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回】(下)邢夫人当众给王熙凤没脸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89期 2018-11-23 创建 播放:5941

介绍: 接着讲第七十一回的故事,前面已经讲到了在贾母过八十大寿的庆寿期间,首先就爆发了宁荣两府之间的矛盾。宁国府的尤氏晚上她看见大观园的正门、角门都没有关好,就让她的小丫头去传话,要一个管事的婆子来听她的指示。结果呢?这小丫头被在角门那分宴席上剩下的菜果的两个仆妇抢白了一顿,其中最难听的话就是“各家门另家户”,婆子这...

介绍: 接着讲第七十一回的故事,前面已经讲到了在贾母过八十大寿的庆寿期间,首先就爆发了宁荣两府之间的矛盾。宁国府的尤氏晚上她看见大观园的正门、角门都没有关好,就让她的小丫头去传话,要一个管事的婆子来听她的指示。结果呢?这小丫头被在角门那分宴席上剩下的菜果的两个仆妇抢白了一顿,其中最难听的话就是“各家门另家户”,婆子这个话就把宁荣两府之间表面上一个宗族的,维系着好像挺不错的关系。在这个面纱下面实际上两府并不是真正的利益共同体,是各家门另家户的状态。小丫头当时就气坏了,把这话就跟尤氏汇报了,就引起了小风波。

最后这个事一直汇报到了王熙凤那,那么当中有些人就添乱,其中一个就是周瑞家的,她是王夫人的陪房,也是经常跟着凤姐处理一些府务的这样一个有头有脸的仆妇。她为了宁荣两府两边都讨好,她就借个机会传话,把荣国府已经下班回到家的一个管家婆子,就是林之孝家的,从家里又叫回府。林之孝家的当然心里很不满意,但是也只得做,重新从自己家回到荣国府来。见到尤氏以后,尤氏又说没有什么大事,尤氏并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可是这个事情已经闹大了,尤氏虽然说没什么大事,林之孝家的可以回家了。但是你想林之孝家的心里头能舒服吗?又正巧碰见了赵姨娘,赵姨娘又燃一把火。

所以前面说这个林之孝家的跟她丈夫两个人,一个天聋,一个地哑,低调生存,不怎么会发火发作的,但是在这个情况下,林之孝家的当然心里就非常不舒服。结果事态又进一步发展,因为王熙凤指示了,说那两个婆子得罪了东府大奶奶,就把她们捆起来送到东府去,任凭尤氏来发落,愿意饶恕也行,愿意打也行。那么这两个婆子的女儿还都是小姑娘,听了以后就急匆匆地来求情,碰见林之孝家的就跟林之孝家的来求情,说能不能够让她们的母亲免予被捆送宁府。那么林之孝家的心里本来就没有好气,结果就跟其中一个丫头说,跟一个小姑娘说,你求我干什么呀?现成的门路,为什么你不走呀?就指出一条路。

怎么回事呢?就是这个小丫头她的母亲,这个婆子和邢夫人那个陪房叫费大娘是亲家,就是小姑娘的一个姐姐嫁给了费大娘的儿子,费大娘是邢夫人的一个陪房,就是你找她去,这个问题就能化解。另外一个小姑娘就说,那我妈怎么办呢?林之孝就训她一顿,她妈的问题如果解决了,你妈的问题自然也跟着解决了。原话不是这样的,大意是这样的。林之孝家的就带着一肚子气,再度回家去了。那么果然这个小姑娘就把这个事跟她母亲说了,所以她母亲就跟费婆子说了,费婆子就那怒。

