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回】(上)贾母论窗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46期 2018-09-25 创建 播放:8948

介绍: 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史太君就是贾母,再强调一遍,她本身姓史,嫁到贾家成了贾代善的妻子,所以她是贾史氏,贾代善去世以后,她就成为了整个贾氏宗族辈分最高的一个府里的老祖宗,所以有时候又把她称作史太君。

刘姥姥第二次到荣国府就引起了贾母的兴趣,贾母就把她留下来了,让她在荣国府多住几天...

介绍: 第四十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史太君就是贾母,再强调一遍,她本身姓史,嫁到贾家成了贾代善的妻子,所以她是贾史氏,贾代善去世以后,她就成为了整个贾氏宗族辈分最高的一个府里的老祖宗,所以有时候又把她称作史太君。

刘姥姥第二次到荣国府就引起了贾母的兴趣,贾母就把她留下来了,让她在荣国府多住几天,带她到大观园足玩。刘姥姥你想一个乡下人,哪见过这么美丽的园林呢?所以高兴极了。那么她表面上显得憨憨的、蠢蠢的,其实她心里很明白,之所以把她留下来,当然一方面确实是这家人对她有善意,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些贵族府第的人没见过她这样的乡村老太婆,没听过乡村里的种种有趣的事,所以她就知道他们是要从她身上榨取快乐,她也就自觉地奉献出很多这样那样的作态和话语来讨贾母以及贵族府第的这些太太、公子、小姐的欢心,他写得很有意思。

贾母就带着刘姥姥在大观园里面游玩,带她到几个小姐的闺房去做客,那么首先就来到了林黛玉住的潇湘馆,潇湘馆从刘姥姥的眼光看过去,里面案上有笔砚,书架上垒满了书,就像是一个公子的书房,是一个上等的书房。那么贾母就告诉刘姥姥,这是我外孙女的住处,通过贾母这样的反应,就可以知道贾母对林黛玉的生活方式,对她书房的氛围满意。但是坐下来说话的时候,贾母就有了不满意,这个不满意不是针对林黛玉的。是针对潇湘馆本身在布置上出现的问题,要追究的话,责任应该是王熙凤。

贾母就说了,说窗户外头是一丛一丛的翠竹,绿森森的很好看,那么现在你这个窗纱也用绿颜色的,都重色了,这样的窗纱的安排不合适。她就提出来,应该用银红色的窗纱换上去,这样窗纱是银红的,外面的竹子是翠绿的,搭配起来就特别的入眼生快。

贾母在潇湘馆坐下来以后就有一个行为,我把它叫做贾母论窗。贾母是一个有着高度的文化修养的贵族老太太,她的审美能力是很强很高的,所以她坐在那举眼一望就觉得这个窗纱不对头,王熙凤当然马上就表示说,赶紧给换上,就说在他们堆放各种物品的仓库,这个仓库是两层楼,楼上,她记得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纺织品,其中有一种就是银红色的。她说,那种纺织品叫蝉翼纱。

结果贾母就当着众人,把她耻笑了一番,说你没经过什么事,所以你不认得,不懂行的人都会把那种纺织品叫做蝉翼纱。蝉翼纱就说明这个纺织品的纱很薄,薄到什么程度呢?薄到像蝉,就是知了的翅膀一样,知了的翅膀就是蝉翼,你想一想不是很薄吗?那么可见这种纺织品制作的是非常精致。那么贾母就告诉王熙凤说,其实你所看到的,咱们家所储藏的这种纺织品并不是蝉翼纱,它比蝉翼纱还高级,叫什么呢?叫软烟罗,罗也是一种纺织品的品类。软烟,你想想像烟雾一样,软软的,很缥缈,那不就比知了的翅膀还薄还轻还难制作吗?就是他们家储存的有这么高级的纺织品,所以贾母就说要把潇湘馆的窗纱换掉,翠绿的换成银红的。

那么都说《红楼梦》是中国古典文化里的一部百科全书,你可能也听这个话听多了,但是真正领会要从文本的这些细处着眼。当然这一段就写出了中国古典文化里面,中国人对窗的一种特殊的审美需求。现在国人到海外旅游的很多,到过西方的人就会发现,西方的建筑也很重视窗。大多数情况下,它的窗是强调功能性,一个就是打开以后可以透气换气,让阳光照射进来。另一个功能它就是让人看出去以后视野宽广,身心舒畅,它强调窗的功能性,它这个窗也有装饰,但是功能第一。但是传统中国文化当中,对窗的审美心理多数情况下是要求窗构成一幅画。像过去有古诗,“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就把窗和门都当做画框,看出去以后应该构成一幅画面。

那么贾母坐在潇湘馆,她对窗就承继了我们传统中国文化那种窗的美学的原则。她就要求看上去像一幅画,如果你外面都是绿色的竹子,你这个窗子糊的绿窗纱,这样就重色了,看上去不舒服,没有画的感觉。如果你是银红的软烟罗,看出去外面的绿色的竹影就会有一种特别优美的感觉。

所以我们读《红楼梦》,尤其是《108回红楼梦》最接近曹雪芹原笔原意的《红楼梦》,欣赏这个文本的时候,最好要有一些文本细读的鉴赏的功夫。所以这个地方通过贾母论窗,不但体现出贾母对她这个外孙女儿的居住空间的喜爱,也同时传达了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窗的美学的一些基本的要领。

