟他上学?为什么不拿出舅舅的款来?何苦来,谁不知道我是姨娘养的,必要过两三个月寻出由头来,彻底来翻腾一阵,生怕人不知道,故意的表白表白。也不知谁给谁没脸?幸亏我还明白,但凡糊涂不知理的,早急了。”当然李纨就忙着劝。

那么这一段探春理家,和赵姨娘的争吵说明了什么?说明满族入关以后,基本上他们是全盘儒化,满洲自己并没有什么高深的意识形态,它的文化根基比较浅,所以就把汉族的儒家的伦理道德的观念全盘地接过去,成为他们的主流意识形态了。原来满族不太重视儿女是正妻生的还是侧室生的,但是入关以后,经历了顺治、康熙、雍正到了乾隆朝,他们就在家族伦理道德方面完全汉化了,儒家化了,就特别要分清正出和庶出,也就是嫡出和偏出。

这个贾探春她才自精明志自高,是一个美丽聪明能干有魄力的一个女孩子,但是她不是贾政的正妻王夫人生的,她偏偏是贾政的小老婆赵姨娘生的。这成为她的一个很大的心病,那么她就归依了主流意识形态,就只认贾政和王夫人是她的父母。赵姨娘虽然是生她的人,她觉得你就是一个奴才,谈不到是我的母亲,不过是我父亲进行生育的一个工具,你是生了我,但是你不够格当我的母亲。那么你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你说是我舅舅,我不认,他算什么舅舅?因为这个赵国基,根据贾探春的说法,他活着的时候成为贾环,就是赵姨娘生了一个儿子,就是贾探春的同父同母的弟弟的一个男仆。这个男仆见着贾环以后要起立致敬的,贾环去到私塾上学,他要跟着这个马走的,是一个下等人,是一个奴才。那么你赵姨娘居然说她是我的舅舅,贾探春气坏了,坚决不承认。谁是我舅舅啊?她说,我舅舅年下才升了九省都检点,哪里又跑出一个舅舅来了?她只认王子腾是舅舅,王子腾是王夫人和薛姨妈的兄弟,在朝廷里面做大官,到年下更升了更大的官,成为九省都检点了。她只认这个人是她的舅舅,赵国基,她不承认的。

那么不知道听友们听了贾探春这一番唇枪舌剑,你的心里上,同情心往哪边倾斜?我跟一些年轻的红迷朋友讨论过,就有红迷朋友同情赵姨娘,说赵姨娘从血统上来捋这关系,说赵国基是我的兄弟,你是我生的一个女儿,你怎么就不是他的一个亲戚呢?他怎么就不是你的舅舅呢?觉得赵姨娘有值得同情的一面。那么也有更多的红迷朋友们觉得还是贾探春有道理,贾探春通过这样的一个态度,站稳这样一个立场,就捍卫了自己的个人尊严,因为在那个时代那个社会那种家庭,她要立足于这个家庭,她就必须要维护这样一个伦理秩序,就只认王夫人是她的母亲,不认赵姨娘是她的母亲。而且要按照家族的老规矩来办事,既然过去对于姨娘家是怎么处理的,家生家养的就是除了事赏二十四两银子,外头买进来的才赏四十两银子。她认为这个规矩不可动摇。

那么在赵姨娘和贾探春两个人为赏多少银子争论的时候,开头薛宝钗还并没有来。那么到后来她才过来,她过来以后,又出现了一些情况,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