这样就由两个府的矛盾又点燃了荣国府两房的矛盾,荣国府的大房是贾赦和邢夫人,二房是贾政和王夫人。当然这个费婆子就跟邢夫人说了这个事了,邢夫人就气不愤了。首先贾母八旬大寿,等于贾赦这边就没占到什么好处,像费婆子她原来作为邢夫人的陪房,她挺拿事的。贾母八十大寿,按说这个大儿子、大儿媳妇这边应该有很多人投入,从中获得利益。可是在这次的人力安排上,贾赦和邢夫人这边的人就没怎么用,费婆子本身就没有派她做什么事,因为这种红白喜事,管事的人从做事当中都能得到很多的利益。费婆子本来利益就落空了,那么现在她的亲家又要被捆起来送往宁国府那边,由尤氏发落。当然她心里不舒服,跟邢夫人一说,邢夫人心里也不舒服了,就觉得整个贾母的喜庆完全是王夫人和凤姐在那当主角,自己全是一个陪衬。

这还不说,前面有一个情节,有的读者读的时候老不重视,我前面讲了,就是贾母祝寿有很多贵族的老太太也来祝贺,其中就有南安老太妃,南安老太妃本来还有病,她抱病出席是有目的的,是来相亲的。嘴里不明说,实际上行为指向就是这个,贾母心知肚明,贾母就知道该怎么应付,贾母把几个亲戚家的女孩叫出来之外,贾家的只让贾探春见南安老太妃,就说明贾母是在往外推荐人呢。那么贾府的姑娘,其实贾探春呢,贾迎春岁数比贾探春还大,更应该谈婚论嫁,可是贾母不让她出来见南安老太妃,所以邢夫人对这个事情非常有意见,就不好说,心里憋着气,你怎么能够作为一个祖母对你长房的长孙女贾迎春视有若无呢?

邢夫人对整个贾母的八十大寿的种种情况不满意,那么当然费婆子这么一汇报,就把她心里的火也点燃了,费婆子很粗鄙,先就自己到荣国府和贾赦院落之间的隔墙,就是贾赦虽然住在另外一个单独的几进的院落里面,但是这个院落有一部分和荣国府是联体的,是只隔一堵墙的,不过这个墙上是不开门的,不通的。所以荣国府和贾赦他们住宅之间的人互相来往都要各自出自己的大门,走一段路,甚至坐一段车,骑一段马,然后再进入对方的大门。但是当中有一部分就隔一堵相,所以这个费婆子就隔墙大骂。

费婆子隔墙高声大骂也是《红楼梦》里面一个很重要的细节,她就把大房贾赦邢夫人和二房贾政王夫人之间的矛盾就表面化,白热化了。她隔墙大骂,当然墙这边就有人听见了,肯定要去汇报的。

所以你看通过贾母的八十大寿,他就把贾氏宗族的矛盾一一揭示出来了,宁荣两府有矛盾,贾赦贾政两房也有矛盾,邢王二夫人有矛盾,邢夫人对贾母不满。人家南安老太妃要见贾家的姑娘,只让贾探春出去见,不让贾迎春出去见,她是很有看法的。所以这样的话,矛盾进一步发展到什么程度呢?

这一天贾母她是很高兴的,她继续过她的生日,她很有兴致地问王熙凤,说这次送寿礼里面有没有屏风,有多少架围屏?屏风围屏就是中国古代很流行的一种可以折叠,也可以打开,有的虽然不可以折叠,但是也可以搬动,用来在大空间里面隔出小空间的一种室内装饰品。那么贾母就忽然问到在各种寿礼当中围屏的情况,屏风的情况。王熙凤就汇报了,说一共有十六家送了围屏,大家想一想,贾母这个八十大寿好气派!送礼无数,光是这个围屏就有十六架了。那么凤姐说有十二架大的,四架小的,小的就是炕屏,在炕上使用的,当然它的高度长度就都比那个落地的要差一些,但是也可能很精致。

那么这十六架当中有两架最好,其中一架是江南甄家送的,特别大的一个大围屏,一共有十二扇,围屏它都是由一扇一扇组合起来构成的。那么甄家这个大围屏居然有十二扇之大,是什么呢?大红缎子缂丝“满床笏”,就是一面的图案是很吉祥的,“满床笏”就是这家人当官特别多,“笏”是一种上朝时候要使用的东西。这家人上朝以后,回家以后,把这个“笏”一摆下来,摆在一个机子上,这种床就是一种专门来搁置物品的矮机子,就摆满了。那么这个围屏上就是这样美丽的图案,这是它的正面,另一面是泥金百寿图,这是她汇报的第一架特别好的屏风。

