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器物》-文/雪小禅

美文读物 壹听FM 第93期 2018-04-28 创建 播放:45724

介绍: 喜欢逛旧物市场。逛这种市场的多是中老年人。人到中年,心境渐渐老下来,如秋后的柿子,经了霜冻,反倒甜了,形状不似年轻那样鲜美,却自有一种踏实与朴素。

那些质朴的、古拙的、敦厚的器物让我欢喜。就像喜欢日本那种清简的情调:草不着色、纸不印花、木不涂漆。那种朴素得让人心动,心疼。让人想起川端康成笔下的雪国,冰清的少女...

介绍: 喜欢逛旧物市场。逛这种市场的多是中老年人。人到中年,心境渐渐老下来,如秋后的柿子,经了霜冻,反倒甜了,形状不似年轻那样鲜美,却自有一种踏实与朴素。

那些质朴的、古拙的、敦厚的器物让我欢喜。就像喜欢日本那种清简的情调:草不着色、纸不印花、木不涂漆。那种朴素得让人心动,心疼。让人想起川端康成笔下的雪国,冰清的少女,殉情的少年。

淘过一件粗木家具。有明显裂纹,上面的雕花全斑驳了,桌面上还有油点。谁曾在上面摆过东西吃过饭呢?朋友建议我涂上清漆,这样看起来会新一些,我执意不肯。那上面的气息有人间的烟火味道,用起来并不隔阂。

那些贵气的、流光溢彩的东西不能打动我。植物,我不喜欢大花的绚丽,小花小朵更耐人品味。器物,越是低调憨厚,越是简朴,格调便越高—八大山人的画简约,但模仿者终不能画出其味,是因为内心太繁芜。

还淘过一只粗瓷碗。敦厚的都显得羞涩了,像陕北汉子。古朴的旧、细细的裂纹,里面印着莲花。索性用来养了绿萝一枝。绿萝长在老瓷碗里,萌出的新绿像枯木逢春。

一个人对器物的审美与心态都映照他的内心。那些华美繁丰的器物,它的主人也有侵略感和挑衅做派,他们家一定是金碧辉煌的—灯要千头,墙面贴满玉石,门要纯铜。连保姆的眼神都闪着大理石的冷光。

我喜欢那样的家—四白落地,挂一张淡雅的山水画。屋顶用木头条钉成。木要原木,不上色。窗帘是亚麻的,有淡淡的纹理。器物要又老又旧。窗边摆着古陶,笨笨的样子,里面插着残荷、菖蒲、芦苇……家具是旧的,老木匠用最老的方式打制成的,几乎没有光泽……一面墙全是书,书五成新,有的还残破了,没有那种几十本成套烫金的书。每本书都是仔细挑来的,自己曾经在上面涂涂画画。

喝水的杯子也是素白的,茶要清。坐在窗前发呆,听着黑胶唱片,窗外种了法桐两棵、银杏一棵、海棠一棵、山楂一棵,一转身可以听见云雀在叫,那叫声是绿色的,染着屋内的老器物。那些器物渐渐有了主人的性格—不张扬,却自有独特的温度与气质。

那样的日子是有肌理的。那些器物,在肌理的最里层,散发着只有我能看到的光。

背景音乐:
勝又隆一 - ありがとう

更多节目 全部>

网易云音乐多端下载

同步歌单,随时畅听320k好音乐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