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回】贾母想把薛宝琴许配给谁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62期 2018-10-17 创建 播放:8024

介绍: 第五十回:“芦雪广争联即景诗,暖香坞创制春灯谜。”

这一回当中提到了两个大观园里面的建筑,一个是芦雪广,一个是暖香坞。有的听友可能还记得书上的印法,说这个芦雪广,这第三个字,你怎么念作yan呢?书上印的分名是广。这就需要跟大家说明,现在简化字这个广,这个字形其实在古时候的汉语里面是一个正式的字,正经的字,它的发音...

介绍: 第五十回:“芦雪广争联即景诗,暖香坞创制春灯谜。”

这一回当中提到了两个大观园里面的建筑,一个是芦雪广,一个是暖香坞。有的听友可能还记得书上的印法,说这个芦雪广,这第三个字,你怎么念作yan呢?书上印的分名是广。这就需要跟大家说明,现在简化字这个广,这个字形其实在古时候的汉语里面是一个正式的字,正经的字,它的发音是yan,指的是一种依山傍水的园林建筑。那么后来上个世纪中叶,国家推广汉字简化,搞了简化字,就把这个字借来作为广州、广阔那个“广”的一个简体字,所以读《红楼梦》,特别是读《108回红楼梦》会经常遇到这一类的问题。就是要懂得在简化字方案推出之后,一些字发生一些变化,虽然简化字方案有利于普通老百姓学习汉字汉语,但是如果你要是读古书,有时候就会发生一些误解,那么芦雪广的广字就容易发生误解。所以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

那么这一回就写诗社的这些小姐们,包括宝玉就聚集到芦雪广这样一个依山傍水的园林建筑那,上一回还写了史湘云带头吃烧烤,让底下婆子送来了铁炉子、铁丝蒙子、铁叉子,把这个鹿肉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烤着吃。当然这种吃法首先引起了像外来亲戚李婶娘的差异,那么林黛玉也打趣,林黛玉也说,说“你们就围在那吃,哎呀,哪里找这一群花子去,罢了,罢了,今日芦雪广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广一大哭。”

林黛玉当时是调侃,但是史湘云反驳非常有趣,她说,你知道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是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那么林黛玉开玩笑说你们这一群人围在那吃烤鹿肉,因为当时连王熙凤来了也跟着一块吃,就说你们都是一群花子,花子就是乞丐讨饭的,叫花子。那么这个实际上也是一个伏笔,就说明这些享尽荣华富贵的这些女子,最后她们的命运都很不济,有的最后就是沦为乞丐,是一个远伏笔。

当然有个近伏笔了,就是平儿跟着吃,最后褪下的手镯就丢了一个。怎么回事呢?是一个近伏笔,一些情节流动过之后就会交代出来。

那么他们后来就在芦雪广展开了诗社的活动,这次虽然缺了两个人,一个是贾迎春,说她病了,一个是贾惜春,因为贾惜春呢,老太太贾母要她画画,画大观园的图,她就告假了,她不参加诗社活动了。缺了她们来不要紧,因为她们俩本来也不怎么太擅长作诗。好在来了一群新的美女,像薛宝琴极会作诗,那么邢岫烟?她作的诗也不错,李纹、李绮也都会作诗。所以大家就在一起来作诗。

为什么说《红楼梦》是一部中国古典文化的百科全书呢?就拿中国古典的诗来说,它里面就含括了各种各样的题材。像它有这个律诗,有五言律诗,有七言律诗;有绝句,有五言绝句,有七言绝句;有长歌,像林黛玉所写的《葬花词》、《秋窗风雨夕》都是比较长的诗。那么还有一种诗歌形式就是联诗,什么叫联诗啊?就是一个人起了一句以后,他跟上一句,然后他再说出一句,那么其他人就续上去,你一句我一句,我一句你一句,最后把大家说出的诗句联起来,就构成了一个长诗。

