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回】探春和贾芸的不同书简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43期 2018-09-20 创建 播放:9759

介绍: 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前面四个情节单元结束在夏天,那么从三十七回起就进入到了《108回红楼梦》的第五个情节单元。这回一开头就交代一个情况,就是贾政被皇帝点了学差,在那年的八月二十号起身赴任。学差是那个时候支撑整个宫殿官僚体系的,是一个科举考试制度。各个地方在每年一定的时候都要举行会...

介绍: 第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蘅芜苑夜拟菊花题”。

前面四个情节单元结束在夏天,那么从三十七回起就进入到了《108回红楼梦》的第五个情节单元。这回一开头就交代一个情况,就是贾政被皇帝点了学差,在那年的八月二十号起身赴任。学差是那个时候支撑整个宫殿官僚体系的,是一个科举考试制度。各个地方在每年一定的时候都要举行会考,考出秀才来,考出举人来,获得举人资格以后才可以到京城参加会试,要求大比,考进士。学差就是皇帝派官员到外地去组织举人考试,去执行这种任务。那么贾政这一年就被皇帝派到外地去主持地方科举考试去了,叫学差,那么就写全家把他送走了。

这对宝玉来说当然是一件大喜事,他最怕他老爸了,最怕他父亲教训他,何况前面写了还打他了。所以贾政去赴学差,这个差事不是短时间能够完成的,就给宝玉留下了充裕的,在大观园里和在荣国府里,跟这些青春女性一块过一种诗意生活的机会了。

那么这回一开头就写了,宝玉收到了两封信。一封是他妹妹贾探春写给他的,虽然他们都住在一个园林里面,但是贾探春行事很高雅,写了一个文笔非常好的短信,让丫头给宝玉送来了。大意就是说,邀请他到她住的地方去聚一聚,商量一下成立诗社的事情。同时他又收到了一封信,是他干儿子贾芸写给他的。两封信在文笔上就相映成趣,贾探春的就非常之高雅,贾芸的呢?就非常之粗鄙,就写得很有意思。

曹雪芹的《108回红楼梦》,它几乎把中国古典文化里的所有文体都集大成了。首先它是小说,它的叙述语言就是小说的语言,这不需要说。有年轻人发出这样的议论说,哎呀,《红楼梦》我读起来还有点吃力,到底是文言文不好懂。《红楼梦》的叙述语言是文言文吗?不是,是那个时代的白话文。他其中大量的叙述语言是用当时普通人说话的口气表述出来的,更何况里面写到人物的对话,那更是模拟当时这些人真实的说话的这种情况。

当然在他这种叙述语言里面,有些地方是有书卷气的,有些地方虽然也算是白话,但是它融入了很多其他古典文化当中的表达形式的因素,使得有的段落就跟今天我们平常人说话差距就非常大了。难怪有的年轻人觉得整本《红楼梦》是一部文言小说,在这我要再次告诉大家,《红楼梦》是我们古典文学当中的一部白话小说。那么在那个时代,有没有人用文言写小说呢?有的,像蒲松龄,这个人他写了他的小说,就是《聊斋志异》完全是文言的。

那么在曹雪芹的叙述语言当中,他穿插了很多其他的中国古典文学的文体,比如说诗,古体诗,像五言绝句、五言律诗、七言绝句、七言律诗。还有句子很多的这歌行体的诗、乐府体的诗,它都有。那么它还有词,还有曲,还有赋,也有顺口溜。它里面也还有很多对联,有寄语,花样很多的。到后面,你会发现它还有个诔文的。

那么书信、信札过去叫做尺牍,也是一种中国古典文化当中的文体。那么在第三十七回里面就出现了,有一封雅的,有一封俗的。那么贾芸这封信的结尾是,男芸儿跪书。那么在120回《红楼梦》里面,跪书之后多了两个字,一笑。贾芸他以干儿子的口气给宝玉写信,不可能在最后他用一笑结尾。那为什么会有这两个字呢?就说明那些炮制120回《红楼梦》的人,他们所根据的母本可能那种手抄本里面还是有脂砚斋批语的。他们把所有的批语都删了,可是有疏漏没删净。就是脂砚斋看了曹雪芹模拟贾芸的口气写这封信以后,她有一个短批叫做“一笑”。结果呢120回《红楼梦》就把它纳入正文了,这就说明120回《红楼梦》毛病很多,要读原汁原味的《红楼梦》,还是要请你来读《108回红楼梦》。

那么贾探春她不光给贾宝玉写了信,她还给其他的小姐,包括寡嫂李纨也都写了信,内容大同小异,就是邀请他们到她那聚一聚,最后这些人就都到了她住的地方叫秋爽斋。在那就出现了整个《红楼梦》里面,大观园里面的公子小姐生活的一个重要的事件,就是他们结成了一个诗社,他们就商议今后每个月要两次聚会来共同写诗。

