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回 】尤氏打理寿宴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52期 2018-10-03 创建 播放:8801

介绍: 第四十三回:“闲取乐偶攒金庆寿,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这回就写王熙凤她的生日到了,那么贾母她很宠王熙凤的,因为王熙凤每天逗她开心,所以她觉得要好好给王熙凤过个生日,那么怎么个过法呢?最后就想出一个有趣的办法。像他们这种贵族大家庭,一般这主子过生日都有定规定例,银子是很充足的,也可以安排得非常隆重非常豪华非常欢...

介绍: 第四十三回:“闲取乐偶攒金庆寿,不了情暂撮土为香。”

这回就写王熙凤她的生日到了,那么贾母她很宠王熙凤的,因为王熙凤每天逗她开心,所以她觉得要好好给王熙凤过个生日,那么怎么个过法呢?最后就想出一个有趣的办法。像他们这种贵族大家庭,一般这主子过生日都有定规定例,银子是很充足的,也可以安排得非常隆重非常豪华非常欢乐的。可是这些惯常的过生日的办法,贾母都腻味了,所以最后就决定采取一个更有趣的办法,就学中等人家或者是一些下等人家,小家小户他们那种过生日的办法,就是凑份子,你出点钱他出点钱,大家都出点钱凑起来,然后给一个人过生日。这个贾母真是很会取乐,真是闲得无聊了,想出这种办法。

那么最后就把各方面的人都请来了,在贾母那坐了一屋子。书里面经常写到不同的人物他们在同一个空间里面不同的待遇,这种文字就说把所有人都请来了,那么没顿饭的工夫,老的,少的,上的,下的,乌压压挤了一屋子。那么整个屋子里面,每个人是怎么样的一个待遇呢?只有薛姨妈和贾母对坐。有的年轻的读者老弄不懂,说薛姨妈不是王夫人的妹妹吗?她又不是府里面的府主婆,她怎么跟贾母老是平起平坐呢?这就是那个时候,贵族家族的一个规矩,薛姨妈是客,客人他就具有了和主子、府主,乃至于和府里面老祖宗一样的平起平坐的资格,所以薛姨妈是和贾母对坐。

那么邢夫人王夫人她们俩是贾母的儿媳妇,一个是大儿媳妇,一个是二儿媳妇,她们俩在空间里面,她们的待遇是什么呢?只坐在房门前两张椅子上。这有趣吧,王夫人还是薛姨妈的姐姐呢,可是贾母是她婆婆,她没有资格跟婆婆平起平坐,她只能够和邢夫人一起坐在房门前两张椅子上。那么宝钗姊妹等五六个人坐在炕上,贾母那个屋子里面有很大的炕,这些小姐们坐炕上。宝玉坐在贾母怀前,真是当做心肝宝贝,搂着。然后地下满满的站了一地,很多人就没有资格坐。

但是贾府有一个规矩,也是那个时代一些贵族家庭的惯例,就是对老仆人,特别是伺候过比自己辈分还高的,前辈的那些仆人,自己的前辈可能都去世了,伺候他们的那些仆人当时都还是很年轻,所以自己现在做主子,那么这些仆人还活着,就特别有脸面。所以贾母就让拿几个小杌子,小杌子就是小凳子,给谁坐呢?给赖大母亲等几个高年有体面的嬷嬷们坐了。

书里面多次写到有一个大管家赖大,媳妇是赖大家的。那么赖大的母亲还活着,这个赖大的母亲是府里面特别体面的一个老仆人,虽然退休了,她有时候还到府里面来给贾母,给这些人请安。所以她被赐坐了,还有几个跟她一样的,有体面的老嬷嬷就坐在杌子上,就是小凳子上。

那么为了操办王熙凤这样一个生日,特别把宁国府的尤氏请过来了。尤氏是宁国府的府主贾珍的夫人,贾珍跟贾琏、宝玉是一辈的,所以尤氏也是宝玉的一个堂嫂,王熙凤是他的堂嫂,那么尤氏也是。王熙凤你看那么一个霸王似的的角色,在府里面掌大权的,特别掌财务权的人,她呢?没有资格坐。因为她的婆婆是邢夫人,婆婆在那坐着,她就不能坐,她得站着伺候。那么尤氏她跟王熙凤是一辈的,也没有资格坐,就只能站着。你看写得很有意思,一定要懂得书里面这些文笔都不是闲文废墨,它勾勒出了那个时代森严的等级制度。一个空间里面谁坐着谁站着,谁坐在最崇高的位置上,谁坐在门边椅子上,谁只有资格坐小凳子,谁只能站着。他写得非常细致,也非常有趣。