那么在芦雪广里面,他们就开始联诗,联诗就需要一个人起头,开启第一句,那么开头是李纨,因为她是这个诗社的社长,起带头作用,就说由她来起头来一句。没想到王熙凤当时在场,王熙凤就说,我也说一句在上头,大家一听就都很高兴,因为王熙凤前面的描写,你就知道她的文化水平不高,不会作诗。她来了兴致以后,这个联诗她要来头一句,这不挺有意思吗?都说,更妙了,你来一句吧。王熙凤来一句什么呢?王熙凤说我就一句粗话啊,下剩的我就不知道了。大家就都笑说,越是粗话越好。你说了,说完,你就干你的正事去吧。那么王熙凤就道出了一句,确实是粗话,就是很浅白,一听就懂,可是平心而论还真不错,这句出来以后,就为下面联诗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她那句粗话是什么呢?叫做“一夜北风紧”,她就走了。

那么李纨就必须要在王熙凤这句话下去联上一句,就联了一句叫做“开门雪尚飘”,那么说完这句以后,李纨必须要再来一句,你现在听明白了吗?“一夜北风紧,开门雪尚飘。”这两句在内容上是具有连续性的,在平仄音韵上也是和谐的,然后李纨她再起一句,等着另外一个人来接应。她就又说了一句叫做“入泥怜洁白”。那么底下谁很积极的来响应来联呢?就是香菱,因为香菱苦吟诗,拜林黛玉为诗,又得到的史湘云、宝钗她们很多的调教,所以她就很积极,就联了一句叫做“匝地惜琼瑶”,然后就又说一句叫做“有意荣枯草”,那么贾探春就联一句叫做“无心饰萎苕”,我就不一句一句往下念了,就是要懂得这就叫联诗,就是你说了一句是跟上面那个人那句相联的,然后你要再说一句,看下面有没有人能联上。所以它也是一种互相斗才,互相比自己的思维是否敏捷,诗歌韵律是否熟悉,所表达的意思是否有趣,它也是一种智慧大比拼。

那么积极参加这个联句的就有诗社的各个成员,包括探春、李绮、李纹、邢岫烟、史湘云、薛宝琴、林黛玉、贾宝玉、薛宝钗等等,但到最后呢?其他人就都跟不上趟了,有三个人抢着联,听了那一句,你觉得你也可以联,你还没出声儿呢,人家就先喊出来了。这三个人是谁啊?就是林黛玉、薛宝琴,还有史湘云。她们就抢风头,史湘云,你别看她在前面刚吃了鹿肉,鹿肉是有些膻气的,叫做割腥啖膻,但现在确实是锦心绣口,一句比一句精彩。大家就抢了联了,就笑做一团。到最后终于把韵眼用得差不多了,最后就由李纹、李绮来两句,把这个联诗就收住了。

那么芦雪广这个联诗,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探讨它的内涵,你也可以不探讨它的内涵,就是看热闹,看这些小姐们怎么争先恐后的来抢着说出下一句。我喜欢作者所描绘的这样一个场景,喜欢其中比如说史湘云这样豪爽的性格,我就这么来读这个书,当然也挺好,我也很同意这么来读。

但实际上我们这一派,我在周汝昌先生的教导下属于考据派,我们还是要进一步来分析诗的内容,这些诗联下来它究竟表达一个什么意思?表面上是写一夜北风紧以后,下雪以后的景象。但实际上呢?它是把曹雪芹的家世,他的家族在雍正朝到乾隆朝初期的情况的一个总概括。“一夜北风紧”,就是原来曹家在康熙朝,康熙皇帝对他们家好的不得了,而且是永远的春天那个劲头。可是康熙驾崩以后,雍正继位,这个曹家也不是说对雍正故意的不好。原来他们政治上的投机没有考虑好,他们就觉得雍正亲自指定的太子一定今后会继位的,所以就跟太子的来往特别密切,和康熙的一些其他儿子也来往密切,偏偏跟四阿哥就没建立什么关系。

