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回 】贾赦强夺石呆子古扇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58期 2018-10-11 创建 播放:8335

介绍: 第四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

上回讲到薛蟠他对柳湘莲不尊重,想玩弄柳湘莲,没想到却被柳湘莲痛打了一顿。打伤以后在家里面就很羞愧,开头乱骂,后来也知道自己理亏,所以就不愿意再见亲友。可老待在家里也不是个事,于是这回的回目上半句就把他叫做滥情人,什么叫做滥情人?就是他对人并没有一种纯洁的感...

介绍: 第四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

上回讲到薛蟠他对柳湘莲不尊重,想玩弄柳湘莲,没想到却被柳湘莲痛打了一顿。打伤以后在家里面就很羞愧,开头乱骂,后来也知道自己理亏,所以就不愿意再见亲友。可老待在家里也不是个事,于是这回的回目上半句就把他叫做滥情人,什么叫做滥情人?就是他对人并没有一种纯洁的感情,而完全是老想皮肤滥淫,是一种很下作的行为,所以把他叫做滥情人。

那么结果呢?想去调戏人家不成被打了,就情误了,怎么样呢?就思游艺。他就想干脆出去躲一躲,他这种皇家采办,平时自己并不亲自去做这些采购的事情,他底下养着很多的具体的办事的人,一般都是他到宫里面把银子领了以后,然后给这些人分配任务,按照宫里面的需求去采买各种东西,自己是坐享其成的。可是这次呢?因为脸上无光,不愿意再见,比如说贾珍、贾琏这些狐朋狗友,于是决定自己跟着老伙计一块到南方去采买采买,历练历练。

那么正好他这个伙计里面有个叫张德辉的,是个老伙计,他父亲在世的时候,就帮着他父亲搞采买。这个张德辉很有经验,所以后来他跟薛姨妈一说,薛姨妈开头还不放心,宝钗再一劝就同意了。那么他就带着张德辉,实际上等于是张德辉带着他就浩浩荡荡地往南边走一趟,去搞采买去了。

那么注意书里写这个薛蟠和宝玉都认识柳湘莲,但是他们两个对柳湘莲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宝玉对,比如说秦钟、蒋玉菡、柳湘莲这样一些人,是欣赏他们的那种由着自己性子生活的那种可爱的性格。我们回忆一下上一回有没有这样一个细节呀?就是宝玉和柳湘莲在赖大家见了面,就说起他们共同的朋友秦钟,秦钟去世已经好久了,但是他们对秦钟还念念不忘。宝玉就告诉柳湘莲,他的那个大观园水域里面的莲花谢了结出莲蓬,他还曾经让茗烟把它亲自摘下了十个鲜莲蓬拿到秦钟的坟上去祭奠,柳湘莲又为秦钟修了坟。

他们之间的那种交往是以超越性爱的友爱为核心的,总有读者看了前面的描写怀疑宝玉和秦钟之间有那种关系。其实书里写得很清楚,宝玉目睹了秦钟和小尼姑智能儿的爱情,他是宽容的,甚至是羡慕的。他觉得在秦钟身上有一种不受约束,由着自己性子活那种劲头,他很欣赏的。

当然书里在第十五回有一段话好像比较暧昧,说他们在铁槛寺过夜,宝玉就跟秦钟说,咱们睡觉的时候,咱们再细细算账,那么算什么账啊?曹雪芹写得很巧妙。他说宝玉不知与秦钟算何账目?未见真切,未曾记得,此系疑案,不敢篡创。那这几句话就给一些读者留下了很宽阔的想象空间,您也可以去根据您的理解来想象。但是我觉得主要是宝玉和秦钟他们的情感的连接点是互相欣赏对方的那种生活态度。秦钟觉得宝玉虽然是一个贵族公子,但是平等待人,很喜欢,宝玉觉得秦钟能够勇敢地和智能儿恋爱很了不起。

所以书里写宝玉和薛蟠是对比着写的,薛蟠跟贾琏一样都是那种只是皮肤滥淫,不知道欣赏生命的花朵,不懂得尊重对方的生命存在的,那么一种低层次的人。

那么他写薛蟠由于待在京城不好出头露面了,抱愧到南方去,带着一个老伙计张德辉搞采买去了。这样就使得下面一些情节很自然就展开了,薛蟠走了,那么薛蟠身边的侍妾香菱怎么办?薛姨妈也觉得要有一个妥善的安排,那么宝钗就说,现在家里面哥哥走了,母亲身边留的这些丫头婆子也挺多的,能照顾好,那不如香菱就跟着她到大观园的蘅芜院去住。这样的话,情节的流动就很自然地形成了一个局面,就是在大观园的众女儿当中又增添了一个香菱,香菱就和宝钗一块入住了蘅芜院。

