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回】尤二姐吞金

人文历史 刘心武讲108回红楼梦 第85期 2018-11-19 创建 播放:5513

介绍: 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到这一回就把尤二姐的命运也做了一个收束,但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面,这个尤二姐就跟做咱们当下的游乐场的过山车一样,一起一伏的。

那么突然有一天王熙凤就找她,我要带你去见老太太,这样的话,你的身份最后就可以被确认了。这个尤二姐就很高兴了,她本来就希望能够见天日,获...

介绍: 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到这一回就把尤二姐的命运也做了一个收束,但是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面,这个尤二姐就跟做咱们当下的游乐场的过山车一样,一起一伏的。

那么突然有一天王熙凤就找她,我要带你去见老太太,这样的话,你的身份最后就可以被确认了。这个尤二姐就很高兴了,她本来就希望能够见天日,获得一个正式的身份,从此一心一意的跟贾琏过。那么王熙凤就带着尤二姐到了贾母的上房,这个时候贾母正和园中的姊妹们说笑解闷,贾母忽然看见凤姐带了一个标致小媳妇进来,就忙觑着眼看,因为她老花眼,就眯缝着眼看,说,这是谁家的孩子,好可怜见的。

那么王熙凤就上来笑着说,老祖宗倒细细的看看,好不好呀?然后就拉着二姐说,这是太婆婆,快磕头。那么二姐就只好赶紧来行大礼,然后王熙凤指着这些众姐妹说,这是谁谁谁,你先认了,太太瞧过了,再见礼。那么尤二姐只好一一地再故意地重新问过,垂头站在旁边。

贾母就上下打量这个尤二姐,说你姓什么呀?今年十几呢?王熙凤就忙着笑道,老祖宗且别问,比我俊不俊。贾母又戴上眼镜,命令鸳鸯琥珀两个大丫头,说把她拉过来,我瞧瞧肉皮儿。那么就把这尤二姐推到贾母跟前,贾母细瞧了一遍又命令琥珀说,拿出手来,我瞧瞧,看手。然后有一笔很重要,说,鸳鸯又揭起裙子来,干吗呀?让贾母看脚。所以我说《红楼梦》写男不写头,写女不写脚是一个大概其的说法,其实当中还有几处,它明确地写到了脚,或者是暗写到了脚。前面写尤三姐一双金莲或敲或并,就说明她是汉族妇女的三寸金莲小脚。那么尤三姐是汉族妇女是小脚,那么尤二姐当然也是。

贾母看了尤二姐的手,鸳鸯又主动地把尤二姐的裙子提起来,她让贾母看什么呀?让贾母看尤二姐的三寸金莲缠得好不好?那么对一个汉族妇女,所谓从头看到手做看到脚,进行考察以后,才能做出一个结论。如果只是五观好,手也细皮白肉的,但是脚缠得不好,那也不是美女。那么现在贾母从上到下全看了,就摘下眼镜笑说道,尽是个齐全孩子。就跟王熙凤说,我看比你还俊。

那么王熙凤听说了以后,就跪下了,就跟贾母汇报,意思就是说,这个女子现在琏儿要娶她做二房,希望老太太允许她先住进来,一年以后再圆房。因为毕竟是在国孝、家孝期限之内,不便圆房。其实人家早就圆房了,贾琏偷娶尤二姨以后,马上就过上了夫妻生活了,可是跟贾母这里这么说。贾母听了以后,这有什么不是啊?既然你这样贤良很好,只是真得一年以后才可以圆房。那么凤姐听了以后就觉得这事过了名录了,就说既然老祖宗您是这个态度,那我就带她去见太太们了。就进一步来明确尤二姐的身份,贾母当时就答应了,她就带着尤二姐又去见了邢夫人、王夫人。

那么这样尤二姐就自己觉得总算脱离苦海,从一个偷娶的二房变成了一个正式二房了,就跟着王熙凤到了贾琏、王熙凤住的小院子,就挪到厢房里面居住了。那么尤二姐她万想不到,所有这些都是王熙凤的表面文章,很快她就像过山车滚过了圆周的最上部,一下又沉落到一个深谷一样。她就又面临了很大的危机,怎么回事呢?

