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回】族长贾珍的威严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65期 2018-10-22 创建 播放:8213

介绍: 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那么随着故事的往前发展,就到了腊月了,就到了年头了,很快就要又过年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写到了宁国府一些情况,因为宁国府和荣国府哪个府的地位高一点呢?不是荣国府,是宁国府,因为宁国公是荣国公的哥哥,当然他们都已经早已去世。那么就写朝廷里面到了年头,知道各个贵...

介绍: 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那么随着故事的往前发展,就到了腊月了,就到了年头了,很快就要又过年了。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写到了宁国府一些情况,因为宁国府和荣国府哪个府的地位高一点呢?不是荣国府,是宁国府,因为宁国公是荣国公的哥哥,当然他们都已经早已去世。那么就写朝廷里面到了年头,知道各个贵族府第都要祭祖就给赏银给赏赐,数量虽然不多,很体面,那么是由贾蓉到宫里面去领取的。

然后写到年前宁国府、荣国府他们在外面的庄园就开始给他们来交纳年租,曹雪芹写得很好。因为好多读者读了前面就会有这样的问题,说荣国府、宁国府过着这么豪华不堪的生活,他们的金钱来源是什么呀?当然他们来源的来路不是一个,那最主要的是什么?这你就要懂得这些大贵族他们同时也是大地主,他们在京城外面,包括在很远的地方都有大片的田地,有很多庄园,庄头替他们去经营,然后每到过年前就要赶着很多辆大车给他们来交地租,这些地租既有实物也有银子。

书里面就写宁国府它不只一个庄园,它仅举一例,就是有一个黑山村的乌庄头押着给他们交纳的实物和银子的车队来了。乌庄头这个年纪比较大了,显然为宁国府的黑山村的这个庄园当庄头已经很多年了。那么他来了以后,就先把他所交纳的物品和银两的清单呈给贾蓉,贾蓉就接过禀帖和账目来展开捧着。

这时候有贾珍的一个肢体语言,他就倒背着手向贾蓉手内一看,贾珍不仅是宁国府的府主,而且他还是整个贾氏宗族的族长,他很有威严的。所以儿子展开这个禀帖和账目捧着,他倒背着手,对这个弯腰的来看。那么上头写着一些吉祥话,还有一个很大的清单,包括很多的实物。另外还有外卖粱谷、牲口各项之银共折银二千五百两。

那么贾珍看了这个内容很丰富的交纳的实物地租和银两的账单以后是个什么态度呢?他埋怨黑山村的乌庄头来得晚,说看你这单子,今年你这老货又来打擂台来了。什么意思啊?嫌交纳的东西少,打擂台就是你等于给我较劲来了,你本来应该给我很多,你现在怎么才拿这么点东西来呀?其实你翻开书看,那单上开的东西已经很不少了。

那么当然这个乌庄头叫乌进孝就解释,说气候一直不好,收成不好,不是一个庄子不好,很多庄子收成都不好,说小的并不敢说谎。那么贾珍就皱着眉头说了,我算定了你至少有五千银子来。现在不是只拿了两千五吗? 所以就说他:“这够做什么呢?”说,“如今你们一共只剩了八九个庄子,今年倒有两个报了旱涝,你们又打擂台,真真是又教别过年了。”一个贵族的府主他是这种口吻,而且通过他这话就知道了,黑山村只是宁国府的许多庄园当中的一个,他们起码还有八九个庄子。

那么乌进孝毕竟是乡下人,不太懂事,就是乌庄头就觉得你们家的贾元春既然进了宫了,做了娘娘了,就不赏你们的?贾珍听了就笑着跟贾蓉说,你们听听他这话,可笑不可笑。贾蓉也就忙笑着说:“你们山坳海沿子上的人,那里知道这道理。娘娘难道把皇上的库给了我们不成!”就是说一年赏的东西也有,但是合起来,真算计起来也并没多少。

这时候贾珍就说了一句很重要的话,所以他们庄稼人老实,外明不知里暗的事。底下有一个歇后语叫做“黄柏木作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磬槌子,在寺庙里面有时候贵族的家庭里面都有一种敲打以后会发出声音的东西或者叫做乐器,叫做磬。那么黄柏木是一种看起来非常漂亮非常高贵的木头,拿它来敲这个磬能发出很清亮的乐音。但是这个黄柏木本身它的味道是苦的,尤其它的木心,苦的不得了,所以叫做“黄柏木作磬槌子,外头体面里头苦。”贾珍就这么来形容他们贵族家族的境况。

那么接待完这个乌进孝以后,贾珍就吩咐把所运来的各种物品先拿出一份以备在宗祠里面祭祖宗当供品用,然后将各样都取了一些,又命贾蓉送到荣国府去。荣国府其实也有庄头给他们交纳这个年租,也会送很多东西,荣国府也会挑捡一些再送到宁国府来。然后就再留下宁国府自己家里面要用的,还剩下一些怎么办呢?就一份一份的堆在月台下,命人将族中的子侄唤来散与他们。作为一个族长,贾珍还是很有管理宗族的能力的,因为从最早的那个封了国公的祖宗往下传,后来有很多分支,有的分支就越过越穷,就需要每年在年底,过年之前到族长贾珍这来领分成一堆一堆的这种族里的共享的物品。贾珍他就做这件事,一个族长你有时候还是要通过一些这样的行为来凝聚自己宗族各个成员之间的亲情。即便没有亲情,那么也多少救济了一些比较困难的宗族成员。