那么贾母就把她打算给凤姐过生日凑份子的办法说出来了,让大家自报出多少两银子。那么当然她就先带头,说她出二十两,那么薛姨妈因为既然和贾母平起平坐,有头有脸,当然也就说,我也是二十两。那么邢夫人和王夫人两个人反倒是这种口气,说我们不敢和老太太并肩,自然矮一等,每人十六两。很有趣吧?薛姨妈可是王夫人的妹妹,可是在这个场合,你作为客人,你跟贾母平起平坐了,那出银子就得多出。王夫人不是出不起,你不能多出,你得通过你矮一等的数量体现出你的地位比你的婆婆贾母要低,所以她们是十六两。尤氏、李纨因为她们是晚一辈的媳妇,就说我们每个人十二两。这个时候贾母一听李纨要出十二两就表态了,你寡妇失业的,不能让你出钱,我替你出吧。王熙凤就故意打圆场说,不能让老太太出,意思就是说,大嫂子这一份我出吧。然后往下各人都表态,那些小姐们应个景,每人就一两。然后那些丫头们,像鸳鸯什么的,有的也出二两,有的出一两。

那么贾母还让人来记账,她主要是个乐子,闲取乐嘛,大家凑份子来给人过生日,来记账。那么这个时候就有丫头来报,说王熙凤让小丫头去问周姨娘、赵姨娘她们出不出份子。王熙凤的道理就是说,不去问她们一声好像小看了她们。结果小丫头问了以后回来报告,说她们也每个人出二两。这个时候尤氏就悄悄地骂这个王熙凤,说我把你这个你这没足厌的小蹄子, 这么些婆婆婶子来凑银子给你过生日,你还不足,又拉上两个苦瓠子作什么呀!瓠子是那个菜瓜。因为周姨娘和赵姨娘在府里面地位都是很低下的,特别是赵姨娘她还要拉扯一个儿子贾环。尤氏就体谅她们,说你过生日,你还要她们出钱,过头了吧。王熙凤不以为然,王熙凤说,你少胡说,她们两个苦什么呢?有了钱也是白填送别人,不如拘来咱们乐。最后连周姨娘、赵姨娘也都出了钱。那么一核算凑了一百五十两有零,尤氏就这样去为王熙凤来操办生日。

这一回尤氏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作者有意把尤氏和王熙凤做了一个对比。王熙凤曾经在宁国府操办过秦可卿的丧事,非常有管理才能,有组织才能,有杀伐有决断,把那个丧事办得井井有条、风风光光。这一回是写尤氏到了荣国府来为王熙凤办生日的喜宴。那么你会发现这个尤氏其实也很有能力,有组织能力,有指挥能力,想得很周到。王熙凤的生日是九月初二,园中人都打听得尤氏办得十分热闹,不但有戏,连耍百戏并说书的女先儿全有。女先儿是过去的北京的土话,就是说书的盲人,先儿就是瞎子瞎儿的一个谐音。过去有一种专门到富人家去给人家说书,取悦于那些雇主的这种盲人的曲艺家,那么女性的就叫女先儿。

所以尤氏她很会办事,那么一直有读者有这样的疑问,说尤氏既然这么能理家能办事,为什么秦可卿的丧事她不操办啊?记得书里怎么说的吗?说这个事出来以后,尤氏就说她胃病犯了,她原来就有胃病,旧疾重犯,躺在床上,她撂挑子,她不理家,她不管这丧事了。为什么呀?回味一下,就是因为前面写了,她开头对秦可卿非常好,因为她知道秦可卿关系到整个贾府,乃至于四大家族今后的政治前途,保住了秦可卿,那么今后如果秦可卿的背景,义忠亲王老千岁那一派真正得了大势大权,贾家就是一个功臣,她作为功臣之家的一个媳妇,一个有品位的贵族夫人,她当然能得到很大的好处。但是呢?没想到这个秦可卿和她的丈夫贾珍产生了畸形恋,而且秦可卿又吊死在天香楼了。所以她就没有必要再为秦可卿去寄托什么了。她在那种情况下就很生气,她就说她病了,不管了,这样贾珍才把王熙凤请到宁国府,协理宁国府,操办这个丧事。

那么现在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她就到荣国府来为王熙凤料理喜事生日宴。那么她过了一天以后,她还没来得及到荣国府去的时候,就有林之孝家的林大娘就来跟她汇报,底下这个细节,你要注意,林之孝家的来了以后,尤氏怎么对待她呀?命她脚踏上坐了。就是当时贵族府第空间里面,仆人一般是没有资格坐下来的。那么前面不是讲到了吗?在贾母的屋里,最后赖大的母亲赖嬷嬷被赐了坐,坐什么呀?就是小杌子,就是小凳子,脚踏比凳子还矮,是过去床边,下床以后,穿鞋以前,过渡性的一个用具叫脚踏。那么赐你坐脚踏,也是一种待遇,虽然那个脚踏很矮,坐上去并不舒服,但是请你坐就是一种善待你的表现。

