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回】晴雯补裘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64期 2018-10-19 创建 播放:8352

介绍: 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那么上一回就写到王熙凤她的人格当中好的一面,又有新的展现,为弟弟妹妹们在大观园里面设置了一个内厨房,给他们供应饭食。那么晴雯受了风寒病了,后来怎么样呢?哎呀,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好的很慢。写得很有趣的是这个情况下,宝玉就为她找了一些西洋药。

这部书写在二...

介绍: 第五十二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那么上一回就写到王熙凤她的人格当中好的一面,又有新的展现,为弟弟妹妹们在大观园里面设置了一个内厨房,给他们供应饭食。那么晴雯受了风寒病了,后来怎么样呢?哎呀,真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好的很慢。写得很有趣的是这个情况下,宝玉就为她找了一些西洋药。

这部书写在二百多年前,当时中国清代的乾隆时期,那么时候中外之间已经开始有一些来往,乾隆他闭关锁国不愿意开通与西方的大宗贸易,但是小规模的,小打小闹的这种东西方的经济和文化的交往还是有的。而且还记得吗?前面王熙凤就说了,当年他们家的祖上就是专门接待外国人的。那个时候外国的一些商人想到中国来开辟新的贸易的市场,会首先贡献一些西洋的物品,由地方的官员再呈献给皇帝。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皇帝会有一些从外国,特别是西洋传来的东西在宫里面享用,像自鸣钟、怀表,一些西洋的药品等等。那么一些贵族家庭他们在充当外国洋商或者外国传教士向中国的皇宫进贡贡品过程当中,他们会在传递过程当中贪污一部分,截留一部分。

所以就写到宝玉就想起来,你这个晴雯病了老不好,能不能试一试家里面的洋药呢?就想起来就让麝月取了一个金镶双扣金星玻璃的一个扁盒来,递于宝玉。宝玉便揭翻盒扇,里面有西洋珐琅的黄发赤身女子,两肋又有肉翅,里面盛着些真正汪恰洋烟。你看这个东西就是从西洋传来的,里面那个鼻烟也是外国的。然后就让晴雯挑了一些,用指甲挑了一些嗅入鼻中,开头还不觉得怎么样,后来忽然觉得鼻中一股酸辣透入顖门,接连打了五六个嚏喷,眼泪鼻涕登时齐流。就是通窍的一种洋烟,也可以当药用。就说明在二百多年前,书里所写的贾府这样的贵族家庭里面,就有这种洋玩意,有洋烟,可以当药用。

那么这种洋烟它只能是临时给你通通窍,还是治不好病,所以宝玉想起来了,说王熙凤那,二姐姐那,他把王熙凤叫做二姐姐,因为王熙凤的丈夫贾琏叫琏二爷,底下人叫她二奶奶,那么她是贾宝玉的二堂嫂,那么当然他们相处那么好,也可以叫做二姐姐。说她那有西洋贴头痛的膏子药叫做“依弗哪”,你去问她要一点。那么麝月就果然去要了,要了以后,就拿来了,拿来以后,就找了一块红缎子角剪了两块指头大的圆式,把那药烤和了,用簪挺摊上。

那么晴雯就自己拿了一面靶镜,贴在两太阳上。太阳就指太阳穴,两个眼睛旁边的那个位置。那么麝月看到就笑说:“病的蓬头鬼一样,如今贴了这个,倒俏皮了。二奶奶贴惯了,倒不大显。”就说明王熙凤经常为了治头疼就用这种洋药叫“衣弗哪”,剪成两个小圆形的药帖子,把药烤稀了,涂在上头,贴在太阳穴。那么就写晴雯她生病,治病过程当中,除了请大夫给她开中药,喝中式的汤药以外,那么还动用了西洋的汪恰洋烟,和叫做“依弗哪”的膏药。

这回还写到一个情况,就是王夫人的兄弟王子腾在朝廷里面当大官呢,他过生日,贾宝玉需要去参与寿宴,给他舅舅去贺生。那么在这个情况下,贾母就拿出一件也是非常豪华的披风给他使用,贾母先是拿了一个凫靥裘,用野鸭子头上的一小块羽毛连缀成的一个金碧辉煌的披风,那么她把那个给了薛宝琴。现在她又拿出一个叫乌云豹的大斗篷给贾宝玉,这个乌云豹是用孔雀金线编织而成的,也是非常豪华,非常昂贵,叫做碧彩闪灼,跟宝琴的凫靥裘可以比美,又不完全一样。

