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映自述2】那个与嘉曜搓苞米的下午

人文历史 名校大师课 第29期 2018-11-16 创建 播放:1901

介绍: 1968年9月20日,陈嘉映老师和大哥陈嘉明以及二哥陈嘉曜,兄弟三人到了内蒙古的突泉县,开始了八年的知青插队生活。

在艰辛的农活劳作之余,他们草原放马,欢歌畅饮,东水边迎来日出,西处峰送去晚霞。他们攀岩搏击,狂风暴雨中奔跑,寒冬腊月里冷水浴。他们品诗论学,拿来浩瀚星空,精神作伴。时代愈发诡谲迷乱,青春的活力风采愈发...

介绍: 1968年9月20日,陈嘉映老师和大哥陈嘉明以及二哥陈嘉曜,兄弟三人到了内蒙古的突泉县,开始了八年的知青插队生活。

在艰辛的农活劳作之余,他们草原放马,欢歌畅饮,东水边迎来日出,西处峰送去晚霞。他们攀岩搏击,狂风暴雨中奔跑,寒冬腊月里冷水浴。他们品诗论学,拿来浩瀚星空,精神作伴。时代愈发诡谲迷乱,青春的活力风采愈发绚烂,这样一群有为青年,就在这塞北的草野,于那黑压悲沉的时代铁笼下,读着书,怀着梦,闪耀出青春活力与思想的亮光。

一个秋收后的下午,陈嘉映同哥哥嘉曜围着苞米堆相对而坐,哥哥嘉曜提出了何为偶然性、何为必然性的问题,他所给出的回答,却悉数被哥哥嘉曜轻松反驳掉,由此,他迷思更甚,继而找来了马克思的书,寻求答案,马克思的回答不令他满意,他就沿着哲学脉络往上读黑格尔,到康德,追问不止,奔向亚里士多德,到柏拉图……就这样偶然地,他开始读哲学了。

这一段在内蒙古的知青插队生活,陈嘉映老师后来有诗作述之,录之如下:

梦回塔克吐

陈嘉映

一颗晚星升起,迢迢,在天边
第二颗,第三颗,透上熄灭着的天幕
那连绵的轮廓
那是傲牛山的影子
啊,我又面对塔克吐的黄昏
是你,塔克吐,我心上的圣城
不是吗?——房屋已经坍败,在大北方的荒野
在苍茫往事中无言孤立
据说
一切在回忆中都变得美好
可我们确曾
在美酒的光彩中开怀大笑
确曾驾着信心,勘踏历史和未来,造就了
一个完整的、精神的时代
虽然有些时刻
悲凉的风扫过庭园,苍白的幻影
一闪
然后逝去
没有人行走,狗也不吠
没有朋友在窗下攻读,因为
窗纸上没有透出油灯的小小光圈
就像往古的思想
埋入恢恢蛛网封存的典籍
没有天真的人飘入初梦
没有老鼠作作索索打扰沉睡
但也没有沉睡,没有愉悦的惊醒
他们都在哪里?幸运还是不幸?
散在生活的温暖尘埃之中,抛下无形的青春
几株柳树
梦到孤单的月,直到她淡淡陨没
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梦
梦到几点光华,和褪色的理想
还有醒前晦涩的迷乱
仿佛要挣脱,却舍不得离开
啊,谁又没有这种时刻——
愿长久而寂寞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