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南怀瑾】寄情西湖,近乡情怯:佛学渊源与一份未竟的遗憾

人文历史 陈立·山水有相逢 第39期 2018-12-14 创建 播放:78824

介绍: 古语说,仁者如山,智者如水,山水有相逢。

大家好,我今天向大家讲述一个国学大师南怀瑾与西湖山水的因缘的关系,南怀瑾老师也因为西湖的山水,使他的生命轨迹发生了一些重要的转折。

南怀瑾老师在16岁那年来到杭州,进入当时的国术馆,其实是武术馆习武。当时的国术馆就是由前西湖博览会的部分房屋改建而来的,因此南怀瑾老师很早...

介绍: 古语说,仁者如山,智者如水,山水有相逢。

大家好,我今天向大家讲述一个国学大师南怀瑾与西湖山水的因缘的关系,南怀瑾老师也因为西湖的山水,使他的生命轨迹发生了一些重要的转折。

南怀瑾老师在16岁那年来到杭州,进入当时的国术馆,其实是武术馆习武。当时的国术馆就是由前西湖博览会的部分房屋改建而来的,因此南怀瑾老师很早就来到了北山路,而且跟北山路有很深厚的情感联系。因为老师的一生当中,第一次接触到佛学,也是发生在北山路。

北山路在秋水山庄的西边,有一个墙门一样的房子,上面写着先贤寺,先贤寺的最后一任主持,也是弘一法师的好朋友弘伞法师。当年南怀瑾老师在先贤寺门口遇到了一位先贤寺的僧人,不是弘伞法师,这位僧人就向南怀瑾老师介绍了佛学,并且也请南怀瑾老师去先贤寺阅读经文,讨论佛学。也因此,南怀瑾老师与佛学结缘,以至于后来在峨眉山出家,研习佛学,这个因缘就在北山路的先贤寺。

二十多年前,南怀瑾老师想将他收集到的那些古籍书籍全部捐献出来,在西湖边建一个南怀瑾图书馆。此前南怀瑾老师也托我前往桐庐的分水江上的一个小岛,叫做东沙岛的地方去看,那是一个风景非常优美、山清水秀的小沙岛。

最后老师觉得那个地方缺乏人文滋养,他还是觉得应该把这个图书馆建在西湖边,因为一个跟他个人的生命历程中的一些重要节点有关;第二,南怀瑾老师作为一个浙江人,也饱含着他对家乡的一份眷念和一份游子之心。

南怀瑾老师在海外漂泊许多年,他有一个收集古籍的习惯,因此收集了非常多的孤本,以及收集到了非常多的有价值的一些古籍书籍,这些对我们研究中国历史、中国文化的人来说,是一笔非常重要的宝藏。当时是二十多年前,杭州也正在建立自己的文化城市的关键时期,所以南怀瑾老师委托我与当时的杭州市政府去协商,看有没有可能在西湖边选一处地址,作为南怀瑾图书馆的地址。

他跟我说了以后,我拿着摄像机把北山路由断桥边一直到西泠桥边全部拍了一遍,老师最后选定的是闲地庵。闲地庵这个地方现在已经没有了,它现在在闲地庵的遗址上面,主要是一个变电站、一个垃圾收集站、一个公共厕所,还有一些园林工人的宿舍。面积不大,但是如果建成为一个图书馆的话,是非常合适的。

可是闲地庵正好位于北山路、葛岭路的交界口,它的后边就是北山路84号。因为考虑到省委宿舍的安全,还有当时对于海外赠送图书、建立图书馆的种种限制,南怀瑾老师的这个愿望未能实现。

南怀瑾老师除了对西湖有深刻的印象和眷念之外,在他的人生经历当中,还有一段与西湖有关的重要转折点。抗日战争胜利后,南怀瑾老师来到杭州,在当时的中天竺的中印庵闭关,中印庵就是今天的杭州市佛学图书馆的所在地。中印庵幽静,而且是一个修心养性的极好的地方。

老师当时在中印庵当中闭关了接近三年,认真地思考了自己人生的选择。当时老师对我说,他想得最多的是如果出世,其实非常容易拯救自己;如果入世的话,那更大的可能是消耗了自己,拯救了世人。老师在整个思考的过程当中,最后还是选择了入世,留在世俗的世界上,用自己的学养、用自己的修行、用自己的智慧,来共渡众生。

所以中印庵在杭州的中天竺,也是南怀瑾老师人生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因为南怀瑾老师喜欢西湖的山水,他总是把自己的很多生命节点上要发生的事,放到了西湖边。因为没有办法在西湖边建立一座南怀瑾图书馆,老师最后把这些书籍搬去了太湖边的庙港,搬去了太湖大学堂,老师自己也在太湖大学堂开课、授业,然后终老在了太湖大学堂。

老师能够去吴江的庙港,有很多因素,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因素,那就是未能实现将自己的南怀瑾图书馆建在西湖边,是老师的很大的一个遗憾,我觉得也是西湖的一个很大的遗憾。南怀瑾老师一直认为,从风水的角度来看,西湖是一个聚宝盆,因为它的周边群山环绕,向东南方向倾斜开口,容纳着东方的朝霞,也容易凝聚宁绍平原所带来的丰沛的人文素养的滋润。

老师对西湖的眷念还因为西湖的山水当中,有很多仁人志士,有很多将自己的情感世界,将自己的终身追求以这一方山水,以这一方人文联系在一起了。老师经常会讲到张苍水,讲到于谦;但很奇怪,在与老师的交谈当中,他较少提到岳飞,他提到较多的还是张苍水和于谦,这也是一个一直到今天也非常令我值得玩味和思考的一个问题。我要努力在张苍水、于谦跟岳飞之间寻找到一些他们之间的差别、不同,还有究竟他们又代表着哪一种对山水、对人文的那种眷念呢?

南怀瑾老师离开杭州以后,再没有回到过杭州,实际上老师的这样子的一种对西湖山水的热爱,他觉得是自己内心深处最软弱的一块。我相信南怀瑾老师如果有机会重新在西湖边谈笑风生,他一定有自己另外一番的对这方山水的理解。他离开西湖之后,再不愿意回到西湖,实际上我觉得他是因为对西湖、对西湖山水爱之甚深,而不敢直面这个自己所爱的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湖山水,至爱、至信也莫过于如此了。

遗憾的是,西湖边少了一座南怀瑾图书馆,南怀瑾老师少了一次在西湖边谈笑的机会。也好,因为有了这一份遗憾,我觉得西湖山水又多了一个故事。

好,谢谢大家,我们下期再聊。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