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回】宝玉史湘云沦为乞丐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129期 2019-01-18 创建 播放:4509

介绍: 第一百零七回:“饥怡红寒冬噎酸齑,寒枕霞雪夜围破毡”。

宝玉和史湘云遇合以后,后来又经过一番曲折回到了京城,他们就和那些叫花子、讨饭的、乞丐们在一起,白天乞讨,晚上就在堆子里面来渡过寒夜。堆子就是京城城门外头,或者是一些街头胡同口半截墙所围起来的那么一个肮脏的空间,那么乞丐们因为无家可归,经常就在晚上聚集到堆...

介绍: 第一百零七回:“饥怡红寒冬噎酸齑,寒枕霞雪夜围破毡”。

宝玉和史湘云遇合以后,后来又经过一番曲折回到了京城,他们就和那些叫花子、讨饭的、乞丐们在一起,白天乞讨,晚上就在堆子里面来渡过寒夜。堆子就是京城城门外头,或者是一些街头胡同口半截墙所围起来的那么一个肮脏的空间,那么乞丐们因为无家可归,经常就在晚上聚集到堆子里面去烤火,在那睡觉。

那么贾宝玉竟然沦落到了这种地步吗?大冬天没有吃的,就噎酸齑,齑就是腌咸菜的缸里面所剩下的那些咸菜渣子,每到冬日,京城的老百姓就会腌酸菜,把酸菜掏光了以后,就剩下一些酸菜渣子,就会倒在堆子里面。宝玉当年过得是何等荣华富贵的生活,现在就沦落到当乞丐,晚上实在饿得没办法了,就抓起堆子里面的这种酸菜渣子往嘴里放来充饥。那么衣服也很单薄了,秋冬一来,寒风一吹,怎么御寒呢?他跟史湘云就不但是噎酸齑,就从堆子里面捡起那种,不知道哪个人家扔来的破毡子拿来围在身上御寒。

有人会说,你是不是太夸张了?你真脑洞大开,你怎么想得出来,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能这么惨吗?不是脑洞大开,这词不是我想出来的。还记得前八十回里面的第十九回吗?写什么情况呢?宝玉在宁国府看戏,那个戏文唱到热闹不堪的地步,两个府第当时荣华富贵到了连这个王孙公子都难以忍耐的地步,都觉得无聊了,就让他的小厮焙茗陪他去到袭人家里看一看,当时荣国府给袭人放假了,允许她回家探亲。他们就突然到了袭人家里面去,袭人家原来非常穷,所以把她卖掉了,卖到荣国府当丫头。后来她哥哥有一点出席,哥哥花自芳就使家道恢复到了小康水平,所以宝玉和焙茗去了她那以后,她家里也不是特别贫穷了。但是迎进宝玉以后,袭人家虽然在过年,也摆满了各种过年的食物,但是袭人就觉得,你既然到了我们家,总得给你点吃的,招待一下,可是看来看去总无可食之物。

这个时候脂砚斋就有一个批语,她这么说的,“补明宝玉自幼何等娇贵,至此一句,就是袭人觉得总无可食之物。留与下部后数十回“寒冬噎酸虀,雪夜围破毡”等处对看,可为后生过分之戒,叹叹!”所以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不是我们在续《红楼梦》的时候凭空想出来的词句,这就是原来曹雪芹在八十回后亲笔写下过的词语。脂砚斋编完了全部书稿,所以在第十九回写批语的时候,她就想起来了后数十回有“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这样的描写,她就引用了后面这样的字句,所以这绝非探佚者、续书者杜撰出来的,就是曹雪芹的原笔原意。

他就写到宝玉和史湘云最后在京城就入了花子群,夜里就在堆子里面过夜,饿了,就抓一把酸菜渣子往嘴里搁,冷了呢?就抓过一片破毡子围在身上来御寒,就是这样的处境。那么为什么前面第三十一回说“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呢?他们两个虽然确实一人有一个麒麟,当花子了,他们两个还把麒麟珍藏在破衣服里面,不让别人发现。他们双星,双星就是古时候对夫妻的一种别称。但是他们还很年轻,那个时候不会多老的,怎么会白首双星呢?

