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洒自如:四大女诗人【大唐 林青霞】

人文历史 你好,中文系 第5期 2017-02-14 创建 播放:48235

介绍: 文案:及耳
讲述:及耳
制作:及耳
上一期我们说了“大唐王祖贤”,这一期来说一说“大唐林青霞”。
林青霞塑造的人物众多,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或者说她打入内地市场并且脱去“琼瑶女郎”标签,最为八零后、九零后熟知的,却是雌雄莫辨的“东方不败”。
而今天要说的,也是一位雌雄莫辨、豪放豁达的女神。

她叫做李冶。字季兰,有的文...

介绍: 文案:及耳
讲述:及耳
制作:及耳
上一期我们说了“大唐王祖贤”,这一期来说一说“大唐林青霞”。
林青霞塑造的人物众多,但我印象最深刻的,或者说她打入内地市场并且脱去“琼瑶女郎”标签,最为八零后、九零后熟知的,却是雌雄莫辨的“东方不败”。
而今天要说的,也是一位雌雄莫辨、豪放豁达的女神。

她叫做李冶。字季兰,有的文献上将她误称为李秀兰。
李冶同样名门之女,也有做官的父亲,但她和“大唐王祖贤”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薛涛是家道中落无奈卖身,而李冶是她父亲把她送进道观去的。

这件事还要从李冶六岁的童年说起。
民间有句俗语,“三岁看小,七岁看老。”
李冶的父亲很精通儿童心理学,又望女成凤。他抱着女儿在庭院里看蔷薇花,叫她作诗一首。
在汉代,蔷薇又名买笑花,到了唐代,这样的花也饱含着动人的别样情致。
李冶随口而出,并成为名句:
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
已看去鬓散,更念木枯荣。
她的本义大概是说蔷薇花繁乱的开放,搅得自己心思繁杂。
而父亲却把构架花枝的“未架”听成了新嫁娘的“未嫁”,又因为蔷薇花多层的含义,于是意思就彻底变成还未到嫁人的时刻,心里却绮思无限。
本该笑不露齿的大家闺秀,到了女儿嘴里,分明成了不守妇道的待嫁新娘!
所以可以想象,这样一段有歧义的话从一位只有六岁的女童嘴里说出来,有多么的惊世骇俗。
李冶的父亲觉得女儿异常早熟,他极为生气,非常担心成年后的女儿会成为“失行妇”,扫家门颜面。
于是,没过几年,就将十一岁的女儿送去出家。
到这里,也有别的说法,有的说,李冶确实做过违背夫家的事情,娘家人为了遮盖丑事,便封锁消息,将女儿送去了道观。
那时的出家对于女性而言是很世俗化的一件事,许多贵女也都有女道士的身份,比如太平公主。比如古代四大美人之一的杨贵妃,也有真人称号。
出家的生活没有闺阁之中那么多的约束,既没有父母的唠叨、又没有夫家的威压、更没有子女的牵绊。
在道观之中,甚至可以接触到许多异性、许多达官贵人,这在当时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中唐时期很盛行道教文化,甚至可以说道观是一个文化中心,相当于欧美国家的文艺“沙龙”,我们今天的“酒吧”、“书吧”。
李冶在其中属于很放得开,男性缘很好的那一类。
在《唐才子传》之中有她的记载,说她“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
意思就是她长了一张非常漂亮的脸蛋。情商也非常高,又是名门之女家中对她前期培养很好,所以多才多艺。
另外她非常善于写诗,尤其是古人最爱的酬赠诗,因为具有才气,被认为像男子一般豪放,连超然物外的“茶神”陆羽也对她倾慕有加,都说她是“女中诗豪”,后来当朝皇帝唐玄宗还特意召她进宫。
李冶的代表作品叫做《八至》。很多人都听过,只是不熟悉作者而已。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读出来连我都莫名耳熟,现在好些句子都有化用她的成分。
诗中举的例子浅显易懂,说的其实是处世哲学:
最近的距离与最远的距离就是东边与西边,如果你不走到东边,我不走到西边,那我们就不会有距离。
水深一点水浅一点就像溪流,有的地方清澈透明,有的地方浑浊难辨。
天上最高最明亮的要不是太阳,要不是月亮,但都那样遥不可及。

诗里告诉我们:等到身上的棱角锋芒被磨平,从此之后不管做什么,都开始保持中立不亲不远,这时你会发现,独善其身才是最适合的生活方式。
如果说前三句你听了觉得意犹未尽,那最后一句六个字完全是好结局。
夫妻之间没有血缘,所以关系要不很亲密要不很疏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