那么从潇湘馆出来以后,贾母就又带着刘姥姥和众人继续在大观园里面游逛,就到了贾探春住的地方,就是秋爽斋。还写到贾母对窗的感受,回目说史太君是两宴大观园,那么他就写到,首先就在秋爽斋摆了宴席,款待刘姥姥,这是一宴。这个时候他们都很高兴,吃完饭就在贾探春的卧房里面来活动,其实应该是在客堂里活动,但是为什么说是卧房呢?因为贾探春她这个人性格非常地开朗,她把她居住的三间正房隔断全都拆了,整个是打通的,当中是搭案子,上头堆满了各种法贴,就是练习书法参考的前辈书法家作品的拓本,然后又有像树林一样的大大小小的笔筒插着大大小小的笔。还有一个大的花廊里面插满了菊花,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是秋天了。那么在这个空间的一侧有它的拔步床,是很高级的一种小房子形式的精巧的床,还挂着非常精致的,绣了各种草虫的帐幔。

这个时候贾母就又一次注意到窗户,它这个秋爽斋三间大房子打通了,所以它后面的那个窗户也就很大。从这个窗户看出去可以看到外面庭院里面的花木山石。这个时候贾母就有一个评价,说这个梧桐好像细了点。她什么意思啊?前面讲了,贾母她秉承中国传统文化的窗美学的基本原则,要求这个窗是一幅画。那么你现在闭眼想象一下,这个秋爽斋,如果这个窗户是长方形的,很阔朗,看出去以后,能看到这个梧桐树,不可能看见全部的梧桐树,因为梧桐树长高以后,它的树冠会很高,但是能够看到它很大一部分树干。这个时候贾母为什么觉得梧桐树细了点呢?就是因为作为一幅图画的话,因为在梧桐树边上,可能还有细瘦的太湖石,还会有些其他的植物。那么作为绘画作品,如果在这样一个尺寸当中出现梧桐树的话,树干要粗一些,视觉上才会觉得平衡匀称优美。所以贾母当时一看觉得这个窗户的景色恐怕还要等一等,等梧桐树长粗了以后才完美。

这些地方,你都要仔细来读。那么在探春的这个居所,大家在观览的时候就有一个小细节,又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一个很重要的伏笔。谁跟着刘姥姥到荣国府来了?又是她的外孙子板儿,小男孩。这个板儿看见探春屋子里面有一个大瓷盘,里面摆了好多佛手,佛手是柚子、橙子,橘柑类这种植物的亲戚。佛手它长出来以后,就好像那个佛像的手一样,它基本是摆来闻香味,不是拿来吃的,当然也有中国人把佛手切成片当做食材来做菜的,但是多数情况下,佛手是一种清供,就是摆在那看形状闻香味。

那么这个时候板儿就觉得很有趣,就要拿那个佛手。那么后来探春就剪了一个给他,说这个不能吃,拿着玩吧。板儿就拿着佛手,很高兴地在玩。那么当时因为刘姥姥到大观园里游览,府里的最高的辈分的主子贾母亲自陪着她,所以众人都来凑趣,很多丫头婆子也借这个机会都到大观园来游逛。

那么这个时候,凤姐她的女儿大姐儿也由奶子抱着到大观园来玩了。那么这个时候,大姐儿就抱着一个大柚子,小姑娘嘛,有人给她一个柚子抱着,她觉得挺好玩的。那么这个板儿跟大姐儿就不期而遇了,大姐儿看板儿手里拿着一个佛手就要这个佛手,板儿开始还舍不得,不愿意给。后来经大人调解,最后就让他们两个交换了,把板儿的佛手给了大姐儿,把大姐儿抱着的那个大柚子就给了板儿。

脂砚斋批语就明确告诉我们,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伏笔。就是板儿和大姐儿互相交换抱着玩的东西,佛手换了大柚子,柚子有个别名叫什么呀?香橼,所以这样的交换就意味着在佛的保佑下会形成一个姻缘,是一个很重要的伏笔,这是我们必须要注意的。

那么离开了秋爽斋以后呢?他们又继续在大观园里面游逛,而且这个时候就写他们还在大观园的水域坐了船,大观园不光是有很多旱地的景物,还有水景,就是有水域的美景。其实早在十八回写贾元春省亲的时候就有一笔,就是她还在大观园登舟坐船巡视大观园。当然那个时候,一开始园林还没有名字,大观园是后来她赐的名。所以为了元妃省亲,贾府是铆足了劲,只是为了准备当中有一个演戏的环节,就从姑苏去买了十二个小姑娘组成一个戏班子来演戏。那么仅仅为了在大观园的水域里面划船又从姑苏专门选了几个驾娘,驾船的妇女,准备参与元妃省亲水上巡游的环节,那么这些驾娘当然后来又留下来了。

这个时候贾母和刘姥姥她们在大观园里面游览,那么就把船也用上了,驾娘也用上了。他们离开了秋爽斋以后又驾了一段船,然后又上岸,到哪儿了呢?就到了薛宝钗所住的蘅芜院,那贾母对蘅芜院那样的住房,那样的布置会是怎么一个反应呢?我下一讲接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