那么第一百零七回就写到,他们有一天就互相对望,就发现他们俩的头发,因为在江南的时候,流浪当中,山里待得久,吃盐少,都成了二白头,回到京城以后,竟一夜成了白头翁。所以他们年龄虽然不老,可是已经是满头白发了。所以叫做“白首双星”,这样他们就在艰难困苦当中继续他们的人生之旅。

那么他们就决定正式加入花子这一行,当时史湘云就说:妙极,怎么不是活着呀!那元妃姐姐在宫里头活得就真那么舒坦吗?就是咱们过去荣华富贵又怎么样呢?让咱们高兴的也不是那些个锦衣玉食,倒是那些随意而为的时候。她说,你还记得我说过两句话吗?一句是“唯大英雄能本色”,一句是“是真名士自风流”。宝玉就笑道:如何不记得呢?更记得我们同聚园子里芦雪厂吃鹿肉,颦儿走过来说的:“那里找这一群花子去!我为芦雪厂一哭!”那时不独他不懂得,就是我也不懂得,花子也有花子的快乐! 两人在南边时候还说过,说他们回到京城以后,要找袭人,找小红,找茜雪,找靓儿,求得他们帮助。如今走在京城街上,忽然觉得只要二人能相依相偎,入花子行,便可快乐逍遥!

所以在晚清有一些人在他们的笔记著作里面,他们看到过旧时真本,里面就写到宝玉后来沦落为看街兵,看街兵经常也是由花子来担任,就是一些街巷,一些商户凑点钱,请这些流浪汉晚上来守夜。那么他们看到过这种情节,而且也看到过史湘云再醮,再醮就是寡妇再婚,嫁给了贾宝玉,看到了他们两个成为乞丐,这样的情节,那么可见这样的版本确实存在过,和120回的版本完全不同。

那么你欣赏120回《红楼梦》,你也是对的,120回《红楼梦》到现在也是一部古书了,流传得很久很广,也很有人喜欢,也有一种说法认为120回《红楼梦》就是曹雪芹本人写的,从头到尾都是他写的,后四十回也是他写的。那么你这种看法,我也很尊重,但是现在我要跟你指出来,我们现在经过考证就知道曹雪芹的《红楼梦》就是108回。到八十一回是第九个情节单元的结束,后来还有三个情节单元,还有二十七回。

现在我们就讲到了全书即将结束的时候了,就是一百零七回就讲到了宝玉和史湘云的遇合,以及后来他们成为乞丐的情况。你不要表示惊讶,你那么欣赏120回《红楼梦》,认为后四十回就是曹雪芹自己写的,那么我请问既然120回都是他自己通稿的,他为什么还要保留第三十一回后半回的回目叫做“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后四十回里面根本没有这样的内容,根本没有再写到金麒麟的事情,更没有写到一对夫妇因为麒麟而相爱相守,更没有写到两个人都白了头发。一个人如果他写了120回《红楼梦》,他后面四十回写成那个样子,他通稿的时候,他应该把前面三十一回后半回的回目改掉。所以这种文本现象还是充分说明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的原笔原意,是另外的人在八十回后补上去的。虽然补了后四十回,但是他们前面一些伏笔也没有改,像第三十一回后半回的回目,他也还保留。所以你喜欢120回就继续喜欢,但是我现在还是要反复跟你强调《108回红楼梦》才是曹雪芹原笔原意的《红楼梦》。

我们说到《108回红楼梦》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它前后照应得非常严密,一再地告诉你,曹雪芹的这个文本,它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前面有时候好像随便写下那么一笔,出现那么一个人物,似乎没有什么深意,实际上往往都是一个伏笔。在下半部都会一一照应,所以它第三十一回后半回的回目是一定要在八十回后加以照应的。

有人没有民族文化自信,总觉得人家写一个小说,哪有那么严密照应的!你是不是也说得太邪乎了?但持有这种观点的一个年轻人,就曾经跑到我面前来,说他刚看了爱尔兰作家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当然他看的是中文翻译本。他说,哎呀,不得了,你看人家这个作家,整个书名是一个大的隐喻,每一章是一个中等的隐喻,每一段是一个小的隐喻,每一句是一个细微隐喻,没有一句是废话,不得了的文本。

乔伊斯的《尤利西斯》确实是一个人类文学史上的奇葩,确实是一个精致的文本,不得了,但是你要懂得我们的老祖宗,二百多年前的曹雪芹,用我们的方块字,所写下的《石头记》,也就是《红楼梦》这个文本也是非常精致的。不是说只有爱尔兰他们的作家才能写出精致的文本,我们这个民族的作家一样能写出精致的文本,而且乔伊斯是一个近代作家,曹雪芹是二百多年前的一个古人,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比他写作《尤利西斯》要早很多年。所以你就要坚信曹雪芹这个文本,它是呕心沥血的一个文本。他自己就说了,字字看来皆是血,用了十年的功夫,十年辛苦不寻常,作者既然这样精心的结撰,我们阅读的时候就要对文本细读,就要仔细的来揣摩来咀嚼,来体味其中复杂的况味。所以《108红楼梦》虽然后来它八十回后的一些文字迷失无稿了,但是我们通过探佚,以续书的形式是可以大体呈现出它原来的面貌的。

