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回】(下)宝玉人格的五个层面(加更啦)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36期 2018-09-11 创建 播放:10217

介绍: 接着讲第三十回,第三十回第一幕是宝玉和林黛玉谈情说爱的一幕。第二幕是宝玉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在那生日宴上看戏,薛宝钗就大怒,而且借靛儿来问她要扇子就拿话敲打宝玉和黛玉。她那话实际上是冲着宝黛去的,我为什么认为那个丫头应该叫靛儿呢?她是一个垫背的。宝钗发怒是借这个茬去讽刺宝玉和黛玉。

第三幕从贾母那出来,这暑天...

介绍: 接着讲第三十回,第三十回第一幕是宝玉和林黛玉谈情说爱的一幕。第二幕是宝玉问了一句,你为什么不在那生日宴上看戏,薛宝钗就大怒,而且借靛儿来问她要扇子就拿话敲打宝玉和黛玉。她那话实际上是冲着宝黛去的,我为什么认为那个丫头应该叫靛儿呢?她是一个垫背的。宝钗发怒是借这个茬去讽刺宝玉和黛玉。

第三幕从贾母那出来,这暑天大中午的,宝玉就很苦闷。虽然和黛玉的冲突又一次得到了平息,可是却惹怒了薛宝钗,也挺别扭。那么他就背着手慢慢走,就走到了荣禧堂那边,他母亲王夫人那边。就看见王夫人在里头屋的卧榻上睡午觉,谁在旁边伺候王夫人呢?金钏,金钏这个角色出现过,而且有戏。贾政把宝玉和众小姐请去传达元妃娘娘谕旨,就是让他们住进大观园,那次宝玉到了正房外边,金钏和其他丫头就在外头呆着。金钏见了宝玉就跟他逗趣,说我嘴唇上是新擦的胭脂,你吃不吃啊?其实在那个地方就埋下一个伏笔,金钏这个丫头比较轻佻。

那么三十回就写宝玉到了王夫人那,王夫人在凉榻上好像是睡着了。金钏在给王夫人捶腿,可是她也困,乜斜着眼乱恍。宝玉就去摘她的耳坠子,跟她说一些调笑的话。那么千不该万不该,几句话过去以后,金钏就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宝玉意思是说,我干脆跟太太说,把你要到我屋里算了。金钏就说,你忙什么?金簪子掉到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这当然也是一个伏笔,但是这个伏笔是个近伏笔,很快就应验了。

这话还且罢了,底下金钏就说,我告诉你一个巧宗儿,你往东小院子里拿环哥儿同彩云去。彩云也是王夫人的丫头,她和贾环比较好。她就说他们俩可能在那乱搞呢,你去抓他们去。这话就比较色情了,其实王夫人没睡着,前面的话,王夫人开始就听着不对头,但是这句话一出来,王夫人就翻身起来,照着金钏脸上就打了一个嘴巴子,指着骂道:“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儿,都叫你教坏了。”宝玉就惹事了,宝玉当然一溜烟就逃走了。逃走以后出现的情况,他当时还不知道,王夫人就大怒,立刻要把金钏撵出去,就把她的妈白老媳妇叫了来,立刻让她把金钏带走。

那个时候那个时代,这种贵族大宅院里的丫头,跟着主子,她们虽然是服侍人,身份是奴才,可是吃的穿的用的,享受的跟主子区别也不大。这一般都愿意随着主子这么生活,不愿意被撵出去。撵出去,一是犯错了,没脸了。二呢?谁撵出去就是撵回他们家,一般的这些丫头,像金钏是世代家奴的后代,她妈叫白老娘,住在荣国府居住的下人居住的下房区,那居住条件、饮食条件、享受条件,那就低很多很多,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何况你被撵出来,说明你没脸,别人就会耻笑你。所以就跪着求王夫人,求她别撵。可是王夫人这次大怒,硬把她撵出去了。

这个场景说明了宝玉他作为一个贵族公子,他也有他的臭毛病,你跟你的恋人林黛玉闹了别扭,虽然和好了,心里还有疙瘩,你又得罪了你的表姐薛宝钗,你表姐当着你的面失态,拿话敲打你跟林黛玉。那么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就寻找那种低级的快感,去找本来就有点轻佻的金钏调情。没想到惹出大祸,这是这一回的第三个场景。

