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回】曹雪芹要读者猜谜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63期 2018-10-18 创建 播放:8306

介绍: 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贾母一见薛宝琴就喜欢的不得了,那么在雪中看见薛宝琴披着凫靥裘,身后站着一个丫头小螺抱着一个插着梅花的瓶子,就觉得比自己屋里挂那个明代的大画家画的画,比那上头的美人还美丽。然后就开口问薛姨妈薛宝琴的家庭情况和她的生辰八字。

那么薛姨妈就以为贾母是要把薛宝琴讨...

介绍: 第五十一回:“薛小妹新编怀古诗,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贾母一见薛宝琴就喜欢的不得了,那么在雪中看见薛宝琴披着凫靥裘,身后站着一个丫头小螺抱着一个插着梅花的瓶子,就觉得比自己屋里挂那个明代的大画家画的画,比那上头的美人还美丽。然后就开口问薛姨妈薛宝琴的家庭情况和她的生辰八字。

那么薛姨妈就以为贾母是要把薛宝琴讨来做贾宝玉的正妻,但是最后曹雪芹写的非常巧妙,烟云模糊、迷离扑朔,贾母跟王熙凤两个人好像互相有心灵感应,都有同一个想法,就是要把薛宝琴说给一个人,是谁呢?那么因为薛姨妈说薛宝琴已经许了梅翰林家的公子了,那么当然也就算了。

那么大家想一想,贾母她喜欢女孩,喜欢薛宝琴,但是她会想让薛宝琴嫁给贾宝玉做正妻吗?是不会的。还记得前面我讲了很多很多吗?贾母她对宝玉和黛玉今后结为夫妻是保驾护航的,连贾元春通过颁赐端午节节礼,暗示她对贾宝玉和宝钗指婚了,她都装傻充愣,不接这个球。后来贾宝玉和林黛玉闹别扭,闹得一塌糊涂,她怎么说啊?她说不是冤家不聚头,她为他们两个操心,操到什么地步呢?最后自己都哭了。你想那些情节和现在讲的这个情况都是在一年里头,无非是端午节前后的事,现在是年底的事,没有过几个月,她怎么可能就改变了她为贾宝玉、林黛玉保驾护航这样一个基本的立场和态度呢?

而且你再想一想,她逼着王夫人把薛宝琴认作干女儿,这是一个大手笔,一来她确实喜欢薛宝琴,二来薛姨妈就犯傻了,就没闹明白,她就是通过这样一个做法,很明确的表示她不可能考虑薛宝琴去嫁给贾宝玉。因为收为干女儿以后,如果关系进一步发展成了所谓义女了,薛宝琴就是贾宝玉的妹妹,哥哥、妹妹是不能结婚的。所以贾母是一个家庭政治的高手,她处理各种事情心机很深,但是表面做法又很憨,老谋深算。所有人都没闹明白她究竟对薛宝琴打的什么主意,那么王熙凤心里明白。到后面讲到某一回的时候,我会进一步把这个谜底揭开,到时候,贾母是打算问薛姨妈把薛宝琴要来嫁给谁为正妻。

薛宝琴在这个书里面戏份特别多,历来就有读者有疑问,说金陵十二钗正册怎么会没有薛宝琴呢?确实没有的,你现在想想金陵十二钗正册里面,那十二钗都是谁啊?没有薛宝琴,没有薛宝琴却有妙玉,古怪吧。因为金陵十二钗正册里面除了妙玉以外,其他的十一钗,要么是四大家族的正经的女儿,要么是嫁到四大家族做媳妇的,只有妙玉一个人不属于四大家族,也没有嫁到四大家族做媳妇。是不是因为书里面的女性角色不够,人不够拉来凑,这样把妙玉列在金陵十二钗正册里面的呢?也不是。

比如说薛宝琴,第一她是四大家族的成员,第二她戏份比妙玉多很多,在前八十回里面,妙玉正式出场也就一两次,薛宝琴呢?从上一回开始到现在,戏份都特别多。那么贾母看见这公子小姐在一块作诗,贾母她对高深的诗,她也不懂,欣赏不来,她喜欢猜灯谜。她就说,你们不如再作灯谜,写点灯谜诗,所以在一回末尾就写这些小姐公子就编了一些灯谜,又写了一些灯谜诗。

那么到了五十一回不得了,叫做“薛小妹新编怀古诗”,薛宝琴就一口气作了十首灯谜诗。有人老批评我,说你这个讲《红楼梦》你老猜谜,人家是小说,你老猜谜干什么呀?不是我特别好猜谜,《红楼梦》这部书,这个小说就跟别的小说不一样,它就是不断地让你猜谜,那么像这一回十首怀古诗,它就是明明白白地让我们来猜。