那么你就要注意到,在你所看到的现在这个《108红楼梦》的文本里面,八十回后对八十回里面的几乎所有的大小伏笔都尽可能有所照应,我不可能把整个所续的后二十八回一句一句念给你听,我只能概括的讲,那么已经讲了很多。

再补充一些,你比如说这个贾政,贾政还记得吗?在第二十二回,做灯谜的时候,他也提供了一个灯谜让贾母去猜,他的灯谜怎么说的呢?“身自端方,体自坚硬。虽不能言,有言必应。”谜底是砚台。其实这就体现了贾政这个人的性格,他很方正很僵化,不是一个能够灵活变通的人,所以到八十回后,就写他的结局,他跟王夫人都被流放到南方的那个烟瘴之地,就是那种地方一天到晚地里面往上蒸腾着有毒的气息,流放到那去了。可是他还忠心耿耿的去维护皇帝的利益,人家跟他说,贾元春已经死掉了,他不信。他说,听说皇帝后来从潢海铁网山回銮,回京城的时候,元春的版舆在队伍当中也跟着前行。皇帝皇家既然没有宣布贾元春死掉,那么我就不能认为她是死掉了。

其实贾元春给他们托了梦了,可是他宁愿相信皇帝遮掩事实的那种做法所造成的假象,他也不相信真正存在的事实。到了那个地方,皇帝都已经抛弃他了,他的哥哥贾赦和邢夫人流放到北方的苦寒之地,都已经冻饿而死了,他还要去为皇帝效忠,觉得观察到当地的一些情况,应该向皇帝汇报,给皇帝出一些主意,怎么改善当地的情况。没有好的纸张,就用土纸来跪着写奏折,而且苦苦哀求那些看守他的官员能够传递到京城,传给皇帝,没什么人理他。最后他总算是把他用土纸写的这些奏折想方设法让皇帝看到了。皇帝怎么样呢?大怒,等于是用厕所的草纸给我写东西,你什么东西呀!立刻下令,让他和王夫人自尽,就叫做赐死。所以贾政就是这样的下场。之所以安排这样的下场,就是跟前面的伏笔相呼应,像二十二回,他把自己比喻成一个坚硬的僵化的砚台,就是一个依据。

那么大家还记得在前面有一回写贾母领着宗族的人在大观园的凸碧堂,凸碧山庄围坐中秋赏月。在这一回里面,就写他们团聚过程当中,宝玉、贾环、贾兰各写了一首诗,这个诗在曹雪芹文本里面暂时留有空白,脂砚斋在他编辑的手记里面有记录,说是等着曹雪芹来补上这三首中秋诗。那么到头来,曹雪芹也没有能够补上去。所以在《108红楼梦》和120回的《红楼梦》里面就都说是他们三个写了诗,可是都没有呈现这个诗的诗句。虽然没有呈现,可是里面有一些细节,历来令阅读者感到困惑。就是这个贾赦他忽然就拍着贾环的肩膀夸赞,说你的诗写得好,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派,甚至说以后家族的爵位就一定要由你袭去了。

而这一回的回目叫做“赏中秋新词得佳谶”,这个回目在所有的版本里面,这一句都是这样的,你现在看到120回的回目当中,前面的第七十五回后半回回目就是这样子,那么在《108红楼梦》里面也是这样子,这个回目值得推敲了,就是在赏中秋的时候,写了新的诗歌,结果就有一个佳谶,谶就是预言,佳谶就是一个好的预言。这个好的预言是什么呢?在故事流动当中,他写出来了,就是说贾环因为他的那首诗有一种特殊气象,所以贾赦就看出来了,就觉得是一个佳谶,是一个好的预言,就认为他今后能够袭爵。

那曹雪芹他设置这样一个回目,他里面写这样的情节,难道是大笔一挥随便一写吗?不是的,这就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它是一个伏笔,说明什么呢?说明贾氏宗族虽然败落了,但是也会出现一些个别的,回黄转绿的现象。因此在后二十八回的第一百零七回里面,就有这样的文字,说是贾氏一败涂地,难道就无阴阳旋转又侥幸富贵的?却也难说。按那年中秋,贾母领府中人在凸碧堂赏月,先有宝玉、贾兰各赋诗一首,后贾环技痒,也趁机作得一首,贾赦看了竟大为褒奖,以至以为是一大佳谶,说:“以后就这样作去,方是咱们的口气,将来这世袭的前程,定跑不了你袭呢。”

