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轨》-文/靛蓝色

美文读物 壹听FM 第54期 2017-07-11 创建 播放:95452

介绍: /有删改

我的父亲寥寥几次跟我提起他19岁那年出门讨生活,差一点被火车轧死在铁轨上的事情。

当时他想去武义找姐夫学木工。但他身上没有钱买火车票,就只能沿着铁轨一路走,走了一天一夜。天亮的时候他又饿又累,手脚无力直挺挺地摔倒在铁轨间。

他能听见火车从远处呼啸而来,但是他浑身没有力气无法动弹。他拼尽全力从铁轨上翻滚出...

介绍: /有删改

我的父亲寥寥几次跟我提起他19岁那年出门讨生活,差一点被火车轧死在铁轨上的事情。

当时他想去武义找姐夫学木工。但他身上没有钱买火车票,就只能沿着铁轨一路走,走了一天一夜。天亮的时候他又饿又累,手脚无力直挺挺地摔倒在铁轨间。

他能听见火车从远处呼啸而来,但是他浑身没有力气无法动弹。他拼尽全力从铁轨上翻滚出去的最后一秒,火车的铁轮“桄榔桄榔”从他耳旁疾驰而过。他躺在地上哈哈大笑,一边笑着一边不自觉地淌泪。

“如果不是命大,我可能当时就死了吧。”他跟我说的时候神情淡然,好像说的不是他自己。但是每次听他说完这句话,我都能隐隐感觉到,父亲好像在他自己的回忆中,又死了一次一般。

后来我明白,当我们说着过去的那个自己的时候,我们是带着对自己的缅怀的。昨日之我,毕竟还是走失在了杳杳远去的时光的烟波里。我们回忆的时候,就像是摇着招魂的铃,想把失去的自己找回来。但是昨日之我,永远都回不来。

我第一次见到真正铁轨的那一年,也是19岁。那一年我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上学的时候,父亲陪我去杭州城站坐火车,然后一起去大学报到。那是我父亲最后一次送我上学。

从拥挤的候车室走入登车的站台的时候,我看见了许许多多平行的铁轨。延伸的铁轨刺向远方,像一架架爬往未知的梯子。我目力所穷之处,是我不再熟悉的村落和城镇,是不曾哺育我的山峦和江河,那么陌生以至于我满心都是踌躇和不安。

火车缓缓驶离月台的时候,我看见许多送行的人在月台上和亲人挥手作别。昨日之我藏在那人群之中,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之后就转身不见了。从此以后,我的生命中慢慢地填满了聚少离多,填满了奔波劳苦,填满了不屈服。但是,我也从此成了父母思念的眼眸中再也浇不灭的渴。

我此生走过很多的铁路,在一节节各异的车厢里,在一个个相似却不同的日日夜夜。我的身份,慢慢地变为一个流浪的旅人。我去过很多的城市,见过很多的人,但是每个城市都没有我的家,所有遇见的人都不再是家人。我曾经想要四海为家,但是走过四海,我最深的念想却成了回家。

然后我回了家,依旧是温馨的家,依旧是三个人的家。然而这个家已经不是之前的家。父母垂垂老矣,慢慢地找不到工作,会催促我娶媳妇,会在深夜难以入睡沉沉叹息。然后我成了那个必须要离开家的人。

原来就算是那个最爱的家,也有推我离开的理由。那个我最爱的家,慢慢地也变成了一个站台。有一架无形的铁轨从家门口刺向外面的世界,像一架通往未知的梯子。

“如果不是我命大,当年我可能就死了吧。”我的脑海里偶尔还是会浮出父亲说的这句话来。

我想父亲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或许有庆幸自己死里逃生的侥幸,但其实他更想告诉我的是,无论之前发生过什么,人生这条铁轨还是要接着走下去。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昨日之我如果回不来,那就只能让他在过往的风尘中,潇潇洒洒地走。我可以遗憾,可以缅怀,但我不能沉溺。

原来,我一路的旅途都是离别。我在每一个站口跟昨天的自己挥手作别,然后再次踏上通往远方的铁轨,一路大笑一路流泪。我每天都在跌倒和失去,痛苦和悲呼,但是我没有选择,我只能继续往前走。因为或许在下一站,会有我一直想回的家,会有我停留一生的理由。

bgm:
中西亮輔 - 有哉と美月
出羽良彰 - Cry for the moon
やまだ豊 - やわらかな光

收起
节目包含歌曲列表(1首歌)
加载中...

更多节目 全部>

网易云音乐多端下载

同步歌单,随时畅听320k好音乐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