那么香菱入住蘅芜院以后,她一大心愿就是希望自己也能够学着作诗,因为她知道大观园里面有诗社,宝钗是诗社当中的重要成员,黛玉不消说,是诗社里面的一个主力大诗人,她就决定要学诗。所以这一回的下半回就写香菱,把香菱叫做慕雅女,就是她对高雅的生活,比如说吟诗就非常地向往,于是她就苦吟诗。

那么香菱,咱们现在往前倒一倒,根基怎么样呢?其实她的根基也是很好的,她是姑苏的阊门附近的一个很有修养的文化人的后代,是甄士隐的女儿,原来叫做甄英莲。后来被拐子拐了,养大了卖了,还出了一桩人命官司,被薛蟠给霸占了,嫁到了薛家,所以她从本质上来说也是一个诗书家庭的后代。

那么她到了大观园以后,首先就拜林黛玉为师。书里面就写这个林黛玉焕发出了一种热心肠,按说林黛玉是一个小性子,好像为人处事比较刻薄尖酸的一个人。但是请你注意,自从他写了林黛玉和薛宝钗和好以后,林黛玉的性格有一些变化,她越来越少说一些尖酸刻薄的话,越来越少去拒绝别人。所以她不但接纳了香菱,而且非常热心地来教香菱作诗。

那么书里写得很有意思,他写林黛玉教香菱作诗什么口气啊?“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林黛玉她对如何作诗所发表的观点非常值得我们参考,就是不要被那个格律被束缚,不要被那些作诗规则吓住。只要你句子出自内心,很清新奇特,那么你平仄虚实不对都是使得的。

那么在论诗当中,香菱就说了这样的话,她也多少读过一点诗,她就说,喜欢陆放翁,就是宋代陆游的诗,有两句诗是“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写一个很小的场景,就书房里的帘子,老没卷起来,这样屋子里面的香气就不外泄,就能够保持很久的时间。古老的砚台,因为老有墨在里面来研磨,所以就形成了一个凹槽,这样所聚集的墨汁就很多。那么她喜欢这种诗,林黛玉就教导她,断不可看这样的诗,你仍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念,一入了这个格局,再也学不出来的。

就是林黛玉不喜欢宋诗,不喜欢陆放翁这种句子。因为这种诗意是很浅的,只描绘了一个书房里面的局部的一个细微情景,顶多是有点小趣味而已,没有什么令人回味的比较深刻的诗意。所以林黛玉就让她读唐诗,重点让她读王维的,还有就是杜甫的,李白的,她崇尚这三个唐代诗人的诗,让香菱去一边读一边琢磨。

后来她们又多次在一起探讨这个诗,那么香菱就走火入魔了,白天跑到潇湘馆去接受林黛玉的教诲,听林黛玉给她讲诗的奥秘,晚上回到蘅芜院灯下就苦苦地思索,又是读诗,又是学着吟诗,甚至于在大观园里面,有时候自己呆呆地蹲下来抠泥,找韵脚,想把诗作好。这个香菱她想学诗作诗就走火入魔了,后来就给她出了一个题目,说你写一首关于月亮的诗吧。她就一天到晚在那琢磨,我怎么把这个诗写好,有时候她就会在大观园的园子里面蹲下来抠泥,她选字眼,选韵脚来作这个诗,引得一些小姐们远远地看着觉得很好笑,她自己还不知道。那么香菱后来就作了一首关于月亮的诗拿去给林黛玉看,林黛玉看了就笑道,意思却有,只是措词不雅,皆因你看的诗少,被它缚住了,把这首丢开,再作一首,只管放开胆子去作。林黛玉论诗其中的这一句非常要紧叫做放开胆子去作。

那么听友们当中可能也有不少人有从事文学创作的意愿尝试,或者希望自己的孩子今后能够从事文学艺术的创作。那么林黛玉论诗当中的这句话就值得您以及您的孩子参考,到头来不要受那些前人创作所形成的一些框框条条束缚住。文艺创作它是有规律的,懂得这个规律,掌握这个规律其实很要紧,可是更重要的是要有艺胆,要有文胆,要从自己心灵深处喷发出你的灵感,形成规律的作品。

所以这样香菱后来就又作了一首,怎么样呢?还不好,宝玉就指出来,说你这首诗不像是吟月亮,倒像是吟月色了。用一首诗来吟诵月亮和用一首诗来吟诵月色是有区别的,首先她审题就不对,然后这首诗的质量也不高,就被否定了。那么这个香菱就更加如痴如醉地来构思吟月亮的诗。

在这回里面还穿插着一个情节非常重要,这个情节没有上回目,但是不可忽视,书中有很多类似的过场戏其实都很重要。就是由于有了这种过场戏,或者有了这种插入当中的情节,没有上回目,就经常被一些读者忽略。