第四个场景就写他一溜烟的跑出去以后,这时候大观园里面都不知道在上房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就是王夫人发怒撵了跟了她很长时间的一个大丫头金钏,宝玉都不知道,别人这时候更不知道,整个大院里面很安静,只见赤日当空,树阴合地,满耳蝉声,静无人语。宝玉在苦闷之中,就走到了一架蔷薇花架的旁边,隔着这个蔷薇花架,他往那边看,就看到了一个怪现象,有一个小姑娘蹲在地上,用从头发上拔出的簪子,在地上来回来去的抠泥。谁呀?他仔细一看不像是一个府里伺候人的丫头,仔细辨认是贾蔷从姑苏买来的十二个唱戏的小戏子当中的一个,具体哪一个?当时他认不清。只见那个小姑娘在那用簪子划地,他说干吗呢?是不是她写诗呀?想凑字眼,想在地上推敲。结果呢?他拿眼睛看那个簪子的移动,一笔一划,再一笔一划,他在手心上复原画出的笔划,发现在地上抠的是一个蔷薇花的蔷字。

他就很奇怪了,她这是干吗?她是不是写的诗里面用上这个字了?因为这是蔷薇花架边上,所以她吟诗要用蔷字吧,还有什么字啊?再看,这丫头来回来去划,一个两个十个八个,十几个,几十个,写来写去,都是一个蔷字,他就觉得很奇怪了。正在奇怪当中,就下雨了,因为这时候是端午的季节,已经进入初夏了。片云可以致雨,下雨了,就把他淋湿了,把那天蹲着抠泥的姑娘也淋湿了,可是那姑娘画蔷字画痴了,还在画。他就跟那姑娘说,你别在那画了,你别被雨淋坏了,那个姑娘才感觉到下雨了。抬头一看,蔷薇花架那边露一张脸,因为宝玉他是一个美少年,他的脸被架子上的蔷薇花掩住了四维,所以这个姑娘看不清蔷薇花架那一边是男是女。就说,姐姐,难道你没有挨淋吗?宝玉才发现自己也淋坏了,赶紧往怡红院跑。那么这个场景就写到了“龄官画蔷”。这当然是值得推敲的一个情节,这个龄官她为什么画蔷,这当然也是一个伏笔,这个伏笔很快就揭晓,下面就讲到。
那么紧跟着就是第五个场面,他往怡红院跑,怡红院里面是什么情景呢?这时候下雨了,有两个小戏子,一个宝官,一个玉官,她们跑到怡红院和袭人、晴雯众丫头共同玩耍,她们就把地上排水空堵住,故意让院子里积起水来,然后又拿了好多的禽鸟,把它们的翅膀缝了,搁在水里面游动,看了觉得有趣。她们在一块玩,所以这个时候宝玉回去以后,怡红院的门是关闭的,他进不去,他敲门,敲门里面一时听不见。

平常开门关门的事情都是粗使小丫头来做,袭人自己这样的大丫头是不做这种琐碎的事情的。可是这一天呢?袭人就听见就人敲门,她也不知道是谁,她就主动去到门边,隔着门缝往外看,呀,一看是宝玉被雨淋得跟落汤鸡似的,赶紧把门开了,谁知道门刚一开,宝玉就踹来一脚,踹她心窝上了。她就“嗳哟”一声,宝玉盯紧一看,所踢的不是别人,是她一贯所信赖钟爱的首席大丫头袭人,就很后悔。可是后悔也来不及了,到晚上了,袭人脱衣服洗澡,胸口就青了一大块,半夜就吐血了,袭人就把平日争强好胜之心灰了大半。

这个场景写出了宝玉作为贵族公子哥儿,虽然他的品性是好的,他是一个护花王子,他对青春女性都像爱护花朵一样的珍爱呵护。但是他毕竟保有贵族公子哥的行为特权,他不高兴了,他可以乱嚷乱叫,甚至可以动手动脚,乃至于一脚踹去,踹中人家心口,把人踹到吐血。