就是王熙凤继续去让人挑唆张华,让他继续打官司,怎么打呀?就让张华故意在官府面前表示这样一个态度,我也不要钱,别的什么不要,我就要人。这个人原来就是我的定下的一个老婆,现在跟我说别的都没用。就要你们做一个判决,让她现在跟我走。那么这个消息传到贾府以后,王熙凤就假装慌了,其实都是她自己干的事。

那么贾母知道以后当然就觉得此事不妥,既然还没有圆房,没有强占人家有夫之人的,名声也不好,那就把尤二姐送过去吧,哪里找不出合适的人来了?那么这个尤二姐得到消息以后,真跟掉到冰桶一样的,就只好去跟贾母说,母亲实实在在在某年某月某日给了张华他们家十两银子退准的,我是退了婚的,他现在因为穷极了,又去告,又翻了口,我姐姐,就是说的王熙凤把我迎进府来,住在这,她没有做错。

那么贾母听了就说,可见刁民难惹,既然这样,凤丫头去料理料理。那么王熙凤就假惺惺地说着去料理这件事情,替尤二姐解围,其实哪里是这么回事!尤二姐陷入这样的困境就是她造成的。那么最后这张华他在王熙凤的支持下,等于是在官府那胡闹。那么再这么闹下去,她知道对她也不利,所以贾珍、贾蓉就私下找到这个张华,当然不是他们本人了,他们派人去,就给了他好多银子,让他当作路费,当作到别的地方去发展的本钱。让他官司打到这,就不往下打了,就走人。张华跟他父亲商量也好,差不多给了他们一百两金子,于是他们就回原籍去了。那么贾蓉就过来跟贾母汇报,说张华父子妄告不实,惧罪逃走,官府也知道这个情况,也就不追究了,这样的话,这事就了了。

那么这个王熙凤她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做这些事情到一定程度上,都可能还博得一部分的理解和谅解。但是她狠毒到什么地步呢?她狠毒到最后她一想张华虽然走了,但是毕竟这个事,他知道,她就想灭口,她就让旺儿想办法去把这个张华致死。这个旺儿再坏的话,由于良心底线,王熙凤就突破底线了,王熙凤狠毒的这一招就实在是没有办法理解的,也完全不可能去谅解她,就只能说她人性的阴暗面,人性恶当中最黑暗的部分就暴露出来了。所以最后旺儿就没有真正去把张华给斩草除根,而是回来以后就汇报说,张华因为他们身上有银子,所以半路上就遇见抢银子的人,就被闷棍给打死了。那么王熙凤虽然不信,可是也没有办法进一步去做这个事了。

这样的话,表面上王熙凤和尤二姐就挺和美的,荣国府和大观园的人就进一步觉得这个王熙凤怎么这么贤惠?因为当时那种社会,那种家庭的一个普通的心理逻辑,王熙凤她始终不生育男孩,她怀过一个男孩,可是由于自己又过分要强,理家处理各种事情非常劳累,就小产了,只有一个女孩,就是巧姐儿。那么贾琏这支要传后,所以贾琏娶一个二房以便生育。这在那种社会家庭是顺理成章的事,那王熙凤就做出一个这种姿态,我生育不成功,我每天吃斋拜佛,希望尤二姐今后能够生出男孩来,表面上是一个很贤良的样子。

那么贾琏他忙活完他父亲交给他的那些事以后,他就回到了京城,他先到花枝巷,发现空房子了,就有看房的老头,那么才知道这个尤二姐已经被王熙凤接到荣国府去了,就是接到他们住的那个院子去了。这个地方,当然从小说文本来说的话有瑕疵,因为他没有很明确交代这个尤老娘到哪去了?是回到她自己原来嫁给尤氏的父亲所住的那个宅院去了呢?还是死掉了?写得比较含混。

不管怎么说,那么贾琏就只得接受这个现实。当然他就先去跟贾赦汇报,贾赦觉得办事办得很好,给他一个奖赏,什么奖赏啊?把自己身边的一个女子叫秋桐赏给了贾琏。这个秋桐本来就和贾琏不清不楚的,贾琏以前到他父亲那以后,跟秋桐两个人之间就眉来眼去的。那么现在贾琏就随了愿,他父亲一高兴把秋桐就赏给了他,他就把秋桐带回来了。王熙凤就面临了更大的一个地位危机了,本来就有一个尤二姐,还没有完全把她除掉,贾琏又带了一个秋桐回来,又得布置给秋桐住。而且这个贾琏也是色鬼,见了秋桐以后,就天天跟秋桐一块混。那么王熙凤有时候还故意到尤二姐那个房子里面去,跟她说,大意就是说咱们两个现在都不如秋桐,咱们就得让她几分。

