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昆仑山下等花开》-文/kako

美文读物 壹听FM 第62期 2017-09-06 创建 播放:107052

介绍: 从我家的阳台向外望去,可以看到昆仑山。

这里的孩子们从小见惯了昆仑山,也就没有太多神秘的想象,一直以来他就在那,像是身边的杨树一样寻常。更多的时候,他是我们判断天气的依据。

昆仑山上白皑皑,阴沉沉的,那是要变天了,多半会下雪;山顶的白色慢慢少了,映着金灿灿的阳光,一定会有好天气。

每年都会有无数的人和车,在这...

介绍: 从我家的阳台向外望去,可以看到昆仑山。

这里的孩子们从小见惯了昆仑山,也就没有太多神秘的想象,一直以来他就在那,像是身边的杨树一样寻常。更多的时候,他是我们判断天气的依据。

昆仑山上白皑皑,阴沉沉的,那是要变天了,多半会下雪;山顶的白色慢慢少了,映着金灿灿的阳光,一定会有好天气。

每年都会有无数的人和车,在这座小城市休整,准备物资,然后慢慢的向昆仑山走去,慢慢消失在山中,一天,两天,有时候是三天,最后他们会到达拉萨。
我有时候也会想,昆仑山的深处有什么,会不会有老神仙。

但更多的时候,我只看他的外表,总希望他露出原有的土黄色,希望白色少一点,这样我们就能有个风和日丽的夏天。

我们很珍惜高原的夏天,尤其是孩子们。能吃雪糕,吃西瓜和玩水的季节特别短暂。即使是最热的时候,晚上天一黑,出门是要穿件薄外套的。我们期待夏天的雨,又怕雨会来,大人们说,气候太干燥了,多下些雨该多好,孩子们希望雨不要来,一下雨,就会降温,还没穿够短袖,夏天就要匆匆过去。

这短暂的夏天里,我们总要等花开。那是夏天的信号。最常见的花,我们习惯称作“八瓣梅”,有些人会叫它“格桑花”。

每年夏天,小区里会有大片大片的八瓣梅盛开,白色,紫色,粉色的最多。八瓣梅还是花骨朵的时候,小女孩们会摘下一些,轻轻一捏,里面的液体会喷在手上,那是爱美的小女孩的“香水”。再等两天,花开了,是玩过家家的好时候。花朵变成了发卡,变成腰饰,变成了“小餐桌”上一道道“美味”。

再后来,美味变成了残羹剩饭,发卡落在地上干枯卷曲,腰饰变成脏兮兮的黑色,夏天便要过去了。
我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年夏天,很多人突然对八瓣梅的花粉过敏,一时间,大家纷纷远离这再常见不过的小花。社区只好清理了小区里几乎所有的八瓣梅,移了些榆树和沙枣树来。榆树上有榆钱,沙枣花很香很香,可是夏天的白色,紫色和粉色,再也不见。

年复一年,昆仑山上下雪了,又化了,夏天来了又走。

去年夏天,我们开车进藏,在昆仑山口停下来拍照休息,小时候去拉萨玩的记忆特别模糊,几乎什么也记不得了,所以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触到昆仑山,即使每天都能看见他,但那一刻依旧充满了新鲜感。

昆仑山口的风很大,温度也不高。身边拍照的人都穿着冲锋衣。即使是七月,昆仑山上依旧很冷,可是我们远远地看着他,就知道夏天来了。我们看到他,就看到了四季。很多年的时间,我们都看着昆仑山变换自己的模样,无声的告知我们,风来了,下雪了,花开了。

我忽然想起那些八瓣梅。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我知道,他们总会在某个角落,安静地盛开。

bgm:
Denean - My Heart

更多节目 全部>

网易云音乐多端下载

同步歌单,随时畅听320k好音乐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