因为康熙在世的时候,老四四阿哥就故意做出一副什么样子呢?就是他对权力毫无兴趣,他不想当皇帝,他想成仙成佛,所以他把自己的王爷府,把自己居住的大空间就搞成一个喇叭庙,这个空间到现在还存在于北京就是雍和宫,雍和宫现在还住着喇叭,你可以去参观的。所以所有人对他也都挺尊重,但是都不觉得他今后会成为皇帝。而且康熙驾崩的时候,他岁数也很大了,四十多岁了,没看好他,所以曹家跟他关系就很淡,没想到雍正继位以后,他就对他父亲那时候宠爱的一些官员就很不高兴,采取了排斥打击的态度。曹家就是其中的一个,雍正首先是处置了李家,就是李煦。然后又以骚扰驿站的罪名,任上亏空的罪名,把曹家后来继任江宁织造的曹頫治了罪抄了家,而且发送到北京来问罪。

所以“一夜北风紧”实际上就是对曹家在康熙驾崩以后,雍正继位开始的一种很艰难的处境。但是请你注意,你查史料就可以知道,雍正并没有对曹家斩尽杀绝,他把曹頫调到北京治罪以后,还特别嘱咐那个相关的部门和官员给曹家的两代孤孀留下一所住房。这个是有史料记载的,什么叫两代孤孀?就是曹家当时,康熙最喜欢的曹寅,也就是他的发小,已经去世了,留下一个寡妇,就是李煦的妹妹李氏。然后曹寅的亲儿子曹颙,康熙让他继承曹寅死去以后留下那个官职就是江宁织造,没想到这个曹颙又死了,又留下一个寡妇,谁呀?马氏。那么曹頫,前面已经讲多多次,是曹寅的一个侄子。康熙亲自作主,就把他过继到曹寅李氏的门下做过继子,继续担任江宁织造。

雍正他还是很有政治头脑的,他对曹頫是很不以为然,很讨厌,而且一查档案,曹頫他继承了江宁织造以后,康熙对他也没什么太好的印象,没有留下对他的肯定的褒奖这样的话语。所以雍正就逮着机会整治了曹頫,你下人骚扰驿站了,你任上亏空了,问罪,调到北京来枷号,那很惨的,戴一个大的木枷,要站在街上示众的,很惨。

但是他为什么又要为曹寅和曹颙的夫人准备一个宅子来居住呢?就是因为他知道他的父亲对曹寅有许多肯定性的评价都记载下来的。对曹颙也有很多很具体的肯定性的评价,也是都记载在相关的史料的。那么因为他对宣布他是康熙指定的接班人,所以他当然就做出一个姿态,凡是他父亲公开,而且有文字记载表彰过的,肯定过的这些人,那他不会去追究,这个人的遗孀就更没有必要去追究,所以他为曹家还是留了一定的余地,没有把曹寅这一支斩尽杀绝。那么诗里面很多其他的句子就都反映出了这种遭遇了很严重的风霜摧残,可是又顽强地生存下来,有很多这样的描写,这样的意蕴。

那么到了雍正突然驾崩,上午还好好的,下午突然就死掉了,书里面就写当时的政治变化,真实生活当中的情况化到书里面就是老爷往东宫去了。就是乾隆他继承了雍正当皇帝了,他就实行了新政“怀柔政策”,对原来他父亲所打击的贵族官员逐一考察,只要你不是真正来反对满族统治的,就都放一马。该平反的平反,该减罪的减罪,该恢复原职的恢复原职,该重新启用的重新启用,这样的话,曹頫就又被重新启用了,又成为内务府的官员了。

所以《红楼梦》所写的实际上就是真实生活当中曹家的末世。在小说里面贾家,书里也一再提醒你是写的贾家的末世,就是在新的皇帝当政以后,这个家族又回黄转绿,有一定的康复,可是更大的打击在前面等待着他们。这是我们必须要懂得的。

那么在这回里面就写贾母的兴致很高,她也没有跟王夫人跟王熙凤打招呼,她自己就坐着轿子到大观园来游逛了。她去惜春所住的暖香坞,看惜春的画画好了没有?惜春当时懒得把这个画画下去,就说冬天了,天冷,这些颜色都容易涩住,所以就把这画收起来了。那么贾母就命令她,一定要给我好好画,要画完,而且不但要画大观园的风景,还要把大观园里面这些美丽的人物都给我画上。