那么这个秋桐仗着贾琏喜欢她,每天晚上并不到王熙凤的屋里去,也不到尤二姐的屋里去,只到她屋里来,就很得意。就经常在院子里隔了窗户说一些难听的话,说给尤二姐听,比如说她隔了窗户大骂说,奶奶是软弱人,她指的是王熙凤。那等贤惠,我做不来,奶奶把素日的威风怎么都没了?奶奶宽宏大量,我却眼里揉不下沙子去,让我和她这淫妇做一回,她才知道。就是说她要和尤二姐拼命。

尤二姐听了这些话以后,见了贾琏又不敢跟贾琏说。那么她们这些媳妇,根据书里描写,你就懂得了,这些媳妇,这些公子小姐每天都要到长辈面前两次问候,早上一次,叫做晨省,省就是贾元春省亲的那个省,就是问候的意思。晚上要晚省,早上问一遍好,晚上问一遍好。尤二姐得随着大家去晨省和晚省,结果贾母就看见她眼睛红红的肿了,问她怎么回事啊?她又不说。秋桐趁这个机会就跟贾母、王夫人等说,她专会作死,好好的成天家号丧,背地里咒二奶奶和我早死了,她好和二爷一心一计的过。就是在贾母耳边说尤二姐坏话,贾母听了就说,人生得太娇俏了,可知心就嫉妒了,凤丫头倒好意带她,她倒这样争风吃醋的,可是个贱骨头。

贾母说她贱骨头,那还得了啊!大家一看贾母不喜欢她,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就都跟着看不起她,作践她。这个尤二姐是要死不能,要生不得。当然平儿对她还是不错的,有时候偷偷去安慰她,丫头不给她好饭好菜,平儿有时候花自己的零用钱给她安排一些过得去的饭菜。尤二姐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就病了,病了以后就请大夫。前面写过一个大夫,记得吗?晴雯生病了,一个姓什么的大夫吗?姓胡的大夫,所以有一回的回目的后半句就是“胡庸医乱用虎狼药”,给晴雯开的方子里头尽是妇女承受不了的猛药。

那么这次这个胡庸医又出现了,他来给这个尤二姐看病,也开了虎狼药,尤二姐吃了以后就糟糕了。尤二姐明明是已经怀孕了,可是这个胡庸医说她不是怀孕,是瘀血囤在那了,得把这个瘀血排出来。结果这个药一吃进去以后,就流产了,就打下一个成形的男胎。这个尤二姐本来是能够为贾琏生儿子的,结果愣被这个庸医下虎狼药打下来了。打下来以后,这个王熙凤就特别有心机,她也一开始说太可惜了,不得了,怎么回事啊?得查清楚,怎么好好的就小产了,是什么东西在作祟啊?就故意让人去查,是谁把尤二姐给冲了呀?最后就故意说拿钱出去让人算命打卦,得出结论了,说尤二姐这个小产是属兔的人,属兔的人是阴人,给冲犯了。那么谁属兔啊?一算秋桐属兔。就说尤二姐这个小产是秋桐给冲犯的,这样就通过这件事,又把秋桐给治了。

当然贾琏一听说秋桐冲了尤二姐,害了他又一次没有男性的后代,当然就对秋桐不像以前那样喜欢了。所以王熙凤就很会用这些办法来治别人,来维护自己的利益。那么好好的一个孩子打掉以后,尤二姐就了无生趣了,就知道再这么活下去没有意义了,她也就像她的妹妹一样,决定用死来拯救自己,来完成一个救赎,她就吞生金自逝了。她听人说,金子硬吞进去以后,人就会死,她就在晚上真是狠命的咬牙把金子吞到了胃里面,最后果然就死掉了。这样王熙凤就终于除掉了尤二姐,她原来是一次未除,平添一次。就是她没把尤二姐除掉时候,又来了一个秋桐。那么现在尤二姐除掉了,她下一步就要再把秋桐除掉。

从第六十四回到第六十九回,就用六回书讲述了红楼二尤的故事。尤二姐、尤三姐是有瑕疵的女性,但是总体而言她们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她们的悲惨命运被曹雪芹细致的描绘出来,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红楼二尤就成为全书当中可以独立成篇的一段故事,也难怪后来在戏曲舞台上有《红楼二尤》这样一出戏。

那么后来又怎么样了呢?请听下一讲。

该节目为付费内容,扫描左侧二维码,
使用最新的安卓或iPhone版本购买后即可畅享。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1997-2019杭州乐读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浙网文[2018]3506-263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9853516 举报邮箱:ncm5990@163.com