十首怀古诗怎么回事啊?有几个层次,第一每首诗都是怀古,都是要提到一个历史上或者传说当中,过去的传说当中的某一个空间,也就是某一个地方,有一处具体的景物,这是它的第一个层面,它一定是每一个诗会涉及到一处古迹。第二它又是一个谜语,灯谜诗嘛,书里面写得明明白白,它这个诗不是一般的诗,就是灯谜。诗本身是谜面,然后它打一东西,它有一个谜底。而且最有趣的是,他在这一回就写大家都来猜,最后都没猜对。他前面写一些灯谜诗,他通过书里的人物交代谜底是什么,像第二十二回的一些灯谜诗,他就交代了谜底是什么,可是第五十一回的薛宝琴所写的十首怀古诗,他不交代谜底,他就让我们猜,作者既然让我们猜,我作为一个读者我来猜,我有什么不对呀?就是要猜的。而且除了谜面对一个地方有怀古诗词之外,又除了它有一个谜底,打一个东西,这个层面之外,它应该还有第三个层面,就是这些诗本身又预示着书中的人物的命运轨迹和最后的结局,这是贯穿《红楼梦》全书的一个写法。

那么她的十首诗,每首诗究竟打什么东西,每首诗影射的是哪个人物的命运和结局,历来讨论很多,我也有自己的看法,我在我的《红楼梦八十回后真故事》那部著作里面有逐首的分析,在这里不枝蔓,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去参考我那个著作。所以《红楼梦》真是一部非常有趣的书,其中一大乐趣就是猜谜。那么这个地方,我就不展开来解释每一首诗了。好在后面的讲座当中,我可能还会回过头来引用其中的一些诗句。

那么他就写到大冬天的,袭人她母亲就病了,就病重了,因此袭人就请假回家探亲。她就写到了王熙凤的另外一面,王熙凤对袭人回家探亲有非常周到的安排,穿什么衣服,带什么东西,到那以后不要睡家里面的褥子铺盖,要荣国府带干净的褥子铺盖去使用等等。当然她一方面是为了向花家,袭人哥哥那家显示一个贵族府第的这种公子身边的贴身大丫头的待遇是多么的高,过得是多么优裕,显示贾府对仆人是多么仁慈厚道。另一方面它确实也是体现出王熙凤热心肠的一面,她对袭人也确实是好。

那么袭人走了以后,伺候宝玉的贴身丫头主要就是晴雯、麝月这两位了,那就写到晚上,过去一般情况下都是袭人陪着宝玉睡,照顾宝玉,那么现在袭人走了,宝玉夜里想喝茶,还是叫唤袭人,最后袭人不在,当然就由麝月和晴雯来伺候他。他很细腻地写了怡红院的喝茶的规矩,先拿一碗漱口的,先漱口,然后再从保温的那种壶里面倒出半碗茶来给宝玉喝。当然后来晴雯自己也喝了一些,就是一种连喝茶都特别讲究的养尊处优的生活。这也是为后来晴雯被撵出去以后的悲惨境遇,想喝茶没好茶喝,做一个对比。

那么晴雯是一个顽皮的人,麝月出去方便,她也没披衣服,就跑到屋子外头想躲着吓唬麝月,结果没想到麝月没吓着,她自己被风扑了。回到屋里以后,没多久就开始发作,就病了,发高烧。那么这个情况下,贾宝玉就不愿意去跟王熙凤什么的汇报,因为根据贾府的有关规则,丫头要是病了,就得挪出房去,到外头去养病,因为她们一般都是有自己的做其他的奴仆差使的亲属,要移到外面到那去,住在那去,亲属那,有的是父母,有的是兄嫂。到那去养,养好以后再进来。如果没有这个条件的话,就会挪到外面一个府里面,公用的,给仆人住的空间,去把这个病养好再进来。

晴雯当然不愿意出去,宝玉也心疼她,不愿意让她出去。于是就自己私下去请了医生来给晴雯看病,开药方抓药吃。结果第一个医生请来以后所开的这个药方,宝玉一看吓一跳,就是开了好多虎狼药,什么叫虎狼药?一个女孩子她病了,就算她要清火,你不能够开一些掏腾身体很厉害的打火的药,可是这个庸医呢?姓胡,胡庸医就乱下虎狼药,宝玉觉得不行。后来就又换了一个好大夫王医生来给晴雯看病,因为王医生经常在贾府走动,给贾府人看病。书里还交代,前面那个芦雪广的诗社活动为什么没有迎春出现呢?迎春病了,迎春是府里一个很重要的小姐,所以当然要请太医来给她看病,那么这样捎带脚就又给晴雯看了病。