那么他写宝玉去给他舅舅过生,排场很大,他写一些过场戏,千万不要忽视书里面的过场戏,这些过场戏不是闲文废墨,它都是有含义的,都是值得我们去细读细赏的。

宝玉作为贵公子他去给他的舅舅祝寿,那么要动用很多的仆人跟随。首先他的奶兄,就是他奶妈的儿子,他不只一个奶妈,前面一个李嬷嬷可能是一个最主要的,李嬷嬷的儿子李贵,就是他的一个奶兄。奶妈的儿子就是服侍他的,李贵前面出现过,在闹书房那回,就有过李贵出现。那么这次又交代他的奶妈不只一个,奶兄也不止一个,除了奶兄李贵以外,还有王荣、张若锦、赵亦华、钱启、周瑞,一共六个人。当然有的不是他的奶兄了,像周瑞是王夫人的配房,就是他光男仆,大男仆就有六个。那么小厮,小男仆有谁呢?不需要说,有茗烟,那么还有伴鹤、锄药、扫红四个,加起来几个了?十个。十个男仆簇拥着他,小厮们是背着衣包,抱着坐褥,还笼着一匹雕鞍彩辔的白马伺候着。

那么上马以后呢,贵族公子出门真够气派的,李贵和王荣就笼着马嘴的嚼环,钱启周瑞两个人在前引导,张若锦、赵亦华在两边紧贴宝玉身后。这个时候有一笔很要紧,宝玉就有一个态度,就说:“周哥、钱哥,咱们打这角门走罢,省得到了老爷的书房门口又下来。”那个时代那个社会那种贵族家庭有很烦琐的规矩,儿子经过父亲的书房是不能骑着马过去的,一定要下马走过去,要讲这个规矩。周瑞就侧身笑道:“老爷不在家。”记得吗?前面交代了,贾珍干吗去了?皇帝派他学差,到外地去了,不在家。所以周瑞就说:“书房天天锁着的,爷可以不用下来罢了。”宝玉笑道:“虽锁着,也要下来的。”

过去有一个分析就说宝玉他是一个叛逆的贵族公子,因此好像他对封建礼教的方方面面一律都是一种叛逆的反抗的蔑视的不遵守的态度,其实书里面写的很清楚,不是这样的。宝玉他对那个时代那个社会那种要求读圣贤书,参加科举考试,去谋取一个官位,去经商发财,就是所谓仕途经济,他不感兴趣。他对那方面是叛逆的反抗的,但是对于封建伦理当中的这种长幼有序,这种孝顺父母,对这些他又是自觉遵从的。

他写得很真实,他不按照我们现代的一个既定的观念去写这样一个人物,他也不可能用我们今天的这种观念去写。那么在二百多年前他写的时候,又如实地写出了宝玉这样一个贵族公子他在对待那个时代那个社会主流意识形态的方面,他选择性的反抗,选择性的乐于遵从。那么对于过父亲的书房下马,他乐于遵从,虽然他父亲打过他,但是他是他父亲的亲儿子,他血液里面流淌着他父亲的遗血,所以基本的伦理的情感和基本伦理的规则,他是真心的遵从的。

那么又写他们继续往外走,因为从荣国府往外走,荣国府很大,不是马上就能出门的,要走过一些空间,然后才能够出门。那么他们当时是在甬道上走,走着就顶头见了赖大进来了。赖大,前面讲了很多了,想起来了吗?是荣国府的大管家,世代为荣国府服务,所以属于有头有脸的侍仆,他们家已经有了自己的大宅院大花园,他们在花园里面请客,连贾母都去作客,很有头脸。所以宝玉见了赖大以后,他怎么办呢?就忙笼住马,意欲下来。赖大忙上来抱住腿,宝玉便在镫上站起来, 笑携他的手,说了几句话。就是那种贵族家庭它有一个规矩,有头有脸的这种老仆,那么你虽然是贵公子贵少爷,见了他也得有礼貌。开头他要下马,那么就没让他下,他就在马镫上站起来,表示对赖大的尊重。