在故事的那一回的语境里面,这话是很古怪的,因为书里写得很清楚。荣国府荣国公死了以后,爵位是由贾赦来袭了,那么贾赦如果死了,应该由他的儿子贾琏来袭,那么贾琏也死了,他还有一个儿子就是贾琮,贾环是他弟弟的儿子,而且是他弟弟小老婆的儿子,怎么会荣国府的爵位要落到贾环头上呢?这不太离奇了吗?可是经过周先生指导我进行探佚做推敲,就判定这确实就是一个伏笔,贾环当时写的那首诗确实就是一个佳谶,怎么应验的呢?

那么在一百零七回里面就这样来说,却是为何?据石头所知,因为整部书是用石头下凡以后所经历的一番梦幻,这样的口气来写的。所以就是这样的叙述口气,说:“据石头所知,户部任贾环为养生堂主后”。就是养生堂堂主后来死掉了,贾环跟别的继承人竞争,最后居然他当上了养生堂的堂主。当了这个堂主以后,某一年因为这个皇太后元宵节亲到养生堂怜恤孤血,垂旷古之恩典,施万世之福德。小说里面总是隐隐约约出现一个太上皇,太上皇的正妻皇太后也还活着,那么这个皇太后就在养生堂去行善,这在当时皇家是常有的一种做派。

那么在那个情况下,贾环就呈进颂诗一首,皇太后就慈颜大悦。回宫以后就跟皇上说了,书里写皇帝对太上皇皇太后是至孝至顺,所以听了皇太后这么一说,他就命令下面的机构把贾环的履历报上来。报上来以后,看了以后,就有这么一个说法:“其父虽诛”,因为他的父亲贾政已经被赐死了。但“其祖乃开国功臣,其行事行文不似乃父,甚肖其祖。”皇帝故意要这么说了,说他竟“能令皇太后大展霁颜,尤为难得。”因为他让皇太后开心了,皇帝当然觉得等于你帮我做了一件孝顺的事情,很好。就“着即将贾氏爵位恢复,由此子承袭,授以五等将军。”

所以《108红楼梦》它的前后照应是严丝合缝的,前面既然写了新词得佳谶,那么在后面就一定加以照应。在一百零七回就照应了前面新词得佳谶这一回的伏笔,贾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居然袭了荣国府后来失去的爵位,当然他后来这个爵位比较低,低也是一个爵位,五等将军也不错。

那么一百零七回的行文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神瑛已归天界,石头亦回青埂峰下,故难以确凿其事,姑存此待看官诸君考证,谅亦不致讶怪。”那么这种写法在前八十回里面也是有的,记得贾宝玉和秦钟他们后来住进了一个庵寺,秦钟和智能儿就爱得死去活来,后来还被宝玉发现,宝玉发现以后,那么秦钟当然就很难为情。那么宝玉就说,他晚上要找秦钟算账。

这个时候,《石头记》,也就是《红楼梦》,它就有一个这样的叙述方略。那么这是前面第十五回,作者在叙述的时候,就用了这样的句法,就说后来秦钟和宝玉他们也都安歇了,当时凤姐在里间,秦钟和宝玉在外间,满地下皆是家下婆子打铺、坐更,凤姐因怕通灵玉失落,便等宝玉睡下,命人拿来塞在自己枕边。宝玉不是临睡以前跟秦钟开玩笑说要找他算账吗?那么请注意第十五回的叙述文字,说“宝玉不知与秦钟算何账目,未见真切,未曾记得,此系疑案,不敢纂创。”就用了这样的笔法,所以到了第一百零七回再次用这样的笔法,也是很自然的,“那时神瑛已归天界,石头亦回青埂峰下。”贾环后来居然袭爵袭了五等将军。这个事“故难以确凿其事,姑存此待看官诸君考证,谅亦不致讶怪。”

