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漫思》-文/水杉

美文读物 壹听FM 第110期 2018-09-03 创建 播放:36164

介绍: 原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鲸蓝书店

这几天夜里常常下雨。

有时尚在傍晚,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在下班后的黄昏,天还未完全黑,像是走在夜路上手里还紧紧捏着的手机屏幕,不是略有灼目感的透亮,而是灰色里留有一丝薄光。这时,间或会划过极快的一道闪电,你甚至会认为是自己的错觉。而秋天的雷也是似有似无的,在闪电的白光过后,听到了...

介绍: 原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鲸蓝书店

这几天夜里常常下雨。

有时尚在傍晚,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在下班后的黄昏,天还未完全黑,像是走在夜路上手里还紧紧捏着的手机屏幕,不是略有灼目感的透亮,而是灰色里留有一丝薄光。这时,间或会划过极快的一道闪电,你甚至会认为是自己的错觉。而秋天的雷也是似有似无的,在闪电的白光过后,听到了响声,便是雷公来扣门了。随后,不容分说地,那零星细碎的点滴便落在地上,提醒你重新查看一下出门时手里有没有拿伞。

李商隐在他的《细雨》一诗中写道:

气凉先动竹,点细未开萍。

碰到这样的雨,回想起这样的诗,只能说一千多年前的诗人笔下的文字生出的情思,和眼前的气象完全势均力敌。迷离雨丝纷纷,秋之境界全出。

有时则到了入夜很深的时分,你若有日省吾身的习惯,在暮色微紫的夜,独自坐在窗前台灯下,手持极淡极淡的清茶,一面轻轻呷饮,一面凝思。就在这几饮几思间,搁浅在心底的琐事,白天忙碌奔波的辛劳,都如同杯中的茶叶,随着氤氲的茶香,在几浮几沉中渐渐地尘埃落定。

像是一个事先约好的朋友,雨还是如期到来了。四周越是安静,雨的脚步越是清晰又砉然。在外面的窗沿上,在檐角边,在花叶间,在树木上,在托举一切事物的大地上,似随意无痕,又跫然有序地敲下别致的音符。

当然,如果你被纷扰的凡尘一时迷障了心和眼,那么,此时的雨在你听来亦是烦乱无章的,甚至令你积郁愈深,焦躁难抑。

然而雨越来越急,越下越大。不管你欢喜还是反对,雨就这样来了。秋天的雨是带着使命来的,它要为三伏天累积的一切狂热清算后帐。

谁说海子说的就一定是对的呢——『远方除了遥远,一无所有。』这样空虚的诗歌,同样来自遥远的远方啊。所以,远方有诗。

我说,远方也有雨。眼前的雨,它一定也是自很远很远的远方迁徙而来的吧。这世上的万事万物,也都是迁徙而来的吧。

在这秋天,候鸟就要开启今年的旅程,结伴去往温暖的南方。而在春天,鳟鱼和鲑鱼则浑身充血一般地群集而上,逆流到达最初出生的地方,完成它们任性而倔强的回归。

它们的迁徙多么单调乏味。每年都走着固定的路线,命运的起落也是造化的轨迹。

但雨是多么自由自在,随心随意。它乘着风的阶梯,坐在宇宙间最大的过山车上,从几万英尺的高空滑翔而下,享受了极致美妙的刺激。

它从美利坚的西海岸浸润了沙砾,又在广袤的北欧平原上空越过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辗转来到亚细亚沙漠里的绿洲,下一站裹挟了好望角狂乱的风暴,还不忘啜饮南太平洋海岛的诗意,最后随心所欲地降临在这个星球上任何一处它想要降临的地方。

雨拥有上帝一般睥睨众生的权力。它的歌唱与行吟,是另一种给予万千生灵的洗礼。或细密,或倾盆,或疾驰,或漫步,无一不是润泽的力量和声音。

生活在这世上的人,夜里感受到了雨,欣然和悲伤的情绪,也是常常随之而至的。还是李商隐,以一句『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滋养了千百年来山水相隔的恋人的心灵,给自己,给所有离别的人们,以最坚定的憧憬和最朴素的安慰。

依然不能忘了海子。当你读到他在雨中清洗了自己的骨头,在月光下欲言又止,你在心底默念上几遍他的诗句,你终于知道了那种不可言说的美:

雨是一生的过错,

雨是悲欢离合。

雨意渐止,雨声渐歇。诗读完了,茶也尽了。眼前的雨和心里的雨都停了。只剩下几乎听不到的无节奏的滴答,轻轻挠着耳膜。

推窗向下望去,只见一地落叶叹息,如此惨淡。

背景音乐:
Xeuphoria - We are all kind of weird, twisted and drowning
Key Sounds Label - evening breeze -Piano Arrange Ver.-

更多节目 全部>

网易云音乐多端下载

同步歌单,随时畅听320k好音乐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