接着又有一笔写得非常有趣,说又见一个小厮带着二三十个拿扫帚簸箕的人进来,见了宝玉,都顺墙垂手立住,独那为首的小厮打千儿,请了一个安。宝玉不识名姓,只微笑点了点头儿,这样才骑着马过去了。那么最后是出了角门外,又由李贵等六个人的小厮并几个马夫早预备下十来匹马专候。一出了角门,李贵等都各上了马,前引傍围的一阵烟去了,不在话下。

他写宝玉出门,其实前面就不断写宝玉出门,但他没有展开写宝玉怎么出门,那么这次就有很细腻的描写,特别是他写到有那么二三十个拿着扫帚簸箕的人进来打扫甬路,为首的那个小厮还往前给宝玉打千儿,打千儿是满族旗人的一种行礼的方式。就说明一个荣国府里面有无数的生命存在,你不要只觉得有贾母有王夫人有王熙凤有宝玉有众小姐,还有很多底层的人为他们服务,像宝玉他有年纪大的男仆,还有年纪小点的小厮,出趟门,十几个人围随,很气派。同时又有最底层的,打扫甬路,打扫庭院的,拿着扫帚、簸箕,干粗活的,这样的生命存在,写得很有意思。

但是这个宝玉他从宴席上回来以后唉声叹气的,怎么回事啊?他在舅舅家不小心就把贾母给他的雀金裘后面烧坏了一个洞。因为那个时候,这种富人家庭都有这种取暖的火盆,火盆虽然有着很精美的外观,上面可能罩着有镂空雕塑的,很漂亮的盖子,可是难免也有火星蹦出来,结果他那个豪华不堪的雀金裘的后面就被一个火星蹦出来烫出了一个破洞。这怎么办?

所以这一回就浓墨重彩写了晴雯的表现,先是交代出来,还记得前面那个情节吗?平儿跟着薛宝琴她们吃烧烤,吃烤鹿肉,为了吃着方便,就把手上那个镯子褪下来了,没想到吃完以后,收拾东西的时候,就发现这个镯子不见了,这就等于出了一件偷窃的事件。谁把这个镯子偷走了呀?那么到这回就有所交代,前面丢虾须镯是一个伏笔。那么他有的伏笔要在很多回以后才照应过来,但是平儿丢掉虾须镯,这个伏笔是一个近伏笔,很快就到这一回交代了。

就写晴雯病得还是很难受,宝玉在旁边安慰她。这个时候就发现平儿来把麝月找过去了,当然晴雯就很疑惑,有什么事不能当着我说,怎么单把麝月叫过去啊?宝玉就过去听窗根了,窗户外头听。听见平儿和麝月的一段对话,什么意思啊?就听出来说这么段事,说她的那个虾须镯谁偷的呢?那么真相大白了,怡红院宋嬷嬷她发现了,是怡红院的丫头坠儿偷的。

还记得坠儿这个角色吗?滴翠亭宝钗扑蝶,谁和谁在滴翠亭里面说私房话啊?一个是林红玉小红,另一个就是坠儿。结果坠儿她把这个虾须镯偷了以后没藏妥,被宋嬷嬷发现了,宋嬷嬷就去告密了,就去送给平儿,告诉平儿了。平儿为什么把麝月请到一边去说悄悄话呢?平儿就说了,说原先你们宝玉身边有个丫头叫良儿,这个良儿曾经偷玉,这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现在有人还要拿出来说,比如说赵姨娘贾环他们那一房就会说闲话。他们大的贵族家庭里面是分很多房的,像王夫人她是正房,正妻嘛,她有她的亲儿子。那么像赵姨娘,她是偏房,小老婆,她有她的女儿儿子。各房之间经常攀比,比什么呀?就是谁的这一房不出丑,那当然你就好,你要出点丑事糗事,那就即便不当面朝你刮脸皮,也要背后耻笑半天。