那么本来说今天只是宣布成立,再找时间再开社再写诗。但是贾探春兴致很高,就说何不今天就开第一社呢,咱们今天就开始写呗,以什么为题呢?那么贾芸给宝玉写的信的内容就是说,他不是管着大观园里面补种花草树木吗?他就认识了很多花匠,他就得到了一些白海棠花,这种海棠花不是那种乔木的海棠树那种花,是盆栽的,是草花。那么这种花多半是在秋天开放,所以有时候被人叫做秋海棠。那么这种海棠花颜色多种多样,最难得是白色的,贾芸得到了白色的海棠花,就表示孝敬宝玉,送他两盆。

宝玉到秋爽斋去参加聚会的时候,他并没看到这两盆海棠花。但是李纨她在大观园里面行走的时候,她看见有小厮在搬运白海棠花。所以就提出来,咱们干脆就用白海棠来作诗,最后他们就果然第一次成立诗社作诗,就作了白海棠诗,因此诗社一开始也被叫做海棠诗社。

《红楼梦》里面的诗社是很多的,它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曹雪芹这个作者,他模拟书中的人物来作这个诗,它还必须要符合这个人物的性格、修养、才能,这是很难的。但是他就知难而进,全书里面不断地出现人物作诗的情况。前面讲到贾元春省亲不是大家赋诗吗?他都是根据每一个人的特定情况为每一个人设计他能写出什么样的诗。

那么这次海棠诗社聚会了,第一次聚会就要作白海棠诗,他就模拟这些人,每个人来写一首诗。但实际上有三个人,她们不怎么会作诗,一个就是李纨,一个就是贾元春,一个就是贾惜春。所以这就写的很有趣,她们三个不怎么会作诗,她们参加诗社干吗呢?结果这个李纨来做社长,写好诗以后由她来评定哪个优哪个劣。那么贾元春和贾探春就被说成是两位副社长,他们就这样来写白海棠诗。

那么这回里面又写到袭人派婆子给史湘云送东西去,史湘云在前一回写她从荣国府回她自己叔叔婶婶家了。她离别时候还恋恋不舍,有这些场景。那么第三十六回,她是离开荣国府的,三十七回,她又回来了,怎么回事呢?就是袭人所派去的那个老婆子宋嬷嬷到了史湘云那,把东西给她以后,史湘云就问,她们都在干吗呢?婆子就顺嘴一说,他们好像在那作诗呢。史湘云急的不得了,说他们作诗也不告诉我。宋嬷嬷把这个话带回来了,宝玉一听就急了,说咱们作诗怎么把她忘了呢?史湘云是一个大才女,很会作诗的。这样就去找贾母,说得把史湘云再接来。贾母说今天天色已经晚了,不方便了,明天接来吧,第二天果然就把史湘云接来了。史湘云就成为诗社当中一个重要的成员。听他们说出题的情况,献韵的情况,又看了他们作的诗,兴致很高,她一个人独作了两首。

那这一回就写到这个情况,最后史湘云她再次到了荣国府就住在蘅芜院,住在薛宝钗住的那个地方。夜里面,两个人兴致很高就议论起来了,史湘云就说,哎呀,咱们现在咏了海棠。现在秋天到了,菊花开放了,咱们应该赏菊,写菊花诗,所以她要做东再起一社。薛宝钗就问她了,你要做东,做东就是要出钱了,出钱请客叫做做东。你来召集一个吟菊花诗这样一个活动,你银子在哪呢?

书里交代,史湘云在她叔叔婶婶家,表面上给她吃的穿的也都不错,但实际上每天让她做针线活,跟底下那些仆妇一样的,劳动量很大。而且给她零花钱很少,像荣国府里面,大丫头每个月都有一两银子的零花钱,叫月钱。史湘云在她叔叔婶婶家,她一个月连一两银子都不足,只有几吊钱。所以史湘云的经济状况是不好的,所以宝钗就说,说你怎么办呢?你回家去要,你叔叔婶婶能给你吗?你还是在这问贾母去要合适吗?

最后薛宝钗就出了一个主意,说,还是你做东,以你的名义来请。不光咱们诗社的人要请,从老太太、太太,所有人上下咱们都请。除了赏菊花还可以做件什么事呢?吃螃蟹,菊花开,螃蟹肥,真是食蟹的一个黄金时段。说我哥哥他那就有螃蟹,因为薛蟠,我再次强调他是干吗的呀?皇商,他给皇家采买的,宫里面吃的螃蟹可能都是他供应的,他也认识产螃蟹的那种农家的人,农庄的人。所以宝钗就说了,我让我哥哥拿几篓子上好的大螃蟹来,再拿几坛子好酒来。然后以你的名义请老太太、太太吃螃蟹,赏菊花。在这个过程当中,咱们不就把吟菊花诗这个事一块完成了吗?史湘云当然很高兴,她们晚上就拟出了很多吟菊花诗的题目,最后一共是凑成了十二个题目。