另一架屏风是粤海将军邬家送的玻璃的,那个时代,玻璃很不流行,往往还要从外国进口,通过外国人进贡,或者少数的商人传教士带进来。那么这个粤海将军邬家显然是在广东那边,沿海驻守的一个官员,所以他和外国人洋人联系会比较多,就会有洋货。所以他就有这个用玻璃做成的围屏。这一笔,很多读者也都是不注意,不重视,实际上是伏笔,尤其这个玻璃大围屏,它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后面还会讲到。

那么贾母她很高兴地继续过她的生日,结果那天来的客人也特别多,家族的成员也聚集在一起,到快散的时候,邢夫人采取了一个行动,就把所有刚才所说的这些矛盾总和起来又引爆了一次。

就是大家还没散,邢夫人忽然走到王熙凤面前,跟她赔笑,就说了一番话,当然就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了,因为王熙凤是邢夫人的儿媳妇,她是婆婆,只有媳妇跟婆婆赔笑说话的,哪有婆婆跟媳妇赔笑说话的?可是邢夫人是故意的,当着众人,好像就说我比你低一等,我对不起了,我多嘴了,容我说几句,说什么呢?说“我听见昨晚上二奶奶生气,打发周管家的娘子捆她两个老婆子,也不知犯了什么罪。论理呢?我不该讨情,我想老太太好日子发狠的还舍钱舍米,周贫济老,咱们家先倒折磨起人家来了。不看我的脸,权且看老太太,竟放了他们罢。”说完以后不等王熙凤回话转身就走。出门上车,回她自己的宅院去了。

邢夫人这一招很厉害的,当着众人,故意的,婆婆跟媳妇这么说话,不称她凤姐儿、凤哥儿,称她二奶奶。这话是反讽吗?哪有婆婆这么跟儿媳妇说话的呀?而且这话里面就把谁点出来了呢?还把周瑞家的点出来了。周瑞家的就是王夫人的陪房,从王家过来的,你王熙凤从王家嫁到我们贾赦这边来了,你嫁给贾琏了,现在你事事处处都是替王夫人,来维护她的利益。你对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就可以发号施令,你们就可以把这个婆子捆起来,在老太太生日的大好日子,不是像老太太一样去周贫济老,反倒折磨老人家。当着众人就跟她讨个情面,而且说完以后不等回话就走人。

在封建大家庭里面,这是很触目惊心的一个场景,就是由两府的矛盾爆发为荣国府本府正房、二房的矛盾,当中还穿插着仆人之间发生的矛盾,全搅一块了。那么邢夫人转身一走,周围的人当然不敢议论什么了,肯定那个眼色面色都不好看,个别的少不得咬耳朵,窃窃私语。所以王熙凤听见了这话以后又羞又气,一时抓寻不着头脑,憋得脸紫涨起来,只能回头向管家赖大等笑道:“这是哪里的话呀。”就解释一番,昨天发生这么个事,我也是根据两府交往的情理来处置的,比如说我在东府要是有下人得罪了我,尤氏也会把那个得罪我的仆人捆起来送到我这边,让我来处置。我照着这个规矩做,我做错什么了?大意是这样的。

所以王熙凤等于就被邢夫人当众羞辱,当然就随了很多人的心愿了。因为王熙凤的作为老早有很多人不满,所以邢夫人当众给她一个没脸,这些人私下里肯定是拍手称快。那么这个矛盾不是就此了结的,还会继续向下延伸和发展,后来贾母就发现王熙凤好像眼睛红红的,就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哭了。王熙凤当然就掩饰说,没有,是眼睛痒痒,揉了揉。后来鸳鸯把实情告诉了贾母,实际上是那边的大太太当众羞辱了她。贾母就知道邢夫人对这边,包括她都很不满意。贾母她还是维护王熙凤的。