当年这个良儿偷玉就轰动一时,应该也是报到平儿、王熙凤那去了,应该是由王熙凤亲自来处理,来查这个事。最后当然良儿是被撵出去了,那么别人就说了,说当年良儿偷玉这个事,到现在还故意要提起来,好糗宝玉,糗你们这一房。那么现在又出了个坠儿偷金子,这个虾须镯是像虾的须一样的金子做的。她说这个金子本身还其次,难得是上面还镶了一个大珍珠,那个珠子不得了,特别贵重。现在你们这房又出了一个偷金子的,而且原来偷玉就是偷的宝玉空间的玉,现在更偷到亲戚家去了,就是偷到王熙凤那一支去了,因为平儿她是属于王熙凤的通房大丫头。

所以平儿就嘱咐麝月说,这事就别扩散了,说我跟二奶奶怎么汇报,就说,虾须镯不是被人偷的,说我在园子里走,化了雪了,发现雪化了以后,草地上就露出这个虾须镯了。可见是我那天不小心褪在地上了,被雪掩住了。她说,我这么掩饰过去以后,你们就别说了。

这个宝玉听了以后,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就说坠儿怎么回事?怎么会小窃,怎么会偷东西呢?又觉得平儿真不错,怕别人说我们怡红院坏话,说我这一房的坏话,帮我掩饰。可是平儿当时就嘱咐麝月说,你不要跟晴雯说,晴雯是块爆炭。晴雯听说以后,本来就病着,就会病上加病,不好。可是宝玉不懂事,宝玉听完窗根以后,就回来跟晴雯说了。

结果晴雯在病得昏头涨脑的过程当中,一些丫头就在她身边,她就数落这些丫头不干活偷懒。就看见坠儿也蹭进来,就一把抓过坠儿。晴雯就一把抓过坠儿,从枕边拿起一个叫做一丈青,一丈青是插在发髻上的一种装饰品,也可以当耳挖子用,它一端是一个耳挖子,另一端是尖的,她就拿一丈青尖锐的那一头就扎坠儿的手。

这当然体现了晴雯的疾恶如仇,她容不得这种偷窃行为,她对坠儿的小窃行为十分气愤。但另一方面也表现出晴雯这个性格当中的一种弱点。就是你自己又病着,袭人又没有回来,因为毕竟这种事应该由袭人来处理。你却这么样来折磨这个坠儿,也太狠点了是不是?说到底你们都是奴隶,都是丫头,你地位虽然比坠儿高一点,性质都是被人使唤的。这就体现了晴雯她眼里容不得沙子这种性格,导致她病中还对坠儿这么样的残忍,用一丈青去扎她的手,那是很疼的。

后来她就自作主张,就把坠儿的母亲叫来了,就把坠儿撵出去了。当然她也可以这么做,因为袭人不在,她就是宝玉身边头等排第一的丫头了。而且后来宝玉和麝月也都觉得坠儿这个事早晚要发作,早点撵出去也好,就把坠儿给撵出去了。

当时就是在这个情况下,宝玉回来以后就发现他的雀金裘烧了一个窟窿,这怎么办呢?这可是贾母好不容易找出来给他穿的,万一贾母发现了,或者别人发现了告诉贾母,不好交代呀!他们想出来第一个办法就说赶紧把这个包起来,让婆子拿到外头去找织补的工匠把它给修补好。结果没过多久,婆子就回来了,说所有这种工匠都不敢接,没见过这东西,不知道怎么补救,没有办法。

这个时候就写晴雯她对宝玉一往深情,他们俩的关系是很纯洁的。她去吓唬麝月,被冷风扑了,宝玉都把她搁在她的被窝里面捂着,她跟宝玉的身体接触机会非常多,但是她始终没有像袭人那样和宝玉做爱,她是清白的。所以她和宝玉之间不是情爱,而是一种友谊的关系,好朋友的关系,哥们的关系。所以她就说,少不得挣命。她会界线,她会修补东西,虽然没有修补过雀金裘,但是可以试一试。

于是就出现了书里面非常感人的一个场景,就是晴雯补裘。晴雯在怡红院病中挣扎着坐起来,就为宝玉来修补这个雀金裘。确实效果还不错,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是烧坏了又补上的。补完以后,她所有的精力就用尽了,等于就近乎昏厥,就倒在炕上。

那么这一回所写到这些情况是非常值得我们回味的,特别是勇晴雯病补雀金裘,所体现出来那种超越性爱情爱的一种无私的纯真的,赋予牺牲精神的哥们义气,那种特殊的情感。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