什么叫月台?就是像宁国府、荣国府这种大的贵族府第,它的正房会有很高的地基,而且有时候那个地基还建造得非常之宽阔,在正房的屋门外面会有很大的一片,好像舞台似的这种空间,四边会有白石雕的雕栏,正面会有台阶可以通上去,那么这个地方叫月台。那么他就把分给宗族子侄的那些物品一份一分的堆在那,然后就命令那些子侄来领。

这个时候就发现一些子侄就来领了,当时贾珍是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呢?他靸着鞋,披着猞猁狲大裘,命人在厅柱下石矶上太阳中铺了一个大狼皮褥子,干吗呢?负暄,负暄就是晒太阳。冬天他穿得厚一点,那么虽然冬天的太阳不是那么特别炎热,可是穿暖了以后,阳光照在自己身上也很舒服,他靸了鞋,就说明他是府主,他很随便,可是他又披着一个猞猁狲大裘,猞猁狲是一种猛兽,用猞猁狲的皮做的一个大的外套。

那么刚才说了不是有月台吗?月台的一边是有石基的,就是有台阶的。有的台阶两边会有斜坡型的这种部件,那么铺上这个大狼皮褥子,他就在那晒太阳,看侄子们来领取这一堆一堆的分配的东西,等于是一种宗族的福利。你是我贾氏宗族的成员,那么每到年底会有这样一份福利,你可以来领取。

这时候就写了一笔,一个叫贾芹的人,他也跑来领东西,就被贾珍给叫住了,说你做什么也来了?谁叫你来的?贾珍为什么那么说啊?还记得前面有关的情节吗?贾芹他在荣国府的贾琏那已经领到一个差事,就是管理家庙的那些小和尚小道士。他算是有职业的,有进益的,手里有银子的人,他谋到事了。可是他贪得无厌,作为贾氏宗族的一个成员,他跑到荣国府来领取宗族的福利,就被贾珍发现了,就叫住了。就说你这种情况不应该来,这些福利是提供给那些没有收益,没有进项的穷人家。

那么贾芹就垂手回道:“听见大爷这里叫我们领东西,我没等人去就来了。”厚皮厚脸的,贾珍就跟他说:“我这东西原是我这东西,原是给你那些闲着无事的无进益的小叔叔兄弟们的。那二年你闲着,我也给过你的,你如今在那府里管事,家庙里管和尚道士,每月有你的分例外,这些和尚的例银都从你手里过,你还来取这个,太也贪了!你自己瞧瞧,你穿的像个手里使钱办事的?先前说你没进益,如今又怎么了?比先倒不像了。贾芹就辩护说:“我家里头原人口多,费用大。”贾珍就冷笑道:“你还支吾我。你在家庙里干的事,打谅我不知道呢。你到了那里自然就是爷了,没人敢违拗你。你手里又有了钱,离着我们又远,你就为王称霸起来,夜夜招聚匪类赌钱,养老婆小子。这会子花的这个形象,你还敢领东西? 领不成东西,领一顿驮水棍去才罢。等过了年,我必和你琏二叔说,换回你来。”贾芹红了脸,不敢答言。应该灰溜溜就走了。

那么这一段就重点写了贾珍,贾珍这个角色还是很重要的,好多读《红楼梦》的人不重视这个角色,或者只关心他和秦可卿的暧昧关系。其实书里面有好几次都写到贾珍他很有族长的威风,他很有组织能力指挥能力,很有气派,在贾氏宗族里面是一个阳刚之气,往外喷溢的男子。

还记得第二十九回写什么吗? 写的贾母领着荣国府的众女眷到清虚观去打醮,那么那一次就写到了贾珍。他在现场指挥若定,他发现族里面的侄子有的偷懒怕累,不好好出来办事,伺候好贾母以及王夫人等女眷,他就非常威严地发出了命令,而且把贾蓉他亲儿子首先从躲阴凉的地叫过来,而且让底下的小厮照着他的指示来啐这个贾蓉,来质问贾蓉,说爷还不怕呢,你怎么就先躲起来了。爷就是指他本人,大爷嘛,他是宁国府的府主,就说明这个贾珍在书里面作为族长,他是很有威严的,很尽责的,组织族内的各项活动,他也是井井有条的。那么像庄头给府里送来了实物以及其他的,比如说银两进项铸字以后,他就会把一些实物分成堆,让族中比较贫寒的子侄来领取,享受一份福利。

