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回】宝玉在梨香院大彻大悟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42期 2018-09-19 创建 播放:9713

介绍: 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这回一开头写到一个情况,就是王熙凤到王夫人那去,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汇报,因为王夫人委托她管家。王夫人就问她一些事,她有问必答。在这个过程中,王夫人就做出了一个决定,什么决定呢?王夫人就说,以后每个月从她的月份银子里面拨出二两一吊钱给袭人,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

介绍: 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芸轩,识分定情悟梨香院。”

这回一开头写到一个情况,就是王熙凤到王夫人那去,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汇报,因为王夫人委托她管家。王夫人就问她一些事,她有问必答。在这个过程中,王夫人就做出了一个决定,什么决定呢?王夫人就说,以后每个月从她的月份银子里面拨出二两一吊钱给袭人,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袭人在待遇上就和小老婆一样。因为府里面,像贾政的小老婆赵姨娘还有一个周姨娘,赵姨娘在书里面的戏份很多,周姨娘是一个引影子似的的人物,这个人没有生育,所以也没有得到贾政更多的宠爱。经常提到她,但她没什么故事,赵姨娘的故事很多了。那么王夫人就说,今后赵姨娘、周姨娘每个月领到的零花钱是多少,那么袭人也是多少,但是这一份不用从总账房出,从她王夫人自己的那个月银里面出,拨出一部分来就行了。

那么这里面就提到了月银的概念,其实前面也不断地写到,只是没有像这一回这么浓墨重彩地写月银的问题,什么叫月银?就是荣国府的总账房除了府里面的相关开支以外,每个月发给府里面的,从贾母起到王夫人到贾宝玉到所有的小姐、丫头、婆子,都要发一份生活费。

对于这个主子们来说,因为他们的吃穿享受都是从总账房里面都开支了,这就是他们的零花钱。对于底层的仆人来说,就等于是他们的工资生活费。那么当时像贾母她的份额是很高的,王夫人不消说,份额也非常高。后面我还会讲到这个问题,书里还有有关的描写。那么宝玉和小姐们的份额当然要比贾母、王夫人和李纨少,可是当然比那些丫头婆子要多。

原来袭人是贾母身边的丫头,是贾母把她拨给宝玉使唤的。所以书里交代了,她原来每个月享受的待遇,这个月银是一两银子,都是从贾母那官出来,官出来就是领出来,虽然她人在怡红院,她那份月银最早还是随着贾母那边来拨来领。那么故事到了这个阶段,王夫人就做出一个决策,就是把她原来那每月的一两银子不必再往外领了,那么王夫人从自己的月银里面拨出二两银子一吊钱给她,那就等于说王夫人就要让袭人成为宝玉的小老婆了。

凤姐听了以后也是这么说,既然这样就开了脸收在屋里不就得了。所谓开了脸,就是过去的女子嫁人之前,不管是给人当正妻,或者给人当小老婆就要用一种线把脸上的汗毛给清除干净叫开脸。把袭人开了脸收在宝玉身边不就得了吗?可是王夫人就说,一则宝玉还年轻,二则老爷也不许,因为这个事就算你要这么做,到头来还得跟府主贾政打个招呼。贾政刚生过宝玉的气,刚痛打过他,现在被老太太、太太护起来了,不打了,但是你这个时候去说这个事显然也不恰当,贾政也不会同意。

所以王夫人就说先给她这样一个待遇,过个两三年再说。所以如果按今天的游戏规则,袭人如果要印个名片的话,就是怡红院首席大丫头(姨娘待遇),就是暗中把她的地位就提升了。

书中写了这么一笔,然后在这场戏结束之后,写王熙凤从王夫人的屋子出来以后,刚至廊檐上,就有几个执事的媳妇正在等她回事儿,什么叫执事的媳妇?就是负有不同方面责任的管事的媳妇,这些人在外头等着要跟她汇报,要跟她请示。

那么看她出来以后,就都笑道说:“奶奶今儿回什么事啊?说这半日可是要热着了。”凤姐把袖子挽了几挽,跐着那角门的门槛子笑道:“这里过堂风到凉快,吹一吹再走。”又告诉众人道:“你们说,我回了这半日的话,太太把二百年头里的事都想起来问我,难道我不说罢!”又冷笑道:“我从今已后,到要干几庄克薄事了。报怨给太太听,我也不怕!糊涂的油蒙了心,烂了舌头,不得好死的下作东西,别作他娘的春梦了,明儿一裹脑子扣的日子还有呢。如今才扣了丫头的钱,就报怨了咱们,也不想一想,是什么阿物儿,也配使两三个丫头!”一面骂,一面方走了。

