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回】(中)抄检大观园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94期 2018-11-30 创建 播放:5475

介绍: 第七十四回写抄检大观园,那么这些《红楼梦》全书当中最令人痛心的一段情节。美丽的大观园就遭到了践踏,王夫人就听信了王善保家的建议,当晚就关上园门,在园子里面进行了大抄检。

首先来到了怡红院,宝玉很吃惊,凤姐把他稳住,袭人这些丫头就都主动配合王善保家的她们来翻检她们的东西,可是到了有一个箱子,没有人来主动地配合打...

介绍: 第七十四回写抄检大观园,那么这些《红楼梦》全书当中最令人痛心的一段情节。美丽的大观园就遭到了践踏,王夫人就听信了王善保家的建议,当晚就关上园门,在园子里面进行了大抄检。

首先来到了怡红院,宝玉很吃惊,凤姐把他稳住,袭人这些丫头就都主动配合王善保家的她们来翻检她们的东西,可是到了有一个箱子,没有人来主动地配合打开让检查。那么当然王善保家的她们就一声问,是谁的?怎么不开了让搜?袭人她们就知道是晴雯的箱子,就想替她去打开让她们搜。结果呢?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提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

晴雯这个反抗性的肢体语言给历来的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听友们可以闭眼想象一下,一个弱女子病中,她对这种恶势力进行反抗,她的方式就是说,你不是要搜吗?把箱子盖子掀开,底朝天,东西全掉出来,搜呀!晴雯的这个性格的锋芒在这个细节当中就展现得非常充分。特别有意思的是那些人就只好去弯腰查那些东西,结果也没有什么私弊之物,王熙凤就问她们,你们可细细地查,若这一番查不出来东西,难回话的。那么几个婆子都回答,都细细地翻了看了,没有什么差错的东西,虽然有几样男人的物件,都是小孩子的东西,想是宝玉的旧物件,没什么关系的。凤姐听了就说,那咱们上别处去吧。

王熙凤在整个抄家过程当中,她都是一个被动的态势。 她本来是一个八面威风的大管家,她还不是管家婆,她是整个府里面管理府务的CEO,可是这次抄检大观园本来是她所不同意的,没有办法,王夫人宠信王善保家的,她只好跟着来,所以她就扮演了一个配角这样的一个角色。请注意,她们那么样的讨厌晴雯,但是晴雯是非常清白的。

他们就离开了怡红院,这时候有一笔写得非常要紧,千万不要忽略, 这个时候王熙凤就跟王善保家的说,“我有一句话不知是不是?要抄检只抄检咱们家的人,薛大姑娘屋里断断抄不得的。”王熙凤因为她跟王夫人,毕竟她们都姓王,王夫人的妹妹薛姨妈嫁给你薛家了,自己也姓王,她们都是王家的,所以王熙凤就说出这样一句话,那么王善保家的当时笑道,这个自然,岂有抄起亲戚家来的。王熙凤在这一点上有一个把握,就是不去惊动蘅芜院,不能去惊动薛宝钗。

可是底下这一笔就写得很奇怪,她们俩一边说着一头就到了潇湘馆内,历来就有读者在心里划了一个很大的问号,薛宝钗是亲戚,林黛玉不是亲戚吗?一个是姨表亲,一个是姑表亲,为什么薛宝钗那就一点不能惊动,林黛玉这就公然闯进来抄检。这就是因为实际上王熙凤和王善保家的都明白,王夫人恨透了林黛玉,按说她作为林黛玉的一个舅母,当着那么多人说话,她恨晴雯,讨厌晴雯,不能那么说。她说晴雯这个那个的都罢了,她说,眉眼都很像你林妹妹。她把她心里面对林黛玉的那种嫌厌通过说晴雯就已经当众流露出来了,所以她巴不得在林黛玉潇湘馆搜出什么东西来。

王善保家的当然她们也很卖力,那么就到丫鬟的房里面去搜,结果就抄出两副宝玉常换下来的寄名符儿,一副束带上的披带,两个荷包,还有扇套,套套里面还有扇子,打开一看都是宝玉往年往日手里曾经拿过的。王善保家就很得意,以为就完成了王夫人给的任务,终于在潇湘馆搜出了赃物,就说明潇湘馆的人,当然主要是指馆主林黛玉了,和宝玉不干不净。