那么这些矛盾写得是错综复杂,而又条理清楚。往下发展会酿成很严重的后果,所以这个时候,第七十一回的下半回又写到了另外一段故事,就是“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所以这次贾母八十大寿本族的一些不太富裕的亲友也有来参与庆寿活动的。只有两个跟宝玉一辈的这种贾氏宗族的成员的夫人带了自己女儿来参加这个寿宴活动,一个是喜鸾,一个是四姐儿。贾母一贯喜欢女孩子,那么见了喜鸾和四姐儿很喜欢,就把她们留下来了。按说这些人参加寿宴就是那一天的事,参加完了,就要把孩子带回去。贾母就说,喜鸾、四姐儿留下来住,多玩几天。这样她们的母亲和她们本身都很高兴,就留下来了。留下来以后,贾母心很细,就又让鸳鸯去到大观园传话,说留下了喜姐和四姐儿虽然穷,这两姐其实也不一定非常穷,但是跟荣国府这一支相比的话,当然是穷家小户了。说她们两个虽然家里穷,也要和家里的姑娘们一样的,精心地照看她们。

然后贾母就有一个概括,说,我知道咱们家的男男女女都是一个富贵心, 两只体面眼,未必把她两个放在眼里,有人小看了她们,我听见可不饶。本来贾母是吩咐婆子去传这个话,但是鸳鸯在这旁边,鸳鸯就接过这话茬,就等于贾母派鸳鸯传话去了。鸳鸯这样就到大观园里面去了,就把这话传给园子里面的李纨等人,当然也传给了一些管事的婆子们。

这里就写了鸳鸯突然有一个奇遇,就是天色已经晚了,鸳鸯传完话以后就往回走,往回走以后,突然有点想小解,她就离开甬路,往草丛里面走。她走到一个山石后面的大桂树阴底下,她打算在那方便。就只听一声衣衫响,吓了一惊不小。那么她定睛一看是两个人影,见她来了以后,就想往石头后头藏躲。鸳鸯眼尖,趁着月色,她就看准了一个穿红裙子的梳鬅头高大丰壮身材的,是迎春房里的司棋。

那么鸳鸯一开头还以为是两个女孩子在那玩耍,就大声叫说,司棋,还不快出来,吓着我,我就喊起来了,当贼拿了。这么大个丫头,也没个黑家白日的,只管玩不够。她本来是玩笑话,没想到这个司棋就从树后跑出来了,一把拉住鸳鸯,就双膝跪下了。就说好姐姐千万别嚷,鸳鸯觉得很奇怪,这是怎么了?那么就见司棋满脸紫涨,又留下泪来。鸳鸯再一细想,两个人影,那个人影好像不是女孩子,是小厮的样子,心里头就猜疑了八九。

那么鸳鸯毕竟是一个处女,所以就羞得面红耳赤,定了一会神就问,那个人是谁啊?司棋就跪下说,是我姑舅兄弟。鸳鸯就啐她一口说,要死要死。那么司棋就回头招这小伙子,说你不用藏了,姐姐已经看见了,你出来磕头吧。那个小厮听了以后就从树后爬出来,叩头如捣蒜。那么鸳鸯忙要回身,司棋就拉住苦苦哭道说,我的性命都在姐姐身上,只求姐姐超生要紧。鸳鸯说,你放心,我横竖不告诉一个人就是了。正说着呢,就听角门那值班的人在说话,说金姑娘已出去了,上锁罢。鸳鸯就赶紧挣脱了司棋,对着角门说,我在这呢,略住手,我出来了。司棋就没办法,只好让她去了,鸳鸯就自己从角门出了大观园了。

那么这段情节,你听明白了吗?尤氏觉得在寿宴期间管理混乱,大观园的正门角门都没关好,会出现种种不测之事,那么就写出来告诉你,果然趁乱就有园外的小厮混进了园内,和迎春房里的大丫头司棋约会。所以你看它这个情节的铺排,是一环一环的,都是逻辑清晰,合情合理的。那么司棋做了这样的事情,鸳鸯会去汇报吗?后来情况怎么样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