林之孝家的到尤氏这做什么来了?送银子来了,哪部分银子呀?是她搜集的她们这些底下人,这些仆妇们,她们凑的份子钱,给送过来了。这说明王熙凤过个生日惊动整个府第,从老太太起就出银子,然后一直到底下的这些仆妇们也要出点钱凑起来给她过生日。那么尤氏后来就梳妆打扮完了,就坐车到了荣国府。请注意,宁国府和荣国府是两个府第,之间来往的话有一段要在街上走,那么像这些府主,男的有时候会骑马坐轿子,女的呢?就要坐骡车。

那么尤氏就到了王熙凤那,王熙凤就说,主子们的银子都齐了,你快拿去吧,丢了我不管。底下就写这个尤氏她和王熙凤就不一样。尤氏不但有办事能力,而且她的心肠就比王熙凤要慈善、宽厚。她说,你把银子给我,我可信不及,我得当面点一点。一点少了李纨那份,她说,你不是当着大家,当着老太太说,李纨那份你来出吗?怎么没有啊!王熙凤就笑道,给你那么多还不够啊?少一份就少一份,你不够了,我再补给你。尤氏就笑道,昨儿你在人跟前做人,今儿又来跟我赖,这个断不依,我只和老太太要去。她当时是一个笑话,并不是真要让王熙凤在老太太面前出丑。那么尤氏怎么对待这个情况呢?王熙凤夸下海口说,李纨那十二两银子由她出,但实际上她并不出,那么尤氏就当着王熙凤的面,把平儿那一份拿了出来,说,平儿,那就你把你这一份也收起来,我不够了我再问你要。平儿当然一开始不接,说,奶奶先使着,你剩下了再赏我也一样的。尤氏就笑道,只许你的主子作弊,不许我做情?平儿就收了。

这样尤氏就抨击了王熙凤,虽然是开玩笑似的口气,但是她看透了王熙凤一生在银子上头算计来算计去。前面不是有很多例子吗?我不重复了。王熙凤这个人有很多优点,但是她最后败在什么上头呢?贪心,贪银子,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所以尤氏就抨击她说,你弄这些钱财哪里使去?使不了,明儿带到棺材里使去。

那么尤氏后来到了贾母那,又把鸳鸯那一份退给了鸳鸯。后来到了王夫人那,又把王夫人的大丫头彩云那一份也还给了彩云,然后她又到了周姨娘、赵姨娘那,把这两个人的份银也退还了,这两个人还不敢要,因为她们怕王熙凤,是给王熙凤过生日。王熙凤尤其是对这个赵姨娘是恨之入骨的,她如果知道这个赵姨娘的银子最后并没有使在她生日上,那会气死的。但是尤氏就说,你们可怜见的,哪有这些闲钱,凤丫头便知道了,有我呢!这样这两个人听了以后才千恩万谢地把退回来的银子收了。所以这一回尤氏是一个被浓墨重彩所写出的人物,她既有组织能力,又远比王熙凤慈善宽厚,体谅下情。

就在王熙凤她生日宴开宴以后,贾宝玉却不见了,贾宝玉他穿了一身素白的衣服,骑着马,带着他最亲近的小厮茗烟往北跑,出了城市的北门,到荒郊野外一个尼姑庵里面,最后借了一个香炉,在尼姑庵的井台上进行了一番祭奠。那么后面写到茗烟有一个行为,茗烟就在井台那爬下磕了几个头,口里祝道,“我茗烟跟随二爷这几年,二爷的事,我没有不知道。只有今儿这一祭祀没有告诉我,我也不敢问。只是这受祭的阴魂,虽不知名姓,想来自然是那人间有一,天上无双,极聪明极俊雅的一位姐姐妹妹了。二爷心事不能出口,让我代祝:你若芳魂有感,香魂多情,虽然阴阳间隔,既是知己之间,时常来望候二爷,未尝不可。你在阴间保佑二爷来生也变个女孩儿,和你们一处相伴,再不可又托生这须眉浊物了。”说完以后,又磕了几个头才爬起来。

多有趣呀!这个茗烟跟随宝玉这么多年,就知道宝玉他认为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是须眉浊物,所以他就断定宝玉所祭奠的一定是一个女儿,而且宝玉日后呢来生呢应该托生为一个女孩才好!

那宝玉在王熙凤过生日时候居然跑到城外去祭奠一个人,她祭奠的是谁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