但这个时候王熙凤她一方面要维护王夫人、薛姨妈她们王家的利益,另一方面前面也说过,她很顾及贾母的态度,她心里知道,林黛玉是贾母所钟爱的,所以来抄一抄倒也罢了,但是不能够小题大作,她就笑道说,宝玉和他们从小儿在一处处了几年,这自然也是宝玉的旧东西,这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咱们撂下再往别家去是正经。紫鹃就仪态很轻松,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当然更不觉得她的主子小姐有什么问题,她就说,直到如今,我们两下里的也算不清,你要问这个,连我也忘了是哪年哪日有的了。因为根本很长一段时间,贾宝玉和林黛玉就跟着贾母住,住在一个大空间里面,所以你要用这个来找茬的话,说不着什么。

那么王善保家的就也只好罢休,那么抄检了几处了呢?下面就告诉你,已经抄检了怡红院,又抄检了潇湘馆。那么底下她们就往哪去了呢?往秋爽斋,去抄检探春住的那个院子。下面的情节就非常出彩,贾宝玉对抄检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林黛玉也觉得很奇怪,所以王熙凤进了潇湘馆以后,立刻就到林黛玉的床前,把她按住说,你不用起来,我跟你说说话,一会儿这事就完。

但是秋爽斋什么情景呢?探春这个时候已经得到了消息,她就猜着必有缘故,所以引出这种丑态来,所以她就命令她的丫头们秉烛开门而待。我秋爽斋大门洞开,然后我的丫头们一个人举着一个烛台,排着队迎接,知道你要你,请来。那么这群人就去了,去了以后,探春她实际上已经知道是搞抄检,故意问,什么事啊?王熙凤就跟她说,因为丢了一件东西,访查不出人来,恐怕旁人赖这些女孩子们,所以越性大家搜一搜,那么这样好去疑,倒是洗净这些丫头们的好法子。探春怎么回应啊?就冷笑道,我们的丫头自然都是些贼,我就是头一个窝主,既如此,先来搜我的箱柜,她们所偷了来的都交给我藏着呢。说着就命令丫鬟把她屋里的箱柜一起打开,那些丫头们就都事先得到她的指示,就立刻纷纷动手,把镜奁、妆盒、衾袱、衣包所有这些东西全打开。探春就请王熙凤去抄,你抄检啊。

王熙凤一看三姑娘贾探春不好对付,就赔笑道,我不过是奉太太的命令,妹妹别错怪了我,何必生气呢。就让丫头们,快快都给我关上。那么跟着去的平儿、丰儿,这俩都是王熙凤的丫头,就都忙着替探春的大丫头侍书把这些东西关的关收的收。结果贾探春在底下就更厉害了,说,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一针一线她们也没的收藏,要搜所以只来搜我。你们要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太太,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说到这里,她心里就很痛心,注意底下探春的话。她说,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着就流下泪来。

探春是一个有思想有远见的人,从她的这段话就透露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什么信息呀?前面不是写到江南甄家和现在在京城的贾家是老亲吗?前面写到甄家老太太带着她们的三姑娘奉旨进京,而且还派了婆子到贾府来问安。宝玉听到了一些关于甄宝玉的一些情况以后,还做了一个梦,梦中和甄宝玉相会了。那么故事情节发展到这个时候,就是从元妃省亲起到现在应该是第三个年头了,那么这个时候甄家的情况就不妙了,甄家就被皇帝抄家了,所以贾探春她想起来很痛心的。你们一天到晚的在这养尊处优还不说,还窝里斗窝里乱,外头还没有抄进来,你们就自己先自抄,所以她就预感到这个家族大厦要倾倒,外头还没抄进来呢,自己先抄自己,这算怎么回事啊!

那么王熙凤当时听了以后也很心惊,就看着众媳妇们。那么周瑞家的比较知趣,周瑞家的她是王夫人的一个陪房,她知道贾探春虽然不是王夫人生的,但是很厉害,因为曾经有一段时间,探春是代理王熙凤理家,不好惹。所以周瑞家就比较识趣,“既是女孩子们的东西全在这里。那就奶奶们都且请到别处去吧,让姑娘好好的安歇。”凤姐她们就起身告辞,玫瑰花带刺,三姑娘不好惹,你惹她干吗呀!探春在她们告辞的时候还很厉害,说,可细细地搜明白了没有?若明天你们再来的话,我就不依了。王熙凤就赔笑道,既然是丫头们的东西都在这里,就不必搜了。探春还不饶,冷笑道,你果然倒乖,连我的包袱都打开了,还说没翻。明儿敢说我护着丫头们,不许你们翻了,你趁早说明,若还要翻,不妨再翻一遍。