这时候就出现了一个书中最美丽的画面之一,就是他们在院子里面走动赏雪,结果就看见前面小山坡上粉妆银砌的,薛宝琴出现在那,披着凫靥裘站在山坡上好像等谁,身后一个丫鬟抱着一瓶红梅,就是她们到红梅盛开的拢翠庵去讨来了红梅花,她们等谁啊?等贾宝玉。因为前面有一段情节就说,在联诗当中,贾宝玉联的句子又少,吟出的诗句质量又不高,所以由李纨来评定的话,他又落第了。他的吟诗的成绩又是倒数了,甚至是倒数第一了,那么就要罚贾宝玉,怎么罚呢?李纨就说了,说我才看见拢翠庵的红梅有趣,我要折一枝来插瓶,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她,如今罚你取一枝来。就是要罚贾宝玉去取一枝来。

这个地方也透露出来妙玉的性格很不招人喜欢,李纨就讨厌她,但是李纨又想要拢翠庵的红梅,就罚贾宝玉去取红梅了。发现贾母不在她自己的住处,追到大观园来伺候她的王熙凤等人就都在山坡下往上看,哎呀,就觉得这个好看极了。你想粉妆银砌的背景,一个披着凫靥裘的美女,身后站着一个丫头,抱着一个梅瓶,贾母就看了喜欢的不得了,说,你们瞧,这雪坡上配她这人品,又有这件衣裳,后头又是这样梅花,像个什么?那么大家就笑说,就像老太太屋里挂的仇十洲画的《艳雪图》。仇十洲是明代的大画家,就是仇英。贾母就摇头笑道:“那画的哪有这件衣裳?人也不能够这样好!”正说着呢,就发现原来宝琴在那等谁啊?等宝玉呢,就看宝琴身后站出一个披大红猩猩毡的人来,那就是贾宝玉。
后来贾母就让惜春要把这样一种雪中美女,有一个丫头在后面捧着梅瓶,这样的画面也画在她的画上。

那么在这一回里面就出现了一个历来令不少的读者猜疑讨论的情节,就是大家后来回到这个屋里坐下聊天,贾母就说起来,就说宝琴在雪坡上的这个形象比画还好,就细问她的年庚八字并家内景况。这时候书上就写薛姨妈猜贾母的意思,她问宝琴的年庚八字家内景况,一般在谈婚论嫁的时候才问这个,否则一般是不轻易问的,所以就觉得贾母大约是要与宝玉求配。贾母那么喜欢薛宝琴,是不是想让贾宝玉娶薛宝琴为正妻呢?薛姨妈心里头,一方面也愿意,另一方面又不得不跟贾母说明,薛宝琴定亲了,那个时代那个社会已经定了亲,就算没有结婚,没有正式举行婚礼,那么这个女孩子等于已经聘出去了,不能够轻易地再改嫁别人了。

所以就半吐半露的跟贾母介绍这个情况,说可惜这孩子没福,前年他父亲就没了。说她跟她父亲曾经到处旅游,因为薛家都是皇宫当采买,他父亲作为一个亲自去采买的人,带着她走了很多地方。所以天下十停倒走了五六停了,那年在这里,在京城就把她许了梅翰林的儿子。说她已经许给梅家了。偏第二年她父亲就辞世了,她母亲又是痰疾。在这种情况下,凤姐,凤姐是最理解贾母的心思的,最能讨好贾母的,就嗐声跺脚的说:偏不巧,我正要作个媒呢,已经许了人家了。贾母就笑问王熙凤说,你给谁说媒啊?王熙凤笑道:老祖宗别管,我心里看准的,他们两个却是一对。不过如今已经许了人家了,说也无益,不如不说罢了。

那么这个时候有一笔就写贾母和王熙凤之间,她们两个互相会意,于是就不再提了,这事情就撂下过去了。那么究竟贾母那么喜欢薛宝琴,逼着王夫人收他为干女儿,又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带着她在一个炕上睡觉,贾母真是要把薛宝琴要来做贾宝玉的正妻吗?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