那么这回然后就写到了贾氏宗族祭宗祠的情况。历来有读者有一点大惑不解,书里写的是从薛宝琴的眼光来观察贾氏宗族的祭祀情况。他说,且说薛宝琴是初次进贾府宗祠,便细细留神打量。这个祭宗祠,外姓人是不够到场的,四大家族虽然他们联络有亲,他们关系很密切,但应该是各家在各家的宗祠里面搞祭祀活动。你薛家的一个姑娘,你怎么跑到贾氏宗祠里面来了?你还细细打量怎么回事。那么别忘了前面的交代,就是贾母因为一见薛宝琴就很喜欢,就逼着王夫人做了一件什么事呢?把她收为了干女儿。这样她就成了贾氏宗族当中的一个成员了,她就有资格跟着贾母、王夫人来祭贾氏宗族的祖先了。所以不要以为他写得不合理,他是有它内在的逻辑的。

那么这个薛宝琴很不得了,见多识广,现在又要找补一下。就是在上一回,他写到这个薛宝琴跟着她的父亲去过很多地方,还去过一个遥远的西海沿的这种地方。有很多红学家就研究这个西海沿子究竟指的是现在世界上的哪一国,什么地方。那么这里不枝蔓,不去探讨这个问题。那么她就说,在那个地方还认识了一个外国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才十五岁,那个国叫什么国呢?叫真真国,说那个女孩子的脸面就和西洋画上的美人一样,也披着黄头发,打着联垂,满头带的都是珊瑚、猫儿眼、祖母绿这些宝石;身上穿着金丝织的锁子甲洋锦袄袖;带着倭刀,也是镶金嵌宝的,实在画儿上的也没她好看。而且这个女孩子还通中文,还能写中国的格律诗。她就念了一首给宝玉他们听,是这样的,“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丛林。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

这确实写得很好,一个外国的黄头发的真真国的女孩子能够用汉字写出这样的汉诗,确实令人惊叹。而这个情节出现在二百多年前清代曹雪芹的小说里面,那么薛宝琴这个人物她的见多识广,乃至于和真真国的黄头发女孩子有交往,还能背下她写的汉诗,都说明薛宝琴不是一个一般的角色。

那么薛宝琴在贾氏宗祠里面观察,就发现在所悬的那个“贾氏宗祠”四个大字的匾旁边,有一幅对联,这个对联是这样的,“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功名贯天,百代仰蒸尝之盛。”看起来是很寻常的祠堂里面常有的那种对联,仔细推敲呢?它又是真事隐假语存,为什么呀?因为上联里面怎么说的?叫做“肝脑涂地,兆姓赖保育之恩。”肝脑涂地就是说贾氏宗族为皇帝开国可以说是用于牺牲,肝脑涂地了。那么后来他们没有牺牲掉的这些成员在朝廷里面主要是扮演什么角色呢?

“兆姓赖保育之恩”,兆姓就是天下百姓,要跟皇帝一样来感戴他们,那么他们的功劳在哪里呢?他们对皇家有保育之恩,这就说明在真实生活当中的情况被记录在了小说的文本里面,因为不仅是真实生活当中的曹家,像李家,像孙家,真实生活当中的四大家族,四大江南织造,曹李马孙,马家的情况,咱们另说。

那么有详实的史料记载,曹家、李家、孙家这些家族的早一辈的女性都曾经当过清代皇帝的教养嬷嬷,还不是一般的奶妈,是陪伴幼年的这些皇族的子弟成长,保他们的健康,教他们如何认真做人,包括教给他们行为规范,你要站如松,坐如钟,卧如弓;你吃饭米粒掉在桌上,不要浪费粮食,要拿起来把它放进嘴里等等。那么康熙皇帝就是在这样一些教养嬷嬷保育下健康成长,后来登基当皇帝的。所以在贾氏宗族的宗祠对联上,实际上就把真实生活当中曹家曾经是康熙皇帝的。他们就把曹家当中的老年妇女,比如说孙氏,曹寅的母亲,曾经担任康熙皇帝的教养嬷嬷,这样的历史真实情况就记录在了他的小说文本里面。所以假语里面就存下来了,这个家族主要的功劳是对皇族皇帝的成长起到了保育的作用,后来就写了这个具体祭祀的场面。

请注意,宁国府它原来应该当府主的是谁呀?应该是贾敬,就是贾赦和贾政的堂兄。但是书里面前面交代了,这个贾敬后来就撂挑子,他不干了,他离开了宁国府,到城外的道观里面去练丹去了,他把他贵族的头衔就让他儿子贾珍承袭了。贾珍就成了宁国府的府主,而且贾珍也成了整个贾氏宗族的族长。但是贾氏宗族搞大型的年前的祭祀,他还是要从城外道观回到城里来参与的,这一笔写得也很有趣。

那么祭祀完了以后就要过年了,一直到再闹元宵。第十八回写到了贾元春省亲元宵盛况。那么到五十三回,他写到了宁国府,宗祠因为在宁国府里面,属于宁国府的一部分。那么荣国府的人,宁国府的人,还有贾氏宗族的其他人都汇聚在那里去祭祖,然后就要开夜宴。那么究竟在没有元妃省亲的情况下,在荣国府所开的这个元宵夜宴是什么情景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