那么凤姐就知道探春跟别的小姐不一样,就再赔笑说,我已经连你的东西都看明白了。探春就又问众人,就问王善保家的那些人,那你们也都搜明白了不曾呢?周瑞家的就都赔笑道,都看明白了。可是王善保家的她对贾探春的厉害,虽然耳闻了一点,可是不以为然,她以为这么一个庶出的小姐能怎么着?她以为那些人说她厉害是因没眼力,没胆量罢了,一个姑娘家,一个庶出的,敢怎么着?她自己就仗着是邢夫人的陪房,这次又深得王夫人的信任,那么她在这个情况下,她就有一个作为,她怎么样呢?她就趁势作脸,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凤姐见她这样,就知不妙,忙说嬷嬷走吧,别疯疯癫癫的。一语未了,只听见啪的一声,王善保家的脸上早遭了探春一巴掌。探春登时大怒,指着王善保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嬷嬷,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她,你就错了主意!你搜检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说着就亲自解衣卸裙,拉着凤姐说,你细细地翻,省得叫奴才来翻我身上。这事态就严重了,探春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她就这样做。

那当然凤姐、平儿她们就都慌了,就赶忙给探春束裙整袂,就只能是去喝王善保家的,就说,嬷嬷吃两口酒,就疯疯癫癫起来,前日把太太也冲撞了,快出去,不要提起了。又劝探春别生气,探春就冷笑,说我但凡有气性,早一头碰死了,不然岂许奴才来我身上翻贼脏,明儿一早,我先回过老太太、太太,然后过去给大娘赔礼,该怎么,我就领。

那么王善保家的在王熙凤、平儿把她轰出屋子以后,就只能站在窗户外头,结果这家伙还不识趣。出去以后,她在窗户外头还说话,她说,罢了,罢了,竟是头一遭挨打,我明儿回了太太,仍回老娘家去罢,我这个老命还要她做什么。什么叫回老娘家去?她是邢夫人的陪房,邢夫人是把她从娘家带到贾赦这边来的,所谓回老娘家去,她说她就不在贾赦邢夫人他们院待着了,她要回到邢夫人的娘家去。她说了这话,她被探春打了以后,还不消停,还胡言乱语。那这个时候探春岂能饶了她呢?就喝命丫头们,说,你们听她说的这话,还等我和她对嘴去不成。

这个时候她的首席大丫头侍书听说了,就出去跟她说,你果然回老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只怕舍不得去。侍书的意思就是说,你这根本就是违心的话,你哪是真愿意回到邢夫人她们娘家去呢?你说这气话给谁听啊?你要真是回邢夫人娘家去,倒是我们的造化了,就是我们的运气,我们少受你这样的一个讨厌的恶劣的婆子的侮辱和折磨了。你说你要去,只怕你舍不得去吧。王熙凤一听,就忍不住说了句话,说,好丫头,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侍书这话很精彩,还不是一般的反驳,她直戳王善保家的心窝。王善保家的何尝舍得回到邢夫人娘家去啊!她当然愿意待在贾赦、邢夫人这个院子里面,在那拿事。当然愿意到王夫人这来讨好,她哪舍不得走!那么凤姐听了以后,忍不住就赞了侍书一句。那么探春就冷笑道:我们作贼的嘴里都有三言两语的,这还算笨的,背地里就只不会调唆主子。探春这个话也就指出来,这种丑剧的发展跟王善保家的这种恶奴有关系,就是她挑唆主子,让主子昏了头,做出这种决策。那么当然王熙凤、平儿就都忙着赔笑劝解,又把侍书从屋外请到屋里头,周瑞家的等人也都识趣,也都劝慰一番,凤姐一直等到服侍探春睡下,才带着人往别处去。

那么后来又到了稻香村,当然那里也没有什么。然后又到了惜春那,这个惜春的反应和探春又别有意趣,她也很反感,但是她的反应的方式状态和探春不一样。那么凤姐正安慰她的时候,那些抄检的人就在她的丫头入画的箱子里寻出一大包金银锞子来,共有三四十个。锞子就是用金银做的那种不同花样的小的赏赐物,王善保家的她们就很得意了,本来是要查那个绣春囊,结果没查出类似那样的一种色情用品,倒查出这个金银子来了。