那么你注意《红楼梦》整个文本,它当然整个写的是四大家族败落的故事,到后来真是死光光的局面,真是“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但是他在他的文本里面,他也有意识的点出来,人世间的事情大体而言都是会由盛而衰,由好变坏,由好到了。但是在绵延不断的世道推演当中,也会有一些回黄转绿,由坏变好的情况出现。我们就可以回想到开篇,第一回最后就有一个道士唱了《好了歌》,甄士隐当时听了以后就顿悟了,顿悟以后,他就为这个《好了歌》做了一番解释,他有一个《好了歌解》,我们来重温一下他怎么说的。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这就是由好变坏的一个例子,当年家里都是一群当官的人,上朝回来把上朝的记事板一放,满机子都是,可是现在呢?那个地方成了陋室空堂了。那么“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当年是豪华的歌舞宴请的场所,现在呢?是衰草枯杨。“蛛丝儿结满雕梁”当年雕梁画栋非常华美,后来败落了,结满了蜘蛛网了。可是请注意,这个时候就有一句往回说,叫做“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就是这种败落的厅堂,后来又被人接收了,这个人又富有了,又把它收拾出来了,碧绿的美丽窗纱又糊上去了。

“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这当然是写的青春女性,青春不再,由好变坏。“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这当然是一个凄惨的场景。可是下面呢?又跳回来。“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又有一个好的姻缘,一个婚姻的局面出现。那么“ 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这当然是由富到穷,由好到坏。“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这是由坏到更坏。“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这也是由好到坏,就是你一个家庭,你对你的子弟,好像你的培养挺得力的,挺有正确方法的,但是最后怎么样呢?这个子弟最后做强盗了。“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本来是一个富家小姐,要选择一个特别有钱的女婿来成婚,可是最后呢?没想到不但美满的婚姻没成,这个女子尽沦落到烟花巷成了妓女,这都是由好到坏。

“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当然也是由好到坏,本来当官了,还不错,觉得官还不够,还得往上爬,想了好多主意,结果怎么样呢?弄巧成拙,最后皇帝震怒,扛上枷锁了,成了罪犯了。但是又回跳一下,“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昨天还是一个冻饿的状态,穿一个破棉袄,冻得直哆嗦,现在当大官了,当大官穿一种紫蟒,就说明是品位不低的一个官,结果怎么样呢?嫌这个紫蟒太长了,就说他都有点承受不了这种当高官的快乐。

所以你看这个《好了歌解》多数情况是由好到坏,少数情况是居然又由坏转好,它不是一味的,都是由好到坏,它是一个很巧妙的写法。所以最后归结到“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古时候有一首诗,写贫穷的妇女,“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就是她一天到晚缝啊缝,而且都是用金线来缝。可是都是给别人去做出嫁的嫁衣,自己始终穿不上,贫穷到底。那么就借用这个唐诗的意韵来总结,说“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那么值得注意的是什么呢?就是在《好了歌解》里面,大体是八比三的这样一个比例,就是八种情况都是由好转坏,由富转贫,由青春转衰老,由欢乐转痛苦,但是也有三种由坏转好的情况,一个是“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一个是“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一个是“今嫌紫蟒长”。

值得注意的是第五回写宝玉到了太虚幻境,那么警幻仙姑请他听歌,就是红楼梦十二支曲,实际上是十四支曲,因为前面有一个引子,最后有一个收尾,收尾的这一曲叫做《飞鸟各投林》,是这么唱的:“为官的,家业凋零。富贵的,金银散尽。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合聚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生,老来富贵也真侥幸。看破的,遁入空门。痴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所以《红楼梦》写的是一个彻底的悲剧,最后的结局就是四大家族基本上就败落光了,就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但是请注意这个《飞鸟各投林》这一曲,它也是一个八比三的比例,八种情况都是由好转坏,但是有三种情况例外,一个是“有恩的,死里逃生”这是一个好现象。还有就是“分离聚合皆前定”,有分离,但是最后又有聚合,聚合是一件好事情,命中注定有时候还会聚合。当然还有“老来富贵也真侥幸”,这当然也是一个好的现象。他也是不把话说绝,所谓“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是讲整体而言,个别的,比如说像贾环就因为中秋节写了一首诗,新词得佳谶,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由于皇太后一个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他,最后他居然被皇帝恢复了爵位,荣国府最后袭爵的是他,成为个五等将军。所以《108红楼梦》是一个很精致的文本,它产生的比爱尔兰作家乔伊斯的《尤里西斯》要早很多。

在一百零八回的文本里面,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草蛇灰线伏延千里。也就是脂砚斋跟我们强调的,叫做文笔细如牛毛,一树千枝,一源万派,无意随手,伏脉千里,所以我们阅读《108红楼梦》就更能够增加我们的民族文化自信,就知道我们这个民族产生过《红楼梦》这样不得了的文本,我们这个民族的成员应该世世代代来阅读欣赏这样一个规律的文本。那么它也属于全人类,在整个人类的文明积累当中,《红楼梦》也是一座高峰。

那么下一讲,我就要给你讲到《108红楼梦》的最后一回一百零八回。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