那么在这一回里面还有一段情节是过场戏,但是非常重要。有些读者他囫囵吞枣来读这个书,他就不注意,忽略了,就跳过去了,这是不对的。

有一段写在怡红院里面,丫头们之间互相说话。怡红院的室内布置,前面写过,是非常的奇特精巧的,它把很多那些可以用的,可以看的器物镶嵌在墙壁上,墙壁上抠出了好多槽子,这些槽子是根据所放的这个东西来制作的。比如说联珠瓶,所谓联珠瓶就是两个圆肚子的瓶子联在一起,联体瓶。那么墙上就会有这样一个凹槽,正好把这个联体瓶一推就搁进去了。还有其他各种东西都是这样的一个摆设的方式。

那么这个时候丫头们就议论,袭人清点东西就发现说,这个槽里面有一个缠丝白玛瑙的盘子。袭人就说,这个凹槽里面有一个缠丝白玛瑙的碟子哪去了?大家就回想说,这哪去了?后来晴雯她就想起来了,说是有一天给三姑娘,就是贾探春送荔枝去了,当时用缠丝白玛瑙盘子装的荔枝捧过去。贾探春看了就很高兴,说这个配得真好。她这么一说,当时就把这个碟子留在秋爽斋贾探春的住处了,那么这就阐述了缠丝白玛瑙碟子的去向。

这个时候有一个丫头叫秋纹,这一段对秋纹的刻划很生动。秋纹就说,你看那个格子尽头上还有一个空档缺东西,缺什么呀?缺一对联珠瓶,说这个联珠瓶还没有收回来呢。那么联珠瓶到哪去了呢?秋纹就回忆了,说当时怡红院的院子里桂花开了,宝玉就孝心大起,就亲自把联珠瓶拿来灌上水,然后把上好的新开的桂花剪了几枝,就插在瓶子里。然后这个联珠瓶是可联体可分开,那么最后宝玉就让把一瓶献给贾母,另一瓶献给王夫人。

秋纹就很得意地回忆起来了,说你们都知道,这个老太太,就是贾母素日不大同我说话的,有些不入她老人家的眼。从书里描写看的话,这个秋纹的长相气质不如袭人,不如晴雯,是一个长相比较平庸的丫头。而她把这个桂花送去以后,贾母非常高兴,就爱屋及乌,就说,呦。注意到她,说你可怜见的,身子单薄,然后就赏了她几百钱。然后她又把一瓶桂花送到了王夫人那。王夫人当时正在翻箱倒柜地找衣服,那么一看见桂花非常高兴,所以当时两个姨太太,赵姨娘、周姨娘就都为王夫人来干活找衣服。宝玉如此孝敬王夫人,王夫人觉得在姨娘面前,脸上特有光,因此顺便就赐了秋纹衣服,所以秋纹说起这个事就很得意。

没想到晴雯就撇嘴了,说你知道吗?那是把好的给了别人,挑剩下才给你的,你还充有脸呢?秋纹就说,凭她给谁的,到底是太太的恩典。又说哪怕给人屋里头狗剩下的,我也只领太太的恩典,也不犯管别的事。那么她就问其他丫头,晴雯说是给别人以后剩下的给了我,那究竟太太赏了谁呢?给了谁呢?那么那些丫头听她嘴里说出来,哪怕给这屋里头狗剩下的,我也感激太太的恩典。就都笑了说,骂的巧,可不是给了那西洋花点子哈巴儿了。

西洋花点子哈巴儿,这些丫头给谁取的外号,不是别人,就是袭人。袭人不是姓花吗?袭人听见了以后,也不能把她们怎么样,还只能笑着说,你们这些烂了嘴的,得了空就拿我取笑打牙儿。秋纹一听,原来是王夫人先赏了袭人,那么确实是剩下的挑两件给她,就赶紧去给袭人赔不是,原来是姐姐得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我赔个不是吧。后来丫头们就去分别取回缠丝白玛瑙的碟子和联珠瓶。

那么这段描写就把怡红院里面丫头的日常生活勾勒出来了,也把众丫头表面上对袭人很尊重,因为她是首席大丫头,宝玉身边得宠的人,实际上内心里面对她不服,而且公然给她取外号叫做西洋花点子哈巴儿。

同时也刻画出了丫头们不同的性格,像晴雯就是一种很刚烈的倔强的性格,说要是我,给别人剩下的我就不要,冲撞了太太,我也不受这口软气。可是秋纹就属于另一种类型的丫头,就是随时可以变化自己的态度,她是怕硬的,她不欺软,她也怕硬,一听说是袭人先得了王夫人的赏赐,赶紧觉得刚才说话不妥当,主动给袭人赔不是。

那么后来他们这个诗社写菊花诗的情况怎么样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