那么又有一副玉带板子,还有一包男人的靴袜等物。你一个丫头,你箱子里怎么会有男人用的东西呢?那么入画当时脸也黄了,就问她哪来的?入画就跪下了,就诉说真情,说是珍大爷赏我哥哥的。他们也是贾府世代的奴隶,她说,我老子娘都在南方,前面不是交代了,像鸳鸯的父母也都是在南京看老宅院老房子的吗?那么这个入画的父母也是在南方。说,如今我们在这是跟着叔叔过日子,我叔叔、婶子只要吃酒赌钱,我哥哥得了珍大爷的赏赐,怕交给他们又花了,所以每常得了,就悄悄的烦了老嬷嬷带进来叫我收着的。

惜春胆子很小,本来一看一群人冲进来,就吓个半死。那么见了这个就害怕了,注意惜春她怎么说,她说,我竟不知道,这还了得?然后就说,二嫂子,你要打她,好歹带她出去打吧,我听不惯的,这又活化出了另外一个小姐。那么王熙凤就继续来讯问这个入画,后来基本上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些东西很可能确实是贾珍赏给她哥哥的。她哥哥怕叔叔、婶婶拿去浪费掉挥霍掉,就偷偷藏在她这。可是就算这东西是贾珍赏给她哥哥的,那么她私自传递东西,从宁国府运送到荣国府也是犯罪,不过这跟她和男人有来往有私情毕竟还是两回事。那么王熙凤的意思就是说,这事要调查,问问东府。如果你说的是事实,而且你把谁帮着把东西传递过来的人,把传递东西的那个人告发出来,我就饶了你,以后就万万不可以了。

王熙凤都还对入画网开一面,惜春不答应了。注意,注意惜春的说法,说,嫂子,别饶她这次方可,这里人多,若不拿一个人作法,那些大的听见了,又不知怎样呢。嫂子若饶她,我也不依。那么惜春就是冷面冷笑到这个地步,她的丫头犯事了,不但不为丫头求情,还说你们要打,你们把她带远了打,我听不惯这打的声儿。那么现在就是连抄检的人都觉得入画这个事可以先放一放,她不答应。那么王熙凤都还为入画来求情,我看她素日还还好,谁没有一个错呢?只这一次,二次犯下,二罪俱罚。只是不知传递是谁传递的。惜春说,我知道,若说传递再无别个,必是后门上的张妈,她常肯和这些丫头们鬼鬼祟祟的,这些丫头们也都肯照顾她。那么凤姐听了以后,就把张妈名字让人记下来了,要去进一步地追究这个张妈。这是在惜春住处,就是这么个情况。

然后就又到了迎春那,迎春已经睡了,那么丫头们也都要睡。王熙凤就说,不要惊动迎春了,就往丫头们住的房子里面来。那么现在有一个情况很有趣,就是迎春的大丫头司棋,前面讲了很多司棋的事,这个司棋她偏是王善保家的外孙女,她们有亲戚关系,所以大家到了以后,王熙凤就首先要看看这个王善保家的对司棋她怎么搜。那么先从别人的箱子搜起,都搜不出什么东西来。那么到了司棋的箱子当中,搜了一回,王善保家的就说,也没有什么东西。她才要关箱子的时候,周瑞家的就站出来了,请注意,虽然这是一次邢夫人的陪房和王夫人陪房的联合行动,但实际上两房之间的矛盾也是一直渗透到方方面面的。所以这个时候周瑞家的就一看王善保家的要关箱子,就说,且住,你慢点,让我再看看。结果一看,就从箱子里抽出了一双男子的锦袜并一双缎鞋来,这倒也罢了,还有一个小包袱,再往里面打开看,一个是同心如意。同心如意也是一种类似绣春囊那样的物件,还有一个字帖儿,周瑞家的就递给王熙凤了。

王熙凤因为当家理事,她文化水平比较低,所以她经常依仗她的文字秘书彩明这个小童,偶尔还让宝玉帮个忙,可是她自己也还认得几个字。那么王熙凤就看这个帖子,这个帖子是一个大红双喜笺帖,上面写着什么呀?大家听听,这是底层的小伙子写的情书。上月你来家后,父母已觉察你我之意。但姑娘未出阁,尚不能完你我之心愿。若园内可以相见,你可托张妈给一信息。若得在园内一见,倒比来家得说话。千万,千万。再所赐香袋二个,今已查收外,特寄香珠一串,略表我心,千万收好,表弟潘又安拜具。