那么他写得有趣在哪里呢?看完病以后,就决定应该给这个医生一些报酬,应该给银子。但是这些具体的事情一贯都是袭人掌管,麝月、晴雯她们都不清楚,搞不定,宝玉他本身是一个被人伺候的人,当然就更糊里糊涂了。最后麝月和宝玉就在屋里头一顿乱找,终于发现袭人是把银子放在一个柜子的抽屉里面了。但是那里面一些碎银子拿多少给这个大夫呢?他们搞不清,就觉得无论如何要拿一块,别让人家小看了咱们,说咱们吝啬。

那么有一个婆子等在门边,因为他们要给这个大夫银子的话,要通过这个婆子去传送。婆子就说,说你们手里那个就已经啊,那块碎银子就已经很重了,就超过了一般的应该给的份额了。那么宝玉是个不理财的贵公子,麝月跟着贵公子过日子也很不在乎,就说谁有那个耐心再去称这个银子,而且他们也不会称,不会运用那个称银子的,那个叫做戥子,也不会用。就把这一块挺大的碎银子给了婆子,去给大夫了。

这些细节也都很有趣,就刻画出一个贵族大家庭里面公子,公子哥和他身边的这些大丫头他们平日过着怎样的奢华的生活,以至于他们连怎么使银子都并不清楚,蛮不在乎的拿出银子给人。那么就写晴雯这病就没有马上好,不是那么容易好的,所以要到下一回才写到经过怎样的一番波折,晴雯的病才渐渐地好起来。

这一回最后有一个很重要的情节,就是在贾母那,王熙凤、王夫人她们一块商议事。那么王熙凤凤姐就有一个想法,她就提出来说,天又短了又冷,不如以后就叫大嫂子带着姑娘们在园子里吃饭,等天长暖和了,再来回跑也不妨。就是大观园里面的公子小姐如何吃饭,你闹明白了吗?根据书里面前面的描写,大观园开放,让他们住进去之前,他们都是跟着长辈吃饭,比如宝玉黛玉住在贾母那,那么贾母开饭,也就等于他们俩开饭。迎春、探春、惜春住在王夫人正房后面的抱厦里面,那么王夫人开饭,她们过来吃,就一起吃了饭。但是住到大观园以后,他们也还是跟着长辈来吃,他们住进大观园的时候是春天,还记得四月二十六日的饯花节吗?春天,后来经历了夏天、秋天。

那么在那三季里面,从大观园走出来,比如说到贾母那也好,到王夫人那也好,远是远一些,但是也还走得动,也还不觉得有多大的困难。但是现在故事发展到这个阶段就到了冬天了。冬天又冷,要走很长的一段距离,才能到达贾母和王夫人那去一起吃饭,这就有问题了,王熙凤她对自己这些妹妹弟弟还是很关怀的。她管家虽然她有贪腐行为,但是她也把一些钱用在这些弟弟妹妹身上,在这一方面,她还是完全给予保障的,给予关怀的。

她就说了,今后最好在大观园里面就设一个厨房,给住在大观园里面的这些人做饭吃,省得这些公子小姐为吃个饭走来走去了。王夫人听了以后觉得有道理,说这也是好主意,刮风下雪倒便宜,吃些东西受了冷气也不好,空心走来,一肚子冷风,压上些东西也不好。不如园子里后门里头五间大房子,横竖有女人们上夜的,挑两个厨子女人在那里单给他姊妹们弄饭。新鲜菜蔬是有分例的,在总管房里支去,或要钱,或要东西,那些野鸡、獐子、狍子各样野味分些给他们就是了。

这些就得到了王夫人的支持,那么贾母一听就说我也正在想,就怕又添一个厨房多事些。王熙凤就说了,并不多事,一些的分例,这里添了,那里减了,就便多费些事,姑娘们冷风朔气的,别人还可,第一林妹妹如何禁得住?就连宝兄弟也禁不住,何况众位姑娘。

这样王熙凤就做了最后决定,在大观园里面设置一个内厨房,专给住在园子里面的宝玉和众姐妹,当然也包括李纨和贾兰,也包括临时住进去的亲戚们,也包括园子里面的丫头婆子,供应他们饭食,就省得大冬天的来回来去跑动了。

那么这一笔就写出了王熙凤人格当中的好的一面,像她对袭人回家去探亲,当然后来就交代袭人她母亲,到后来就过世了,她一时就回不来了,那么袭人回家就很风光。然后这些弟弟妹妹们冬天吃饭不用来回跑动,就在大观园里面就地解决,就说明王熙凤当家,她确实有她周到的一面,热心肠的一面,对弟弟妹妹有真感情的一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