这怎么回事啊?就是在王夫人做出善待袭人的决定之前,就盘问了王熙凤,说听赵姨娘抱怨,说她的丫头被扣了月钱了。这个王熙凤出来以后,她所骂的,什么糊涂的油蒙了心,烂了舌头,不得好死的下作东西,骂的都是赵姨娘。就再一次告诉你,在荣国府表面的温柔富贵的生活流下,一直存在着尖锐的家庭政治斗争,就是以赵姨娘、贾环为一方,以王夫人、王熙凤为一方,她们之间的矛盾冲突,她们的明争暗斗。

因为王夫人和王熙凤现在她们掌握荣国府的大权,很强势。但是如果一旦发生某种变故,她们也可能变成弱势,而赵姨娘和贾环就可能翻上来,成为强势的存在。比如说如果宝玉死掉了,宝玉死掉了,贾政就只剩下一个儿子了,就是贾环了。根据那个社会的有关的伦理观念和游戏规则,那今后贾政他的财产继承权就全部要落在贾环的身上。赵姨娘作为贾环的亲生母亲,又得到贾政的宠爱,就算你王夫人还活着,还有一个正妻的名位,可是对不起,你就等于要靠边站了。那个时候王熙凤再想掌这个荣国府的管家大权就难了,所以她们之间的利益冲突是不可调和的。

因此才有王熙凤这一番咬牙切齿的话,而且这一段文字非常生动,写王熙凤她的肢体语言,她没把话说出来之前,先把袖子挽了几挽,跐着那角门的门槛子。这是那个时代那个社会一般的主子妇人都很少有的肢体形态,就说明第一王熙凤性格泼辣,第二她受刺激了,她才有这样的一种失礼失范的姿态。当然在仆人面前,她无所谓,好在当时王夫人、薛姨妈等其他人都不在眼前。

那么这一回后来又写到一个情况,就是薛宝钗大中午的,她去到怡红院,名义上说是找袭人,实际上还不是想看看宝玉状况怎么样。去了以后就发现其他的丫头婆子都在午睡,只有袭人没睡,宝玉也睡觉了,宝玉也在床上躺着,好像睡着了。

她就看见袭人有两件事在做,一个就是拿一个银帚子,也就是一个拂尘,一个把柄,前面是马尾或者是犀牛的尾巴做成的一个拂尘。这个东西就是能够掸灰,也能够轰苍蝇蚊子。宝钗就问这个袭人说,难道这个屋子里面还有苍蝇蚊子吗?袭人说,苍蝇蚊子倒是没有,可是外面开了好多花,有一种眼睛都看不见的小虫子,能穿过窗纱的小窟窿飞进来叮人。所以宝玉既然在午睡,她就不能让花心里飞出的小虫子叮宝玉,所以她有一个拂尘。

同时她又在给宝玉绣一个肚兜,宝玉已经是一个成年男子了。在那个时代,十三岁以上就进入到一个男子成熟期了,可是袭人还像对待少年一样,儿童一样,来呵护宝玉,还给他绣肚兜,说这样的话,就怕他贪凉,什么都露着,就能给他挡寒气。

那么后来袭人就跟宝钗说,你先坐坐,我去走走就来。走走就来是一句婉辞,就是她要去方便去,她就去了。那么在宝玉的卧榻边,薛宝钗前面讲过,她调整心态以后,她就开始追求宝玉了,她爱这个人,她就不由自主地坐在袭人刚才坐的那个凳子上,她就拿起拂尘也给宝玉轰小虫子,而且她又拿起袭人没有做完的那个肚兜,她又加工起来了。

这个时候就发生两件事,一个是宝玉在梦中突然就大叫起来了,他在梦里就喊骂了,说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这话是惊心动魄,宝玉究竟是真是在说梦话,还是他意识到薛宝钗来了,坐在他身边,故意喊给薛宝钗听的?历来的读者在这点上都有议论,估计宝玉不至于,明知薛宝钗来了,故意喊给她听。但是究竟是金玉姻缘还是木石姻缘,确实是萦绕在宝玉和黛玉心中的一个难以解开的心结。

宝玉他下定决心就是要娶林黛玉为正妻,你王夫人、薛姨妈营造再多的传言,什么有和尚说了,我们这个戴金锁的姑娘今后就一定要嫁给一个有玉的男子,他不信这个邪。那么木石姻缘,他指的就是他和林黛玉的姻缘,在天上,他是神瑛侍者,林黛玉是绛珠仙草,那么他降生到人间以后,他衔着一块通灵宝玉,家里给他取名叫宝玉,他是玉。但是他认为自己谈不到是玉,就是一块石头,而绛珠仙草是天上的一个花木,到人间以后,林黛玉也自称草木人儿,所以他笃信是木石姻缘。