还记得有个丫头更无辜吗?我一再要提到她,就是茜雪。给他沏了一杯枫露茶,是李嬷嬷给喝了,并不是茜雪,她本身做得有什么错?可是最后宝玉回到住处大叫大嚷,撵出去撵出去。后来惊动了贾母,最后阴错阳差,他要撵的是李嬷嬷,李嬷嬷却并没有被撵走。我们后来多次发现李嬷嬷在大观园里面活动,被撵的却是无辜的茜雪。公子哥儿的这种贵族特权偶尔一迸发就会造成很严重的人身后果。那么这回袭人就被他踢得吐了血。

所以第三十回特别有意思,他等于把贾宝玉这个贵族公子人格的五个层面都刻画出来了。而且五个场景的转换非常自然,毫不牵强,在同一天当中,不是很长的时间之内,这个人物就把他人格当中的五个层面淋漓尽致地有了展现。

那么现在我不按描写的场景顺序,我按宝玉的人格的深浅层次来排列一下,总结一下,看看宝玉在这一回里面的种种行为,说明他有着怎样的一些人格层面?

他第一个层次,咱们从低往高排,低层次,第一个层次,他是纨绔公子本色,以我为主,有发怒施威的特权,所以曹雪芹他这个书写得好,我们讲《红楼梦》讲贾宝玉,总是一边倒地强调宝玉的优点,他的反叛性,他对青春女儿的闺友闺情、珍爱呵护。那么曹雪芹他写贾宝玉,他不是单向维地写,他是立体地展现,他通过一些情节告诉你,他毕竟是一个贵族公子,他有作威的特权。那么前面是茜雪无辜被撵,现在是袭人挨了窝心脚,这都展现了他这样一个人格层面。好在他这个层面在全书里面爆发的次数不多,他自己意识到以后,也努力地加以抑制改正。

那么他第二个层面他还是戒不掉形而下的那种嗜好,爱吃胭脂,金钏曾经跟他调笑过,我这个嘴上是才擦的胭脂,你吃不吃啊?他禁不住这种诱惑,他逮着一个机会,在他母亲卧榻旁边,就跟金钏公然调笑轻薄,这是宝玉的一个坏毛病,他也有这个层面,他对青春女性的欣赏,有时候沦为形而下的这种调笑,对方比较轻佻,他也就接受对方的轻佻,也跟对方做一些低级趣味的交谈,乃至于有肢体行为。

那么他第三个层次呢?这是他主体性的层次,他作为一个贵族公子当中的异类,他特有的就是他很会享受闺友闺情,他渴望在青春女性,特别是几个重要的闺友当中保持平衡,希望能在心与体当中获得快乐。他在爱林黛玉,和林黛玉谈情说爱的同时,他还努力维系和薛宝钗、史湘云,以及其他一些小姐们的和谐关系。他问薛宝钗为什么哥哥那过生日唱戏不看戏,他没有恶意,他是觉得刚跟林黛玉闹完,眼前又是薛宝钗,那没话我也要找话说,我求得人际关系当中的平衡,当然他失败了,这次他失败了,这是他的一个人格层次。

再往上他就有比较高尚的层次了,就是他笃信木石姻缘、圣洁之爱,他对林黛玉绝对的尊重,绝对的专一。前面已经讲了很多了,你应该同意我这个结论,他跟林黛玉是来真的,他就是爱她,他今后就要娶她为正妻,他是毫不动摇的。在那个时代,那个社会,作为一个青年公子是很了不得的,他不但自由恋爱,要自主婚姻,而且他专一。他对丫头可以轻佻,他对黛玉哪怕是同在一个榻上,完全没有邪念,没有任何亵渎。他和黛玉的爱情是圣洁的。

那么更高的一个层次,第五个层次,就是他追求诗意的生活,他融进宇宙,他能以真情对待无情。脂砚斋有条批语,她说在全书最后有情榜,情榜给这些人物还有考语,林黛玉的考语是“情情”,第一个“情”是动词,第二个“情”是名词,就是林黛玉她只对她动情的人赋予感情。宝玉是“情不情”,他爱林黛玉不需要说,但是他对那些其他的人物都给予泛爱,乃至于对待花草树木,天上的月亮,河里的鱼儿,他都想和它们对话,他具有宇宙大爱。

因此《红楼梦》的第三十回值得我们一读再读。你就可以把贾宝玉这个角色他的复杂的立体的,但是又层次分明的人格把握住。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