所以《红楼梦》真是包罗万象,里面还有情书,还有这种底层人物写的情书。就是那个时候,像迎春这种小姐她底下的丫头,像司棋,她有时候是可以回家去看望的,她们因为是府里面的世仆,所以这些仆人住的居住区,叫群房,离得也不是太远。她回去的时候,潘又安作为一个小厮也回自己家,他们就可以在仆人居住区有会面的机会。但是他们为什么现在不能够实现他们的心愿呢?有一个很大的障碍就是姑娘未出阁,就是小姐贾迎春还没有出嫁,所以她的丫头的分配还有待于她出嫁以后再进一步明确。是跟着她过去,还是因为年龄大了以后不跟着过去,在府里面配小子,还是怎么着?前景不明确,所以他们两个既然相爱,就通过张妈私自传递东西,然后就趁园门关闭不严时,潘又安就混进园内,跟司棋幽会。

那么王熙凤看了潘又安的情书以后,不但没有发怒,反而笑了。那么王善保家的素日她并不知道她底下的这两个姑表子弟有这一段风流故事,但是她看了这个男人鞋袜,心里头已经有些个毛病了,又看见一个红帖,凤姐看了以后又笑,她就旁边来说,她说,必是他们胡写的账目,不成个字,所以奶奶见笑。王熙凤就笑道说,正是,这个账竟算不过来了。说,你是司棋的姥姥,因为司棋不是她的外孙女吗?所以她是司棋的姥姥,她表弟应该姓王,怎么姓潘呢?王善保家的见问得奇怪,就勉强告道,说,因为司棋的姑妈给了潘家,所以她姑表兄弟姓潘,说上次逃走了的潘又安就是她表弟。王熙凤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说,我念给你听听。就把刚才那个情书从头到尾念了一遍。

那么这个抄检的结果,想从潇湘馆抄点毛病来没抄出来,那么到探春那又挨了一巴掌,在迎春这,抄出来了,却是你王善保家的自己的外孙女。注意,周瑞家的等四家陪房就都跟王善保家的说,你老可听见了?明明白白,再没的话说了。如今据你老人家,该怎么样?

那么听友们听到这就明白了,绣春囊是谁的呀?绣春囊应该就是司棋和潘又安他们两个之间私下偷情,是他们的,是他们佩戴在身上,不小心遗落在山石上,被傻大姐捡到的。所以你要搜寻这个绣春囊究竟是谁的,以为是晴雯的,不是,以为能从潇湘馆找点线索,没有,最后却在迎春这,从司棋这里搜出来了,搜来搜去,把自己外孙女的罪恶暴露出来了。这个罪恶当然是以当时那个封建礼教的规范来衡量了,我们客观来看的话,司棋能够勇敢地追求自己的爱情,潘又安跟她两个年轻的男女身为奴隶,却有两颗自由的心,以今天的角度,我们觉得他们应该是无罪的。但是在当时情况下,就是很大的罪恶了,而且罪证现在已经查出来了。

那么王善保家的就只恨没地缝儿钻进去,凤姐这个时候就朝着她嘻嘻的笑,而且向周瑞家的她们说风凉话,说,这倒也好,不用你们作老娘的操一点儿心,她鸦雀不闻的给你们弄了一个好女婿来,大家倒省心。周瑞家的她们也都笑着凑趣,抄来抄去,抄了这么个结果。王善保家的就有气无处发泄,只能自己打自己的脸,骂道,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在人眼里。大家见了以后就笑个不住。

这个时候有一笔很要紧,司棋她被查出真赃,她怎么样呢?你像惜春的丫头入画其实没有什么大罪,只不过把她哥哥得到的一些赏赐传递过来帮助收藏而已,就吓成那个样子,跪着求饶。那么现在司棋呢?就被查出来了,王熙凤就看她,低头不语,也并无畏惧之心。王熙凤倒觉得可以,所以司棋这个形象,她现在活跳在这个书里面,她虽然有她很大的毛病,比如她到厨房里面去打砸抢扔,很霸道,但是在追求个人的爱情这方面很勇敢,事情既然爆发了,我也不畏惧,没有任何愧悔的表情。所以王熙凤见了倒觉得可疑,那么就叫两个婆子把她监守起来,怕她自尽什么的。

这样就抄检完了大观园,但是第七十四回的内容很丰富,到这里还并没有结束,下面还有很重要的一场戏,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