当然对于木石姻缘的解释,像周先生和我还略有不同,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排斥金玉姻缘,在这一回里面是明明白白地写出来了。他就是绝不打算娶薛宝钗为正妻,他满脑子心思,满肚子心思就是要娶林黛玉为正妻。

那么这回后来又写薛宝钗坐在宝玉榻边那个情景,恰恰被林黛玉和史湘云走来隔了窗户看见了。那么史湘云是厚道人,她就没有让林黛玉说出什么刻薄的话,她们就离开了。宝玉后来他的伤就养好了,养好以后有一天,他很烦闷,他就想听曲,他就想起来家里有戏班子,养在梨香院,何不到那去找一个小戏子给他唱曲儿呢?

那么在元妃省亲的时候,他肯定也留下这样一个印象,就是有一个唱戏叫龄官的,元春姐姐最欣赏,都唱完以后,还临时让龄官加演了两出。所以他就到梨香院,他要找龄官,请龄官给他唱一套《牡丹亭》里面的“袅晴丝”曲子。

去了梨香院以后,先就碰见了一个宝官,又碰见了一个玉官,这两个小戏子的名字很有意思,一个是宝官,一个是玉官,合起来就是宝玉。记得前面讲到过吗?下雨了,贾宝玉急忙跑回怡红院,当时谁在怡红院里面和丫头们一块玩啊?就有这个宝官和玉官。宝官、玉官对宝玉就很热情,宝玉就问说龄官在哪?说龄官在屋里,宝玉就去求她,说你给唱一套“袅晴丝”好吗?没想到,龄官坐起来,他才一下子认清楚,这女孩子就是那天在蔷薇花架那地上抠蔷字的那个小姑娘。但是龄官对他非常冷淡,她说唱不了,嗓子坏了,前儿娘娘传我们进宫去唱,我都没唱。

这个宝玉他在贾氏宗族里面,特别是在荣国府是人见人爱,特别是青春少女没有嫌弃他的,可是这次却遭到了龄官这样一个美丽的少女的冷眼对待,他要求龄官唱曲,被她严辞拒绝,宝玉就觉得很受刺激,姗姗地走出来。迎面就来了贾蔷,手里提着个鸟笼。贾蔷是宝玉的晚辈,是他一个堂侄,所以贾蔷只能够撒住脚步跟他敷衍着问个好。

然后他就看贾蔷就进屋了,他就跟进去了,一看这个龄官见了贾蔷就跟对他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话就多了。贾蔷就说,我给你买了只小玩意儿,逗你开心来了。那个鸟笼里面的鸟会唱戏,没想到龄官就很生气,说你们家把我们这些小姑娘买来,关在这里跟监狱似的,教我们戏让我们唱戏,还不算,你还买一个鸟笼子关一个鸟来取笑我们,大意是这样。

贾蔷说,我就没想到,哎呀,不对不对,就把那个鸟笼子赶快拆了,把那个鸟就放生了。龄官就说,我这病了,也没个人疼。那么贾蔷就说,我赶紧给你请大夫去,就要往外走,就被龄官叫住了,说你急什么呀?外头大毒日头,你去会把你晒坏的,俩人的对话,我都是说的大意。宝玉就看呆了,就说明人家这两个人是相爱的,虽然互相都是一些似乎是逗趣的话,表达都是百分之百的爱意,他和黛玉之间不也是这样吗?一见面就互相好像是怄气拌嘴抬杠,实际上就是互相在表达爱意。

那么这一回的下半回回目就叫做“识分定情悟梨香院”,就是宝玉忽然大彻大悟,原来一个人在人间,你所能获得的感情是老天老早配额配送好的,该是你分内的,你能得到,不是你分内的,你得不到。就是人世间,人们的感情,特别是爱情是冥冥中自有天定。这对他来说,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感悟,因为原来觉得自己是一个护花王子,人见人爱,现在第一次懂得人间的情感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全得,你只能得到你自己应得的那一份。

那么这就是《红楼梦》的第四个情节单元,就是从二十八回到三十六回。他写了宝玉挨打这样一个重要的情节,前后又写到了宝玉和许多人之间的这样那样的感情纠葛,最后归结到你宝玉在人间最后也只能得到你自己应得的那些情感,有些情感你是勉强不来的,你是得不到的。那么这之后就进入到了《108回红楼梦》的第五个情节单元,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