那么这一回穿插着一个什么样的情节呢?就是平儿找了薛宝钗这来了,她来干吗呢?来要药,要什么药?治棒疮的药,还记得前面宝玉挨打以后,薛宝钗去看望宝玉,是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呀?手里托着一个丸药,因为他们家既然是为宫里搞采买,所采买的事物无所不包,就包括各种各样的高级的药品,所以他们家有治棒疮的上好的丸药。当然府里其他人也都知道,平儿就知道她这里有这个药,所以就来问她要了。

平儿为什么要这个药呢?平儿就讲了一件事情,平儿是这么说,说贾琏,琏二爷被他老子,被贾赦暴打了一顿,打伤了,所以需要这个药。宝钗就很奇怪,说为什么要打他呀?平儿就咬牙骂道,“都是他贾雨村, 什么半路途中那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认了不到十年,生了多少事出来!”说“今年春天老爷不知道在哪里地方见了几把旧扇子,回家来看家里所有收的好扇子都不中用了,立刻叫人各处搜来。”

就说明贾赦是一个不但想霸占鸳鸯的人,而且还霸占了很多古玩文物,是一个贪得无厌的霸占狂,那么他现在就是要搜集古扇。结果呢就有个不知死的冤家,混号儿世人叫他作石呆子,这个人穷的连饭也没的吃,偏他家就有二十把旧扇子,死也不肯拿出大门来。贾赦知道以后就要霸占这些旧扇子,那么二爷,就是这个贾琏好容易烦了多少情,拐着弯见了这个人,说之再三。那么石呆子就允许贾琏到他家去坐着了,就拿出了这些扇子,那么稍微看了看,贾琏还是懂行的,就觉得不得了,全是湘妃、棕竹、麋鹿、玉竹的,这说的是那扇骨用的材料都是非常高级的。这倒其次了,扇面皆是古人的写画真迹。

那么回来跟贾赦汇报,贾赦就说拿银子买去。贾赦这种人他霸占人也好,霸占东西也好。第一是强占,强占不成就拿银子来完事。他强占鸳鸯不成,被他的母亲贾母给驳回了,最后就用八百两银子买了一个女子叫嫣红收在屋里做小老婆。那么现在面对石呆子的扇子也是这个态度,想白得,那很困难。那怎么办呢?给他银子,让他把这个扇子献出来。可是那石呆子是一个骨气的人,说:“我饿死冻死,一千两银子一把我也不出。”那么贾赦就气坏了,天天骂贾琏,就说怎么就不行呀,先给他五百两银子,然后把扇子拿来,咱们还可以再商量着要把它卖下来。这个石呆子就是不卖,说你要扇子先要了我的命。

那么这个情况下,平儿为什么要骂贾雨村呢?贾雨村当时正好在京城当官,当审案子的官,这个贾雨村知道这个贾赦喜欢这些扇子,就贪赃枉法,当年他为了开脱薛蟠,他不就已经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就有过贪赃枉法的行为,当然他还有其他一些行为,书里没写罢了。那么现在又通过平儿的叙述,又讲了一桩,就是他就去把石呆子给逮捕了,说他拖欠官银,拖欠官银怎么办呢?就要抄家,就把扇子抄出来了。这样的话,就胡乱地作了价,就没收了。那么石呆子现在不知是死是活,可是扇子就到了贾赦的手里。

贾赦拿了扇子以后就很得意,就跟贾琏说,说你看人家怎么弄来了?意思就是说你怎么就弄不来,人家贾雨村很轻易不就弄来了吗?那么贾琏在这个情况下就顶了嘴,那个时代那个社会那种家庭那种规范下,晚辈是不能跟长辈顶嘴的,尤其儿子是不能顶撞父亲的。贾琏本来也是一个很糟糕的人,但是他毕竟良知未泯,就是他心里面还多少存在一点天地良心这种东西,比起贾赦来,贾琏他的内心还略好一点。

所以贾琏就跟贾赦说,为了这点子小事,弄得人坑家败业,也不算什么能为!他是说贾雨村,就说你这样去欺负一个石呆子,算什么能耐啊?贾赦一听气坏了,就打贾琏,说也没拉倒用板子棍子,就站着,不知拿什么混打了一顿,脸上打破了两处。所以平儿就到宝钗这要治棒疮的药丸来了。

那么这段情节插在这,当然你可以说它是揭露这种贵族家族的,像贾赦这种老爷他的荒淫无耻和他的横行霸道,但实际上呢?它也是一个很大的伏笔,就说明最后贾府的败落,那么除了皇帝官方对他们追究以外,他们历年来所做的恶事,所伤害的这些普通人也都要来报复,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